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冕為王》全文閱讀

作者:奧丁般純潔  加冕為王最新章節  加冕為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加冕為王最新章節第0379章奇異光芒(18-09-03)      第0378章豐收女神的頭發(18-09-03)      第0377章解剖計劃(18-09-03)     

第0377章解剖計劃

  
  老巫師回頭看著其他的同伴,他們的確處於競爭關係,而不是朋友關係,若不是實力趨於平衡,他們之間一定會再一次發生較大的衝突。
  不過這個時候有人突然扭頭看著周圍,那些惡人中有人長著一隻來自於地獄的的眼睛,火紅色的眼球能夠看到一些別人無法注意到的東西。“我的魔眼似乎察覺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唐寧的心有些緊張,一旦馬爾克斯被發現,必死無疑,而且會死的相當慘烈,幾乎沒有任何懸念,就算神殿內的所有人都一起營救,也無法改變殘酷的事實。
  必須想辦法盡讓魔眼的注意力從大雨中回到了神殿前的自己身上來,他抬起手,用莫斯利安匕首刺向了賽博坦的胸口。
  賽博坦看到這一幕,手掌中瞬間出現了黑色的長槍,長槍的槍杆被無堅不摧的莫斯利安匕首刺穿,槍杆上出現了窟窿,不過匕首的長度有限,剛好抵達聖騎士的胸口停了下來,聖騎士這一次臉上帶著真正的憤怒。“我太天真了,原以為隻是個計劃,看起來有人是真的想要殺了我。”
  唐寧苦笑,聖騎士抓著年輕人衣領的那隻手用力一甩,有人被甩了出去,順著台階滾落,等到站起來的時候他的腳已經踩到了台階下方的地麵上,這意味著身體失去了神殿的保護。
  一隻無形的手抓住了雙腿,讓他無法行動,然後那些惡人們圍了上來,紛紛看著這名被甩出來的年輕人。
  神殿內的泰勒和貝拉驚叫起來,紅頭發安娜也有些吃驚,她原本以為是演戲,但現在看起來已經變成了事實,事情再向糟糕的方向發展。
  那名老巫師想要伸手,但立刻被其他的惡人阻攔,所有人都想親手來解決這名年輕人,互不相讓。
  賽博坦站在台階上,他也覺得這件事情已經失控,他剛才的憤怒辦了一件極為愚蠢的事情,憤怒會壞事,他順著台階走了下來,準備營救唯一知道離開這辦法的年輕人。
  “別假惺惺的,我不相信你。”唐寧臉上帶著憤怒和恐懼,當然也是在演戲,不過他適當地讓思維暴露在聖騎士的聖光下,讓聖騎士了解自己的想法。
  走到了最後一層台階前,賽博坦停下了腳步,他看到了那些想法,剛才使用莫斯利安匕首也是為了掩護馬爾克斯。
  “不,你們的關係良好,剛才隻是個意外,你應該救助這名同伴。”有人還想要欺騙聖騎士走下台階。
  聖騎士清晰地看到了年輕人的想法,咬了咬牙。“我絕不會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他死有餘辜。”這句話說的斬釘截鐵,然後他轉身回到了神殿內,連頭都不回。
  泰勒和貝拉兩人絕不會放棄年輕人,她們想要衝出去,不過被聖騎士巨大的雙翼拍倒在地麵上。“現在任何人都不準離開這座神殿,我說的是任何人,包括你們。”
  泰勒和貝拉還想要反抗,但巨大的的聖光像是無形的手掌將她們兩人完全束縛起來,甚至連爬起來都做不到。
  “看起來我們沒什麼機會,今天隻會有這一項收獲,而且這該死的大雨讓人相當討厭,我們先回去,改天再來。”有人用手將臉上的雨水擦拭掉,向其他的惡人提議。
  不過他們還有一項十分重要的事情,就是這名年輕人到底應該由誰來處置,這是個問題,沒有人願意放棄。
  “如果你們想要聽我說一句話,就請安靜點。”唐寧看著站在雨中開始爭執起來的一群大惡人。
  惡人們停下來,看著獵物,臉上帶著些震驚,如果是其他獵物落到他們手中,早已經嚇得麵色發白,嘴唇顫抖。
  “既然你們爭執不下,不如由我來親自選擇一名終結我的人選。”唐寧掃視著這些惡人,目光裝作不經意的看著但丹尼斯雷德,他脖子上的金線頭還在晃動。
  “這個主意不錯,由獵物來親自選擇處決他的人。”所有人都覺得這個方法相當新奇,而且相當有趣。
  所有人都同意了,唐寧踏著泥濘的地麵,走到了丹尼斯雷德麵前。“你的體型相當有趣,也許死在你手上,也會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敢保證,在我手上你一定會感受到死亡的樂趣和感。”丹尼斯雷德相當興奮,他被獵物選中了。
  “我很期待。”唐寧伸出手,丹尼斯雷德同樣伸出手,兩人友好的就像是老友敘舊,根本不像是選擇劊子手。
