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劍尊》全文閱讀

作者:雲天空  靈劍尊最新章節  靈劍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靈劍尊最新章節第2188章疑惑。(18-09-06)      第2187章統帥(18-09-06)      第2186章玄天城(18-09-06)     

第1117章浪子回頭金不換

  
  嚴肅的看著君無憂,楚行雲無比認真的道:“我最看重的,並非你十年的沉澱,而是你十年聲色犬馬,紙醉金迷的那段生活。”
  “什麼!你竟然看重這個?”疑惑的看著楚行雲,君無憂一臉的不解。
  上下打量了楚行雲一會,君無憂道:“你不是羨慕我吧?不過以你的長相和身材,隻要你願意,美女還不是大把的?你甚至都不必花錢,還能掙錢!”
  沒好氣瞪了君無憂一眼,楚行雲真的有點無語了。
  我看重的,是那種生活狀態下,磨練出的心誌和意誌,隻要你真的能浪子回頭,那這個世界上,能誘惑你,動搖你心誌的東西,就真的沒有多少了。
  想要凝練出磐石般的意誌,就必須要戰勝七情六欲,而七情六欲的根源,便是四個字酒,色,財,氣!
  過去的十年時間,君無憂可以說是泡在酒中,懷抱美女,揮金如土的過來的。
  隻要他能回頭,酒,色,財,就再難動他心誌了。
  至於這個氣字,其實就是佛爭一柱香,人爭一口氣的那個氣,說白了就是脾氣。
  而經曆了人生最大的大起大落後,君無憂從人生巔峰,一下跌落到了穀底,時到如今,他甚至連女朋友投入他人懷抱,都能夠理解和原諒,這就是氣量。
  雖然有的人會認為他太窩囊了,可是站在君無憂的角度上看,完全可以理解花弄月的做法。
  花弄月當初是擺明車馬,就是奔著君無憂的財富來的,而君無憂的女人又那麼多,彼此之間本就沒有忠誠可言。
  曾經,他可以給花弄月所要的一切,可現在給不了了。
  既然給不了,那人家自然有權利去追求更美好的生活,離開他也是正常的。
  倒不是說,花弄月的做法是對的,是值得鼓勵的。
  但也很難說她就是錯的,世間之事,豈能盡如人意?
  過去的君無憂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花弄月也不是良善之輩,因此誰是誰非就不重要了。
  酒色財氣,是意誌力最大的敵人。
  而一個酒色財氣不沾身的人,一定是意誌力極為強大的人。
  古語有雲,浪子回頭金不換,其實是真的很有道理的,隻要他能回頭,就一定是一個擁有超凡意誌力的人,是真正能成大氣候,做大事的人。
  聽了楚行雲這一席話,君無憂的眼睛是越來越亮,若一切真的如此的話,那真的太好了。
  曾經,他以為自己已經爛到了骨頭,已經是無可救藥了。
  可是經楚行雲這麼一說,他忽然發現,自己不但不是爛到了骨頭,而是純純的,一個黃金打造的小金人,簡直前途無量啊!
  “這一切是真的嗎?你不是在忽悠我吧!”君無憂遲疑的道。
  當然,這絕對是真的,很多大門大派的親傳弟子,到了一定境界後,都是要入世曆練,磨練心境和意誌的。
  這個曆練,不是讓他們不犯錯誤,而是盡情的去犯錯誤,然後再改正錯誤。
  不好而不為者,不為貴。
  好而不為者,方為貴。
  十年時間,君無憂的根基沉澱的紮實無比,意誌力雖然還沒凝聚,但他相當於已經完成了十年入世曆練的精英。
  隻要接下來閉關苦修一段時間,磨練和凝聚出意誌之力,君無憂真的是前途無量,成就武皇絕非做夢!
  還是那句話,武皇靠的是意誌,帝尊靠的是出身。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這浪子確實回了頭,要知道,絕大多數的浪子,都是狗改不了吃翔,好不了多久,便又故態複萌了。
  回想著過去十年的自己,君無憂長長的歎息了一聲。
  十年時間,他硬是花光了九幽武皇的積累和底蘊,時到如今,連九幽都保不住了。
  十年之間,他喝下的美酒,可以灌滿一個池塘。
  十年之間,他擁有過的女人,連他自己都數不清楚了。
  君無憂雖然沒有楚行雲帥,但也屬於男神行列。
  男人帥到一定程度後,其實差別就不大了,更多的隻是風格上,類型上的不同。
  君無憂是浪子的氣質,這種氣質,對女人的殺傷力太大了。
  若隻是有錢,君無憂是不可能擁有那麼多美女的,浪子從來都是帥哥的一種,不帥的浪子,那叫流氓,根本上不得台麵。
  那樣的生活,確實很美好,但是美好過後,卻是無盡的空虛。
  現在回想起過去的十年,君無憂感覺自己就象做了一場大夢一般,夢的事情,已經遺忘的差不多了,除了花弄月,沒有誰能在他心目中留下很深的印象。
  為了一場夢,他卻付出了十年的青春,億萬的家產。
  虧,太虧了……人生,不該是這樣的。
  思索間,君無憂的目光堅定了起來,深深的看著楚行雲道:“我不敢保證從此不沾酒,不碰女色,但我也絕不會,再像以前那樣活著了。”
  哦?
  聽到君無憂的話,楚行雲皺起了眉頭,這可是意誌不堅定的表現啊。
  看著楚行雲皺眉的樣子,君無憂懶散的笑著道:“你不是一定要你的隊員不碰酒色財氣吧?”
  頓了頓,君無憂正色道:“從現在起,我就是九幽戰隊的一員了,受你管轄,我會遵守戰隊的一切規章製度,若你硬是要所有隊員戒酒,戒色……”
  得!別說了……
  聽到君無憂的話,楚行雲不由的鬆了口氣,微笑著道:“我沒那麼不人道,別的不說,戒酒我就做不到,而且隻要控製住量,不要酗酒,醉酒,酒還是很有用的。”
  慢慢站起身來,君無憂無比凝重的道:“雖然,九幽不再是我的了,但這畢竟是我爺爺一手建立的,我會竭盡全力,讓九幽重回名門之列!”
  頓了頓,君無憂繼續道:“我知道,你擔心我故態複萌,但我可以保證,我這一生,都不會離開九幽,若我真的故態複萌,你大可以鞭撻我,懲罰我,把我重新拉回來!”
  滿意的點了點頭,楚行雲知道,君無憂的本質不壞,是個很聽話的孩子,過去十年之所以如此放蕩,純粹是因為家人全部戰死,失去了管教的原因。
  拍了拍君無憂的肩膀道:“光靠你我,是無法讓九幽崛起的,我們還是去戰隊看看,有沒有合適的隊員,幫我們一起實現這個目標!”
  這……
  聽到楚行雲的話,君無憂一臉的尷尬……
  

Snap Time:2019-09-16 20:27:41  ExecTime: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