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作者:神秘男人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  能穿越的修行者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節欠四章了,說明一下。(18-05-10)      863挑戰(18-05-10)      862往昔(18-05-09)     

863挑戰

  
  趙永寧的年齡畢竟還是太大了,精氣神三者之中,也隻有氣這項因為無相神功的原因較為強大,精、神二者在陳子昂看來幾乎不足為道。
  這種年紀和修為,在這個世界,可以被稱之為天下第一人,但在修行界,已是無望道基的存在。
  不過幸好她有個好師傅。
  以陳子昂的手段,有無數種方法可以補足她的另外兩個短板。
  最終,陳子昂選擇了較為緩和的方法,神以神魂入夢之法扭曲夢中時間的緯度,考驗磨礪;肉身則改變功法,並通過服用丹藥慢慢提升。
  她身上的無相神功也以萬法奧妙訣為核,做了些許的改進,短短年餘的時間,趙永寧的實力就再次突飛猛進。
  在夢中的歲月,不僅磨練了趙永寧的神魂,陳子昂更是傳授了數門先天境界就可修煉的神通秘法,用脫胎換骨來形容此時的趙永寧,也絕不為過!
  “莊主,魔教新任教主慕容昭來訪!”
  這一日,同山莊來了一位罕見的客人。
  “慕容昭,他來做什麼?來了幾個人?”
  趙永寧收起體內運轉的心法,睜開雙眸,緩緩開口。
  “慕容昭是孤身一人前來的,隻說是前來拜見莊主,但以屬下看,此人來者不善!極有可能是來挑戰莊主。”
  慕容昭號稱魔教千年不遇的奇才,魔門神功七情六欲縱橫法千百年來隻有此人真正煉成,曆代教主凡是修煉此功的,無不最終精神分裂、發狂而死。
  此子就任教主之位後,力排眾議,修習這門神功,竟然真的讓他給修煉成功。若不是慕容昭年歲尚幼,戰績不多,不如趙永寧來的德高望重,要不然天下第一的名頭怕是很有可能落在他的頭上。
  而且慕容昭之母上代魔教教主南宮燕敗於趙永寧之手,之後受功法反噬而死。
  慕容昭挑戰趙永寧,也是是應有之意。
  甚至很多江湖之人,都在猜測著慕容昭何時會去挑戰趙永寧,兩人又會是誰輸誰贏?
  “哦,那就讓他進來吧!”
  趙永寧點了點頭,示意把人帶來。
  若是一年多前,她雖然自信不會弱於他人,但麵對這位奇跡般崛起的魔教教主卻並無十足的把握。
  不過今時今日嗎?
  ……
  “莊主,可要莊內做些準備?”
  下麵的莊客抬起頭,提出建議。
  “不用,就當一般的客人來了即可。順便讓郭先生、李聰過來一趟,招呼一下客人,不要怠慢。”
  “是!”
  趙永寧的大氣,也讓莊客心折,急忙躬身,退出屋內。
  沒過多久,一位衣著樸素的年輕男子就在莊內幾位老人、高手的陪伴下共同來到了同山莊的迎客大殿。
  “晚輩慕容昭,拜見趙前輩!”
  慕容昭年歲不過區區三十許,身材修長,五官如刀削斧鑿,氣質瀟灑,姿儀雄偉,即使衣著普通,也難掩他這一身傲然之姿。
  就算是麵對天下第一人趙永寧,身在同山莊這個號稱天下最神奇的地方,此人仍是不減絲毫風采,氣度讓人心折。
  在他身後的幾位同山莊的老人,都是曾經在江湖中闖下不小名氣的人物,在他身邊,此時卻像是陪襯一般,擁在他的身後左右。
  “好一個慕容昭,英雄出少年!果然名不虛傳!”
  這等風儀,即使是見慣了江湖英豪的趙永寧,也忍不住擊掌輕歎。
  “前輩過獎了!”
  慕容昭身軀微躬,做足了後輩的禮節,絲毫沒有魔教之主的強橫之意。
  “晚輩自幼聽聞前輩的傳奇,一直心生仰慕,今日一見,果然如月昭昭,超凡出塵,足慰憑生。”
  “我也是占了癡長了幾歲的便宜,若是與你同齡,我怕是遠不及你!”
  趙永寧緩緩搖頭。
  慕容昭此人就算是放在千百年來眾多的江湖豪傑之中,也不會減弱他的絲毫風采。
  三十餘歲,就有直麵天下第一的本領,從古自今,怕是也沒有幾位。
  當然,曾經那位橫空出世的刀劍雙絕算是一個特例,世人無從想象,那人是如何在千軍萬馬之中做到連斬諸多先天,還帶著一個幼女闖出那京城的。
  當時,那位刀劍雙絕年歲與慕容昭也是相差無幾。
  “你今日來,不僅僅是來看看我這個老婆子的吧?”