  當兩人握手的時候,他看到了丹尼斯雷德脖子上那條金線頭消失,有人得手了。“那麼現在我們出發吧,去你那,在雨中殺人可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情,我也體驗不到你所說的感。”
  丹尼斯雷德將年輕人扛在了肩頭上,然後朝著其他的惡人揮手,其他的惡人沒有獵物,隻能失落離開。
  丹尼斯雷德扛著年輕人的身影在雨中慢慢消失,泰勒和貝拉憤怒叫罵著。“你才是真正的殺人凶手,現在我們永遠無法離開這,你也休想。”
  賽博坦選擇沉默,望著大雨,紅頭發安娜這個時候不知道該如何來化解這場危機,兩名女孩內心一定相當痛恨聖騎士,隻能選擇沉默。
  隻有懷亞特發現了一些奇妙之處,他同樣看著雨中的地麵,臉上突然浮現出了難得的興奮和笑容。
  一直等到半個時辰過去,賽博坦鬆開了泰勒和貝拉,看向紅頭發安娜。“照顧好她們,我們得去救人。”
  走出神殿,懷亞特跟在後麵,兩人在大雨中前行,泰勒和貝拉的心情總算好了一些,聖騎士的良心未泯,不過她們也想跟去。
  紅頭發安娜攔住了兩人。“如果你們想看到活著的心上人最好乖乖呆在這,否則隻能是搗亂。”
  馬爾克斯用特殊的辦法留下來的印記不會被雨水衝刷掉,跟著這些印記前行,能夠找到丹尼斯雷德住處,至於如何殺死丹尼斯雷德,想必唐寧早已經有了十分完整的計劃,他們隻需要追上去就行,當然前提是在唐寧被殺死之前。
  雨水順著麵頰留下來,冰冷的雨讓人難以忍受,被扛在肩頭上,唐寧觀察著這名大胖子,他得將對方的變化全部了解,在海底呆了那麼久,肯定會擁有一些特殊技能。
  “夥計,我們好奇你們被流放到海底之後是如何存活下來的,難道海底也擁有供你們呼吸的空氣?”伸手擦了擦臉上的冰雨,他主動攀談。
  丹尼斯雷德搖晃著胖胖的身軀,喉嚨中發出低沉的嗓音。“那是一段相當糟糕的經曆,我本以為到了海水中我們無法活下去,但真正被放入之後才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糟糕,那些海底的怪物們總是有一些特殊的辦法存活下來,我隻需要抓住它們,然後將它們一些有用的器官放在我的身體內就行。”
  丹尼斯雷德擁有改造人體的能力,在這方麵當然駕輕就熟。“好吧,看起來後來你們的海底生活過得相當不錯。”唐寧伸手將丹尼斯身體上長出來一棵海草拔了下來。
  “學會苦中作樂才行。”丹尼斯雷德得意說道:“幸虧海底同樣有很多的奇詭生物等著我解剖研究。”
  現在泥濘的路麵對於丹尼斯雷德來說不是問題,因為在海麵以下的濕滑岩石上他也能夠自如行走。
  沒有代步工具的情況下,趕路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情,不過幸運的是他住的地方距離山腳下並不是很遠,就在附近的一處洞窟內。
  看起來洞窟以前是某種海洋生物的巢穴,牆壁濕滑,麵的空間並不是很大,走到洞穴的最深處,丹尼斯雷德放下年輕人。“老實點,別試圖逃走。”
  在牆壁上到處搜尋,不久之後那扇濕滑的牆壁打開,出現了一座巨大的空間,麵比起外麵看起來要好太多,至少還有幾張用岩石拚接而成的桌子,還有一些用石頭打磨出來的工具,比起用金屬打造的工具看起來還要精致。
  架子上掛著一排,不同樣式的手術刀,還有一些煉金術師使用的藥劑,不過看起來似乎是用某種魚的子宮來存儲,因為魚兒的子宮可以封閉起來,避免被更多的海水侵蝕。
  現在的唐寧不像是即將被解剖的獵物,更像是一名被邀請來到這的客人,在房間內欣賞著那些工具。
  丹尼斯雷德一點都不介意,跟在一旁像年輕人解釋這些工具的作用,並且講述製作的工藝等等,兩人似乎是在參觀博物館,而主人是這的講解員。
  “嗨,隻準看,不準觸摸,這是規矩。”麵對年輕人要動手的舉動,丹尼斯雷德匆忙攔住了年輕人。“隻有最偉大的工程師或者煉金術師才有資格這麼做。”
  “好吧,我隻是驚歎於你這座完備的手術室,那麼說一說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處置我。”唐寧退到了看起來像是手術台的地方。“你是不是先做一下清潔。”
  手術台上還有不少的血漬,顯然在此之前丹尼斯雷德進行過解剖,讓人看起來相當不舒服。
  丹尼斯雷德看了一眼,回頭從壞中摸出一個類似於魚兒子宮一樣的物品,然後解開了子宮的口,將麵的東西倒出來,是人體的一些器官,還有一些人頭之類的東西,顯然是先前在科羅娜島上的獵物。
  “別著急,慢慢來,我需要先將這些東西分揀出來,然後分門別類,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幫我忙,這樣會點。”
  

Snap Time:2020-03-30 03:14:58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