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幼膳房》全文閱讀

作者:醉酒香  皇家幼膳房最新章節  皇家幼膳房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皇家幼膳房最新章節第099章物歸原主(12-06-08)      第098章再見麒麟獸(12-06-08)      第097章水來土掩(12-06-08)     

第099章物歸原主

  
  第099章物歸原主
  這是蘇錦一直都想知道的。
  如今,終於遇上了正主,願意給自己解釋一番。
  可是,她卻不敢露出急切的意思,隻在心默念“無欲則剛”:“……好像是有這麼回事兒,但是……太後贖罪,奴婢實在記不清了。”
  她不知道姚氏是不是真的信了,隻見姚氏那淚水更如潺潺溪流,涓流不盡:“這麒麟小獸,原是我用命換來的……”
  呃?不是說這是弘文的命嗎?
  玉在人在,玉亡人亡?
  “當年,先皇去江南微服私訪,大概是聽聞蘇州姚府收藏了大量古籍,便去府中拜望……後來,又與我結識……再後來,便有了弘文……”
  蘇錦雖然明白,姚氏隻是把她當成不諧世事的孩子,才說得這樣粗糙,但是私心還是大汗不已:若是結識便能懷下寶寶,隻怕等不了2012,此刻地球便要爆炸了。
  不過,蘇錦也能明白,她雖然不曾見過先皇,不知道他相貌如何,但看這些公主都這樣好看,應該也是不差的,就算差著些,皇帝傲視天下的氣度也總是有的。
  先皇獵女無數,自然經驗豐富,見了姚氏這樣的美人,也自然心襟蕩漾,俘獲芳心,偷香竊玉什麼的,原也不難理解。
  姚氏繼續道:“先皇離開蘇州,卻不能帶著我,我內心忐忑不安,隻怕一別之後,我已成殘花敗柳,再無人可嫁,隻想一死了之……所性被先皇發現,賜我這麒麟小獸,並說明了他的身份,還說,我腹內懷的若是龍子,便可帶著孩子和這麒麟獸進京尋親,必給我母子榮華富貴……”
  蘇錦這才明白,原來這麒麟獸的作用就跟梅花烙一樣,可以幫著老皇帝認親。
  可惜,梅花烙印在身上,誰也奪不走,搶不去;麒麟獸則不同,誰搶了過來都可以戴,難不成,誰戴了,誰就是皇帝的兒子?
  可是,姚氏入宮時,這麒麟獸明明在弘文身上啊?
  她這麼想了,卻不能問——看姚氏的樣子是在找弘文,自己若是這麼問了,豈不是變相承認,知道弘文在哪兒?
  誰知,姚氏並沒有饒過她,牽著她的手繼續哭道:“這麒麟獸後來丟了,大概是突逢劫匪,亂了心智,竟然忘了把這麒麟獸從弘文身上解下來……高大人當時對我軟硬兼施,還說會給弘文尋個好人家,讓他過好日子,我才答應的……天下間哪個母親願意拋棄自己的兒子?隻是,我若不棄,我們母子都沒命……”
  她有些語無倫次,口不擇言,將一位母親不得不放棄自己親生骨肉的可憐之態演繹得栩栩如生。
  蘇錦不知她說的是真是假,但是,真假並不重要,弘文現在給小狼做侍讀,很安穩,很不錯,弘文也是愛讀書的孩子。
  若是告訴姚氏弘文的下落,又不知會被卷入什麼漩渦了。
  所以,為了弘文,她必須裝傻充愣。
  可是,姚氏卻也做足了準備:“……我求人從宮外尋找弘文和麒麟獸,那人果然不曾辜負我,居然真的找回了麒麟獸,可是,卻沒有弘文的下落……他隻說,是從南城西街的一家當鋪找到的,大概是誰當了,放在麵……”
  靠
  弘文跟那麒麟獸不是在一塊兒嗎?
  麒麟獸被人搶了,卻說沒有弘文的下落?
  蘇錦很是糾結,自己要不要相信姚氏?
  搶了麒麟獸,卻把弘文打入大牢的,是不是她?
  “這麼說,幫您尋找麒麟獸的人,還是挺厲害的——天下之大,尋找麒麟獸比找一個活人更加不容易,他倒尋著了。”蘇錦有些試探,也有些譏諷。
  姚氏本來一直在哭,聽蘇錦這麼一說,臉上卻忽然露出一絲一閃即逝的溫柔:“是啊,他神通廣大,算得上手眼通天,可惜隻找到了麒麟獸,不曾找到弘文。”說到這兒,又嚶嚶的哭了起來。
  蘇錦假意勸她:“太後娘娘不必難過,您現在有了皇上,不是更有福氣?再說,您就算找到了小公子,又能怎樣?還能認回不成?”
  “我的確這樣想過,”姚氏的眼睛亮了一亮,“聖慈太後可以過繼兄弟的女兒為公主,我自然也能讓弘文有一個皇子的身份”
  “”蘇錦嚇了一跳。
  她隻是想試探姚氏為什麼非要找弘文,隨口說說,誰想,姚氏真的這麼說
  “怎麼,嚇壞你了?”姚氏抽出絹帕,一邊默然擦拭自己的眼淚,一邊淡淡的看著蘇錦,“哀家知道,聖慈太後曾經授意你親近皇上,皇上也喜歡你,你卻不肯——為了這兒,上元節前,你們兩人還鬧了別扭,從那兒開始,皇上雖然也時常喊你給他弄些好吃的,卻再也不會單獨跟你相處——哀家說的沒錯?”
