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之冠》全文閱讀

作者:伍一書  榮耀之冠最新章節  榮耀之冠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榮耀之冠最新章節第470章狂狼健身計劃(18-04-27)      第469章急需小寧子幫助(18-04-27)      第468章兄弟不死逐夢不止(18-04-27)     

第154章寒假來臨

  
  從那晚之後,寧宇再不拒絕帶人上分,但每次必然都會把唐糖帶上。
  唐糖的水平本就不高,每一局都處於拖後腿的狀態。星耀局以下,寧宇還能夠憑一己之力帶贏比賽,但到了星耀局之後,任寧宇實力再高,也難以阻擋一場場的失敗。
  寧宇其實也覺得這樣不太好,畢竟說是帶人上分,每局都輸算是怎麼回事?但他對此也很無奈,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局比賽盡量少跟唐糖說話,免得小胖哥埋怨他是餓死鬼麵前吧嗒嘴。
  終於有一天,小胖哥受不了了,開始拒絕與寧宇和唐糖一起打遊戲,而之前那些成天吵著讓寧宇帶上分的人們,也漸漸的沉寂了下去。
  這樣挺好,對寧宇來說,這個世界終於靜下來了。
  一周周的高校聯賽比賽日之後,在十二月中旬,高校聯賽的校內選拔賽終於結束了,每個學校進入省賽的戰隊也全都確定了下來,接下來所有人等待的,就是明年三月份的省賽了。
  一學期的時間,過得飛。時間真的是個很奇妙的東西,它無處不在,但卻讓人根本抓不住,總是在人們不知不覺中偷偷溜走。
  期末考試,在萬千學生的哀嚎中來到,正如冬季的雨雪,沒有人能夠將之阻攔。
  寧宇雖然每天將很多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戰隊備戰上,但是他的功課並沒有耽誤,在小胖哥等人每天熬夜通宵做小抄的時候,他該吃吃,該睡睡,過得和平常沒有什麼分別。
  寒假來臨前,最重要的日子就是雙旦節了,聖誕和元旦。在這期間,學校各個院係都在緊鑼密鼓的準備著元旦演出,身為舞蹈校花的唐糖受到了很多院係的邀請,每天除了備戰期末考試之外,就是參與到緊張的排練之中,忙得不亦樂乎。
  塵封許久的舞蹈室又重新熱鬧了起來,每天都有人排練到很晚,導致狂狼戰隊的集訓地點被霸占,所以眾人也就該忙什麼就忙什麼去了,一齊等待寒假之後的下學期再進行賽前集訓,那時跟著版本走,訓練更有針對性,效果也將更加明顯。
  與寧宇、唐糖終日無處不在不同,常俊雨自新井杯之後,就一直處於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狀態,走到哪手都捏著手機,隨便一個鈴聲都能讓他激動的蹦起來,哪怕那隻是一條催他交話費的短信。
  新井杯次日的白天,常俊雨向洛秋發出的好友申請終於通過了。他第一條信息寫了刪,刪了又寫,糾結了很久,才發出一行字:您好,我是江北大學狂狼戰隊的辣雨,我的真名叫常俊雨。
  半小時後,洛秋回消息:你好!
  “耶!她回我了!”常俊雨在自家的客廳開心的蹦來蹦去,開心得像個一百多斤的孩子。
  或許很多人不懂他為什麼會如此激動。但換位思考一下,當一個特別專情的人,得到了失去了很久很久的人發來的第一聲問候,而那個人是他每天努力的源泉,是他沒日沒夜都會思念著的人,他會有怎樣的表現?
  肯定跟瘋了差不多好嗎?
  對於倆人那夜發生的是,常俊雨和洛秋都非常有默契的沒人去提,那就好似一場隱秘的夢境,是必須藏在心底的秘密,一旦提出來,脆弱的夢境必然會破碎,所有渴望的美好也必然會不複存在。
  一開始,洛秋不知什麼原因,對常俊雨還總是愛理不理的,表現得有些冷漠。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兩人之間的溝通越來越多。最關鍵的是,在常俊雨的一再邀請下,兩人有過幾次排位。
  在遊戲中,兩個即使相隔很遠的人,很容易就容易卸下對彼此的防備,讓心越走越近。
  都是遊戲高手,一個擅長打中單,一個擅長打野,兩人的中野聯動越打越有默契,也讓兩個人的心越走越近。
  漸漸的,洛秋對常俊雨的印象有了改觀,意識到那夜真的是在酒精刺激下發生的不該有的錯誤,既然雙方都知道那是錯誤,就不能任由它一直在心成為疙瘩,終究要放下。
  兩人漸漸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甚至洛秋在每次工作之餘,都會給常俊雨發來信息,說一些KPL上的趣事,讓常俊雨對那座戰場更加的向往。
  “等著,我一定會去KPL的!”常俊雨如許諾一般對洛秋說道。
