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之冠》全文閱讀

作者:伍一書  榮耀之冠最新章節  榮耀之冠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榮耀之冠最新章節第470章狂狼健身計劃(18-04-27)      第469章急需小寧子幫助(18-04-27)      第468章兄弟不死逐夢不止(18-04-27)     

第340章你給我好好打

  
  常俊雨那一聲怒吼,將唐寅等人都嚇了一跳,也讓寧宇回過了神來。
  寧宇皺眉看著小地圖,確定自己這邊四人已經形成了包圍圈,於是咬著牙道:“打!”
  隨著寧宇一聲指令,除常俊雨之外,狂狼其餘四人開始縮小包圍圈,等待寧宇進場開團。
  可是,寧宇的蘇烈剛剛衝進戰場,剛剛掄起電池,他卻發現情況有些不太對勁。
  因為西京大學入侵過來的這幾個人已經拿下了他們的藍爸爸和一個邊野,所以都已經到達了二級,取得了等級上的優勢。
  寧宇他們現在才剛剛一級,如果這個時候開啟團戰,就算他們連成了包圍圈,也根本打不過人家啊!
  “不能打,撤!”寧宇焦急的大喊。
  唐寅他們本來都已經在往麵衝了,忽然聽到寧宇又讓撤,都有些懵,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了。
  就在這樣一個沒達成配合的間隙,寧宇的蘇烈已經遭到了對方的集火,血量掉的飛,幾乎瞬間就被打空了血量,被激活出了被動技能,手扶電池半跪在地上,等待四秒之後完成複活。
  可是,帶頭入侵的周升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放任蘇烈四秒後複活,忙繼續向蘇烈集火,沒一會就再次打空蘇烈的血量,幾乎是輕輕鬆鬆的拿下了本局比賽的一血。而此時,距離比賽開始還不到一分鍾。
  然而,這還不算完。蘇烈這邊剛剛陣亡,唐寅和唐琌也因為後撤不及時,陷入了戰場之中。
  兩人現在是真的尷尬,想打打不過,想退有根本來不及,最終愣是在中路的一塔之下被周升的馬可波羅用子彈打空了血量,開局就給周升送出了一個三殺。
  馬可波羅可是一個後期英雄,並且很難打逆風局,但進入順風局,這個英雄得到穩定的發育,可是可以成為一個無解的存在的!
  開局就讓馬可波羅拿到三殺,這可相當於是直接送給了周升一個飛上天的火箭,後麵想要針對到西京大學自由人這個點,可就非常艱難了。
  常俊雨操控百守約來到中路,躲在圍牆之下,恨恨的連續打出三槍,但隻有一槍打中了周升的馬可波羅,其餘兩槍分別打中了對方的哪吒和兵線,根本就沒有任何決定性的作用。
  “寧宇,你特嗎搞什麼呢?”常俊雨恨得咬牙切齒。
  如果是實力不濟,或者陣容不行,被人家開局就壓著打,被打成這樣也就算了。可是,他們的初級陣容可是比對方要好的多啊,明明可以把對方打得很慘,結果卻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這怎麼能不讓人感到窩火和憋屈?
  寧宇有些失神的看著屏幕上的複活倒計時,心理麵好像生出了一團邪惡的火焰,讓他越來越焦躁,甚至已經動了想投降的念頭。
  唐寅勸道:“沒事,開局送就送了,經濟甩不開多少,後麵很容易就能追上來。寧宇,你趕調整一下狀態,不能再這個樣子了。你說要帶我們拿冠軍的,你忘了嗎?”
