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全文閱讀

作者:蕭瑾瑜  天驕戰紀最新章節  天驕戰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驕戰紀最新章節第2635章 元磁神山(19-05-26)      第2634章 來自鹿先生的考驗(19-05-26)      第2633章 對弈(19-05-26)     

第九章 靈紋之妙

  此次連如峰帶著一眾護衛前往三千之外的青陽部落換購物品,帶回了一些村民亟需的物資,按照慣例,自當在村中祠堂中將這一批物資一一分配給村民。#雜ㄨ誌ㄨ蟲#
  很快,在肖天任號召下,一眾村民紛紛朝村中祠堂湧去。
  林尋也被熱情邀請,但被他給婉拒了,他昨天才抵達緋雲村,這種分配物資的事情也輪不到他。
  ……
  傍晚十分,夕陽殘照。
  林尋隨意坐在自家院落那一株青色垂柳下,右手握著那一柄蒼青色短刃,正在雕琢一塊“石鬆銀木”。
  咄咄咄……
  鋒利的刀鋒猶如春蠶吐絲,以一種細膩精準的發力技巧,行雲流水般在石鬆銀木表麵遊走,雪花似的木屑紛紛灑落,發出細碎而富有韻律的獨特聲音。
  林尋的掌指修長、寬厚、白皙,一柄蒼青色短刃被他隨意握著,若穿花蝴蝶似的頻頻飛舞,有一種賞心悅目的美感。
  對靈紋學徒而言,學習篆刻靈紋之前,必須先鍛煉發力技巧,這自然離不開對雙手十指的鍛煉。
  掌指是否靈活,是否穩定,是篆刻靈紋時最為關鍵的一環。
  畢竟,篆刻靈紋並不僅僅簡單的是篆刻那一道道的靈紋圖案,還需要引導體內靈力,以此來操縱和掌控靈墨的濃淡、粗細、明暗……以及靈墨對靈紋圖案的契合程度。
  拿最為基礎的一道“青木靈紋”而言,想要篆刻它,需要準備好一支篆筆、一碟“青木靈墨”,以及一副載體。
  篆筆,便是勾勒靈紋的工具,由靈紋師掌控,操縱和使用篆筆,考驗的便是掌指的靈活和精準。
  值得一提的是,篆筆也是有好壞之分的,好的篆筆對靈墨和靈力的契合度更高,而劣質篆筆則與之相反。
  像林尋記憶中那一支被鹿先生折斷的篆筆“青穹燃金”,便是一支珍貴無比的稀罕寶物,價值不可估量。
  而靈墨,便是勾勒靈紋所需的墨汁,靈墨一般是由各種靈材熔煉而成,不同的靈墨擁有著不同的獨特力量。
  那青木靈墨,便是由“青木香”、“白靈葉”、“靈蜉血”、“紅鶯淚”……等十六種靈材,按照不同的分量和比例被靈紋師在爐鼎中熔煉,最終凝煉出來的精華力量。
  用此靈墨篆刻“青木靈紋”,無論是契合度,還是成功機會都是最佳之選。
  而所謂“載體”,便是需要篆刻“青木靈紋”的地方,一般而言,這種載體也必須是一件“靈物”。
  例如可以把靈紋圖案篆刻在一件武器上,也可以篆刻在護甲上,也可以篆刻器物上,像房屋、茶具、車馬……等等等等。
  像昨天林尋所篆刻的“引光靈紋”,他的指尖代替了篆筆,靈墨則是用的噬金鼠的骨粉,其“載體”便是那一塊靈田,靈田中蘊含著一絲絲的靈氣,自然也算得上是“靈物”。
  不過,這種篆刻在靈田中的“引光靈紋”因為太過粗淺,並且並不具備“靈力源”,也隻能使用一次,而無法永久保存下來。
  所謂“靈力源”,就是源源不斷為“靈紋”提供力量的物品,可以是靈石,也可以是靈脈,也可以是其他一些富含靈力的寶物。
  簡而言之,篆刻靈紋,看似隻需要一支篆筆、一碟靈墨、一個載體便足矣,實則其中有著極為繁複嚴謹的步驟,絕非想象中那般簡單。
  而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靈紋師,那就更加不容易了,這也是靈紋師身份和地位之所以如此尊貴的原因所在。
  很早之前,在跟隨鹿先生開始學習篆刻靈紋的時候起,林尋便成為了一名靈紋學徒。
  直至如今,依舊也還是一名靈紋學徒,之所以會如此,便在於憑借林尋如今的修為和造詣,也隻能嫻熟地篆刻那些基礎靈紋圖案而已。
  當然,除了鹿先生之外,林尋至今都不曾接觸過其他任何一個靈紋師,這讓他也無法判斷,自己篆刻靈紋圖案的水準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
  在以前,林尋也曾不止一次地問過鹿先生,鹿先生的回答永遠隻有一個動作,搖頭歎息。
  搖頭,是一種否定。
  歎息,是一種失望。
  否定加失望,可想而知這些年給林尋造成了多少次的打擊,幸好林尋從不曾氣餒過,也漸漸習慣了鹿先生的打擊。
  甚至正是在這種打擊下,反倒讓林尋每一次都被激發出一股狠勁,不斷地和自己較勁,倒是讓他篆刻靈紋圖案的水平不斷地提升著。
  什麼叫越挫越勇?
  這就是了。
  此時暮色沉沉,夕陽灑下橘紅的餘暉,給小院中的青色垂柳染上一層瑰麗的光澤。
  清風吹來,拂動萬千柳條,婆娑婀娜,沙沙作響,靜謐而悠閑。
  林尋掌中蒼青色短刃不斷飛舞,很快就雕刻出一個栩栩如生的老者形象,他頭發蓬亂,麵龐皺紋若溝壑縱橫,身姿枯瘦若竹,負手而立,頭顱微微仰望蒼穹,目光中寫滿了桀驁不馴。
  這便是鹿先生的形象。
  這個木雕的每一寸地方,皆都是由細膩而精準的靈紋勾勒而成,但卻看不出一絲靈紋的痕跡,有一種渾然一體的沉凝、拙奇味道。
  怔怔凝視著掌中的木雕形象,林尋沉默許久,最終無聲歎了口氣,重新拿起蒼青色短刃,將木雕一寸寸毀去。
  然後,林尋長身而起,瘦弱的身影立在夕陽下,清秀略顯蒼白的麵龐上浮現出一抹堅定。
  人,不能活在回憶中。
  而活著,就要一直往前看!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緋雲村一眾村民皆都一一領取了所需物資,從祠堂中返回。
  林尋敏銳發現,雖然獲取了物資,可那些村民眉宇間卻並無多少喜悅,反倒許多人都一副眉頭緊皺的模樣。
  甚至,隱隱地還能聽到一陣爭吵聲遠遠地從村中祠堂的方向傳來。
  林尋能夠聽出,那似乎是村長肖天任和護衛首領連如峰在爭吵,但很快,這一陣爭吵聲就沉寂下去。
  當夜色越來越深沉的時候,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從村中響起,漸漸消失在村子外邊,消失在那茫茫夜色深山中。
  “看來,那連如峰趁著夜色又離開了……”
  林尋默默思忖了一陣,就轉身返回自己房中,正打算像往常一樣打坐修煉,這時候,有人突然登門拜訪。
  砰砰砰!
  敲門聲很大,在這寧謐的夜色中顯得頗有些刺耳,也顯得很粗暴無禮。
  

Snap Time:2019-05-26 17:21:23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