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逍遙》全文閱讀

作者:純情犀利哥  獨步逍遙最新章節  獨步逍遙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獨步逍遙最新章節第六百七十九章什麼原因(18-09-06)      第六百七十八章天王府(18-09-05)      第六百七十七章詢問(18-09-05)     

第兩百六十八章於不敗

  
  一個青年走出來!
  這個青年身體欣長,麵孔英俊,一頭發絲飛揚,嘴角噙著笑容,看似溫和,但內心的驕傲卻掩蓋不住。這
  個人走出來,四周都徒然安靜下來,所有的目光都被這個人吸引,特別是一些女學員,此時都眼睛冒著光芒,掩蓋不住熾熱的愛意。他
  一步一步走來,每一步都聚集著所有人的目光。即使是桀驁如同秦破天,此時都安靜下來,這個人有著無限的人格魅力。“
  這個人是誰?”葉宇見眾人的狀態不對,忍不住問著站在身邊的信歸鴻。
  信歸鴻敬畏的看了一眼青年,轉而對著葉宇說道:“地榜榜首於不敗!”
  這一句話讓葉宇心也微微跳了跳,他神情也凝重起來。不需要太多的介紹,地榜榜首足以證明一切。陰
  陽學院多少人,能進來的本身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而在這樣的地方,能成為榜首,可想而知其恐怖。
  “你終於出關了!”千秋峰看著於不敗卻大喜,他知道一切都過去了,“早知道你這封信這麼難送,打死我都不會答應幫你這個忙。”“
  辛苦了,我會給你補償的,還望千秋兄不要記恨!”於不敗嘴角喊著笑,滿臉溫和,讓人有一種如沐春風感。“
  好!那他們交給你了!”千秋峰說道,“我的很多人遭創,需要療傷!”
  於不敗看向秦破天和上官澤等人:“破天,上官澤,讓你的人先讓開吧。”“
  不是,我們……”
  秦破天想要說什麼,卻被千秋峰打斷道,“破天,交給我處理好嗎?現在讓你的人先散開?”秦
  破天看了於不敗一眼,終究點點頭,揮手讓眾多人讓開了一條路。
  所有人看著這一幕,他們並不覺得秦破天低頭了。他們覺得這是理所當然,因為這是於不敗,是地榜榜首。
  葉宇也覺得不可思議,秦破天多麼驕傲的人。自己要不是在陰塚救過他的性命,這家夥絕對不會對自己有什麼好臉色,可現在對於不敗居然溫順的如同小貓咪。“
  上官澤,徐峰,你們也讓一讓。”於不敗開口。上
  官澤和徐峰對望了一眼,隨即點頭讓開了道路。
  圍觀的人看著這一幕,都咋舌不已。這就是於不敗的人格魅力,這就是獨屬於他的威勢。
  就是幾句話,就讓剛剛要把千秋幫都打殘的秦破天等人放棄。很多人越發的敬畏和崇拜的看著於不敗。做
  完這些後,於不敗問著千秋峰道:“那封信交給我吧!”
  千秋峰把信拿出來,趕緊遞給於不敗,他也不想再沾這件事了。
  於不敗接下這封信笑道:“你帶著人先回去吧,改天我再找你致謝。”
  “好!”千秋峰就要帶著眾人離開。
  而就是此刻,葉宇突然暴喝道:“站住,我讓你走了嗎?就不能尊重一下戰勝方嗎?”
  這一句話讓很多人目光都轉到葉宇,都不可思議。這個時候,他還敢說這句話?
  果然,於不敗的目光看向了葉宇。
  於不敗隻是目光在葉宇身上掃了一眼,他就看向秦破天問道:“破天,這是你的朋友?”
  “是!”秦破天回答道。
  “那讓你的朋友到此為止好嗎?”於不敗對著秦破天說道。“
  不是,他……”秦
  破天想說什麼,可是在於不敗的目光注視中,他很有挫敗感的看向葉宇,“葉宇,要不然算了?”地
  榜榜首,當真是積威甚盛。堂堂的地榜第四,居然就被一句話而策反了。葉宇心想,整個地榜在他麵前都應該是低下頭顱的吧,他是學員中的王者。葉
  宇沒有理會秦破天,而是看著於不敗說道:“我要是不呢?”
  於不敗溫文淺笑消失,轉而是一張沉靜的臉,所有人都能感覺到他體內內蘊的爆炸力,每一個人都噤若寒蟬,誰都不想見到於不敗的雷霆之怒。
  葉宇卻絲毫不在意,平靜的看著他說道:“公平一戰,同階一戰。勝你帶著他走,敗你們都躺床上幾個月。”
  四方一片嘩然,讓無數人都不敢相信的看著葉宇。葉宇這是挑戰完第三要挑戰榜首嗎?
  他知道榜首代表著的意義嗎?這代表著無敵!代表著從未一敗!
  陰陽學院的榜首,隻要給予他時間,一定能成長到難以想象的地步。曆代榜首,很多都是一方赫赫有名的巨頭。
  於不敗看著葉宇,突然笑了起來,他滿帶著自信:“初生牛犢不怕虎,很好。”
  “說不定是井底之蛙小看了天下呢!”葉宇反唇相譏。
  於不敗聳聳肩道:“許久未曾動手,偶爾調劑一下生活也很好!”見
  於不敗答應,不少人同情的看著葉宇。而
  就在兩人針鋒相對時,一個嬌柔清脆的聲音響起來:“葉宇你和他有什麼好戰的,那是侮辱你!”這
  一句話讓所有人目光看過去,隻見一個豔麗絕美的女子走出來,明豔如同世間最美的花,身材曼妙,美到極致。
  她走出來,走到葉宇麵前,這短短的距離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隻覺得少女的美讓他們心魂顫動。
  於不敗看著這個女子走出來,他平靜的站在那:“靜依小姐,還望這封信你手下。”
  詩靜依看著那封信,又看了看於不敗,詩靜依問道:“你有什麼資格和他戰?”於
  不敗微微皺著眉頭,看了葉宇一眼道:“靜依小姐的話我不明白!”
  “有什麼不明白的,你不就是做了他的狗嗎?一條狗也配和葉宇交手?”詩靜依說道。“
  還望靜依小姐自重,有些話不該出自你的口!”於不敗說道。“
  於不敗,當年你自改這個名字的時候,還覺得你不錯。倒是沒有想到會成為一個笑話!”詩靜依說道,“當初你敗在他手,不忿落敗,改命不敗寓意再也不敗。可現在呢?”
  這一句話讓於不敗臉色有些不好看,良久之後才說道:“人生總是會變的,有些東西會認清!”詩
  靜依說道:“所以你沒有資格和他戰!”於
  不敗搖搖頭道:“靜依小姐錯了,不過我不和你計較,這封信還望你收下!”
  ……
  

Snap Time:2019-10-15 20:15:29  ExecTime: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