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作者:破月烏梭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  鳴鳳天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鳴鳳天下最新章節第一百六十七章曾經的故鄉(18-09-04)      第一百六十六章暗中的黑手(18-09-04)      第一百六十五章襄陽流民(18-09-04)     

第一百一十六章入襄陽波瀾將起,見國公互贈禮物

  
  北方邊疆表麵上固然衝突連連,但因為蕭鳳需要重新整個內部矛盾,所以也按捺不動,靜靜的等到著時機的到來。
  至於蒙古一方麵,則是陷入了蒙漢之間的矛盾,之前因為侵略太過,並沒有完全掌握中原領土,留下了許多的隱患,更何況旁邊還有一個華夏軍撩撥,更是讓阿不哥甚是煩悶,隻好先著手解決治理之事,解決那些盤踞已久的漢簽軍,所以也就沒有著急用兵了。
  但是在南方宋朝和華夏政府交接一帶,尤其是襄樊附近,雖然表麵上是和諧盛世,但是在平靜的水麵之下,卻是泛起了不少的波瀾。
  這不,就在今日時候,由段陵、周宇兩人帶隊的軍官團也抵達了襄陽。
  以呂師夔為首的宋朝官員們也早就等在城門口之處,等待著眾人的到來,眼見迎麵走來的上百人,呂師夔目光微聚,落在最前方一位青年身上。
  這青年身材足有九尺、年約三十來歲,因為腮下長著一圈胡須,所以看起來有點老氣,正是段峰所派出來的軍官團領導者段陵。
  經過先前邯鄲一戰之後,段陵也褪去了往日的青澀、衝動,變得更為沉穩了。,
  他見到呂師夔站在眼前,連忙走上前來,拱手一拜:“勞煩各位在這等候了,實在是抱歉了。隻是看這位氣度不凡,莫不就是衛國公之子?今日一見,當真是不虛此行啊!”
  “正是在下。”
  呂師夔頗為矜持的點點頭,然後便訴道:“隻是各位遠道而來,定然是操勞了,還請入府歇息。如何?”
  “這是自然。”
  段陵笑了笑,一馬當先踏入城門之中。
  緊隨其後,周宇也帶著其餘軍官,一起朝著衛國府走去。
  走在襄陽之內,段陵側目一看,卻見兩側街道之上,並無任何百姓行走,不免感到詫異:“呂兄。以前時候,我素聞這南朝之內,一向都是人口弗盛、物產豐饒,為何行走在這街道之上,卻沒有見到人影?”
  他倒是自來熟,相當熟稔的就和呂師夔搭上話來,這一點卻要比周宇好得多。
  “唉。還不是為了避免出現一些意外嗎?”
  呂師夔解釋道:“你也知曉,我這襄陽緊鄰蒙元,經常有匪徒自北方流竄而來,闖入城中富豪之中行凶作惡。光是這個月,就發生了兩起事件來。為了避免讓那些土匪驚擾到各位,所以隻能采取這個方法。”
  “原來是這樣?”
  段陵微微歎息,又道:“說起這個來,縱然是我朝之內,這些時間也是鬧出不少事端來。看來若要讓這天下恢複和平,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目光一轉,卻有盯住呂師夔,話中若有所指:“隻是呂兄,你覺得若要讓這天下恢複和平,究竟得采取什麼手段?”
  “這個。依我看,隻需要內正君臣法度,外立國威之名,自然能夠天下安康。”
  呂師夔應了一聲,不解段陵為何詢問起來,就隨便應了一下,好搪塞過去。
  “隻是這樣子?”段陵有些失落,繼續試探了起來。
  呂師夔回道:“難道不是嗎?隻是看段兄模樣,似乎並不怎麼滿意。卻不知段兄認為,又該是如何才能夠讓天下安康?”
  “這個。那當然是北逐韃子、一統華夏,唯有如此方能讓華夏恢複安康。”段峰一臉熾熱的說道,唯有說到這的時候,方才透露出他的野心來。
  呂師夔暗暗心驚,低聲問道:“這是不是過了?要知道這世道如此混亂,我等維持一方和平已然是吃力了,如何能夠謀求北逐韃子,一統華夏?你這話,未免也太過狂傲了!”不過是隨便一句,便說出這般的豪情狀語,看來之前探子所探聽到的消息當真不假。
  這華夏軍,當真有一統神州的意圖。
  “狂傲?”段陵不以為意,張口回道:“我等身為軍人,自當以匡扶天下為己任,麵對這紛爭的世道,就應該挺身而出、一挽狂瀾,這如何能夠稱之為狂傲?”
  呂師夔一時無語,隻好閉上嘴巴,心中默念:“唉。早知道不回答就是了。”
  腳步加一下,周宇追上了段陵,切著耳朵訴道:“你這話,不覺得太過了嗎?”
  “太過了嗎?為什麼我不覺得?”
  段陵輕哼一聲,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我隻是試探一下罷了。好確定這人是不是當真能夠成為我們的敵人。隻是看他今日表現,也忒讓人失望了。就這種人,竟然也能成為我們的對手?”說話之中,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失望之色。
  周宇歎道:“人各有誌。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和你一樣,喜好表現的。而且你莫要望了,這乃是襄陽,到處都是敵人的眼線,咱們在這應該要小心一點,可不能中了對方的陷阱。明白嗎?”
