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作者:橘園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第218章最強最惡劣的家夥(第四更)(18-03-25)      第217章最快最強(霧)(第三更)(18-03-25)      第216章邪界獸(18-03-25)     

281章到底是誰石樂誌?

  
  “首先,是連鎖四,處理‘積累的幸福’的效果。”世界的聲音仍舊是沉穩淡然,就好像馬上要通過“積累的幸福”抽卡的不是黎政而是他一般,“你能夠從卡組抽兩張卡。”
  黎政抽卡,隨後手牌數量上升到了三張,隨後黎政也不甘示弱地開口道:“然後處理連鎖3的‘增殖的G’以及連鎖2的‘聖占術姬-塔羅光巫女’的效果——這回合你每次特殊召喚我就能抽一張卡;然後,將我場上的‘禁忌之壺’轉為攻擊表示!”
  小昆蟲一族開始在黎政的身後繁衍了起來——它們吸收對方進行特殊召喚的活化能量,能夠速地繁殖,並且將更多的資源帶給自己的主人。
  在小昆蟲一族的小動作結束後,聖占術姬也完成了自己的儀式,她所召喚出來的無數符文開始將擺放在黎政場上的那個神秘石棺給打開,一股禁忌的魔法力量開始從中鑽了出來,這股魔法雲霧開始在紅、綠、藍、白四種顏色當中不斷地變化著……
  當然,現在還不是“禁忌之壺”發威的時候,它的力量暫時被另外一股強大的末日氣息給打斷了!
  世界點了點自己的決鬥盤,同時他和黎政身前的兩隻壞獸都開始咆哮了起來:“最後,處理一開始的節點,也就是‘遭受妨礙的壞獸安眠’的效果:破壞全場所有的怪獸,並且從卡組特殊召喚——來吧,‘壞粉壞獸-加拉達’,‘多次元壞獸-拉迪安’。”
  世界的末日再一次臨近,狂風和次元震毀滅了包括塔羅光巫女等強大存在在內的一切,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隨後大惡魔和大怪獸同時出現在了決鬥場上——它們都是傳說中的恐怖存在,這兩股炸裂的力量一旦遇上,那就是彗星撞地球一般的局麵!
  巨蛾的狂風和惡魔的次元震開始互相接近著——他們竟然完全沒有想過試探,一來就想要直接懟死對麵!
  這兩個強大的家夥因為都是被突然吵醒而不是正常醒來的,所以帶了點“起床氣”;一般人的起床氣可能就隻是發發牢騷丟丟枕頭,可這種恐怖生物的“起床氣”就和世界末日的區別不大了!
  但是,盡管是這些能夠毀天滅地的存在,在“世界”的眼中也如同家的貓貓狗狗一般溫順可愛——
  “咳咳。”
  僅僅是兩聲輕咳,就讓眼前想要懟對麵的壞獸們突然收斂了下來——他們知道,不是不能打,而是眼前的這個存在暫時還沒打算讓他們現在的就動手。
  壞獸們安靜了下來,而此時世界則仍舊是一臉平淡地看著黎政,隨後不慌不忙地開口道:“發動‘增殖的G’以及‘禁忌之壺’的效果吧。”
  “……切;發動‘增殖的G’的效果,我抽一張卡;然後……”黎政皺著眉頭,一臉不爽地抽出一張卡後,看了看自己場上的“禁忌之壺”——毫無疑問,“禁忌之壺”的抽卡效果是很不錯的,但是現在卻並不是黎政最佳的選擇,
  抱著這個想法,黎政開口道道:“我發動‘禁忌之壺’的效果④:將你的手牌全部確認,然後將其中一張返回卡組。”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黎政還是想要先獲取對方的手牌資源,這能夠掌握對手接下來會進行的操作;而且如果猜對了,將對方的關鍵卡返回卡組,還能夠極大程度上地打擊對手的戰鬥力。
  可是,為什麼黎政總感覺有些不太對勁——為什麼今天自己會毫不猶豫地就選擇了這個效果呢?就好像有一個神秘的聲音在告訴自己一定要選擇這個效果,選了這個效果才能為自己的勝利鋪路一般……
  不過,沒有時間給黎政想太多,選擇的效果已經宣布了,所以必須要結算就是:“讓我看看你的手牌吧。”
  隨著黎政一聲令下,“禁忌之壺”所留下來的魔法雲霧的顏色開始穩定了下來——白色的雲霧卷到了世界的手邊,開始將他的全部手牌都展現出來……
  世界微微一笑,也配合著將自己的四張手牌向黎政翻開,隨後巨大的立體投影在他頭頂生成,黎政看清楚了這四張卡的真實身份:讓他看了看。
  可這不看不要緊,一看黎政就嚇了一跳——
  世界的四張手牌分別是:“強欲之壺”、“天使的施舍”、“禁忌的聖杯”以及“便乘”!
  “你……知不知道這樣子真的很混賬啊!”黎政咬著牙看著一臉人畜無害微笑的世界,義正言辭地指著對麵說道:“為什麼你的手牌四張卡會有一半都是禁卡啊?!而且明明有‘強欲之壺’,之前為什麼不先用?你這是在看不起我嗎?!而且唯一的那張非禁卡,還是……”
  此時的黎政,有了一種強烈的被小視了的感覺——對方的手牌有一半都是禁卡不說,反正這兩貨在這個世界也的確算不上禁卡,自己的卡組也有沒什麼可以指責的——黎政忍受不了的是,看見“世界”的這個手牌,黎政知道對方似乎根本沒跟自己認真玩。
  最簡單的,“強欲之壺”是一張無腦一換二的卡,如果說自己的手牌有這張卡的話那麼基本上是會先用這張卡的;“天使的施舍”能夠濾抽還能堆墓,能夠將最優秀的部分留在自己的手牌,這也是一張往往會先用的卡……
  如果說這兩張禁卡不先用隻是單純的因為世界最近狀態不佳而牌序的安排有問題的話,那麼世界手牌的唯一一張可以在剛才的連鎖中穿插進入的速攻魔法就是真的在徹頭徹尾地打黎政的臉了!
  “禁忌的聖杯”能夠無效一隻怪獸的效果,然後給那隻怪獸提高400點攻擊力,這張卡無論是用在黎政的“禁忌之壺”還是“聖占術姬-塔羅光巫女”身上,黎政都會瞬間完蛋!
  可是,世界根本沒用它,而是隨意地讓黎政在自己的手牌中挑選……
  為什麼會這樣?他石樂誌嗎?
  還是說,自己之前那十一局的勝利,都隻不過是對方在讓自己?其實是自己蜜汁自信然後石樂誌?
  一瞬間,黎政的思路亂了,在匆匆地選擇了讓明麵上威脅最大的“強欲之壺”返回卡組之後,黎政的內心仍舊完全無法平靜下來。
  這個問題,開始在某背後靈的心中不斷地回響著……
  

Snap Time:2019-07-22 20:03:16  ExecTime:3.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