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全文閱讀

作者:蕭瑾瑜  天驕戰紀最新章節  天驕戰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驕戰紀最新章節第2635章 元磁神山(19-05-26)      第2634章 來自鹿先生的考驗(19-05-26)      第2633章 對弈(19-05-26)     

第1155章 虎落平陽

  城門內,原本熙熙攘攘,熱鬧無比。雜∩誌∩蟲
  可當四位王境強者的攻擊在城門外爆發,產生出的可怖轟震,就如天崩地裂般,令城門內的修道者皆受到驚嚇,渾身都哆嗦。
  原本熱鬧喧囂的氣氛,也蕩然無存。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城門處。
  那,屹立著一道身影,胸膛硬生生被撕裂開,鮮血如瀑般灑出,猶如剛脫困的凶獸,周身散發出的氣息,令所有人都心悸。
  這人自然是林尋。
  此刻,他臉頰都蒼白,渾身被血水和冷汗浸透,胸膛被一位王境強者的劍氣刺穿,令他遭受到極大創傷。
  那劍氣太可怖,充斥的是王境的力量,縱然林尋已避開了要害,可依舊傷得很嚴重。
  “真是欺我殺得不夠多嗎……”
  這一刻,林尋黑眸變得無比冷冽,身上的劇痛都無法取代他內心洶洶燃燒起來的怒火。
  恨!
  刻骨銘心的恨!
  剛才那一瞬所遭遇的生死危機,令林尋徹底被激怒,四位王境一起動手,就為了對付他一個!
  真以為自己好欺?
  林尋悄然攥緊了拳頭,手背青筋爆綻!
  ……
  或者說,真以為擁有了王境強者做依仗,就可以視自己為可以任意宰割的砧板魚肉了?
  城門外,煙塵彌漫,四位王境臉色陰沉,眸子陰冷,死死盯著城門內的林尋。
  其他修道者,則都瞠目結舌。
  沒有人能想到,在這等絕境之下,林尋竟還能脫困!
  那可是四位剛晉級為王境的存在,一起動手,足可以輕鬆鎮殺任何一位絕巔天驕。
  可現在,還是讓林魔神逃過一劫。
  這顯得太不可思議,令人難以置信。
  “竟被他逃了……可真丟人啊。”
  烏元震喃喃,他臉色鐵青,恨不得衝入城中,可最終他還是忍住。
  焚仙古城天然有一重禁製,壓製王境,若敢擅闖,就會遭受到禁製的反噬。
  “隻能說,此子太過奸詐,若不是黑魘天狗族那位朋友識破他的身份,怎可能讓他抓住機會進入城中?”
  海魂族的商衝滿頭綠發飛揚,神色同樣陰沉無比。
  “他已經被我的劍氣重創,即便逃入城中,也難逃一死!”
  玄都道門的妙岑咬牙,眸子中迸射寒芒,幾欲擇人而噬。
  原本,她是最有希望擊殺林尋的,可卻沒想到,對方不止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根本不躲避,拚著重傷博取到了一線生機。
  直至現在,她都沒弄明白,之前劈在自己元神中的一擊,究竟是出自林尋,還是出自他人。
  若不是如此,縱然林尋拚命,她也有絕對把握將其擊殺!
  而聽到她此話,一側的拜月教傳人王雲通猛地發出一聲長嘯。
  “各位,林魔神已經現身,被我等擊成重傷,他已瀕臨死境,此刻他就在城門內,正是擊殺他的最佳時機,爾等還不行動?”
  嘯音如驚雷,激蕩天地間,甚至擴散到整個焚仙古城上空,引起了八方震動。
  一時間,分布在城中的各大道統力量,不知有多少強者停下了手中動作,紛紛衝出來。
  得此提醒,烏元震、妙岑、商衝等人也紛紛大喝,傳達消息,告訴自己宗門勢力,趁此機會,圍剿林尋!
  一個處於巔峰的林魔神,或許足以令城內任何修道者忌憚。
  可此時的林魔神,已重傷垂死,可以說是毫無威懾,正是擊殺他的最好時機。
  若等待恢複過來,那一切都晚了!
  聽到這些呼喝,林尋轉過身,黑眸淡漠冰冷到了極致,靜靜看了烏元震四人一眼。
  而後,轉身就走。
  雖僅僅隻是一道目光,可烏元震四人皆心中一驚,敏銳感受到林尋內心的殺機。
  旋即,他們臉上愈發陰沉了。
  如今的他們,可都已經成王,再不是以前可比,這林魔神竟還敢如此威脅,簡直是不知死活!
  “吩咐下去,封鎖焚仙古城的出口,讓此子插翅難飛!”
  烏元震暴喝,下達命令。
  ……
  他是林魔神!
  城中,原本受到驚嚇的修道者,都已確定了林尋的身份,都不禁駭然。
  沉寂了半年之久,所有人都以為,林魔神早已察覺到不妙,借助絕巔之塔的力量離開了焚仙界。
  可誰能想到,他竟沒有走!
  並且,之前還從四位王境強者的聯手打擊下,逃過了一劫!
  “林魔神還是那般強悍!”
  有人感慨。
  “沒聽到嗎,他已遭受重創,瀕臨死地,現在隨隨便便一些強者出手,都會威脅到他的性命!”
  有人目光閃爍。
  “城中可盤踞著不少大勢力的力量,根本不必懷疑,他們得知這些消息,會第一時間就出動,對林魔神進行擊殺。”
