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作者:橘園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遊戲王之背後靈係統最新章節第218章最強最惡劣的家夥(第四更)(18-03-25)      第217章最快最強(霧)(第三更)(18-03-25)      第216章邪界獸(18-03-25)     

337章你以為我會傻乎乎的和你打牌?

  
  咱在看別人的小說時的感覺是一天時間那麼多,如果我寫小說的話一定要保證每天兩三更。
  而在自己開始寫小說後的感覺就是:再來一回合就開始碼字。
  oo唉,怠惰。
  ——————古遺物·勇士盾—————
  多瑪的海底基地的格局,是和別處不同的。都是一個個一看就知道在進行著******研究的實驗室,以及在半路上走來走去的保衛科人員,他們都帶著嚴絲合縫的麵具、全副武裝。
  這的確曾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龍潭虎穴之一,但現在卻很安靜,空氣中充滿了緊張的氣氛。一路上的所見所聞不是急匆匆的研究人員就是散發著危險氣息的衛兵。
  【真想要依靠“潛入”進來的話,在這麼多高科技和多瑪超高的執行效率麵前,估計就隻有那些刺客遊戲麵的主角才能做到吧?】黎政在內心世界養神的同時,看著這一路的所見所聞,心中不由得對之前的決定感覺到慶幸,雖然賣了藤本大介讓他心有些不安,但好在還有後續的安排,【拜托了,時臣、狂三、帕琪……你們要是玩脫了的話我一定會後悔一輩子的吧?】
  係統的“靈點”那一行的紀錄早就空空如也,全部都成了這次行動的“活動資金”。黎政更是早早地將身體的控製權交還給了少女本人,開始了休息以備戰。
  小惠雖然隻是一個少女,但在這個情景下卻沒有絲毫的猶豫和遲疑,而是穩步跟在了達姿的身後。達姿看了看東風穀惠,他早就看出來了,原本掌控身體的“黎政”不知道什麼時候放棄了身體的控製權,現在的東風穀惠就是那個情報中的病弱少女。他可以從少女的內心感受到非常明顯的恐懼,畢竟講道理的話,小惠隻是一個普通的十一區高中少女,身體還那麼弱,在這樣的陣勢下,他居然能堅持下來,至少在外在身體的行動上,少女並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與遲疑,這讓達姿感到很不可思議。
  【有一種力量淩駕在了恐懼之上。】達姿想了想就不再去想了,【但目前看來,她配合一點畢竟是好事,總比怕的走不動好。】
  少女的確很害怕。但對於經常命懸一線的她而言,隻要黎政沒有說這危險,她就不會害怕,她對對方的這種信任純粹的能夠超越恐懼,甚至超越求生的本能。
  這一點,為了“偉大的理想”能夠輕易做出流亡父親、對親人愛人揮起屠刀的達姿是不會明白的——或許他曾經明白過,但卻在追求神靈的時候選擇了遺忘這種感情。
  一路無話,達姿帶著小惠走到了一扇巨大的門前,這扇門被緩緩打開,門那邊傳來一陣帶著微微血腥味的微風,達姿見怪不怪地走了進去,小惠也隨之跟上,在經過大門的時候,少女明顯的感覺到有一股力量再將自己往一個方向拉過去,但很就被抵消了。
  【看來是黎政的功勞。】少女沒有猶豫,既然黎政沒有說話就繼續執行他之前的吩咐——緊跟達姿。
  達姿卻是微微側目,少女能夠抵抗那股吸力並沒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能夠這麼不動聲色地抵擋這股吸力卻很是罕見——要知道,這股力量是這個龐大實驗室當中的那片“LCL海”沉睡神靈的“夢囈”,聽到這“夢囈”的人類都會對神靈打開心扉,隨後化為LCL匯入“LCL”海中,這是多瑪的技術人員從異界神靈的臍帶血中的遺傳物質破譯出來的資料,他們每天隻能在這工作一到兩個小時,而且必須配備純度極高的“奧利哈剛護身符”。
