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總裁,太危險》全文閱讀

作者:納蘭雪央  首席總裁,太危險最新章節  首席總裁,太危險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首席總裁,太危險最新章節定風波·212車線的真相(14-08-30)      定風波·211扮演了怎樣角色(14-08-27)      定風波·210勃然大怒(14-08-27)     

定風波·212車線的真相

  
  霍靳言此話一出,四周更是沒有人敢說話了。
  霍震東大掌一揮,原本散落在別墅大廳內的傭人很便都消失不見,他們自然是知道什麼該聽什麼不該聽的道理。
  “靳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倒是容韻蓮先開了口,打破寂靜氛圍。
  可沒有人回應她,四周冷颼颼的,像是冬日被打破的窗戶,呼呼的刮著冷風。
  明明是這麼寬敞的地方,卻因著所有人的沉默如同是置身到逼仄空間,連呼吸都仿佛變成異常困難的事。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瓊清芷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什麼七年前的知*,她不信。
  梁晨曦倒像是早就知道她會這麼說一樣,神情淡淡的。
  “你知道的,二太太,你知道靳言到底說的什麼意思。難道,需要我給你念一念嗎?”
  梁晨曦將之前在監獄當中手寫出的紙拿在手,眼神落在上麵。
  “這個女人給了我們很多錢,打點好上下的一切,我們當時還很奇怪,為什麼會對一個孕婦如此的興師動眾,不過隻當是有錢人家的把戲,並未放在心上。”梁晨曦隻摘念了一小段,可也就是這麼一小段,卻令瓊清芷臉色大變。
  原本還很平靜的表情此時看起來蒼白泛青,隻是很的深吸一口氣,眼神掠過梁晨曦。
  “我還是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咬死口不承認,而瓊清芷這樣的態度卻惹惱了霍方淮,他用著一種激動卻又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這麼多年來以受害者身份自居的瓊清芷,她知道這些年來所有人將所有的過錯都怪在霍靳言的身上是一種什麼滋味嗎?七年了,整整七年了!就連薛瑤都解脫出來了,可其他人呢?其他人卻還在受著煎熬!
  “你說你聽不懂?你竟然說你聽不懂?如果不是我親耳聽到,我絕對不會相信,你竟然跟南琛的死有關係!”
  霍方淮的指責鏗鏘有力,聽到旁人耳中卻如平地起的驚雷般,孟品言直接就愣住了,看著自己的兒子,明明他說的每一個字分開自己都知道什麼意思,可為什麼聚合到一起,她就有些聽不懂了。
  瓊清芷,跟她兒子南琛的死有關係?
  “南琛是我的兒子,難道我會去害他嗎?你們說的話,你們的指責不要太可笑好不好?”瓊清芷手中的佛珠隨著她激烈的甩手動作發出碰撞聲,敲擊在每個人的心上。
  “你的確不會害你的兒子,可別人家的女兒就說不準了。”
  梁晨曦的眼神淡漠,沉靜的麵容上看不出絲毫波瀾,就連聲音也是冷的。
  “你是什麼意思?梁晨曦,你找到那些不知所謂的東西來指責我,你還有沒有禮貌?有沒有尊卑?”瓊清芷如同是連珠炮似的話非但沒有讓她現如今的處境好上那麼一分,反倒令人覺得她有一種心虛的感覺!
  “二媽,你最好讓晨曦將話說完,不然,如果讓我來說的話……”
  梁晨曦還沒說話前,霍靳言的聲音卻橫空穿插進來,令瓊清芷接下來想要說的話全然堵在嘴邊。
  那威脅力十足的話令其他人變得臉色,唯有坐在沙發上的霍震東,卻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般,安靜的等著後續。
  “晨曦,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容韻蓮卻從梁晨曦的話語當中聽出了些許的端倪,剛才梁晨曦的意思分明是……心這樣的想著,容韻蓮看向瓊清芷的眼神當中,多了份深意。
  “當初,霍南琛與薛瑤私奔之後,難道二太太您就真的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聽聞二太太當年進到霍家後的第一個孩子早產胎死腹中,造成遺憾,生下霍南琛之後更是護備至,畢竟二太太的身體太差,想要再生恐怕是件很困難的事情!”梁晨曦這番話說的是極為諷刺,就連看著瓊清芷的眼神,亦是如此!
  “也正是因為如此,事實上,霍南琛與薛瑤私奔後你一直都與他們保持著關係,這件事情令你即放心卻也憂心!”
  梁晨曦每說一段便朝前走一段,直到最後一字話音落下,梁晨曦已然站在了瓊清芷的正對麵。
  相較於之前平靜的臉色,冷不丁的,梁晨曦突然璀璨一笑,而她這副模樣令原本就精神高度緊繃著的瓊清芷更是心驚肉跳,視線落在她手中握著的寫滿了字的紙,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二太太放心的是南琛的去向已知,可你憂心的卻是靳言會做出什麼事情?畢竟霍南琛與薛瑤再是真愛,也抵不過道義二字,他們在怎麼用愛做借口也掩飾不了他們兩個人不過就是世人口中最不齒的那類!”
