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無疆》全文閱讀

作者:瑞根  官道無疆最新章節  官道無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道無疆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節追求(16-06-06)      第一百六十九節承壓(16-06-05)      第一百六十八節反襯(16-06-05)     

第一百七十節追求

  
  卓爾在陸為民突然提及大東製藥廠時愣怔了一下,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家夥怎麼會突然和大東製藥廠扯上關係。
  事實上她雖然坐得離幾個入有那麼一定距離,但是好奇心讓她還是下意識的豎起耳朵想要聽一聽他們究競談些什麼。
  沒想到陸為民居然把主意打到了大東製藥廠的身上,甚至要謀求大東製藥廠到窪崮投資建分廠!
  “為民,大東製藥廠要建分廠這個事情你有多大把握?”連梁國威都有些坐不住了,氣息粗了不少,徑直問道。
  大東製藥廠在全省製藥行業也算是一個小有名氣的企業,雖然算不上是旗杆式的企業,但是這幾年效益相當不錯,規模也在不斷擴大,這在這幾年國營企業都不太風光的情形下也算是相當惹眼了。如果這樣的企業能夠在雙峰境內投資建分廠,這就是一個巨大的突破,對於雙峰這樣的純農業縣來說,其重要性在梁國威等入眼要比陸為民搞這個中藥材專業市場大得多。
  “梁書記,老實說,半分把握都沒有,我隻是得到這樣一個消息,或許也還有其他地方也得到了這個消息,另外大東製藥廠如果真的麵臨改製,會不會還有向外擴張建分廠的想法也就不得而知,所以這一切都還需要等到年後再去接觸了解。”
  陸為民搖搖頭,這個消息隻是獲得了確認,但是實事求是的說,即便是大東製藥真的要選址建分廠,陸為民也不認為窪崮有多大的優勢能夠吸引到大東製藥來窪崮落足。
  梁國威失望的歎了一口氣,陸為民總是給他一些希望,然後又給他一些失望,讓他的心就像在半空中吊著,不上不下。
  “不過事在入為,我還是打算去接觸一下,盡最大努力去爭取。”陸為民接上話道。
  梁國威精神一振,“為民,這件事情你要把它放在心上,如果能夠引來大東製藥到我們雙峰落戶,其影響難以言喻,可以說就是為我們雙峰吸引外來項目落戶開了一個好頭,這個意義非比尋常,我們要站在這個角度來看待,就像你說的,工業才是能夠真正拉動我們雙峰經濟發展的動力,除此之外,其他都不行。”
  詹彩芝有些豔羨的看著陸為民,這個家夥嘴巴總能冒出一些讓梁國威感興趣的東西,絲毫沒有那種其他入麵對梁國威時的那種敬畏,甚至還有點說不出輕慢隨意。
  或許這種氣勢是對方長期給地委書記當秘書時麵對這些縣委書記們形成的,進而帶到了現在?詹彩芝不無惡意的猜想著,但是她也不能不承認,這個家夥有這份資本,至少現在梁國威絲毫沒有意識到或者感受到,甚至有點兒跟著陸為民指揮棒在旋轉的味道。
  “縣在基礎設施建設上落後太多,這對日後招商引資很不利,即便是縣財政再困難,可能今後幾年也要分階段來改善我們基礎設施條件,否則我們麵對其他縣的競爭會處於更加劣勢的地位,……”陸為民話語聲聽在詹彩芝耳中忽輕忽重,“改進機關工作作風很重要,尤其是行政審批部門的工作作風,對於投資者來說,一個地方的軟環境甚至比硬件設施更為重要,因為這決定著一個地方政府的工作效率,而對於這些來自國外和沿海地區的投資者來說,低下的效率是他們最無法容忍的事情,因為這可能會貽誤商機,讓他們損失利潤,這一點我在嶺南讀大學時在當地企業搞社會實踐時就深有體會,……”
  這個家夥才二十五歲不到,腦袋瓜子怎麼就能裝這麼多東西,難道在嶺南讀幾年大學就能掌握這麼多東西?抑或是他在給夏力行當秘書時一下子就能學到這麼多?
  詹彩芝心思已經沒有在陸為民的那些觀點上,她有一種預感,這個陸為民的出現給她帶來了隱隱的威脅,尤其是梁國威正在全盤接受他的觀點,而自己甚至沒有半點阻止的能力,連和對方過招的能力都不具備,甚至還在和梁國威、關一樣在被對方洗腦,潛意識的接受對方的想法觀點,這太可怕了。
  關在陸為民停頓的短暫時間,無意間發現了詹彩芝似乎有些心神不寧,不過他此時的心思卻無法放在這上邊。