  “他記得個屁!”常俊雨看著寧宇那失魂的樣子,就感覺氣不打一處來。
  逆風局不可怕,隻要五分鍾之內經濟別被拉開超過一千金幣,就隻算是小逆風,想把局麵打回來其實隻需要一場小範圍團戰就夠了。
  狂狼當前的這個狀況,開團肯定是不行的。想要找機會去打贏一場團戰,唯一能夠爭取到的機會,估計就在第一條暴君的身上了。
  因為缺失了半座野區的經濟,還送出了三個人頭,所以寧宇他們確實沒有能力去跟對方搶下這第一條暴君。但是,他們可以利用對方打暴君的時候,讓宋弘拿著鬼穀子去開團,然後集體打伏擊,隻要寧宇的蘇烈把控製打出來,就一定能取得贏下團戰的機會。
  當然,實現這一切的前提,就在於常俊雨的狙擊子彈在團戰開啟前的那一瞬間,可以打中對方後排的馬可波羅,逼得馬可波羅不敢輕易進場開大招強壓所有人的血線。
  終於,比賽進行到第二分十九秒的時候,西京大學除一條邊路留著老夫子帶線之外,其餘四人以馬可波羅為中心在暴君的巢穴附近完成了布局,確定周圍沒人之後,強勢的開啟了第一條暴君。
  “什麼時候進場開團?”邊路的河道草叢中,藏著宋弘的鬼穀子。宋弘並不是特別擅長輔助類英雄,但是蘇烈的操作難度又偏高一些,所以這一局他隻能選擇鬼穀子。不過,隻要寧宇指揮得當,他就絕對可以把鬼穀子在團隊中的主要作用發揮出來。
  “寧宇?”宋弘問了一句,卻沒得到寧宇的回應,感覺有些不太對勁,抬頭看向寧宇,卻見寧宇如夢初醒般抖了一下,好像剛剛有些失神。
  “我靠!寧宇,你想什麼呢,現在在比賽啊!”宋弘頓時急了。
  寧宇回過神之後,卻發現自己錯過了估算暴君血量的時機,完全猜不到對方現在打到了什麼程度,這種情況下,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該去開團。
  宋弘實在是等得急了,惱火道:“我先去探個視野。”
  說完,他操控鬼穀子開啟一技能,進入半隱身狀態,向著暴君巢穴速跑去。可是,他還沒跑出幾步,暴君被馬可波羅擊殺的播報就彈了出來,讓宋弘簡直是欲哭無淚啊。
  沙漏:“西京大學拿下了第一條暴君,全員升到了四級,優勢進一步擴大了。我怎麼感覺,江北大學今天比賽非常不在狀態?”
  洛秋麵帶擔憂的點頭道:“是啊,他們如果不盡調整好狀態,適應比賽的節奏,後麵可就非常難打了。”
  南豆:“如果說以前的狂狼是準狠,那麼,現在的他們可真是算得上是慢歪慫了。”
  慢,是指他們開局麵對對方反野,沒有及時做出該有的反應;歪,是指他們明明不該開團,卻貿然跑去開團,結果連續送出三個人頭,把對方最不該被養肥的馬可波羅給養喂得飽飽的,讓他們開局就陷入極大的被動;慫,是指他們明知道對方在打暴君,應該可以去騷擾一波,甚至找機會開一波團了,畢竟他們雖然等級落後,但是輸出能力及控製能力都非常的強,並不是沒能力一戰。
  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就成這個樣子了?
  所有人都以為這一場本該打的團戰,最大的責任要常俊雨的百守約來扛,結果,這場團戰根本就沒打起來,暴君就被江北大學很客氣的送給西京大學。
  常俊雨眉頭緊皺,看一眼旁邊的寧宇,知道自己再罵什麼也沒有用了,於是隻歎了口氣,道:“寧宇,我本來一直擔心我比賽的時候會犯困,現在看來,是沒可能犯困了。你不想說話,就別說話了,所有人聽我指揮吧。”
  一隻戰隊沒有指揮,就會成為一盤散沙,根本就沒有一戰的能力。
  既然寧宇出了狀況,那麼就該常俊雨站出來了。
  寧宇他扛著戰隊走了這麼久,是到了檢驗其他人的時候了。
  可是,常俊雨作為主要輸出位,而且還是最忙的打野,他根本就沒有足夠的精力做到全盤兼顧。本局打輔助的宋弘最適合當指揮,可是他根本就一丁點指揮經驗都沒有,讓他指揮肯定要亂套。
  在這樣的形勢下,狂狼不得已成了病狼,被西京大學全局壓著打,幾乎是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了,隻堅持了不到十二分鍾,就被推爆了水晶,輸掉了他們的第一局比賽,陷入進被動的局麵之中。
  雖說總決賽是bo7的賽製,必須要贏四局才算贏下全部比賽,隻是輸掉一局比賽,後麵還有很多機會,這局麵不是不能承受。
  可是,如果是正常的真刀真槍跟對方拚刺刀,最後輸掉了,沒有人會說什麼。偏偏他們輸得太不甘心,完全就沒有打出他們該有的水平,全局都好像在夢遊一樣,開局不到一分鍾就被打崩了心態,根本沒有一戰的能力。
  休息的時間,寧宇坐在後台的椅子上,雙手抱著頭,捂著耳朵,拒絕一切外界的聲音,不斷責罵自己,希望自己能夠盡恢複到正常狀態。
  常俊雨他們沒有打擾寧宇,讓他自己調整。
  可是,第二局比賽開始之後,寧宇的狀態依然沒有恢複,還是那麼的糟糕。
  這樣狀態的寧宇指揮的狂狼,根本就不堪一擊,第二局又是不到十二分鍾,就被西京大學推掉了水晶,輸得要多徹底有多徹底。
  因為是總決賽的勝者組決賽,所以官方在每兩局比賽之間安排了表演。
  這樣,就保證了寧宇他們有更多的調整時間。
  梁月在後台找到寧宇,皺眉看著滿頭是汗的寧宇,“切”了一聲,冷笑著道:“你這是什麼情況?你還是那個寧宇嗎?”
