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作者:橘園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第218章最強最惡劣的家夥(第四更)(18-03-25)      第217章最快最強(霧)(第三更)(18-03-25)      第216章邪界獸(18-03-25)     

第23章找錯方向?

  
  現在驚訝的不光有夏迪,同時驚訝的還有城之內、杏子以及本田這被圭平欽定了的“鹹魚三人組”,在夏迪說出去到法老王記憶世界的方法之後,他們原本認為這就到了要考驗“羈絆之力”的時候了,可誰知道圭平和東風穀未央一個拿出了一堆電腦,一個拿出了一堆亂七八糟的陰陽玉和符紙,這科學和玄學結合之下,居然真的把那場“終極RPG”所在的場地給找到了!
  到了現在,城之內、杏子和本田才終於明白了圭平為什麼可以大氣都不帶喘地就斷定他們這回隻需要負責喊666就可以了。
  不過,所以城之內等人隻需要負責喊666,但是另外一人此時卻很重要。
  表遊戲捧著自己胸前的“千年積木”,現在的它僅僅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黃金飾品了,雖然結合它的曆史意義此時的“千年積木”仍舊身價非凡,但是對表遊戲而言,這麵最重要的“寶物”已經消失不見了。
  表遊戲緊張地看著此時電腦上的數據的變化,雖然他看不懂這些數據的意義,也不知道海馬圭平和不動直樹等人在嘀咕些什麼東西,可是表遊戲知道,如果待會兒真的找到了那場“終極RPG”的話,這唯一能夠幫助到另一個自己的人,或許就隻有自己了。
  因此,表遊戲隨時準備全力以赴。
  “……如果我們的計算機沒有算錯的話,這的確有一個地方正在進行你所說的那場‘終極RPG’。”在其中一塊電腦屏幕上,螃蟹頭的天才科學家不動直樹拿起來一份新鮮出爐的報告,然後不動聲色地對東風穀未央說道:“就在這不遠,應該有一個密室,在那間密室,這場黑暗遊戲正在悄無聲息地進行著。”
  “坐標多少呢?不懂博士?”現在的東風穀未央表情嚴肅認真,眼神清晰透徹,絲毫沒有平時的那種無節操的樣子——很顯然某巫女知道現在的情況自己的性格並不適合出來扛大梁,於是幹脆就徹底放開權限,讓白龍女的靈魂來處理這件事情。
  “坐標是……”不動直樹說出了位置所在地,然後未央和夏迪點了點頭後,在夏迪的帶領下開始往那個方向走去。
  盡管已經算出了大致的坐標範圍,但畢竟是紙麵上的計算數據,真實的情況還要結合夏迪這個在這呆了幾千年的老江湖的帶路才可以。
  坐標所指的地方很顯然不在這“王家長眠之穀”之中,而是在一個守墓血族控製的村子,這個村子目前作為旅遊景點開發了一部分,但仍舊隱藏著太多的秘密。
  在離開石室時,表遊戲等人也聯係上了伊西絲和馬利克,在伊西絲的授權下,這個景點暫時進行了歇業。
  很,離開“國王的記憶石板”所在密室的一行人在夏迪的帶領下來到了新的一間密室,這沒有記載著無名法老王記憶的石板,有的隻是一塊四分五裂石板,以及石板附近無數骷髏頭一般的石雕,將整個密室襯托得陰森森的。
  “這是……惡魔的上身,和蛇的下半身……”盡管石板已經四分五裂了,但是構圖能力很強的真崎杏子還是大致還原出了這塊石板粉碎之前的樣子,“夏迪……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精靈獸迪爾邦多……”夏迪平靜的聲音終於開始有了一些漣漪,他看向了一旁正端著電腦的東風穀未央以及海馬圭平,道:“坐標指向這嗎?也對,如果真的有人想要暗害法老王的話,我早就該想到會是‘他’才對……”
  “精靈獸,迪爾邦多……”念了念這個陌生的名字,不知為什麼,真崎杏子的眼中有些濕潤,“好奇怪,為什麼我能夠體會到這幅壁畫的背後……好悲傷?”
  “真的嗎?我怎麼什麼感覺都沒有?隻覺得滲人……”對於真崎杏子的感受,城之內和本田隻覺得是她太敏感了,他們隻感覺這地方有些詭異,至於“悲傷”之類的情感,還真沒感受到。
  “……”而一旁的夏迪則是有些意外地看了眼看了看已經初步表現出“靈感”的真崎杏子,這個女孩……是怎麼做到的?為什麼連迪爾邦多那已經過去了幾千年的悲哀和冤屈都能夠感受得到?這些理論上都已經在時間的流逝下被磨光了才對。
  而杏子的感覺也僅僅隻是持續了一會兒,她自從拜師小惠之後,就發現自己能夠感知到某些以前無法感覺到的東西了,隻可惜這種感覺時靈時不靈的,不好控製。
  “可是,這什麼都沒有啊?”看著這和電腦上的數據顯示的坐標的確差不多,圭平有些奇怪地看向了夏迪,“難道說還有暗門什麼的嗎?”
  “這沒有什麼暗門,但是我能夠感覺得到……那場終極RPG’距離我們近在咫尺,但是卻無法觸摸。”夏迪有些失落地搖了搖頭。
  現在雖然說找到了地點,也感覺得到法老王和那個邪惡的靈魂就在附近,但是就是隔了一層窗戶紙,捅破了自然就能到,而捅不破就永遠都無法真正的抵達。
  ——————秘旋諜花公子——————
  而此時,在某個隱蔽的角落,坐在某張巨大的遊戲桌前的白發少年的視線剛剛從三枚跑出棋盤外的棋子上移開,注意力開始聚集到了正在摸索著想要進到這來的一行人上,他不屑地笑了笑後道:“哼,你們想的沒錯,現在你們理論上的確已經到了我和法老王的遊戲室當中,距離這隻有一小步了。但是,這最後的一小步,對你們而言會比一生都要漫長……”
  隨後,他不再去關注這的動向,畢竟在他眼中這個世界上沒有能夠在此時強行進入到這的方法,所以無論那幫家夥怎麼折騰,距離這的那一層“窗戶紙”是永遠都捅不破的。
  這就是所謂的“望山跑死馬”,看似近在咫尺,實際上卻是咫尺天涯;在貘良了和大邪神的眼中,此時站在“精靈獸迪爾邦多”石板麵前的一眾人已經是一幫鹹魚了,根本就不需要多花注意力在他們身上。
  貘良將注意力收回來之後重新將目光投放到了現在的RPG地圖上,現在的RPG遊戲世界他已經可以說是占盡優勢,那位一開始捏著一手好牌的法老王現在已經幾乎無法跟他同台競技了。
  

Snap Time:2019-07-22 21:05:02  ExecTime: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