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作者:橘園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第218章最強最惡劣的家夥(第四更)(18-03-25)      第217章最快最強(霧)(第三更)(18-03-25)      第216章邪界獸(18-03-25)     

183章光之結社

  
  “這是屬下應該做的。”禦使著“拉長石龍”決鬥精靈的“熊孩子”半跪在地上,畢恭畢敬地對漢尼拔州長說道,他的聲音聽起來絲毫沒有之前的那種稚嫩,反而是顯得成熟而略帶滄桑的感覺,很顯然這家夥並不是一個熊孩子,而是一個侏儒,“接下來還有屬下需要代勞的嗎?”
  仍舊是那種畢恭畢敬的聲音,但卻絲毫不像是那種被洗腦的工具——這個麵目清秀的侏儒看漢尼拔的眼神中帶有狂熱,就好像對方是那種能夠為世界帶來救贖的大賢者一般。
  “啊,接下來的事情倒的確是還有,但暫時還不需要開始行動。”漢尼拔看了看自己的手機,上麵有幾十條未讀郵件,但大體猜得到這些郵件是說些什麼內容的他並沒有依次打開它們,隻是粗略的瀏覽著,同時一邊瀏覽一邊開口道:“為了給這個世界的黑暗帶來終結,我們馬上要進行下一步的行動——你,去找這的決鬥者們練練手,並且隨時待命。”
  “是!”侏儒領命之後匆匆離去,而這個時候的漢尼拔卻並沒有離開,而是將一張卡片拿了出來——這是一張印著奇怪圖騰的卡片,和這張卡片壓在一起的,還有一張照片,黑白的。
  黑白的照片上,一個年輕的女人正燦爛的微笑著,她的右手摟著當時還是少年的漢尼拔,少年時期的州長先生顯得非常的靦腆,絲毫沒有今天這個老奸巨猾的政治家、好色成性的花花公子的感覺。
  一個徹頭徹尾的“大男孩”。
  “你所信仰的是光,而你為了貫徹它,最終也變成了光……”漢尼拔看著照片微微出神,“但我卻不認為這是正確的選擇,為了完成偉大的目標,我們應該也可以被允許采用最卑劣的手段——是時候了,讓光和暗,都為你陪葬……”
  此時,手機的響聲準時響起。
  漢尼拔接起了電話,電話那一頭是此時正從關島往這邊飛來的托馬斯將軍,他正在想要向這位州長商量著某件大事。
  “……基本情況都清楚了吧?洛伊德家可以拋棄了,海馬已經漸漸扼住了他們的咽喉,而這個自作聰明的小子,現在居然還想著要和海馬打牌。”電話那邊的托馬斯將軍用喝下午茶的語氣討論著一個昔日的軍火大家族的生死存亡,而的確,這對他們而言並不值得多去關注,“真是不幸啊,如果是平時我倒是還能出麵幫幫吉克這小子,但現在事情太多了,我們一時間騰不出更多的力量。”
  “我這邊也是如此,而且這次我已經收到消息了,何塞銀行的‘那位先生’想要開始對我的某些產業動手了……”漢尼拔麵不改色地道:“但這些,在‘光的意誌’的麵前,都是多麼的渺小,我願意放棄那一部分的產業。”
  他此時的表情絲毫不想一個州長,更像是一個飽受傳銷之害的二愣子。
  “能保住的話,還是保住吧;那畢竟也是結社的產業……”托馬斯稍微愣了愣,似乎奇怪這個老戰友為什麼會突然選擇放棄那些產業,但的確,現在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他會選擇孤注一擲也不是沒有沒有道理,再繼續交換了一些情報以後,就好像是例行的結束語,托馬斯在結束時和漢尼拔說道:“願我光之結社能永遠指引人類的未來。”
  “願我光之結社能永遠指引人類的未來。”
  ————————混沌帝龍·終焉的使者————————
  不知道這些“光之結社”的成員正在策劃些什麼,就在霸王和無名法老王的決鬥結束之後沒多久,超越時間和空間的限製、不知道多麼遙遠的世界的另一頭,某個建立在焦土之上的廢棄都市麵。
  這半天都找不到半個人的身影,但卻有著一群群的“護士”、“腿模”甚至還能偶爾看到人體蜈蚣一般的“窒息”和拚裝身體的廢棄娃娃一般的“腥紅”正在活動著……
  如果是讓上輩子的恐怖遊戲愛好者們來到這座廢棄城市的話,怕是一瞬間就能知道這是個什麼地方——鏡子中的世界,生活著依附於表世界人類內心最深處的惡意的怪物們的地方!
  而現在,正在這行走的唯一一個“人類”卻對這些怪物沒有顯示出一絲一毫的害怕。
  東風穀惠赤著小腳走在這座廢棄的都市,身邊的半靈麻薯隨著身體繼續飄蕩著,她的表情異常平靜,就好像身邊的這些怪物都不存在一般。
  實際上,它們也的確看不到小惠了。
  因為它們全部都堆在了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小惠走過“無人”的廢棄都市,一旁的一座醫院上掛滿了在性感妖嬈的身體上長著猙獰頭部護士的“屍體”,她們被屠殺了,然後掛在這。
  小惠突然感覺腳下一軟,然後低頭一看,方才發現是一隻窒息正躺在地上,小惠白嫩的雙腳此時正踩在這個人體蜈蚣的某個部件那飽滿的**上……
  麵無表情地放下腳,小惠跟著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指引,往一個方向走去。
  自從她被黎政親吻之後就陷入了沉睡,而在睡夢中的小惠一睜開眼睛,就發現了自己此時正處於這個廢棄的都市當中;低頭一看自己才發現自己沒有穿平時的衣服,而是穿著一身慘白的長袍,同時赤著雙腳。
  或許一般的女生突然做這種噩夢會感到恐懼,但小惠卻絲毫沒有緊張——相反她能夠感受到這能帶給她意想不到的溫暖,就好像……
  黎政一樣。
  順著這種溫暖的感覺,小惠無視那些死亡之後猙獰的怪物們,一一走過他們的墳場之後,終於來到了一座廢棄教堂的附近。
  這堆積著最多的護士屍體,每走一段時間就會有一座屍山;很護士的屍山沒有了,出現了堆積起來的腿模屍山;再很腿模的屍山也消失了,窒息們龐大的屍體開始堆積了起來……
  小惠麵無懼色,沉著的往前走著,她知道答案就在前方。
  良久,半靈少女白嫩的雙足停了下來。
  因為她在這看到了兩個“人”。
  左邊的那位是一名攙著頭巾的僧侶,他的表情莊嚴而肅穆;他的脖子上纏繞著一條繩子,而這根繩子的另一端,則是一根黃金鑰匙。
  那龐大的鑰匙,仿佛有能夠打開人內心最深處的渴望的力量……
  而另一邊,則是一個再熟悉不過的“人”——盡管他此時穿著平時不穿的黑色西裝、戴著平時不會戴的紳士禮帽,離小惠也很遠,但小惠不會忘記他是誰。
  哪怕有一天小惠忘記自己是誰了,都不會忘記他。
  “黎……政?”
  遠處的人紋絲不動——他似乎什麼都沒有聽到。
  

Snap Time:2019-07-22 21:21:06  ExecTime: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