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道巔峰》全文閱讀

作者:暗夜冰雷  符道巔峰最新章節  符道巔峰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符道巔峰最新章節第一千兩百三十章怒海浮沉(16-04-30)      第一千兩百二十九章神符易手(16-04-30)      第一千兩百二十八章天地神符(16-04-30)     

第三章吃了再說

  
  本章字數:3197時間:2015-03-0219:00:00.0]
  火折子早已掉在地上,昏暗的山洞隻能聽見石飛羽粗重的喘息聲。
  被他撲倒的女孩,似是突然反應過來,驚呼著一把將他推開翻身而起:“飛羽師兄,你……你的臉怎麼……”
  此刻石飛羽體內,仿佛燃起了熊熊烈火,致使他臉龐通紅,呼出的氣都帶著一股熱浪。見身邊女孩帶著語氣帶著一絲不安,便急忙擺了擺手:“別怕,我這……這應該不是走火入魔,好像是中毒!”
  聽他這麼講,女孩這才用手拍了拍自己胸口,隨即從地上撿起火折子湊過來問道:“你怎麼會來這?是不是吃了什麼東西?”
  借著微弱的火光,剛好可以看見女孩清麗脫俗的臉頰,而她那般容貌,赫然是經常去找石飛羽請教的絕情峰弟子夢雨。
  詢問中,夢雨目光微微一掃,便發現洞那株樹上的果子不見了蹤跡,俏臉頓時微微一變,驚聲道:“你該不會是將兩枚天香果都吃了吧?”
  石飛羽眼中卻露出一絲驚訝,這天香果他也是偶然闖入此地才會發現,可女孩又是怎麼知道的?
  “別這麼看著我,你的眼神現在……”
  見他用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瞪著自己,夢雨心中微微一驚,急忙向後退了兩步。
  而石飛羽的雙眼卻緩緩眯了起來,嘴角隨即露出一抹邪笑。
  早已與他相熟的夢雨,一看到這種笑容,便知道他又要幹壞事,下意識的用雙手捂著自己胸口,叱道:“你想幹嘛?”
  “嘿嘿,我今天如果吃的是……咳咳,你會怎麼做?”
  可石飛羽卻突然邪笑著向她步步逼近,隨即湊到對麵女孩眼前問道。
  話音未落,夢雨便在他腿上狠狠踢了一腳,怒道:“我會殺了你,這下滿意了?”
  就在石飛羽因此悻悻的摸著鼻子不語時,山洞口卻傳來一陣尖叫聲。緊接著,那隻被他騙出去的靈猴跳了進來。
  剛剛進入山洞,靈猴便將目光停留在了他身上,呲牙咧嘴咆哮一聲,抓起旁邊的石塊兒想要衝他砸出。
  可是夢雨卻突然開口喝道:“灰子,不許傷人!”
  靈猴的手臂微微一頓,隨即眼神不解的盯著她。而石飛羽心也同樣充滿迷惑,從身邊女孩的語氣看判斷,她顯然與這隻一階妖獸早已相熟。
  不過石飛羽也沒去細想,見靈猴被斥下來,便邪笑道:“小東西,這次還看你怎麼猖狂!”
  說著此話的同時,石飛羽微微偏頭,剛想衝身邊女孩發問。可那隻靈猴聽到他出言挑釁,卻是凶性大起,陡然將石頭狠狠扔了出來。
  砰。
  未曾有所防備的石飛羽,頓時砸在臉上,鼻血直流。而靈猴卻是站在洞口吱吱尖叫,隨即將兩隻毛茸茸的爪子拍的啪啪作響。
  “好你個短毛畜生,我今天和你沒完!”
  在臉上抹了一把,見滿手是血,石飛羽陡然厲吼一聲便要衝出去找它算賬。而靈猴也是不甘示弱,渾身毛發倒豎,對著他連連咆哮。
  就在這劍拔弩張的一刻,夢雨卻突然閃身擋住石飛羽去路,隨即轉頭衝著洞口靈猴怒斥道:“灰子,為何要傷人?你再這樣,我立即送你離開此地!”
  靈猴見她似是動了真怒,豎立起來的毛發便逐漸鬆緩,可隨後似是想到了什麼,用爪子指著石飛羽吱吱尖叫兩聲。
  發現夢雨不懂,它隨後又將自己尾巴扯過來,用兩隻爪子使勁一掰。然而這個動作卻讓夢雨更加疑惑不解,隻有石飛羽心清楚它想要表達什麼,急忙轉過頭去咧嘴偷笑。
  這次為了能夠得到天香果,他煞費苦心才將這隻靈猴引出去。可是在山穀入口處,靈猴卻突然有所警覺不願上當。
  無奈之下石飛羽靈機一動,用樹枝比作它的尾巴將其一把折斷,才徹底激怒這隻靈猴,沒想到它竟然如此記仇。
  夢雨雖然不知道靈猴想要表達什麼,卻明白定是有人讓它受了委屈,才會如此發狂。目光微微一瞥,正巧看見石飛羽偏過頭去,便以猜了出來。
  然而夢雨也沒去揭穿他,隻是微微搖頭,隨即走上前去,將那隻靈猴抱在懷安撫片刻,才柔聲說道:“飛羽哥哥,它是我從小養大的一隻靈猴妖獸,我一直叫它灰子,希望你以後別再捉弄它,成麼?”
  “飛羽哥哥?”
  可石飛羽卻因此微微一怔,眼前的這個女孩,一直喊他飛羽師兄,如今突然改口,還真是有些不太習慣。
