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末世呢》全文閱讀

作者:王袍  說好的末世呢最新章節  說好的末世呢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說好的末世呢最新章節第662章 彩蛋(19-03-31)      第661章 是你雷神托蒂結局(19-03-31)      第660章 還有這種操作(19-03-31)     

第276+277章 她還是個孩子+

  不需要刻意去觀察,周嘯林都能感覺到明教弟子們滋生出的失望情緒。
  很明顯的直接體現在了精氣神兒上,就像是好不容易熬到了周五的打工仔們本來都興致勃勃的計劃著周末從天黑一覺睡到天黑了結果老板卻臨時通知周末加班,頓時就像漏氣兒了的充氣娃娃似的全都萎靡了。
  周嘯林看在眼樂在心上,如今中層、下層已經坐了三十幾家門派代表,雖然也有些是別人的關係,但大部分都是衝著他和楊東海來的,最重要的是沒有一個是衝著貝龍。明教教主上任的光明盛典仿佛成了他和楊東海秀肌肉的舞台,讓明教上上下下都看到了他和楊東海的人脈。
  說起來明教在江湖上的人脈就是有這麼差!
  原本作為天下第一大教,還是有不少大大小小的邪派想要向明教靠攏的。
  但是以少林派為首的名門正派不允許。
  少林派奈何不了明教還奈何不了這些大大小小的邪派嗎?這些大大小小的邪派本來入不了少林派這種超級大派的法眼,可以在夾縫之中求生存。
  但是隻要他們投靠了明教甚至隻是向明教靠攏了,以少林派為首的名門正派立即就會像嗅到了血腥味兒的狼群一樣撲上來把他們撕個粉碎!
  就近的明教還能維護一下,但是距離遠的根本顧不過來。何況隻要向明教靠攏了就會被名門正派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給扣一個“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誅之”的大帽子,久而久之,這些邪派也就不敢再向明教靠攏了。
  所以今天衝著周嘯林和楊東海來的江湖朋友們,要麼是像合歡門、天殘地缺派、蠱門這樣就在明教周邊的,要麼是像燕子門、黃河幫這樣小到不夠名門正派塞牙縫的,但即便這樣也讓周嘯林和楊東海覺得很有麵子了。
  要知道同為四大天尊,一個衝著範無牙來的都沒有。本身魔教的名聲就已經讓人敬而遠之了,範無牙這個銀鼠天尊還是臭名昭著的“華夏五大盜”之一,號稱“上偷天下偷地中間偷空氣”的主兒,偷到沒朋友……
  大概已經沒有人會來了吧?周嘯林和楊東海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能邀請到的江湖朋友基本上已經都在這兒了,還有的雖然也邀請了但回複的是“有時間一定來”這種場麵話,基本上已經可以判定是不會來了。
  於是周嘯林便帶著勝利者的微笑對貝龍道:“教主,時間已經不早了,如果您沒有朋友要過來了的話,咱們這就開始進行下一個流程了吧?”
  貝龍剛想開口,忽聽九大聖子中有人高聲喊道:“【地鼠門】掌門郝仁,為教主賀!”
  周嘯林和楊東海都是一愣,下意識的對視了一眼:是衝著你來的嗎?
  然後兩人神同步的皺起了眉頭:不是衝著我們來的,難道是衝著姓貝的?
  喊這一聲的正是左輔聖子,喊完之後他跟右弼聖子傳音道:“地鼠門,是幾流?”
  “大概是四流吧……”右弼聖子也有點兒拿不準:“好像是蜀州那邊一個小門派……”
  隻見一個尖嘴猴腮賊眉鼠眼的瘦小男人上了台,向貝龍恭恭敬敬的拱手道:“地鼠門郝仁,恭祝貝教主吉祥如意、洪福齊天、壯誌淩雲、大展宏圖!”
  喲?周嘯林吧唧吧唧嘴,這是哪兒鑽出來個地鼠門掌門,挺有誠意啊!
  貝龍含笑點頭:“多謝郝掌門,請入座。”
  範無牙衝郝仁使了個眼色,郝仁連忙又向貝龍躬身道:“貝教主在西伯利亞揚我國威,在下十分佩服!能親眼見到貝教主,在下三生有幸!”
  聽他這麼一說好多人都是恍然了,左輔聖子跟右弼聖子傳音說:“原來如此,別的不說,姓貝的在西伯利亞獨擋變異虎鯨之義舉確實很牛逼……”
  右弼聖子也說:“牛逼!”