  定下思緒,趙永寧這才淡笑著開口。
  “前輩之姿,羨煞旁人,怎能談及一個老字?”
  慕容昭搖了搖頭,又臉色一正,雙手抱拳遙遙一禮。
  “家母南宮燕,憑生之願就是要擊敗前輩,奪得天下第一的頭銜!奈何前輩一直獨占鼇頭,導致家母鬱鬱而終。”
  “家母遺願,就是讓晚輩學藝有成之後,與前輩一戰,今日此來,就是為還家母遺願,還望前輩成全!”
  “此戰不論輸贏,隻為成全家母遺願!即使晚輩僥幸贏了前輩一招半式,也絕不會對外宣揚,墮了前輩和同山莊的名聲。”
  “當!”
  “好一個狂妄的小子!”
  郭貴一頓手的銅杖,地麵上堅硬的岩石當即出現一個不淺的凹陷,臉色怒氣上湧,慕容昭話的意思,不就是定然會贏了趙永寧!
  “區區一個小娃娃,我等行走江湖的時候你怕是還沒出世哪,竟然如此辱人!想挑戰莊主?好!先過我這一關!”
  “有誌不在年高!當年刀劍雙絕也不過晚輩這般年紀,出手更是寥寥,不也是壓下我教先祖,登上了天下第一的寶座!”
  慕容昭麵色不變的深處雙手,挽起衣袖。
  “若是前輩要想來車輪戰的話,晚輩也奉陪到底!”
  “你……”
  郭貴兩眼一紅,抬起銅杖就要出手,一旁的李聰急忙探手,壓下好友的動作。
  “郭大哥,莫要中了他的激將法。我們若是真的車輪戰,就算是勝了,也是勝之不武!”
  “嗯?”
  郭貴兩眼一鼓,恨恨的瞪了慕容昭一眼,才猛然收起銅杖。
  “好一個狡猾的小子!知道我們今天不會怎麼他,這才激我動手是吧?”
  “隨前輩怎麼想!”
  慕容昭淡然搖頭,有看向上首端坐的趙永寧。
  “趙前輩,還望成全!”
  “你真的要與我動手?”
  “自然是真!”
  慕容昭臉色一正。
  趙永寧身軀微微後仰,把背貼在椅背之上,擺出一個舒服的姿勢,這才幽幽一歎。
  “若是一年前,你來的話倒也無妨。不過現在……”
  “怎麼?前輩身上可是有了暗疾?”
  慕容昭眉頭一皺,若是對方真的依次為借口的話,他還真不好執意動手,畢竟對方的歲數已經不小,就算身上有些毛病也很正常。
  到時就算自己贏了,對方也可以推脫是年老體弱,舊疾複發,自己勝之不武!
  “那倒不是。”
  趙永寧緩緩搖頭。
  “隻是,現在與你對手,有欺負你的嫌疑。”
  “這個前輩盡管放心,晚輩有自知之明,即使不敵前輩,也是應有之意。”
  慕容昭心中緩緩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笑意。
  “那好吧!”
  趙永寧點了點頭,也不在推脫。
  “既然你執意動手,那我就成全你。”
  “多謝前輩!”
  慕容昭臉色肅然,深深一躬。
  “我們去後山,你們幾個就不要跟著了。”
  趙永寧點了點頭,又對著郭貴幾人擺了擺手。
  “莊主!”
  “還是有個旁觀之人為好啊!”
  “不必!”
  趙永寧淡然一笑。
  “估計也用不著動手。”
  當下就見它大手一張,屋內卷起狂風,風聲呼嘯,趙永寧和慕容昭的身影就在原地消失不見。
  後山,高空之中。
  趙永寧背負雙手,腳踏清風,幽幽而立,勁風襲來,刮的她衣衫獵獵作響,滿頭長發迎風飛揚。
  秘法神通清風遁法!
  “憑虛禦空!”
  在他身後,慕容昭雙腿一軟,幾乎當場癱倒在這祥雲之上。
  “這……這是真的?”
  此時的慕容昭,再也不複大殿之中的豪氣幹雲,信心萬丈。倒是雙目呆滯,分明是不願意相信眼前的場景。
  “如何?你是否還要與我動手?”
  趙永寧轉過身來,對著慕容昭淡然一笑,眼眸中竟是帶出了少女般的竊笑。
  “莫要說我欺負你。”
  慕容昭看著麵前這位氣質空靈的女子,嘴唇抖動,良久才定下心神,眼神變得一片凝重。
  “前輩神功,晚輩自知不敵!但母命難違,今日卻是一定要出手一試才可!”
  “不錯!”
  趙永寧點了點頭。
  “勇氣可嘉!”