  達姿和小惠不知道的是,黎政在對抗“奧利哈剛之神”的夢囈時,所付出的代價也不小。
  “沒想到啊……我這是多久沒看見係統你漏電Play了?”黎政看著顯示“還剩80%”的係統電量,用略帶回憶的口吻向係統打趣道:“上回和Z-ONE決鬥的時候也沒有出現這種情況。”
  【上次的情況可沒現在這麼緊。】係統回複道:【上回直接就進行黑暗遊戲了,姐在黑暗遊戲中能夠從契約獲得能量,但現在對方可沒有和宿主你黑暗遊戲的打算。】
  “是啊,現在想來,和達姿比起來Z-ONE真是一個良心BOSS。”黎政隨口回複。
  “我可是很良心的。維持黑暗遊戲的能量都是我在出。”Z-ONE很及時地出現在了黎政身後,同時將一杯咖啡遞給了黎政,同時遞上來的還有一份資料,“活躍度和數量都在上升,但想要完成操作仍舊是不可行的。”
  “這不是意料之中的情況嗎?”黎政將零泡的咖啡一飲而盡,“就是觀測到了這個,我們才會在密道口臨時更改戰術目標的啊。”
  “……”Z-ONE看著報告單,沒有說話。
  “呆膠布。”黎政知道對方在擔心什麼,“不會毀滅世界的。”
  ——————古遺物·勇士盾—————
  “到了。”一間密室的門被達姿打開,小惠和達姿一起走了進去,剛剛走近密室,少女就感覺到有一股熾熱的力量似乎正在往自己的那邊靠近,這股力量雖然熾熱,但卻是那種暖爐的溫暖,而不是咄咄逼人的熱浪。
  密室很大,麵有著一幅幅巨大的壁畫,人類在其中不由得會感覺到渺小。那些巨大壁畫上麵都繪製著各種各樣的決鬥怪獸,以及一些戰鬥的場景,甚至一座座城市。
  少女環顧四周的同時,達姿開口了:“你感覺到了嗎?”達姿對少女會有這種表現似乎並不意外。
  “那邊?”小惠指了指這間密室的一個方向——那股熟悉而溫暖的熱浪就是從那邊傳來的。
  “你有那張卡吧?”達姿答非所問,“不想看看它的真身嗎?‘奈芙提斯之鳳凰神’?”
  “鳳凰神……”少女動心了——這張卡是她開出的第一張卡,在黎政到來之前曾經是她最好的陪伴,她一直認為這張卡有精靈。
  而在黎政告訴自己鳳凰神的卡是靈卡,精靈早就消失之後,她很是失落了一會兒。直到前幾天,“逆轉的炎之精靈”當中發現了一絲鳳凰神精靈的蹤跡時,小惠才又燃起希望。
  在從黎政那得到肯定的答複後,少女向打開了決鬥盤,正在不緊不慢地洗牌的達姿點點頭,隨後決定在和達姿決鬥前先離開去那邊看看。
  而就在小惠剛剛離開,走過一個轉角後,達姿方才優雅地打了個響指,一個巨大的“奧利哈剛的結界”已經不知何時籠罩了這間密室,小惠在結界頭,達姿在外頭。
  “這是……”少女回過頭,疑惑地看著達姿。
  “雖然不得不承認你很強,但還是太Naive了,少女喲。”達姿做出了“計畫通”的笑容,“你真以為我傻啊?外麵不讓士兵攻擊你,是因為我派出去試探保安隊口風的人還沒回來,我不保證那些衛兵還是不是我的人——你的黑暗遊戲功底讓我不得不做這一層保險——而在這嘛……這些背負著戰敗怨念的精靈可是已經被關在這了一萬年了!為了一點自由,他們不介意幫我這個昔日的敵人做一回打手……”
  言畢,少女就感覺到了,這間密室不友好的眼神開始漸漸增多,她就像一隻誤入狼群的小羊羔一般。
  看著仿佛陷入了驚訝而站在原地的少女,達姿瀟灑的一揮手離開了,“再見啦,唯一能夠擊敗我的決鬥者。你真以為我會傻乎乎地和你打牌嗎?自大的小鬼。”
  然而,在達姿走後,少女的嘴角卻微微上升了一個弧度。
  【一萬年了啊。】黎惠環顧四周,【一萬年都還沒能讓看懂這的怪獸的價值嗎?還是說您活了一萬年,都還這麼的Simple?】
  

Snap Time:2019-06-25 07:53:45  ExecTime:1.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