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冕為王》全文閱讀

作者:奧丁般純潔  加冕為王最新章節  加冕為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加冕為王最新章節第0379章奇異光芒(18-09-03)      第0378章豐收女神的頭發(18-09-03)      第0377章解剖計劃(18-09-03)     

第0379章奇異光芒

  
  “來吧,小寶貝。”他獰笑著扣下了扳機,槍管發出的巨響,火槍彈藥形成扇麵撲向了變成熊的唐寧。
  沒有退讓,衝著扇形的彈麵衝上去,彈藥在粗糙的熊皮麵前沒有作用,扇形彈麵被突破,巨熊不斷接近。
  “你看來你的腦袋得用一些特殊的丹藥才行。”丹尼斯雷德順手拿起一把弓弩,製作精良的弓弩上放著箭矢,箭矢上閃爍著光芒,顯然上麵塗抹一些特殊的藥劑,這些藥劑能夠讓德魯伊的熊皮被穿透。
  嗖一聲,箭矢射了出來,刺中了巨熊的腿部,鮮血流出來,唐寧感受到身體逐漸失去了力量,自然之力的治療也失去效果。
  “這隻箭矢上麵塗抹了一些可以讓人沉睡的藥劑,對於德魯伊和野獸同樣管用。”丹尼斯雷德放下了弓弩,走到了癱軟的巨熊麵前。
  “點恢複原形吧,否則我可沒有辦法抱動如此沉重的一頭熊。”耳邊的聲音也變得模糊,視野逐漸失去,如果昏迷,意味著他將被送到手術台上,永遠無法醒過來。
  按照時間,這個時候聖騎士應該追上來,推開那扇石門,但一切都相當平靜,就像是聖騎士爽約了一樣。
  因為意識模糊,德魯伊之力逐漸消失,身體恢複成了人形,耳邊傳來丹尼斯雷德的笑聲,身體被扛了起來。
  保持著僅存的意識從懷中摸出一瓶藥劑,將藥劑瓶塞打開,藍色的藥劑從瓶內傾瀉*出來,發出嘀嗒嘀嗒的響聲。
  “什麼聲音?”丹尼斯雷德聽到了響動,回頭看著地麵上,那些被傾倒出來的藍色藥劑並沒有特殊,但他看見了年輕人手中的藥劑瓶,他的瞳孔開始放大。
  滴在地麵上的藥劑無法辨認,但年輕人手中的藥劑瓶內的藍色液體卻相當容易判斷。“諾伊爾的詛咒……”
  諾伊爾是曾經的悲傷之神,他的眼淚擁有奇特的效果,跌落人間形成了一種特殊的結晶體,而煉金術師用某種特殊的提煉方法將這種眼淚的精華提取出來,製成了被稱為“諾伊爾的詛咒”的藥劑。
  這種藥劑並沒有什麼特殊,隻是能夠讓一切魔法在眼淚麵前都相形見絀,完全失效,保持至少半個時辰,隻要對方並非來自於天堂的神明,都得在這種藥劑麵前退避。
  所以現在室內的兩人已經都變成了普通人,那種塗抹了特殊藥劑的箭矢失去了麻痹的作用,但也意味著箭矢傷口的疼痛感加強。
  這種藥劑來自於艾薩克牛頓叔叔,他有幸找到了一些悲傷之神的眼淚結晶,並將其煉製出來,當離開凱瑟塔的時候,唐寧從叔叔的臥室偷偷拿走,現在派上了用場。
  唐寧的精神重新恢複正常,但傷口的疼痛感令他皺眉,比起年輕人,失去了超自然力量庇護的丹尼斯雷德狀態更加糟糕。
  他那些被線頭縫製的地方不斷留下化膿的液體,他塗抹在傷口上用來止疼和消炎的藥劑全部失效,所以傷口會變成這樣,劇烈的疼痛讓惡人丟棄了年輕人,躺在地上打滾,口中不斷呻吟。
  從地麵上爬起來,檢查手臂上的傷口,一切魔法都失效,無法止住血流,從懷中摸出一些粉末撒上去,流血被止住。
  疼痛的丹尼斯雷德看見了這一幕,流著眼淚和口水孱弱道:“那是什麼,為什麼在諾伊爾的悲傷麵前還有作用。”
  “普通的消炎止痛藥,雖然不像魔法藥劑那麼有用,但對於普通人來說已經足夠了。”唐寧將普通的消炎止痛藥收起來,撕下布條將胳膊上的傷口纏了起來。
  “點給我,該死。”丹尼斯雷德在地麵上爬過去,想要搶奪,但他身上的那些用煉金藥劑來去痛的地方傷口因為運動而牽扯的更加疼痛,讓他不住的呻吟。
  “現在我們都是普通人,遺憾的是你身上的傷口似乎比我要嚴重太多。”唐寧看著對方肚子上用線縫製的巨大縫隙已經裂開,麵的腸子幾乎流了出來。“你讓我浪費了一樣艾薩克牛頓叔叔的珍藏,不過能夠換來你的死亡也算值得。”
  丹尼斯雷德疼的頭上冒著汗水,原本得意的人體置換手術現在變成了自己的致命點,他大口喘著粗氣。
  走到那些石刀麵前,撿起一把還算完整的手術刀回到了胖子麵前。“現在咱們的角色轉換,由我來替你解剖,不過我可沒有像您一樣高潮的手術技巧。”
  石刀將那些縫製的線頭挑開,那些被縫合的傷口完全分開,丹尼斯雷德終於服軟。“年輕人,我們應該合作,別這樣。”
  “你得先聽我的故事,然後確認我們是否擁有合作的基礎。”唐寧用石刀不斷割開線頭,戲謔笑道:“你一定聽說過吉格斯對吧。”
  “那個卑鄙的家夥偷走了我們的東西,還將我們沉入了海底。”丹尼斯雷德急叫道:“如果他也是你的仇人,我們完全有必要合作。”