  明教弟子們心都好受多了,不管怎麼樣還是有人衝著新教主來的不是嗎?
  而且還是因為敬佩新教主的為人自發而來,咱們新教主在江湖上還是很有名望的嘛!
  感受到了因為地鼠門掌門郝仁的到來而給明教弟子們帶來的情緒改變,周嘯林皺著眉頭瞅瞅郝仁又瞅瞅範無牙,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周嘯林黑著臉說:“等一下!老範,郝掌門不是你親戚嗎?為什麼不跟你打招呼?”
  為了照顧到所有明教弟子,周嘯林全程都是真氣發聲,他的話頓時傳遍了所有人的耳朵。
  郝仁神色一僵,下意識的看向了範無牙,範無牙頓時心“咯”一下。
  其實範無牙雖然出身明教功勳大姓,但他這一身本事卻是誰都不知道從何而來。
  事實上是範無牙的父親年輕時出去闖蕩江湖有過一番奇遇,跟地鼠門牽扯上了千絲萬縷的關係,甚至還娶了前任地鼠門掌門的姐姐,隻不過因為某種原因他和地鼠門雙方都秘而不宣,郝仁就是前任地鼠門掌門的兒子。
  正所謂姑舅親,輩輩親,打斷骨頭連著筋。郝仁和範無牙這對表兄弟長得確實有些相似。
  周嘯林隻是想著管他有棗沒棗打一竿子再說,沒想到一下子就把郝仁給詐出來了。
  郝仁還以為事情已經敗露了呢,隻好跟範無牙打招呼:“表哥,好久不見啦!”
  範無牙暗暗歎了口氣,苦笑著對郝仁點了點頭:“是啊表弟,好久不見啦……”
  貝龍嘴角隱蔽地抽搐了兩下:你不在我預料,擾亂我平靜的步調……
  “原來這地鼠門掌門,是範天尊的表弟啊!”見狀右弼聖子嗤笑道:“我還真以為他是敬佩姓貝的為人才來道賀的呢,嘖嘖,這可真夠打臉的!”
  “是啊,我都有點兒可憐姓貝的了呢!”左輔聖子說到這忽然一愣:“哎?你說為什麼範天尊要讓他表弟幫姓貝的呢?難道範天尊支持姓貝的?”
  “怎麼可能?”右弼聖子毫不猶豫的否定了這個可能,擠眉弄眼的道:
  “我看,大概是可憐他吧!”
  左輔聖子和右弼聖子都是笑痛了肚皮,明教弟子們卻是士氣一落千丈。
  明教弟子們還真以為地鼠門掌門是衝著貝龍來的呢,甚至還因此而為之振奮。
  可是沒想到打臉來得如此之快,簡直就像是一盆冷水潑在了剛剛燃燒起了的小火苗兒上,當時明教弟子們心都涼透了,這還不如完全不給他們希望呢。
  郝仁灰溜溜的去下層坐了,範無牙也是臉上掛不住勁,幹脆又進入小透明狀態。
  冷笑著瞥了一眼範無牙,把這事兒記在了小本本兒上,周嘯林嘴角帶著一絲戲謔笑意的問貝龍:“教主,您看,咱們是不是可以進行下一個流程了?”
  貝龍笑眯眯的看著他:“周天尊,怎麼,你們的朋友已經都來完了嗎?”
  什麼意思?周嘯林微微一怔,心中莫名就有些不安起來,但是想想自己和楊東海聯手可謂是穩操勝券,貝龍一個黃毛小子還能翻起什麼風浪?
  飛快的瞟了一眼楊東海,周嘯林便又胸有成竹的調侃起了貝龍:“是啊,我們的朋友都已經來得差不多了。教主有朋友要來?那咱們再等一會兒?”
  “那就再等一會兒。”貝龍若無其事的點燃了一支香煙,深深吸了一口。
  故弄玄虛!周嘯林和楊東海相視一笑,難道再等一會兒就能有人衝你來了?
  “還等什麼呀!”左輔聖子傳音給右弼聖子:“姓貝的這不是浪費時間嘛!”
  “人生三大錯覺吧?”右弼聖子哈哈一笑:“手機震動,她喜歡我,我能反殺!”
  左輔聖子也笑了,剛想說什麼忽然看到有人排眾而出,施展輕功飛掠向了明王台。
  此人方方正正的國字臉上一雙濃眉大眼透著正氣,仿佛讓人看到了李向陽從熒屏中走出來,幹淨利落的板寸頭,穿一身胸前繡著青牛的長袍。
  他對九大聖子點了點頭:“青牛派,王守渝,前來祝賀貝教主上任之喜!”
