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冕為王》全文閱讀

作者:奧丁般純潔  加冕為王最新章節  加冕為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加冕為王最新章節第0379章奇異光芒(18-09-03)      第0378章豐收女神的頭發(18-09-03)      第0377章解剖計劃(18-09-03)     

第0142章皇後區

  
  奧術法球來的太突然,聖騎士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他的手臂衣衫被奧術法球撕裂,發出沉悶的響聲,身體被掀飛出去,重重落地。
  泰勒被嚇壞了,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站在原地,角落中的陰暗處有人走了出來。“聖騎士,我已經看了很久,你不該對我的朋友動手。”
  理查德走到了泰勒身旁。“不僅僅是實力上的差距,你的戰鬥經驗為零,幾乎犯了一切戰鬥過程中該犯的錯誤。”
  泰勒回過神,麵色通紅,想起剛才戰鬥的過程,有些想要嘔吐的感覺,整個人變得暈暈乎乎。
  賽博坦的手臂上流著鮮血,從地上站起來,注視著這位最後出現的老家夥,他能夠感受到對方的超自然力量相當強大,幾乎是他目前為止,見過最為強大的對手,高等奧術法球的輕鬆摧毀了他的聖光。
  不過對方的胸口並沒有什麼標識,教廷的徽章能夠確認對方的超自然力量等級,現在沒有標識,他無法判斷對方到底有多強,不過如此強大的超自然力量擁有者,絕不會被教廷遺漏。
  賽博坦扶著受傷的手臂。“作為教廷監管的超自然力量擁有者,你應該佩戴教廷配發的徽章。”
  “抱歉,肮髒的教廷的確向我配發過徽章,但年紀大了,我想不起丟到了什麼地方,也許丟進沼澤喂了鱷魚也說不定。”理查德手指捋了捋胡須,打量著聖騎士。“帕格納跟我說你是個好人,但就憑剛才的舉動,我有些懷疑他的判斷了。”
  紳士不該對女性粗魯,理查德曾經也是個紳士,當然這隻是動手的借口之一,總得師出有名。
  賽博坦對於這句話有些意外,看向了帕格納,帕格納低著頭,不知道說什麼好,在這他是最沒有資格說話的人,他是所有事情的起源。
  “我想用不著你來評價,將徽章丟失,觸犯了教廷的聖律,而且你躲在這,很明顯,有意規避教廷的控製,濫用超自然力量,按照聖律我得製裁你。”
  理查德沒想到這聖騎士如此執拗,實力明顯處於下風,還要堅持,剛才他已經手下留情了,殺死一名教廷的聖騎士,會招致更多的教廷來到這,隻是傷及對方,等教廷來到這的時候他已經離開,腐朽的教廷一定會選擇睜一隻閉一隻眼,息事寧人,兩者的後果完全不同。
  “那邊你想怎麼樣?”理查德醞釀著新的攻擊。
  聖騎士沒有回答,半跪在地上,聖劍插入地麵,左手觸摸著大地,口中囈語,聖光順著地麵蔓延,抵近。
  那麼隻有動手一條路,理查德的手掌出現了一枚藍色的奧術法球,高等奧術法球,從手掌中脫離,到了聖光蔓延的邊界,地麵的聖光形成一層屏障,浮現在空氣中,高等奧術法球被阻擋,聖光結界表麵如同平靜的湖麵被丟入了一顆石子一樣泛起波紋。
  理查德吃了一驚,略微遲疑,銀劍徽章的聖騎士竟然擋住了他的高等奧術法球攻擊,有點意思,手掌放在麵前揮動,藍色的光芒彌漫,蓋過了白晝。奧術洪流,奧術係高等級魔法之一,埃斯迪亞拉家族最驕傲的手段。
  空氣中藍色的電流流竄,形成電磁場,聖光屏障開始出現了反應,忽明忽暗,仿佛隨時會被那些空氣中流竄的奧術電流擊穿。
  當理查德手掌迅速捏成了拳頭,奧術洪流擰成了一股藍色的洪流,衝擊聖光屏障,聖光破裂,聖劍斷裂,聖騎士的胸口衣衫炸裂,麵色蒼白,終於倒了下去,趴在了地上。
  理查德決定要解決聖騎士,泰勒看出了理查德意圖,擋在麵前。“理查德先生,他不是個壞人,給他點教訓就成。”
  帕格納擁有同樣的意思。“理查德先生,帶著泰勒小姐離開這,我得跟他離開這,為我犯下的過錯贖罪。”
  理查德聳了聳肩。“他的傷勢相當嚴重,就算我放過他,在這片荒野之中,他同樣會死,我隻是個不相幹的人,他的生死取決於你們。”
  的確,沒有理查德的救助,聖騎士同樣會死,泰勒和帕格納都不想看著悲劇發生。“那麼好吧,理查德先生,請你救救他,一切等他醒過來之後再說。”
  “如你們所願,正好我也想看看他身上的秘密,究竟什麼樣的東西讓他能夠抵擋的了我的高等級奧術法球。”理查德走上前,檢查聖騎士。“帕格納,幫個忙,我們得將他帶到我的屋子麵去。”