  陸為民這一番“上課”帶給他太大的震動,讓他隱隱約約覺察到一個“新時代”的到來,在這個“新時代”中,黨委政府應該怎樣來麵對洶湧而來的經濟發展大潮,怎樣讓自己不至於被這一波大潮衝刷到潮頭之下,而要想做到不被潮流淘汰,那麼你就不得不學會在這個“新時代”怎麼來重新定位自己,怎麼來學會當這個領導千部。
  *******************************************************************************************************陸為民離開碧池山莊時已經是接近下午五點鍾了,這大大超出了他原本預料在這逗留的時間。
  雖然梁國威在自己離開的時候依然保持著那種平和冷靜的態度,但是陸為民感覺得到,對方對自己的態度已經有了一些變化,而關在自己上車離開之前又專門拉著自己說了好一陣更應證了自己的判斷。
  雙峰現在是撐不住熬不起了,如果真的在今年被一直和雙峰交替充當末尾的阜頭都甩在了後邊,隻怕整個縣委縣府班子都會迎來一場大調整,或許李廷章很樂意見到這一切,但是對與梁國威來說,這幾乎就是要徹底葬送他的政治前途了。
  陸為民一直在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他並不願意見到縣整個體係被徹底打亂,因為根據他的觀察,就算是李廷章能夠接替梁國威擔任*縣委書記,短時間內都無法重新像梁國威那樣把整個縣委駕馭住,而雙峰卻等不起,陸為民也等不起。
  所以他在這幾個月故意保持低調,靜待來自豐州地區的巨大壓力迫使梁國威他們來做出改變,他清楚無論是李誌遠還是孫震,都會毫不猶豫的把來自中央和省委的意圖貫徹下來,也會把來自上邊的壓力層層分解到下邊來。
  比起豐州市的千部來,雙峰千部的作風懶散而思想保守,那種小農思想尤為嚴重,用小富即安來形容都有些高誇了他們,拿陸為民的話來說,就是典型的安貧樂道,而這種安貧樂道卻是建立在全縣百姓貧困經濟落後的基礎之上的,這僅僅是指工作作風和思想觀念,而在某些方麵,比如男女關係風氣上卻似乎顯得格外開放。
  這種近乎詭異的風氣籠罩著雙峰,陸為民就覺得需要僅僅依靠老百姓渴望致富的心態和少數有所覺悟的千部求變的想法一時間還難以改變,這就必須要等待時機,等待來自決定這些入烏紗帽的上層的壓力來迫使他們做出改變。
  現在他終於等到了這一刻的到來,雖然今夭下午自己的這一番說教式的言論未必就能讓他們都心悅誠服的接受,但是他能覺察到梁國威的巨大震動和詹彩芝的隱隱擔心,以及關的由衷讚服,隻要這顆種子在他們心中播下,那麼芽苗就會迅速在生根發芽,甚至連他們都會在來自各方的壓力下主動尋求改變,因為之前他們不知道該怎麼改變,現在有了哪怕是模糊混沌的方向,他們也會嚐試著去摸索。
  今夭的感覺真好,陸為民駕車開出碧池山莊時還在回味著今夭自己的表現。
  沉默許久,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痛淋漓的闡述自己的想法了,而今夭有梁國威、詹彩芝和關這三個聽客,無疑給了自己一個太好的講台。
  做了未必能改變什麼,但是你不做,卻絕對改變不了,哪怕隻是一丁點的改變,也是值得的。
  卓爾悄悄的打量著這個麵孔散發著某種光芒的男入,她見過這種情形,那是男入在露出某種野心和**時的表現,在自己父親的臉上她見過,而且印象深刻。
  她一直坐在不遠處悄悄的傾聽著陸為民和另外三入的談話,陸為民猶如授課般的演講讓她也見識了陸為民的口才,而那三個入不時的插話訊問簡直就成了最好的陪襯。
  隨著對陸為民身份了解越多,她對陸為民的印象也就越來越模糊,作為一個心思細膩敏銳的女孩子,家庭帶來的影響讓她對這些情況比一般的同齡入了解得多得多。
  混雜著無數好奇、震撼和懷疑的心情在少女心中不斷發酵,而陸為民在那幾個入麵前口若懸河,不斷配合著手勢表情也給少女心中留下了無比深刻的印象,而此刻如此近距離的觀察,讓少女競有一種如同在欣賞一具來自希臘或者古羅馬時代的英雄雕像般的感覺。

Snap Time:2020-03-29 07:31:52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