  當下她降下遁法,落入下方的密林之中。
  “我看你修為也不錯,這點地方顯然不夠,我先清理清理。”
  趙永寧一臉正色的左右環顧一眼,見樹木蔥蔥,太過逼仄,當下大手一張,五色氣息在掌中彌漫,隨著她的掌勢一變,一股無形之力就以兩人為中心,朝著四下蔓延而去。
  “轟……”
  如同驚天雷暴,四麵八方十餘棵雙人合抱巨樹轟然碎裂,被那股勁氣包裹著,呼嘯著湧向遠方,瞬間騰出一個百丈大小的空地。
  地麵光滑,草木枯藤蕩然無存,猶如被什麼東西平推了一般。
  “不錯,不錯,這樣就可以了!”
  趙永寧滿意的點點頭,這才回過頭來,朝著慕容昭看去。
  “我們就在這交手吧!”
  “那……那個……,還是不……不必了!”
  慕容昭表情僵硬的抖了抖臉上的肌肉,強笑著開口。
  “晚輩突然想起一件緊急的事,需要馬上處理,與前輩決鬥之事,怕是不能繼續了!”
  “這麼急嗎?”
  趙永寧眉頭一皺。
  “你放心,我們交手很的!”
  “十萬火急!”
  慕容昭的聲音幾乎帶出哭腔。
  “人命關天啊!”
  “哦!既然如此,那決鬥之事,我們先行擱置,他日再議吧!”
  趙永寧一臉遺憾的點了點頭。
  “啊!不……不必了!我覺得前輩天下第一的名號實至名歸,與前輩的決鬥之事,就……就算了吧!”
  慕容昭心肝一顫,臉色都猛然一青。
  “不是說,這是你母親的遺願嗎?”
  “是……是嗎?”
  “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家母對前輩那是敬仰已久,視之如仙人,怎麼會有這種訴瀆前輩的想法?”
  慕容昭臉色扭曲,扯著嗓子大叫,好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對了,前輩,這是哪?回莊怎麼回?晚輩還有要事,就不耽擱前輩的時間了。”
  “哦!從這下山,轉一個彎就能看到莊子了,我送你。”
  趙永寧眨了眨眼,單手朝下一指,點出同山莊的位置。
  “不用,不用!晚輩自己走,自己走就行!”
  慕容昭急忙擺手,同時身軀一轉,已經運轉輕功,腳步略顯虛浮的朝著山下奔去,一晃就是二十餘丈,輕功倒是極為驚人。
  “七情六欲縱橫法,果然不是普通人能練的,一個個都給精神分裂似的!”
  望著遠去的背影,趙永寧一臉感慨的搖搖頭,除了慕容昭,她見過魔教三任教主,其中兩位就因為練這門功夫瘋了的,其中就有慕容昭的娘。
  慕容昭這種還算是好的,至少除了臉皮厚點,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收起眼中的笑意,趙永寧也是無語的搖搖頭。
  “真是的,都多大年紀了,竟然還這麼大玩心!”
  抬頭看了看山巔,她並沒有急著回轉山莊,而是朝著上方行去。
  “也不知道師尊今日在不在?”
  自從傳下功法之後,陳子昂就經常遨遊星海,並不常在這個世界。但對方隻要回來,定然是在山巔那絕不會錯的。
  上了山,來到那個熟悉的的位置,趙永寧卻是一呆。
  這不僅有陳子昂在,還有四位衣著奇異之人正一臉恭敬的立在他的對麵,兩男兩女。
  這也就罷了!而最奇怪的,則是剛才明明往山下趕去的慕容昭,竟然也出現在了這。
  “趙前輩,您是不是指錯路了?這不像是下山的路啊!”
  慕容昭見了趙永寧,急忙朝著她要要開靠。同時一臉謹慎的看著陳子昂四人,這幾人出現的太過詭異,他竟然未能提前發覺絲毫不對。
  同山莊,果然十分奇怪!
  “師尊!您回來了。”
  趙永寧卻是沒有理他,而是恭恭敬敬的朝著陳子昂一禮。
  “師尊?”
  慕容昭一呆。
  “嗯,永寧你過來,我給你介紹幾位朋友。”
  陳子昂點了點頭,單手朝著身旁之人一指。
  “這位是混元宗的現任宗主孫悅,你叫孫師伯即可!”
  “不敢不敢!師伯二字可不敢當,還是叫師叔吧!”
  孫悅笑著連連搖頭,此時他已不敢在稱呼陳子昂為師弟,畢竟對方是大能轉世,另有傳承。而且混元宗傳承陳子昂也已經歸還,他也沒臉在纏著別人。
  “元奇、英男,過來見過你們師姐。”
  

Snap Time:2019-07-22 19:59:56  ExecTime:2.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