  理查德調製了一些簡單的藥劑,作為魔法師,對於一些煉金術師方麵的魔藥同樣有研究,隻是當理查德將那些藥劑拿過來,打算塗抹在聖騎士身上的時候,他發現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真是難以置信,他的傷口速愈合,超過了我見過的任何超自然力量的恢複能力,究竟怎麼回事。”
  帕格納提醒同伴。“他是一位聖騎士,擁有聖光。”
  “我知道,過來瞧瞧,他的傷口愈合速度,哪怕是一名金劍徽章的聖騎士也無法做到,銀劍徽章聖騎士在這種傷勢下不可能恢複,隻有死亡,太神奇了。”理查德觀察著閃著強烈聖光的傷口,嘖嘖稱奇。
  帕格納當然知曉,他注視著傷口,覺得匪夷所思。“沒錯,這種傷勢,銀劍徽章聖騎士隻有死亡一條路,甚至傳奇的雄鷹徽章聖騎士都無法如此迅速恢複。”
  “真是有趣的事情,他醒過來肯定會對我們動手,我們得想想辦法。”理查德的興趣變的極大,他到了箱子前,拿出來一條繩子丟給了帕格納。“你得將他捆起來,等他醒過來我們好好盤問。”
  帕格納有些猶豫,理查德開導對方。“如果他醒過來劇烈活動,對於他的傷勢恢複不利,綁起來是為了他好,再說我們並不會傷害他。”
  哈瓦那城外,唐寧的新遊戲相當受歡迎,四個家夥爭先恐後的搶答,從那他得到了不少的信息。
  “傑拉德,我們得上路了,現在興許還來得及。”唐寧回到了馬車上。“去哈瓦那城皇後區。”
  傑拉德揮動著馬鞭,馬車行走在有些破損的街道上,街道上還有些積水,馬車時不時將積水濺起來,這讓本來破舊的馬車看上去更加糟糕。
  “先生,您把他們怎麼樣了?”傑拉德憂心忡忡,他可不想變成殺人犯的幫凶,縱然那些人是壞人。
  “放心吧,我隻是讓他們好好睡一覺,一覺醒來之後他們什麼都不記得了。”唐寧坐在搖晃的馬車內計劃著接下來的事情。他們的確什麼都不記得,甚至連自己的姓名都不記得,徹底變成了傻子。
  哈瓦那城的皇後區是這座老城中最為冷寂的地方,那曾經住著許多的大人物,但許多年前的聖教軍毀了那,幾乎讓那變成了一片廢墟,甚至還在那釋放了惡毒的詛咒,所以很少有人會光顧那,就像是這座城市中的一片墳地。
  因為詛咒的關係,皇後區徹底被遺忘了,連城市的規劃部門的官員都懶得提及那個地方,隻有一些實在無家可歸的乞丐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會在那安家,度過幾天晚上,但後來在那居住的一些乞丐通常會在第二天一大早死亡,他們的身體被肢解,麵孔扭曲,死前似乎遭受到了非人道的折磨,治安廳認為那是詛咒的關係,並沒有深入追究,草草結案,這讓皇後區變成了死亡的代名詞。
  戰爭之後的廢墟中,坐落著一些破舊的建築,充滿了曆史感,街道上的瓦礫也沒有人去清除,馬車已經無法繼續前行了。
  唐寧下了馬車。“傑拉德,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傑拉德點了點頭,駕駛著馬車離開,唐寧觀察著四周沉寂的黑夜中那些破舊的建築,偶爾能夠聽見一些老鼠的叫聲,甚至能夠從旁邊一些廢墟中看到成群結隊的老鼠行動,這些老鼠引來了一些貓頭鷹,一直貓頭鷹站在破舊的建築窗戶上,尋找著獵物,眼睛發出寒冷的光芒。
  順著已經被瓦礫完全堵塞的街道繼續前行,街道兩旁偶爾會發出一些更大的動靜,那是風吹動了即將垮塌的門或者櫥窗。
  一直沿著街道前行,深入皇後區,走過三條街,拐過了幾個街角,這時候已經看不見哈瓦那城那些燈光,完全是黑暗。
  黑暗中唐寧看到了破舊的門牌號,3246號,落滿了灰塵,但依舊能夠看清楚,今晚的月光足夠亮,就是這座建築沒錯。
  這座建築還算是皇後區比較完整的建築,牆壁上長出了一些雜草,當然在聖教軍肆虐之前,這座建築同樣是皇後區最為輝煌的建築,大理石柱子上雕刻著一些象征貴族的圖案,代表了金錢和權力,門廊頂端一隻獅虎獸的腦袋伸出來,有神,隻是他的一隻翅膀已經折斷了。
  這座建築曾經是哈瓦那城瓦拉克大公的行宮,瓦拉克大公傾注了大量的財富來修建這座行宮,相傳這座行宮中曾經擁有五千名仆人,他們負責瓦拉克大公和他那些摯愛的女人們的衣食起居。
  “真是令人唏噓。”唐寧感歎,他進入了巨大的行宮,破舊的大廳布滿了灰塵,但依舊遮擋不住曾經的奢華,順著大廳內的走廊繼續前行,寂靜無聲,偶爾能夠一些水滴落在地麵上的聲音,應該是一些積攢的雨水滲透到了內部,從天花板上跌落下來,黑暗中讓人有些恐懼。
  

Snap Time:2019-10-14 18:36:40  ExecTime: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