  有人心中喟歎。
  在這等情況下,林魔神哪還有活命的可能?
  出城,就會遭受王境強者的擊殺。
  留在城中,就如被困在籠子的獵物,會被各大勢力收割性命!
  無論哪種結果,都已和死亡掛鉤。
  也有一些修道者察覺到林尋離去,不著痕跡地匆匆跟了上去,明顯欲意圖不軌。
  誰人都知道,林魔神曾洗劫金烏一脈的寶庫,也曾在焚天穀中擊殺二十六位絕巔耀眼人物。
  而今他瀕臨絕境,窮途末路,就如懷璧其罪的匹夫,足以引起一些心懷不軌之輩的覬覦!
  ……
  林尋速度並不快。
  他受傷太重了,速度遭受到影響。
  即便在路上時,他已吞服下一截萬劫雷竹中的雷元靈液,即便已經運轉不死道力進行修複。
  可他的傷勢,卻不曾徹底恢複。
  因為,妙岑那一道劍氣,刺穿的不止是胸膛,劍氣上蘊含的王道力量,還傷到了他的腑和修為根基!
  這便是道傷,縱然雷元靈液神妙無比,也很難一時間將其修複。
  “林道友,可需要幫助?”
  驀地,一群修道者從後方衝上來,一個個目光閃動。
  “當然需要,你們去找金烏一脈、黑魘天狗族、玄都道門、海魂族他們,幫我報仇如何?”
  林尋頭也不回,聲音冷淡。
  這些修道者神色一變,隻是他們速度可依舊不慢,緊追不舍。
  有人勉強笑道:“林道友,你這就強人所難了,你也清楚,你已瀕臨死地,我等唯一能做的,或許就是幫你妥善保管一下身上的財物。”
  “對,等你殞命時,我等也會看在同道的份兒上,為你收集屍骨,立下墳塚,起碼不至曝屍荒野。”
  其他人也紛紛開口,一副好心的樣子。
  隻是,說的冠冕堂皇,實則嘴臉極其醜陋,完全就是要趁火打劫,惦念上了林尋身上的寶物。
  “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就消失!”
  林尋已失去耐心,內心殺機暴湧,下達最後通牒。
  臨死反撲,也是很可怕的。
  林尋此語一出,那些修道者臉色又是一變。
  可最終,他們還是沒能抵擋住心中貪念,繼續在後方綴著,簡直像嗅到血腥的蒼蠅似的。
  “林道友,我等好心好意,你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有人冷冷出聲。
  噗!
  話音剛落,他元神就驟然被斬,軀體噗通一聲墜落在地,瞪大眼睛,暴斃在那。
  這讓其他人皆發毛,受到驚嚇,駭然不已。
  “就你們這種貨色,也想打我的主意?再敢上前一步,定斬殺你們所有人!”
  遠處,傳來林尋那冰冷淡漠的聲音。
  這些修道者皆陰晴不定,猶豫不已。
  而就在他們遲疑的時候,林尋的身影早已遠去。
  可他們不追,不代表其他修道者不追,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但凡盯上林尋的強者,誰又肯錯過這等絕佳機會?
  “林魔神,站住!”
  有人大喝,一群修道者從虛空中掠來,猶如盯上獵物的禿鷲,直接就動手了。
  噗!噗!噗!
  隻是,林尋頭也沒回,這些修道者卻一個個從虛空中栽倒,跌落地麵,橫死場中。
  每一個的元神,皆被斬殺抹除!
  沒有血腥,從外表也看不出傷口,可這無疑顯得很可怖。
  “怎會這樣?”
  一些修道者在暗中看見了這一幕,皆驚得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林魔神,此城之中,已無你立錐之地,你若現在留下,或許我會替你求情,給你指點一條活路。”
  沒多久,一位絕巔強者出現了,這是一名衣飾華美的青年,很自負,擋在了林尋的前路。
  “滾!”
  林尋的回答隻有一個字。
  並且,他的速度不曾減慢一絲。
  “那就由我送你上路吧!”
  青年臉色一沉,祭出一柄靈劍,劈殺而下。
  他沒有大意,甫一動手,就用上殺手!
  一劍出,若一掛星火瀑布騰空而起,耀眼瑰麗。
  他自信,重傷垂死的林魔神,注定很難抵擋這一劍。
  隻是讓他錯愕的是,自始至終,林尋都根本不曾出手,自然談不上抵擋。
  也就在同時,他元神中一陣撕裂般的劇痛,眼前發黑。
  砰!
  那間,連防禦在元神四周的靈魂寶甲,都爆碎掉,一抹劍光也於此時斬進元神。
  “啊!”
  青年發出淒厲無比的慘叫,令人不寒而栗。
  噗通一聲,他跪倒在地,而後軀體癱軟,已沒了氣息。
  嗖!
  與此同時,一縷近若虛無的身影,從他識海中,朝遠處的林尋追去。
  這身影,自然是小銀!
  s:這段劇情刺激嗎,求保底月票!今天月票多,就3更!月初第一天,急需!
  

Snap Time:2019-05-26 17:10:55  ExecTime:2.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