  “抱歉,還有一個名字,德拉科尼亞。”唐寧在這方麵的技巧並不弱,艾薩克牛頓叔叔曾經教過他解剖,但那樣熟練的解剖對於對方來說完全是一種享受,他得盡量像一名新手那樣。
  “德拉科尼亞?”丹尼斯雷德看著自己身上的線頭不斷被石刀割開,原本還在慘叫,聽到名字之後神色震驚。
  “沒錯,德拉科尼亞,他是我的叔叔,現在我替他複仇,你是罪魁禍首之一。”唐寧已經完全讓丹尼斯雷德的五髒六腑暴露在空氣中,這名換體狂魔體內的所有器官都被置換,例如海洋生物的肺,這樣就可以在水下進行呼吸。
  丹尼斯雷德這個時候覺得已經不太現實,他想要活動身體反抗,但那些巨大的傷口讓他根本沒有力氣做任何事情。
  這個時候石門被打開,馬爾克斯和聖騎士,還有懷亞特出現,看到了室內的一幕,賽博坦皺眉。
  “你們來遲了,否則你們可以從頭欣賞這場精彩的解剖實驗。”唐寧扭頭看著進來的幾人。“馬爾克斯,將金線頭給我。”
  來自於豐收女神的頭發,馬爾克斯走上去遞給了年輕人,但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很退了回來。
  “看看,丹尼斯雷德,你的金線頭,在神殿門口的時候就被我的人拿走了,缺少的那個人是最偉大的盜賊。”唐寧指著小個子。“馬爾克斯。”
  賽博坦沒有興趣欣賞這場殘忍的解剖實驗,轉身離開,懷亞特咽了一口唾沫。“我在外麵等。”馬爾克斯同樣如此。
  這場解剖持續了一陣,當丹尼斯雷德完全咽氣的時候剛好是半個時辰,諾伊爾的詛咒失效了,超自然力量恢複,傷口速愈合,將石刀丟在一旁,起身走到了那些架子前,這名變態煉金術師和工程師的貨架上一定有一些對付其他人很有用的東西,找到解除麻痹藥劑的解藥服下,然後將所有的藥劑都帶走。
  走出了洞穴,唐寧隨手擦了擦手指上沾染的鮮血。“真令人惡心,他的身體散發著令人討厭的臭味。”
  賽博坦回頭麵色猙獰。“你該早點終結他的生命,否則你跟他沒有什麼區別。”
  “說的好,我該早點終結他的生命,如果你們能夠守時的話我會這麼做的。”唐寧被聖騎士的話激怒。“如果我沒有另外一手準備,你們看到的一定是我被對方四分五裂的場景,也許那時候你就能夠宣揚你可憐的正義,用正義的方式終結邪惡。”
  遲到並不是偶然,而是必然,賽博坦在路上遇到了另外一件事情才耽擱,憤怒消失,更多的是抱歉。
  更早些時候,泥濘濕滑的路麵讓行走變的有些艱難,冰冷的雨打在臉上,仿佛冰刀一樣,讓麵頰生疼。
  當從那座山峰上下來的時候看到了一束光從天而降,這道光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昏暗的科羅娜島出現光那代表什麼,也許代表出去的秘密,賽博坦是這麼想的。
  按照距離來看,光柱距離這的距離並不是很遠,也許來得及,他讓懷亞特留在了原地,獨自前往光芒所在的地方。
  對於能夠飛行的他來說,地形不是問題,當到達光芒所在的地方,那是一棟建築,而且建築內擁有十分強勁的超自然力量擁有者存在,逐漸接近,終於看到了那棟看起來像是某些海中貝殼類生物身體組成的建築。
  而且這棟建築恰好處於一處獨立的小高台上,光芒依舊在持續,順著進入小高台的唯一路徑,當踏入一步之後他改變了主意,對方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避免有人偷偷接近,這唯一的路上一定會有一些防禦措施。
  退了回來,圍繞著這棟建築轉了一圈,最終選擇展開雙翼飛過去,當落到了小高台上的時候已經能夠聽到那棟建築內傳出的瘋狂笑聲。
  這聲音聽起來有些熟悉,而且不止一人,偷偷接近,進入建築內顯然不太現實,這棟建築一定有縫隙之類的存在,幸運眷顧了他,一隻大貝殼上恰好擁有小口,湊到旁邊仔細傾聽,房間內的聲音就像是海浪一樣清晰。
  “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夠離開這,隻需要集合我們所有人的超自然力量就可以,希望吉格斯還活著,我得親手割下他的腦袋。”
  “當然,我們得將他的肉醃製一下,丹尼斯雷德擅長解剖,他已經會做的很好,然後我們需要舉辦一場盛大的慶功會,慶祝我們終於可以離開這該死的地方。”
  “不過教廷是個大麻煩,到時候教廷一定會對我們發布通緝令,我們還得在永大陸上不斷的躲藏逃跑,我受夠了這樣的日子。”
  “不用擔心,教廷不過是隱藏著邪惡的軀殼而已,他的表麵看上去光鮮亮麗,但他們的本質我們都相當清楚,隻需要宣誓效忠於教皇,他會給我們一條活路,我相信他不會拒絕像我們這樣的幫手。”
  

Snap Time:2019-10-14 18:57:33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