  寧宇抬頭看了一眼梁月,沉默了片刻,轉身就走。
  梁月還想說些什麼,被一旁的唐寅給攔了下來。
  “我們都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所以,你別再說了,讓他自己調整吧。”
  梁月皺眉道:“如果調整不好怎麼辦?”
  唐寅無奈苦笑道:“那麼,恭喜你們,你們還是冠軍。”
  梁月很是生氣的反問道:“這樣的冠軍,拿下來有什麼意思?我不怕輸,隻怕贏得不甘心。”
  丟下這句話,梁月很用力的歎了口氣,轉身回到了己方的休息區域。
  台下,唐糖等人正在焦急的討論著,研究是不是派個人去後台找寧宇談談,誰都沒法坐視寧宇這個狀態繼續後麵的比賽。
  現在狂狼已經輸掉了兩局比賽,如果再繼續輸下去,哪怕隻再輸一局,估計他們都沒有可能最終奪冠了。要知道,哪怕是在kpl的曆史上,都不曾有過讓三追四的情況出現。
  能連贏對方三局的隊伍,沒有理由瞬間被打崩,他們一定有能力在後麵的四局比賽中至少贏下一局,並且隻要贏下一局,就獲得了勝利。
  就在唐糖和張雅玉焦急的商量對策時,小胖哥忽然輕輕拍了拍張雅玉的手臂。
  “怎麼了?”張雅玉有些不悅的抬頭看向小胖哥,卻見小胖哥向眾人身後的方向指了指。
  唐糖和張雅玉都是一臉疑惑的回頭看向身後,頓時都是一愣。原本寧宇的父母就坐在他們後排,可是那兩人現在竟然都不見了,不知什麼時候去了什麼地方。
  “人呢?”張雅玉問道。
  小胖哥表情複雜的向著舞台側邊通往後台的那扇門所在方向指了指,眾人往那邊一看,果然看到了寧宇的父母。
  他們在那邊好像是跟守住後台通行門的人發生了爭執,看樣子應該是正在爭吵。不過,因為音響播放出的聲音實在太響,所以雖然距離不是特別遠,但還是聽不到他們究竟說的是什麼。
  張雅玉衝唐糖他們做了個手勢,然後幾人壓低身子,穿過一排排座椅,向著寧宇父母所在的位置跑了過去。
  “讓我進去,我是寧宇他爸……怎麼我說什麼你都聽不懂呢……”
  剛到附近,張雅玉他們就聽到寧父的喊聲。
  看樣子,寧宇父母想要去後台找寧宇,但是被人給攔了下來。
  對了,這種時候,無論誰站出來,肯定都幫不到寧宇。解鈴還須係鈴人,如果是他們二老出馬,肯定沒問題。
  “喂,你看我是誰?”史壯看懂了唐糖的眼神,上前一步,站在守門的兩個工作人員麵前,笑的問道。
  那兩人愣了愣,互視一眼,都搖了搖頭,很確定沒人認識這個傻大個。
  史壯“哈哈”笑道:“不認識就好。”
  話音落時,竟一把將兩個人都給放倒了,直接將寧宇父母都給看傻了。
  小胖哥在一旁焦急提醒:“別看了,進去啊!”
  寧宇父母愣了愣,這才反應過來,忙推開門衝了進去。
  後台的工作人員很多,兩人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寧宇,眼看著參賽選手又要上台了,時間真是非常緊迫。
  

Snap Time:2019-07-22 20:10:12  ExecTime:0.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