  洛秋發來一個笑臉,配言:“好啊!期待那一天!”
  平安夜,常俊雨本想邀請洛秋來江北市玩,但因為官方有活動要辦,洛秋必須要參加,所以常俊雨隻能無奈的跟寧宇他們湊在一起慶祝。
  這天晚上,江北市江邊步行街上人潮人海,所有的娛樂場所都擠滿了人,KTV的包廂價格更是比平時翻了幾倍,讓很多窮學生望而卻步。
  不過,那幾百塊錢的包廂費,對於常俊雨這種小土豪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他直接甩出一張銀行卡,包下了一間最大的包廂,點了三個果盤,推了無數箱啤酒,激動的小胖哥衝上去狠狠抱住他親了他的臉。
  “寧宇,別就顧著跟唐糖膩歪,來點首歌!”喝高了的小胖哥當先起哄,讓正在認真嘶吼著“知心愛人”的史壯和陳依都氣死了。
  寧宇苦著臉道:“我不會唱歌啊,那就給我點首軍中綠花吧。”
  這首歌是大一軍訓時每個人都學過的,所有人都會唱,但小胖哥卻並不同意,非逼著寧宇給唐糖唱情歌。
  最後,笨拙的寧宇絞盡腦汁,終於想到了一首以前聽過的一首非常喜歡的歌,正適合送給唐糖。
  “……我是你天冷的外套,想請假的感冒,從來不說不好。想不到的幸福,限定量的禮物,小時候想爬上的樹。我是你用力的依靠,短訊的微笑,最樂時候的擁抱。從今後,分分秒秒,你發現童話還不夠美好……”
  寧宇唱功真是……算了,他根本就沒有唱功,搶拍子不說,還沒有一句詞在調子上。
  但是,唐糖卻聽得紅了眼眶。
  寧宇,認識你真的是我最大的幸運。希望未來不管發生什麼,我們都能永遠在一起。隻要你在身邊,我真的覺得,童話真的還不夠美好!
  一場場的期末考之後,一張張難搶的春運票的搶購中,萬眾學生期待的寒假終於來到。
  當寧宇和唐糖在火車站分別的時候,寧宇第一次發覺自己特別討厭寒假。正是因為這個假期的存在,寧宇注定要有一個多月的時間隻能從手機屏幕上看到唐糖,這對於熱戀中的人來說,真的好煎熬。
  再不願分開,離別終究要來到。因為離別,所以再次相遇才變得值得期待,才變得無比美好。
  經過近十個小時的火車,寧宇拎著行李箱離開火車站,坐上了通向家的公交車。
  半年沒回家了,這座寧宇生活了十幾年的小城市有很多地方都大變樣,但所有的一切,都還是熟悉的味道。那冒著白霧的屋頂,那堆在路邊的積雪,那全副冬裝包裹的人們,那一扇扇門簾後的熱乎氣,都讓寧宇感覺舒服。
  小城市雖然不比大都市繁華,但卻有讓寧宇最熟悉也最舒服的味道,是家的味道。
  來到家門口,寧宇敲響房門,麵傳出母親歡愉的聲音:“來了來了!”
  不多時,家門打開,寧宇的母親開心的接過寧宇的行李箱。
  父親正在看著電視,頭也不回的道:“回來了?”
  “嗯。”寧宇點了點頭。
  父親總是這幅模樣,好像對什麼事都很不關心,但他卻比誰都更關心寧宇是不是已經到家,這從他此時手中攥著的是手機而不是遙控器上,就能看得出來。
  “小宇,餓了吧?累不累?先去洗個澡吧。你猜媽給你做了什麼?你最愛吃的溜肉段。”
  回到家的感覺真好,隻可惜唐糖不在。
  寧宇先回到臥室換衣服,發現家中還是他離開時的樣子,如果說有變化,那就是所有的東西擺放更加整齊了,所有的一切好像也更幹淨了。
  他換好衣服之後,便急不可耐的掏出了手機,給唐糖發個信息報平安。
  唐糖家就住在江北市,少了顛簸之苦,但寧宇還是很關心唐糖在做什麼。
  唐糖似乎很忙,沒有回寧宇的信息。寧宇丟下手機,在熟悉的床上將自己擺成了個“大”字,伸了個愜意的懶腰,深吸一口家中的氣息,感覺整個人都防鬆了下來。
  洗漱一番之後,寧宇看母親飯菜還沒做好,父親又在那邊很有興致的看著廣告,於是回到房間,看看唐糖有沒有回他信息。
  手機上顯示,確實有一條信息未讀,但卻不是唐糖發來的,而是高中同學的微信群。
  “兄弟們,都回來了吧?抽個時間聚聚?”班長艾特了全體人。
  立刻有人響應:“好啊,看看兄弟們在大學都鍛煉出什麼酒量了。”
  “酒量不知道,估計大家上大學了,沒人管了,王者榮耀段位都非常高了吧?”
  “在這談王者榮耀段位?你們是把寧宇和許寬當空氣嗎?”
  寧宇本還在偷窺著屏幕上大家的聊天,但當許寬這個名字出現,他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
  忽然,外麵傳來母親的呼喚:“小宇,飯菜都盛好了,出來吃飯吧。你爸還讓你陪他喝兩杯呢。”
  “來了!”寧宇丟下手機,轉身出了房間。
  同時,他的手機又傳來一條信息,是備注為許寬的人發來的:“回來了嗎?”
  

Snap Time:2019-07-22 20:45:41  ExecTime:4.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