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之白衣秀士》全文閱讀

作者:直折劍  西遊之白衣秀士最新章節  西遊之白衣秀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西遊之白衣秀士最新章節說下更新的事(19-05-12)      第五百三十章 忠烈榜(19-05-12)      第五百二十九章 天災人禍並舉(19-05-12)     

第二百九十章 婚書

  白複攜六女下車,胡七郎立即上前,引之朝洞中行去,至於黑虎,自有胡七郎的隨從引它去安置,無需白複操心。
  進了壓龍洞,入二進門,再走數步,一行便到得一極其雅致的大廳前。白複往一看,就見正當中高坐著一個十八、九歲,衣白裘,貌極妍的女子。
  “阿姊!”胡七郎連忙奔入其中,向女子見禮,白複立知其為千年後的壓龍老太,暗道時間真是把殺豬刀,誰能料到這麗人千年後,會變成個老妖婆。
  那女子沒搭理胡七郎,起身相迎道:“貴客來了,請坐奉茶!”
  一股暗香襲來,白複心頭微凜,這女妖修為,卻在自己之上,其身有玄之又玄的氣息環繞,竟是已通玄妙的玄仙。
  “幸覺這壓龍洞水深,沒來冒犯。我就說嘛,能讓老君童子認幹娘的,又身為九尾狐,豈是泛泛之輩!猴子能一棍將之打死,卻是趁其出轎查看之際,攻其不備,不然沒那麼容易得手。畢竟狐阿七都能與猴子較量上幾合,更何況年歲更長、又是女狐的壓龍老太婆(狐族同階女強男弱)!”
  白複心念電轉,想明白後,展顏笑道:“在下白複,多謝主人款待,不知主人如何稱呼?”
  “奴家胡輕雪,行六,尊客喚我六姑即可!”胡輕雪美目在白複臉上掃了一眼後,目視白複雙眼,巧笑嫣然的施了一禮道。
  “狐狸精,真個會勾魂!”白複見胡輕雪目中水光盈盈,似含情脈脈地與他對視,貌似有情,心中不由一陣驚呼。
  雙方敘過禮,進入前廳分賓主落座後,立有一美婢捧香茶奉上,茶香馥鬱,沁人心脾。
  白複展茶,輕嗅其香,嗅無異味,又以能觀入微之物的眼睛觀茶色,澄淨青碧,知無毒,輕啜一口,甘甜香冽,讚一聲:“好茶!”
  “君非是周邊人,不知何所來?”飲茶閑聊片刻,六姑開口問道。
  “我黑風山人士,遊曆至此!”白複笑道。
  “黑風山?黑風洞的熊王識否?”胡七郎問道。
  “我朋友友,七郎亦識之?”白複笑問道。
  “不識,但聞其武勇之名,據說同輩數人不可敵,未知真假。”胡七郎笑道。
  “那黑熊名聲都傳這麼遠了?”白複心下嘀咕,笑道:“此事實,黑兄一手槍法也精妙,但論武技,數人難近起身,兼力大無窮,同人數輩方能與之一鬥!”
  又談笑片刻,白複問道:“姊弟行六、行七,不知兄姐可在,可引來一見?”
  “我們姊弟是塗山氏,原居青丘,祖輩犯族歸被逐,中途遇難,祖、父輩皆亡,隻我姐弟二人帶少量族人到此,並無兄長。”六姑道。
  “原來是青丘山狐妖,難怪有九尾!不過雖無祖輩老妖,但一個玄仙,也非是我能打主意的,不若得修成玄仙,歸來之時再做計較!”白複心中想道,便不在深究其底細,安慰一句後,轉移話題,邀她們談玄。
  到底是出自青丘大族,家學豐厚,所言玄,頗入道,白複與之談,也覺有所獲益。
  茶畢,又有美婢進瓜果,皆靈氣蒸騰,片刻又陳美酒佳肴於幾上,款待周到,讓白複前念頗有些動搖,人家以禮相待,抓去做手下,似乎不太好好吧?
