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逍遙》全文閱讀

作者:純情犀利哥  獨步逍遙最新章節  獨步逍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獨步逍遙最新章節第六百七十九章什麼原因(18-09-06)      第六百七十八章天王府(18-09-05)      第六百七十七章詢問(18-09-05)     

第五百七十五章清漪

  
  青天昊不認為寧靜能擋住他,身上的力量暴動。一個曾經他能隨意鎮壓的修行者,怎麼可能擋得住他?可
  結果卻讓他意外,對方劍氣顫動,恐怖到讓他驚悚無比,他連番出手,這才堪堪擋住。“
  這不可能!”麵前的這個女人,居然也是極境無暇的地步。這怎麼可能?青
  天昊自然理解不了,可是寧豔寧靜得古帝造化,又有至寶仙劍滋養身體,就算比不了少年古帝,怕也相差不了多少了。原
  本四尊古帝不惜自身化入至寶仙劍中,為的就是再現古帝執掌四劍。
  寧靜此刻劍氣蕩漾,生生的逼的青天昊全力抵擋。泛
  東流同樣震動,看著寧豔向著屋內走去,他想要阻攔,可是葉宇卻站在他麵前,一道劍氣阻攔對方:“未免太看不起我了吧。”“
  清漪,別讓他對太爺爺不利!”青天昊大喊道。
  清漪擋在寧豔的麵前,寧豔看著清漪歎了一口氣道:“你我在陰陽學院,也算是好友,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太爺爺不利。”清
  漪咬了咬貝齒,看著寧豔說道:“我相信你,隻是葉宇……”
  寧豔沒有說太多,隻是拍了拍清漪,而後向著屋內走進去,清漪咬了咬貝齒,最終還是沒有阻攔。
  寧豔走上去,伸手向著黑焱王探查,清漪看到這一幕趕緊喊道:“小心,腐蝕力很強,很容易傷及自身!”寧
  豔對著她笑笑,手觸碰到黑焱王,任由那股黑氣纏繞而上,她依舊神情平靜。
  清漪見此微微一怔,實在難以理解寧豔寧靜為什麼這麼強大了,要知道在陰陽學院,她們也不過實力相當而已。而
  現在,兩者之間顯然不是一個等級了。最重要的是,她無法理解寧豔寧靜如此強大,怎麼會心甘情願成為葉宇的侍女。
  “有辦法解決嗎?”清漪滿懷希望的說道。
  寧豔搖搖頭道:“我們少爺或許可以,我沒法解決!”
  寧豔說話間,手還按在對方身上,那股黑氣越發濃鬱的纏繞她的手臂。
  按了許久之後,寧豔鬆開手,看著清漪歎了一口氣。
  清漪不理解為什麼,剛想說話,卻見到葉宇和泛東流停下了打鬥,都落在院子中。泛東流衝到院子中,氣勢威壓向寧豔。寧
  豔見狀,退出了屋子。她和寧豔寧靜一左一右站在葉宇身後。
  “今天早上的晨練不錯,明天要不要繼續?”葉宇笑眯眯的看著泛東流說道。泛
  東流看了葉宇一眼道:“你要是不想按照莫無殤的劇本走,那我們還是安安靜靜的好!”
  葉宇想到莫無殤,點了點頭道:“你說的倒也有道理,隻不過……清漪小姐,我覺得你跟我比跟著他好啊,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清
  漪冷傲的掃了葉宇一眼道:“你和東流哥比不了?”
  “這麼喜歡他?”葉宇看著清漪。
  泛東流這時候站出來說道:“閣下就是如此惡心人的話,那我覺得沒必要,清漪不會喜歡上你的!”
  葉宇看著清漪問道:“想不到這麼冷傲的清漪小姐,居然也心有所屬啊,真是讓人悲傷啊!”說
  到這,葉宇搖頭晃腦,一臉歎息的離開。
  寧豔寧靜兩女跟在葉宇身後,在葉宇要走進屋子的時候,寧豔最終還是轉過頭,對著清漪說道:“清漪,有時候確實要多想多看,有些事或許不是你眼睛所看內心所想的那樣!”
  說完這句話,寧豔也不再說什麼。踏步就跟著葉宇,進入了房間。
  清漪蹙著秀眉,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葉宇那個人神經有問題,不要理會他。”泛東流這時候開口道,“不過,他的實力倒是很強,我都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殺他,他要是真對我們不利,會是大麻煩,畢竟他的兩個侍女,也詭異的強大!”
  說到這,泛東流偷偷的注視了清漪一眼。
  見清漪並沒有接話,他不可避免的流露出一絲不滿,但一閃就逝。
  ……“
  如少爺預料的那樣,黑焱王確實被動了手腳,我非得到古帝造化傳承,現在有無暇極境的實力,根本發現不了!至於是不是泛東流的手段,我還察覺不出來!”寧豔說道。
  葉宇笑了起來:“第一天黑焱王狀態還沒這麼差,對於黑焱源氣的腐蝕之力我了解,而且也為他治療過,當時就想惡化的這麼,肯定有別的原因。現在看來,猜測是對的了!”
  “那是泛東流嗎?”葉
  宇笑笑:“除了泛東流,在這隻有真衍古教有這個能力無聲無息下手段了。但是真衍古教嘛,莫無殤應該盯著這,也沒興趣做這些事!”
  “泛東流為什麼會這麼做?”寧豔不理解問道,“他們算得上兩情相悅啊!”
  “兩情相悅不見得,有可能是單相思啊!”葉宇笑了起來,“說不得泛東流有什麼需要利用她的了,不過具體是什麼,就不知道了。”“
  少爺有能力救下黑焱王?”寧豔問道。
  “連你們的暗疾都行,他這些腐蝕之力,我自然可以。不過耗費一些時間罷了,算不得什麼!”葉宇笑著說道。“
  你少爺不出手嗎?”寧豔問道。
  “出手?為什麼出手?黑焱王恨不得殺了我,我幹嘛要幫他。說幫她,不過是看她長得不錯,調戲調戲而已!”葉宇說道,“你們真以為我是聖人啊!”
  寧豔失笑道:“那少爺還調戲清漪調戲的那麼認真,說什麼拋棄泛東流跟你。”
  “這樣不過就是惡心惡心他們嘛!”葉宇大笑道。
  寧豔和寧靜這時候卻有些抑鬱,對著葉宇說道:“清漪畢竟在其中無辜,又被泛東流坑騙的話,那太可憐啊。”“
  你不是給她提醒了嗎?要是她還這麼蠢飛蛾撲火,那就沒辦法了!”葉宇對著兩女說道。
  寧豔張了張口,想說什麼話,但又停下來。“
  你想說什麼?”葉宇疑惑的問著寧豔。
  “沒什麼!”寧豔說道,“想問少爺還要喝茶嗎?我這就準備!”
  ……
  

Snap Time:2019-07-20 11:11:54  ExecTime:3.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