  “好吧。我明白了。”
  段陵隻好按耐住心中衝動,應聲回道。
  他們此番前來,乃是肩負著交流的職責,另一方麵也是有著試探的目的,若是自己表現得太過強烈了,隻怕也會露出一些破綻來,這點對於段陵等人來說,也是有些不妙。
  正說話間,呂師夔也帶著一行人來到了衛國府之前。
  他走上前來,將那大門推開,然後對著眾人訴道:“好了。這就是衛國府了。而家父,也正在這麵等你們呢。”
  段陵身子一頓,卻感到自衛國府之中,一股沛然力量撲麵而來,他縱然提起一身真元,也感覺整個人仿佛被整個壓在山下,絲毫逃脫不了。
  “這氣勢,就是那衛國公的嗎?今日一見當真強悍,難怪就算是父親也有小心。”段陵心中震驚,連忙躬身一拜:“在下華夏軍東方集團軍第三特種作戰團團長段陵,特來拜見衛國公,還請衛國公接見。”
  “既然是段峰之子,那就進來吧!”
  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來,段峰這才感覺到肩上壓力陡然一鬆,身子也變輕了許多。
  段陵這才直起身子,心中卻是想著:“這家夥,莫不是聽到了我在門外說的話,所以特意給我來一個下馬威?”抬起腳,跨過了門檻之後,旋即就見在正堂之中,正端坐著一個神態威嚴的將軍。
  此人,正是襄陽府最高長官呂文德。
  呂文德嘴角含笑,目光自段陵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訴道:“昔日時候,我曾經見過你父親一麵,當初便驚為天人,想要邀請此人入朝為官。隻可惜了,你家父親卻自甘平庸,屈居他人之下,實在是太可惜了。不過這也罷了,沒想到今日見到他兒子之後,方才知曉這還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竟然生了你這麼一個兒子來,當真是讓人意外。”
  “若以才華而論,我家主公才比天高,當然能夠招賢納士。能夠成為主公臣子,實乃我等人榮幸。”段陵聽罷之後,頓時就感到一陣不悅來。
  畢竟呂文德的話中,分明是折損了自己的父親,連帶著也將自家主公貶低了一下。
  不過也沒辦法,若是論及爵位的話,呂文德作為衛國公,也就隻比蕭鳳低一點,可要遠比沒有爵位的父親強多了,這才導致呂文德有這麼一說。
  對於出生於傳統士大夫的呂文德來說,沒有比封王拜相更好的事情了。
  呂文德眉梢微動,似是對段陵表現感到驚訝:“哈。我也不過是說笑而已,侄兒也沒必要如此生氣吧。”然後將手腕之上的一枚扳指取下,吩咐身邊之人送給段陵,然後訴道:“這是我隨身帶著的一個扳指,今日送給你就算是賠罪了。可以嗎?”
  “謝謝衛國公。”
  呂文德都如此表現了,段陵當然不可能拒絕,對身後之人揮揮手,當即有人捧著一個木匣子走了上來。段陵接過木匣,然胡遞給了呂文德,訴道:“此乃我父親佩槍,此番”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來,段峰這才感覺到肩上壓力陡然一鬆,身子也變輕了許多。
  段陵這才直起身子,心中卻是想著:“這家夥,莫不是聽到了我在門外說的話,所以特意給我來一個下馬威?”抬起腳,跨過了門檻之後,旋即就見在正堂之中,正端坐著一個神態威嚴的將軍。
  此人,正是襄陽府最高長官呂文德。
  呂文德嘴角含笑,目光自段陵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訴道:“昔日時候,我曾經見過你父親一麵,當初便驚為天人,想要邀請此人入朝為官。隻可惜了,你家父親卻自甘平庸,屈居他人之下,實在是太可惜了。不過這也罷了,沒想到今日見到他兒子之後,方才知曉這還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竟然生了你這麼一個兒子來,當真是讓人意外。”
  “若以才華而論,我家主公才比天高,當然能夠招賢納士。能夠成為主公臣子,實乃我等人榮幸。”段陵聽罷之後,頓時就感到一陣不悅來。
  畢竟呂文德的話中,分明是折損了自己的父親,連帶著也將自家主公貶低了一下。
  不過也沒辦法,若是論及爵位的話,呂文德作為衛國公,也就隻比蕭鳳低一點,可要遠比沒有爵位的父親強多了,這才導致呂文德有這麼一說。
  對於出生於傳統士大夫的呂文德來說,沒有比封王拜相更好的事情了。
  呂文德眉梢微動,似是對段陵表現感到驚訝:“哈。我也不過是說笑而已,侄兒也沒必要如此生氣吧。”然後將手腕之上的一枚扳指取下,吩咐身邊之人送給段陵,然後訴道:“這是我隨身帶著的一個扳指,今日送給你就算是賠罪了。可以嗎?”
  “謝謝衛國公。”
  呂文德都如此表現了,段陵當然不可能拒絕,對身後之人揮揮手,當即有人捧著一個木匣子走了上來。段陵接過木匣,然胡遞給了呂文德,訴道:“此乃我父親佩槍,此番”
  

Snap Time:2019-07-22 20:10:01  ExecTime: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