  “我兩年前拜入九宮山絕情峰便帶著它,可師父說它乃妖獸,留在山上恐傷及門下弟子,後來我實在沒辦法,才給它在這找到一處住處!”
  說起往事,夢雨那雙眼睛滿是淚水,看樣子她的確與這隻靈猴關係密切。而被抱在懷的靈猴,此刻也安靜下來,一雙眼珠子不再咕嚕嚕的亂轉,顯然極通靈性。
  對此,石飛羽卻不知該說什麼,曆代絕情峰主,意在絕情絕戀,潛心修煉。而這一代的峰主慕容藍,更是一個不近人情的老妖婆。
  這一點他在三年前選擇留下時,自己那位師兄周煉便在背後偷偷警告過。
  這時,夢雨卻突然反應過來,驚呼一聲,從懷取出了一顆碧綠色的丹藥:“飛羽哥哥,為了不讓灰子偷吃天香果,我在上麵塗了一層藥粉,你把它服下解毒!”
  聽到這番話,石飛羽卻咧了咧嘴,要是早知道天香果一直被夢雨養的靈猴看管,他絕對不會如此大費周章,隻需趁機說一下,便能將之弄到手。
  將這顆碧綠色丹藥服下不久,體內烈火便逐漸平息,二人在山洞休息片刻,這才起身離去。
  可是當夢雨走出這座山穀時,那隻靈猴卻抱著她脖子怎麼也不肯鬆手,幾番斥過後,惹得急了,甚至還會發狂尖叫。
  如此不舍,也讓夢雨潸然淚下,輕聲哭泣著,眼神充滿了無奈。可絕情峰上容不下這隻靈猴,她又能有什麼辦法?
  “把它獨自留在這的確不妥,還是帶著吧!”
  這時,石飛羽看著不忍,卻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可這番話一出口,他便發現夢雨用祈求的眼神盯著自己,柔聲說道:“飛羽哥哥,要不……”
  “呸呸呸,我真是嘴欠!”
  不用等對麵女孩說完,石飛羽便知道她想幹嘛,絕情峰容不下這隻靈猴,可他行雲峰卻沒有那麼多規矩。
  自己天天還得伺候那個老鬼師父,再多這麼一隻潑皮猴子,以後哪兒還有時間修煉?
  石飛羽心雖然這麼想,可對麵女孩卻並不這樣認為,輕輕抿著紅唇,突然嬌笑道:“飛羽哥哥,這次算我求你成麼?反正你也無法修煉,有的是時間照顧它!”
  這番話說出來,卻讓石飛羽嘴角微微抽搐不已。這三年多體內的封印沒有絲毫鬆動,致使他無法吸納天地源氣入體,無論怎麼努力,修為都始終停留在鍛骨境界後期。
  此刻,那隻靈猴也用一雙眼珠子緊緊盯著他,仿佛在期盼著什麼,卻早已忘了先前石飛羽的所作所為。
  夢雨見他不肯鬆口,俏臉微微一紅,輕聲哀求道:“飛羽哥哥,隻要你肯替我照顧灰子,大不了我……我……”
  見身邊女孩說話吞吞吐吐,石飛羽便心癢難耐,笑著問道:“我什麼我?你難道會讓我親一口?”
  “呸!”
  這番胡言亂語,頓時惹得夢雨嗔怒不已,隨即低著頭輕輕唾棄一聲,才開口說道:“大不了再給你找一株靈藥!”
  說完這些,夢雨似是怕他不肯答應,便急忙補充道:“這次是真的靈藥,不是以前那些藥效低微的靈草!”
  一聽到靈藥兩個字,石飛羽想都沒想便急忙點頭。這段時間他從夢雨手沒少敲詐東西,可靈藥在九宮山卻是稀缺之物,他又不能冒然出山尋找,隻能慢慢等待時機。
  見他答應下來,夢雨心中甚是高興,嬌笑著從懷又取出一顆碧綠色的丹藥,甩手扔給他,道:“靈藥已經給你了,飛羽哥哥可不許食言!”
  然而接過這顆丹藥,石飛羽的臉色卻逐漸有些難看,好半晌才長歎一聲:“終日騙人,沒想到今天卻被一個小丫頭給耍了!”
  先前他隻顧著點頭答應,卻忘了自己懷還揣著一顆天香果,夢雨正是看準了他沒有自己解毒丹無法服用,才會開出這樣的條件。
  正當石飛羽心中大感懊惱時,山穀外卻行來一男一女。這對男女正是他來此之前碰上的常師兄與藍師妹二人。
  等到石飛羽察覺到他們腳步聲,想要躲避已然不及。對麵走來的少年男女相互依偎,顯得極為親昵。
  可是當常師兄看到夢雨時,卻急忙一把將依偎在自己身上的女孩推開,腳步匆匆前行,笑道:“雨師妹,你這是……”
  嘴上詢問著,他的目光卻突然轉向石飛羽,隨即露出一絲不屑:“,這不是行雲峰的石廢廢麼?你怎麼也在這?難道不怕被山中野獸給吃了?”
  “你剛剛叫我什麼來著?”
  石飛羽先是微微一怔,隨即便猛的反應過來。自己一直無法引天地源氣入體,卻並不是什麼廢物,沒想到那幫家夥竟然在背後給起了這麼一個外號。
  石廢廢……
  想起剛剛聽到的這個稱呼,石飛羽嘴角便露出一抹邪笑。而熟悉他的夢雨卻是知道,一旦他露出這種笑容,必會有人要倒黴……
  需要大家支持一下才能存活,鮮花,貴賓,大印,月票,收藏,統統都要啊!)

Snap Time:2021-05-16 20:20:31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