  蘇錦連忙低下頭去,心道,你還真是演技派的呢,方才還你啊我的親熱的不行,還哭得梨花帶雨,現在一轉眼,又自稱“哀家”了。
  同時,她也明白一件事兒,在這宮,隻要你被人盯上了,要想有點秘密,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兒。
  “好蘇錦,”她心想著,姚氏這邊卻又軟了下來,“別欺瞞我在宮,什麼都不知道,我可明白著呢,入宮前那幾年,你一直跟弘文在一塊兒,你們倆的感情好著呢——你若跟了皇上,就算真的給他生了子嗣,頂多也就是個韶容、韶儀的;若是跟了弘文,說不定是能做皇後的”
  她這話說得太明顯了,擺明了是想把弘文換回來當皇上
  小狼倒是也提過,可是,這哪是他們想怎麼辦就怎麼辦的事兒?
  所以,蘇錦隻是低了頭不說話,心道,既然你,或者你找到麒麟獸的那個人手眼通天,那就讓他找弘文啊?
  難不成,你們的手眼隻通到弘文進高府之前?
  如果是真的,蘇錦倒是好奇了,小狼到底用了什麼法子,偷偷的把弘文帶進宮,把他放在最危險,卻也是最安全的位置。
  “你還考慮什麼?”姚氏苦笑著盯著蘇錦,“若是那皇位之上坐著的是弘文,咱們娘兒仨同心同德,在這後宮,還有誰敢欺負咱們?”
  姚氏說的,其實有道理。
  如果弘文是皇帝,以她們姐弟倆的關係,隻怕自己再也不必擔驚受怕,興許真的會被封為公主,將來招一個駙馬,輕輕鬆鬆的過一輩子。
  這一刻,蘇錦其實有點動心。
  麵對這樣的誘惑,又有幾個人抗拒得了?
  而小狼,從前也說過,要把皇位還給弘文的話。
  隻是不知道是真是假,目的何在。
  她這眼神一猶豫,姚氏便看出她動心了,複又握住蘇錦的手,認真許諾道:“你方才回答哀家一個問題,哀家便賞你金元寶;現在你若肯幫弘文與我會麵,我便許你一國之母,終身榮華富貴——你不用考慮出身,你是個孤兒,毫無來曆,要在這京給你找對有權有勢的爹娘,叢林就不是什麼難事。”
  “我和弘文,隻有姐弟之情……”蘇錦聽她一說,情急之中,竟出言解釋起來。
  可是,這麼一解釋,就等於告訴姚氏,她確實知道弘文在哪兒了。
  她看見姚氏眼閃亮的笑容,連忙閉嘴,卻為時已晚,連忙再次低下頭去。
  “好孩子,不用害怕,”姚氏原本就聲音好聽,樣貌清雅恬淡,此刻這樣細聲細語的跟蘇錦說話,聽上去更是動人,“甘露殿那位,原本就是假的,把麒麟**給弘文,讓他做皇帝,也隻是各歸其位,物歸原主而已。皇上原本依賴的就是高大人背後的那位,現在那位失了左膀右臂,早已是個空殼,所以皇上現在才改頭換麵去討好長春宮那位……他們各懷心思,又名不正言不順……”
  她們正說著,外間忽然有些悉悉索索的聲響,姚氏眉頭一凜,立刻起身繞過屏風,原來是茉兒,提了水進來沏茶。
  “哀家不是說,在外麵守著嗎?”姚氏的臉色鐵青,同剛才的溫柔嫻雅判若兩人。
  茉兒怔了一怔,忙道:“奴婢怕太後娘娘口渴……”
  “口渴哀家自會叫人——你今日犯了忌諱,還不去敬事房領四十大板?”
  “啊?”蘇錦吃了一驚。
  茉兒是誰?可是跟著姚氏千迢迢進京的體己丫頭,竟然隻是因為進來倒了一壺茶,就要領四十大板?
  蘇錦親眼看見過司膳房的苗兒被活活打死,她當時領的可也是四十大板
  而且,那四十大板還沒打完,苗兒就沒了氣息
  她心慌得不行,又見茉兒哭著跪地求情,姚氏也扭了臉不說話,才想,難道是給自個兒看呢?
  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
  應該是。
  此時此刻,她也隻能大著膽子向姚氏求情,姚氏居然也立刻就應了,訓斥了茉兒一頓,才將她趕了出去。
  這下子確定了,姚氏的確是在殺雞儆猴呢。
  她在告訴自己,你隻是個小小宮婢,就算有人寵著又怎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隻要我想殺你,現在就能殺
  蘇錦此刻心就像火煎油烹一樣,他雖然也幻想著弘文登上皇位之後自己能過上好日子——即便她不相信姚氏,也相信弘文——卻也害怕這謀朝篡位的大罪過,更不知道小狼說的把皇位還給弘文,到底是認真的,還是隨口說說,甚至是出言試探。
  若是不理……
  蘇錦還記得和姚氏分開,許大人問姚氏怎麼處置自己和長媽媽時,姚氏那冷漠的一句“殺了”。
  她知道,姚氏做得出來。
  

Snap Time:2020-03-29 07:52:14  ExecTime: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