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之冠》全文閱讀

作者:伍一書  榮耀之冠最新章節  榮耀之冠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榮耀之冠最新章節第470章狂狼健身計劃(18-04-27)      第469章急需小寧子幫助(18-04-27)      第468章兄弟不死逐夢不止(18-04-27)     

第4章樓頂醉酒

  
    唐糖在醫院經過急救和輸液,於次日淩晨醒了過來。
    醫生在向寧宇詢問過一些情況之後,給出結論:病人本身有低血糖症狀,加之疲勞過度,因此出現了休克。
    出於對病人的負責,醫生告知寧宇,唐糖需要住院靜養,不能再透支身體,否則會出現更無法預料的情況發生。
    寧宇拎著一塑料袋的藥回到病房,發現唐糖背對著門口坐在床邊,正抬頭看著上方的吊瓶。他歎了口氣,來到床邊,發現唐糖滿臉是淚,緊咬著發白的下唇,正倔強的不讓自己哭出聲音。
    “你這麼糟蹋自己的身體,何苦呢?”寧宇歎氣道。
    唐糖聲音哽咽的道:“我不睡覺的練,卻連一個破遊戲打不好,排練也頻頻出錯被老師罵,讓別人笑話,我好不甘心!寧宇,我該怎麼辦?我不想輸,我有錯嗎,我到底哪有錯?”
    她抱著雙腿,將臉埋在雙膝之間,哭得非常傷心,讓寧宇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如何去勸慰。
    明明是那麼弱的女孩子,為什麼偏偏要如此要強?
    寧宇看著唐糖如此模樣,柔軟的內心忽然有點疼。他忽然很想幫她,但話到嘴邊,終究沒能說出口。
    他想到自己曾幾何時,不也如唐糖這邊倔強的堅持,不也如唐糖這般拚了命的去努力。可現實終究如一把刀,母親的淚,父親的責備,周圍人的勸阻和嘲笑……一刀刀,一刀刀,削平了他的棱角,讓他最終隻能放棄夢想和堅持,本本分分的過上與身邊人相同的生活。
    如果,自己當初再堅持一下?
    寧宇腦中剛剛生出這樣的想法,立刻眼前就浮現出了病床上淚流滿麵的母親,耳邊回蕩著父親決絕的訓斥,以及無數的譏諷與嘲笑。
    如果?,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如果。就算真的一切重演,寧宇也一定會做出和當初一樣的決定。
    寧宇陪著唐糖在醫院休息了一整個上午,午飯過後,在唐糖的一再堅持下,寧宇為唐糖辦好了出院手續。
    兩人打車回到學校,一路都沒有說話,氣氛凝重且尷尬。
    在來到男生宿舍樓的路口時,寧宇輕咳一聲道:“那個……醫生說了,讓你好好休息,不能再……”
    “我知道該怎麼做。”唐糖打斷道。
    “嗯。”寧宇尷尬的點了點頭,轉身正要走,卻被唐糖喊住。
    “寧宇,謝謝你。我知道這樣挺不應該的,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幫幫我,就這一次,可以嗎?”唐糖看著寧宇,態度認真,眼眶微紅,杏仁形的大眼睛泛著淺淺的淚花。
    原來,她一路低著頭,滿是心事的模樣,竟是不放棄的在醞釀著如何再次向寧宇開口求助。
    身為校花,加之她家境優越,成績優秀,舞蹈跳的也那麼好,一定是被所有人寵著的,有著很強的自尊心,所以才如此不要命的要強。那麼,她第三次向同一個男生求助,應該是非常艱難的吧,一定是在心想了一遍一遍又一遍,才咬牙暫時卸下防備,開口如此懇求。
    被人如此信任的感覺真好,寧宇為此真的非常感動,尤其在他被唐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真誠注視著的此時,男子漢的責任和擔當燒熱了他的血液,讓他差一點就點頭答應。
    可是……
    “對不起。”寧宇低下頭,不敢去看唐糖的眼睛,如唐糖一般艱難的給出了回答。
    唐糖似乎已經想到了這樣的結果,假裝迷了眼,抬手揉了揉眼眶,把眼圈揉得更紅了。但倔強且堅強的她故作輕鬆的笑笑道:“其實你不該道歉的,是我太無理了。你不答應,一定有你的理由,我不該為難你的。還有,謝謝你昨晚送我去醫院,還陪了我這麼久。我其實想通了,自己的事情,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我不會倒下,也不會認輸,我可是很堅強的哦。”
    她說這話時,微笑著揮了揮自己粉嫩的小拳頭,小模樣看起來是那麼的可愛,給人的感覺是那麼的輕鬆,但寧宇卻聽得很沉重。
    寧宇勸道:“其實,隻是一個遊戲而已,沒必要那麼認真……”
    唐糖打斷道:“這個叫王者榮耀的遊戲,在你眼真的隻是一款遊戲嗎?我看得出來,你不是不會玩,也不是不愛玩,恰恰相反,你很熱愛這遊戲。你有多害怕再去碰它,你就對它有多麼的熱愛……”