  右弼聖子連忙運起內力放聲高呼:“青牛派掌門人王守渝,為教主賀!”
  青牛派?周嘯林和楊東海都是一愣,峨嵋派分出去的支派那個青牛派嗎?
  雖然是三流門派,但來頭不小啊!楊東海猛然想了起來,連忙跟周嘯林傳音入密:“老周,青牛派掌門人王守渝,聽說不是到軍隊當官了嗎?”
  “我想起來了!”周嘯林恍然大悟:“你記不記得姓貝的資料,王守渝是西南軍區兵王營的營長,姓貝的剛開始就是在兵王營當武術教練的。今天王守渝沒有穿軍裝,他是代表了青牛派來給姓貝的捧場的呀!”
  “原來如此!”楊東海懊惱道:“我怎麼把姓貝的和他這層關係給忘了!”
  “無妨!”周嘯林心中冷笑,等到王守渝上台當眾來向貝龍拱手道賀之後,周嘯林喊住了王守渝,笑的向著所有人道:“大家應該都聽說了,咱們教主是軍人出身,以前是西南軍區兵王營的武術教練。
  “這位青牛派的王掌門就是西南軍區兵王營的營長,王營長為了給咱們教主道賀千迢迢而來,豈曰無衣,與子同袍!這份同袍之情真是令人感動啊!”
  有了地鼠門的前車之鑒,雖然王守渝是來向貝龍道賀的,明教弟子們心也都先打了個問號,此時聽周嘯林這麼一說明教弟子們便都聽明白了,原來青牛派掌門跟新教主是同袍,即便青牛派掌門的身份是真的,可是加上了軍方背景之後,在明教弟子們的心就不免打了幾分折扣。
  右弼聖子撇了撇嘴:“我還以為是姓貝的朋友,原來是跟他一起當兵的!”
  “也別這麼說,青牛派是三流門派呢!”左輔聖子雖然這麼說,但也有些不以為然,這種人脈在他看來就是投機取巧,同事關係跟江湖朋友能一樣嗎?
  貝龍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周嘯林:別著急,接下來才是開胃菜!
  你也就這點兒本事了吧?周嘯林眼中閃過一絲不屑:我看你還能找什麼人來!
  便在此時,忽聽下層九大聖子又有人喊:“五毒教聖女真真,為教主賀!”
  一聽到“五毒教”周嘯林下意識的看向了楊東海:“五毒教不是被滅了嗎?”
  五毒教教主何鐵心跟楊東海是老相識了,五毒教被滅的事情楊東海自然是知道的。
  楊東海瞅了瞅真真道:“是被滅了,這個真真我記得,小時候我還抱過她呢。
  “不知道她怎麼逃過一劫的,還上了全進賽那個節目。我沒邀請她,她怎麼過來了?”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周嘯林不愧是老江湖,眼珠子一轉就想明白了:“五毒教被滅了,她一個小丫頭無處可去,就來投奔你的懷抱了唄!”
  “估計就是像你說的來投奔我的……不是,你別瞎說啊!她還是個孩子!”楊東海老臉一紅,隱蔽的看了真真白花花的大腿一眼,兩眼,三眼……
  真真俏生生的上了明王台,向著貝龍盈盈下拜:“五毒教真真,恭祝貝教主紫氣東來喜氣西來財氣南來福氣北來四麵八方鴻運通天!”
  她人長得美聲音又甜,一大串吉利話一口氣說出來真是聽得貝爺龍顏大悅。
  貝龍笑眯眯的道:“聖女有心了,請入座!”
  她不是來投奔你的嗎?周嘯林狐疑的看向了楊東海,楊東海臉上掛不住勁,忍不住對真真說道:“真真,你還記得楊爺爺嗎,你小時候我還抱……”
  “認不到!”真真看都沒看他一眼,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隻在貝龍身上:
  “我是來投奔貝教主哩!”
  你說啥?楊東海整個人都驚呆了:你不投奔我也就罷了,你竟然投奔他?
  “我們五毒教慘遭橫禍,我已經無家可歸嘍!”真真眼巴巴的看著貝龍:“貝教主,我曉得您是一條堂堂正正、鐵骨錚錚、義薄雲天、才貌雙全哩好漢,所以特地千迢迢而來投奔你,你可不能不要人家喲!”
  

Snap Time:2019-04-26 23:54:29  ExecTime: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