《俊男坊》全文閱讀

作者:末果  俊男坊最新章節  俊男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俊男坊最新章節第158章番外之瑾睿篇(中)(13-02-06)      第157章番外之瑾睿篇(上)(13-02-06)      第156章番外之弈風VS釋畫(下)(13-02-06)     

第158章番外之瑾睿篇(中)

  
  第158章 番外之瑾睿篇(中)
  末憂辭了瑾睿,直奔著瞳瞳的住處去了。
  進了院子,聽下人說玫果帶了瞳瞳收拾了兩件衣裳匆匆離開了,暗覺不妙,飛奔向娘親的院子。
  撞上玉娘急急從麵出來,見了他,忙一把將他拽住,“太子殿下,快叫人稟報瑾公子,郡主收拾了幾件衣裳,帶著小小姐出去了,我怕……。”
  末憂吸了口氣,果然……神『色』淡定,“別慌,你馬上去門房問問,我娘從哪個門口出去的,走的哪條路,叫人出去尋尋,如果見了她,別讓她發現,暗中跟著,留下記號,我這就去尋爹爹。”
  說完轉身就走,走出兩步,禁不住又回頭向正要小跑著走開的玉娘道:“記好了,千萬別叫我娘發現,被她發現了,我們可真尋不到她了。”
  他娘親有多古靈精怪,他不會不知。
  瞳瞳沒精打采的看著前麵騎在馬背上的母親,癟了癟小嘴,拍馬趕了上去,“娘,女兒都知錯了,您還當真不理女兒啊?”
  玫果拉長著臉,瞪了她一眼,“你當真知錯了,你這頓打也挨不上了。”
  瞳瞳撅著小嘴,垂了頭,“他反正都是要死了,離榮又不敢下針,女兒隻好死馬當活馬醫……”
  玫果哼了一聲,“如果他不是要死了,離榮不敢下針,你下不下手?”
  “我……”瞳瞳哽了一下,“我已經小動物身上,練了很多次,最近幾個月,一次也沒失過手。”
  玫果臉『色』更黑了下去,“說來說去,你這頓打還是白挨了。”
  瞳瞳扁嘴,“我知道爹爹是惱我和離榮攀比,但是離榮下不了手,難道我還要對他承讓,看著那人死嗎?”
  玫果聽她明白自己問題出在哪兒,臉『色』緩和了些,“那你說你當時是隻想著救人,還是想著做給離榮看呢?”
  “我……”瞳瞳心虛的偷瞥著母親。
  “是想做給離榮看吧?”玫果迫了她一句。
  瞳瞳絞著馬韁,不敢頂嘴。
  玫果提著手中馬鞭,輕輕打了她一下,“你爹一直教你,行醫之人一定要心平如鏡,可以相互交流切磋,萬萬不可劍走偏鋒,強壓於人。那人雖然是要死之人,但治法卻不是隻剩下死『穴』紮針之術,你完全可以聯手離榮,用推拿換血之術。雖然效果來得慢些,卻同樣可以保住他的『性』命,可是你偏要獨自用這險招。雖然你有把握,但舍與他合作,而選獨自施為,圖的是什麼?圖的不就是向他顯擺,你針灸之術勝他一籌?成了倒也罷了,但誰敢說沒個萬一,萬一失手呢?你於心何安?”
  瞳瞳被玫果一席話說得滿麵羞紅,眼包了一包的淚,一眨眼,兩滴晶瑩的淚珠滾了下來。
  玫果心一軟,暗歎了口氣,仍板著臉,“當真知錯了?”
  “知錯了。”
  “那你挨你爹這頓打,冤不冤?”
  “不冤。”
  玫果見她如此,崩緊的臉,才鬆了下來,“瞳瞳,你爹對你是嚴厲了些,但也是為你好。瞳瞳,你知道末爹爹為何最敬重你爹嗎?”
  瞳瞳想了想,“因為爹爹不爭。”
  玫果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對了,爭強不難,難在不爭。這一點,末爹爹都做不到,但你爹卻偏偏是這樣的人,濮陽家世代與毒伍,你爹使毒更是出神入化,但沒有一個無辜之人,死在他的毒下,就是因為他心平,從不與人爭強好勝。你爹一身的毒術也要傳給你的,如果你做不到不爭,叫你爹如何安得下心?”
  瞳瞳將母親的話細細的嚼了一遍,歪著頭問道:“可是既然娘明白爹的心意,為何要還總要和爹吵,總要把爹氣得不搭理娘?為什麼還要帶女兒離家出走?”
  玫果因為為佩衿續命之事,對女兒一直心存愧疚,免不得對她更心疼一些。
  而瑾睿對小饅頭極為慈愛,對女兒卻過於嚴厲,便讓她越加袒護女兒,雖然明白瑾睿的心思,就是看不得女兒挨打,歎了口氣,“你爹一直是娘最敬佩的人,想當年懷你的時候,與你爹過著世外桃園的生活,那時多開心。隨著你長大,越來越頑皮,到處惹事生非,我和你爹才開始吵架。如果你有憂兒一半懂事,娘和爹又怎麼會到現在這地步。”
  瞳瞳扁著嘴,好不後悔,回頭望了望,“娘,要不我們回去吧,爹爹是最疼娘的。每次娘和爹爹吵過,爹爹雖然不搭理娘,但女兒總聽見爹爹整夜整夜的歎氣,女兒知道爹爹心一定很難受。隻要女兒去向爹爹賠罪,爹爹一定會來找娘的。”
  玫果伸手過去,擰了女兒紅撲撲的小臉一把,“知錯了就行了,既然出來了,自然也不能就這麼回去。”
  “那爹爹怎麼辦?”瞳瞳甚擔憂的仍不住回看。
  “讓他看家好了。”玫果也回頭望了望,到希望他能追出來。
  “我們去哪?”瞳瞳雖然擔心爹爹,但終是年幼,玩心甚重,又難得被母親這麼帶出來一次,又有些蠢蠢欲動。
  “娘帶你去看看,你出生的地方。”玫果想著那個小村,仿佛看見了漫天飛舞的桃花,眼一片溫柔,那是她這一輩子最開心的日子。
  “真的?”瞳瞳高興得直拍手,那地方,她常聽爹娘說起,簡直如何人間仙境,向往以久,可惜一直不得機會前去,這時聽說要去,先前的煩惱瞬間拋到腦後,哪還願意回家,隻巴不得催著母親走得更快些。
  末憂擰眉望著杵在堂下的家人,“這麼大兩個活人,怎麼可能不見?”
  家人把頭埋得極低,“郡主給我們下了『迷』香才出的門……”
  末憂無語苦笑,“我這娘……”無奈的看向靜坐在身側的瑾睿,“爹爹,別擔心,孩兒一定把娘和瞳瞳找回來。”
  “我知道她們去了哪。”瑾睿起身走向間,開了櫃子,收拾包裹。
  末憂揚手打發了家人出去,跟在瑾睿身後,目『露』喜『色』,“爹爹……”
  “憂兒,府上的事……”瑾睿望了望窗外天『色』,她就是迫他去尋她。
  “爹爹盡管放心,爹爹尋到了娘親,不必急著回來……如果瞳瞳礙事,孩兒叫人去把瞳瞳揪回來。”末憂朝著瑾睿擠眉弄眼。
  瑾睿饒是『性』子清冷,也禁不住淺淺一笑,“你這孩子……”
  

Snap Time:2020-03-30 01:45:05  ExecTime: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