    後麵的話,寧宇沒有聽進去,因為此時的他怔在原地,腦中一片空白。他和唐糖隻是才剛剛認識,唐糖不可能知道他以前的那些事,但卻將他看得如此透徹,甚至超過了他對自己的了解。是啊,他是真的愛,所以才如此的怕。
    曾經所有的夢想,所有的誓言,隨著他痛哭著跪在父親麵前的一句承諾,徹底成了多彩的氣泡,越飄越遠,直到碎裂在遙遠的天際。
    過了好一會,當寧宇回過神,正想要和唐糖告別,想要暫時逃離,卻忽然發現唐糖那單薄的身子竟然顫抖的厲害,臉色越發蒼白,瞪大的雙眼卻是盯著他的身後。
    寧宇怔了怔,皺眉回頭去看,正看到一對情侶十指相扣的牽手走出來。那個男生皮膚白皙的像個女孩子,個子很高,戴著黑框眼鏡,穿著整潔,竟是校文藝部的副部長程坤。
    程坤旁邊的女孩子長得很漂亮,與唐糖的甜美不同,是妖冶豔麗那一種略帶成熟的美。惹火的身材搭配短裙和吊帶,玉米燙的長發下是美眸與紅唇,白嫩如昔的皮膚好似能夠反射太陽的光芒,如此妖嬈的女子,足以讓任何見到她的男人血脈膨脹。
    唐糖如此表情盯著這兩個人看做什麼?難道說,那女的就是傳說中的藝術係電競女神蘇慧,而程坤就是唐糖的前男友?
    程坤和蘇慧這時正好走到了近處,程坤看到唐糖和寧宇站在一起,不由一愣,他皺起眉頭,看了看唐糖,又用很厭惡的眼神瞥了一眼寧宇,什麼話都沒說,卻從鼻子擠出一聲冷哼。
    蘇慧故意挽住程坤的手臂,幾乎將自己的前身全部貼在程坤身上,然後假惺惺的向著唐糖擺手打招呼道:“唐糖,別忘了下周的比賽哦。友情提醒你,一定要找幾個大神級別的隊友,多少能夠帶帶你,不至於讓場麵太難看。到時候校廣播台和記者團的人可是也會去的哦。”
    這算什麼友情提醒,分明就是又一次的挑釁!
    唐糖緊緊攥著粉拳,咬著下唇,並不理會蘇慧,隻盯著程坤。
    程坤避開唐糖的眼神,似是自言自語般嘀咕道:“真是自甘墮落,買瓜都不知道挑挑。”然後他便帶著滿臉虛偽笑容的蘇慧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寧宇並不在意程坤的不屑及嘲諷,更不在意蘇慧的虛偽,他很擔心唐糖。當前身體狀況的唐糖,最受不了的就是刺激和疲勞了,他真怕唐糖會再昏倒。
    可當他看到此時唐糖雙眼中閃出的光,聽到她自言自語低聲說出的話,看到她舉起小拳頭在胸前做出的自我鼓勁的動作,他不由一愣。
    “我會贏,我一定要贏,我絕對不會允許自己輸給這樣一個人……”
    此時的寧宇終於感受到,唐糖那看似嬌弱的身體,暗藏著的是無比強大的力量,因為她如曾經的自己一樣,對勝利有著無與倫比的渴望。
    人活一輩子,爭的不就該是一口氣,所有的拚搏和努力,為的不就是一句“不甘心”嗎?
    所以……
    他喜歡贏,勝過他討厭輸!
    或許,我真的該做些什麼了!寧宇看向唐糖孤單遠去的背影,又看一眼另一個方向上邊走邊打情罵俏的那一對狗男女,心底暗暗做了一個決定。
    亞馬遜雨林一隻蝴蝶翅膀偶爾振動,也許兩周後就會引起美國得克薩斯州的一場龍卷風。
    寧宇不會想到,他這個看似微不足道的決定,改變了他之前既定的人生軌跡,也為王者榮耀電競圈掀起了一場狂暴的龍卷風,成就的是一段熱血的傳奇,也或者是傳說。
    告別唐糖之後,寧宇沒有立即回寢室,而是去了小商店,買了兩瓶半斤裝的二鍋頭和幾包花生,獨自一人爬到了宿舍樓頂,硬著頭皮先將那半斤辣喉嚨的二鍋頭分三口灌了下去。
    寧宇也說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喝酒,隻是腦中一直盤旋著唐糖那落寞、孤單、無助的背影,讓他莫名的感到有些難受。他現在是打從心底想幫唐糖,可他早就已經向父母發過誓,不再碰遊戲,一心一意完成學業,去過那平凡卻又安慰的日子。他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都說酒後吐真言,醉漢才會表現出最真實的自己。
    好吧,那就讓我好好醉一場。醉了,或許就有答案了。
    進入血液中翻騰的酒精,一路衝上了大腦,麻痹了寧宇的偽裝,讓他看到了最真實的世界。
    天空是恍惚的,雲朵和樓房是模糊的,風聲是嘈雜的,而寧宇卻是清醒的,因為他看到太陽成了登頂的獎杯,歡呼聲和無數的閃光燈如潮水般將他淹沒,曾經的所有鄙視變成了驚羨,曾經所有的阻撓變成了支持。
    寧宇狠灌下最後一口酒,正如決賽勝利後淡定的喝一口舒爽的純淨水。然後他站起身,展開雙臂,享受歡呼和掌聲。
    忽然一陣風吹過,沒能將寧宇吹得精神,反而讓他感覺酒精在腦部洶湧奔騰,嗡鳴聲霸占了他的世界。他驚慌的想要睜開眼,卻發現全世界都遁入了黑暗。他驚慌的想要逃離,他一頭栽倒在地,失去了意識。
    
  

Snap Time:2019-07-22 20:41:06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