  “嗯,既蒙招待,就當施以援手,這胡氏姐弟是西遊路上劫灰,我收她們為手下,是救她們!”白複很快就堅定了信念。
  胡家姐妹頻舉杯勸酒,白複亦是來者不懼,舉杯回敬,自是賓主盡歡,笑語不斷。
  宴罷,已是華燈初上,胡六姑告罪一聲退去,胡七郎起身,引白複去客舍安歇。
  “要是能收服這胡家姐弟,二百狐兵皆可用,隻是不怎麼好降服,這胡七郎也是真仙,若我歸來時也修成玄仙……”白複走在胡七郎身側,目光一陣閃動。
  “白兄在想什麼?”胡七郎問道。
  “隨意瞎想。”白複隨意應了一句,突然眼中一亮道:“我觀令姐姿容絕世,依舊垂鬟,應無道侶,欲與之合籍雙修,七郎可否代為通款?”
  既然降服不得,那便聯姻,狐族女尊男悲,若是取了這狐六姑,還怕這壓龍洞的二百成器狐妖不為己所用?
  “呃……”胡七郎聞言愕然,心道這就是聖人所雲的“保暖思**”?聖人之言,果是不假!他沉吟道:“我可以幫白兄代為寄語,不過若事不成,白兄勿怪。”
  “婚姻不成仁義在,豈會因此見怪?”白複道。
  片刻,到得客舍安歇下來,胡七郎匆匆告辭離去,白複知其是去告其姐己意,便讓可卿烹茶,準備坐得消息。
  “主人真要娶那六姑?”百靈問道。
  “嗯。”白複隨口應道,見其悶悶不樂,笑道:“主人就是娶了那胡六姑,也一樣會寵愛你的,再說,這是八字還沒一撇,怎麼就生酸意了,莫非是醋壇子破了?”
  百靈羞退,白複則瞑目調養起來,方閉眼,胡六郎就回來了,貌似茶尚未煮好。
  “這麼塊就回來了,莫非事不成,七郎怎麼不替兄多美言兩句?”白複邀胡七郎坐下後,出聲問道。他表情並無沮喪,這事,本就成則最好,不成也無損失,無需患得患失。
  胡七郎表情有些古怪,等白複說完,才道:“恰恰相反,我剛道出兄意,正想為兄美言,還不待開口,阿姊便同意了!”
  “啊,同意了?”白複驚呼,他本覺這事多半不成,還想如何徐徐圖之,不期胡六姑竟然同意了?
  “嗯,同意了,還讓我把婚書送了過來!”胡七郎也是一副百思不得其姐用意模樣的道,說著,從袖中取出兩張紅箋置於案幾上。
  那紅風箋上都有字,上同書一段華麗辭藻:兩姓聯姻,一堂締約,良緣永結,匹配同稱。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綿綿,爾昌爾熾。謹以白頭之約,書向鴻箋,好將紅葉之盟,載明鴛譜。此證。
  有一張紅箋下,有胡清雪名諱及八字,而令一張輒留白,這是給白複書姓名及八字的地方。
  這是此時留行的婚書,男方持書有女方八字的婚書,女方持書有男方八字的為證,合起來便可以完婚。
  “古怪,瞧那胡六姑,也不想是會被我絕世容顏迷住的花癡,也不像春心蕩漾不可抑的人,如此急不可耐出婚書將婚事訂下,難道在圖謀我什麼……”白複心中沉吟,一時竟然沒有落筆,訂立婚書。
  “白兄,何遲遲不簽訂婚書?”胡七郎喚道,麵色有些不虞。
  “哦,太過驚喜了,尚不敢當真!”白複道,取出辟邪符筆,點潤筆鋒,將自己的姓名和前任的八字題到另一張婚書上。
  “管她圖謀啥,先將婚訂下,等我修成玄仙……”
  

Snap Time:2019-05-26 17:25:48  ExecTime:6.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