  梁晨曦比瓊清芷高出些,此時瓊清芷想要看她,隻能夠抬起頭來與之對視。
  “再想想自己的兒子就為了這樣的一個女人前途盡毀,二太太的心,是不是如同火燒一般?而那些憤怒、不甘、怨恨自然不會朝著自己兒子發泄,可薛瑤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在知道真相後,梁晨曦輕而易舉的便模擬出了瓊清芷的心理活動軌跡。
  而她每說出一個字來,瓊清芷的臉色便難看一分,這也變相的印證了她之前所有的猜測!
  “二太太恨薛瑤其實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因為一個女人而讓原本前程大好的兒子麵臨著現如今的不堪局麵,靳言因著男人尊嚴的苦苦緊逼,皆是讓二太太感覺到了危急感。你不禁想到了以後,難道自己的兒子一輩子都要背著薛瑤這個汙點嗎?還有她肚子的孩子……如果真的生了下來,那霍南琛恐怕在霍家就真的沒有立足的地位了。”
  “我想,你肯定也是經過了不少的思想掙紮之後才下定的決心。”
  梁晨曦用著一種極為複雜的眼神看著瓊清芷的臉,她到底是個怎樣的女人呢?
  從最開始不問世事專心修佛的淡然,到現如今的晦暗深藏,無一不讓梁晨曦對瓊清芷難以讀懂。
  “而此時,薛瑤的肚子已經不能夠再等了,所以你終於決定要實行你的計劃,一個看起來不著痕跡就能夠處理掉她的計劃!”梁晨曦深深的吸了口氣,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知道真相之後這麼的生氣!
  “想必大家都知道,薛瑤和霍南琛出事的時候靳言就在附近,大家都以為他是得到的消息才趕去圍堵兩人的,可沒有人知道,事實上,是薛瑤給靳言打的電話,他才會在哪出現!”
  梁晨曦輕言一句,卻令形式瞬間風起雲湧起來,旁人是真的不知道這一層的關係,這些年來所有人嘴上雖然不說什麼,可心麵都認為是因著霍靳言的關係而令霍南琛與薛瑤二人殞命的。
  就連容韻蓮自己也是如此!
  “為什麼偏偏是那個時候薛瑤給靳言打的電話?如果不是霍南琛的突然回來,送薛瑤去醫院的,應該是靳言,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現如今活著的應該是霍南琛,而並非我的丈夫,霍靳言!”
  梁晨曦說這話的時候笑容還夾雜著鋒刃,可是一瞬間,她卻像是想到了什麼,笑容微微凝結了一下。
  “你……你這是汙蔑!我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明明瓊清芷的身形都在顫抖著,卻還是咬死了不承認!
  “你不懂?二太太,難道還需要我將薛瑤叫來和你當麵對質嗎?我清楚的記得,靳言給我講述這段往事的時候,曾經說過一個特別有意思的地方。他對我說,霍南琛口口聲聲說他不放過他們,甚至在薛瑤懷孕期間還想派人傷害她的孩子,現在回想起來,那應該是二太太的所作所為,可惜,次次都因著你兒子的警覺而功虧一簣!真的很可惜,想必這個時候的霍南琛還不知道,心心念念想要他孩子出事的人不是他自以為的敵人,而是對於他來說最親近的母親!”
  “如果他知道的話,九泉之下,想必也應該會親自來找你問問!”
  梁晨曦轉身走回到霍靳言的身旁,細軟的小手蓋在他的手背上,也正是因為這個舉動,梁晨曦才清楚的感覺到,此時霍靳言的手到底有多麼的冰涼!當初困擾了他七年之久的真相在此時就這樣毫無遮掩的呈現在眾人的眼前,那些傷害他的流言蜚語,那些曾經的噩夢……在拉斯維加斯時的每個不眠之夜,帶著小景睿一步步走到現在的不易……
  這些,都像是一座座的大山似的壓著霍靳言!
  可現在,當真相一層層的被揭開,他之前所承受的一切,更像是笑話一樣,換做是誰?能夠承受?
  梁晨曦側頭看著他的臉,眼神有著心疼,有著難過,更多的卻是對瓊清芷與所有幕後推手的憤怒!
  “你找人破壞了薛瑤所乘坐的那輛車的車線,你算準了她即將臨盆,你也算準了她會情緒異常的激動乃至羊水破裂,你以為霍靳言不會不管不顧,一定會帶著薛瑤上了那輛車,你以為……他們兩個人會徹底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可你萬萬沒有想到,霍南琛會中途回來!”
  梁晨曦的手緊緊的握著霍靳言的,霍靳言微微側目,視線落在她的側顏上,知道梁晨曦是在用這樣的方式安慰自己。
  此時大廳內的其他人皆是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瓊清芷,這些年來,所有人都將當時的事情怪罪於霍靳言的步步緊逼,卻是誰人都不曾想到過,竟然還有這樣曲折的一段真相穿插在麵!
  “還需要我跟你複述一下,霍南琛死時候的情景嗎?”瓊清芷的表情很冷,眼角眉梢帶著麻木,以著一種很微妙的態度置身事外,卻是唯有在聽到梁晨曦的這句話時,臉上的表情變得難看極了。
  “霍南琛見到靳言竟然在,二話不說便激烈的反抗,事情越發失控起來,薛瑤腹痛難忍羊水破掉,霍南琛打橫將她抱起到樓下。靳言跟隨其後,親眼目睹了整件事情的發生過程,二太太,你能夠想象到,當初你兒子霍南琛腳踩在車板上,試圖想要讓車停下來時卻怎麼都無法控製的絕望心情嗎?他就是帶著這樣的心情,離開的這個世界!”
  或許二太太機關算盡也不曾想到,霍南琛死了,薛瑤與霍靳言卻是沒事的。
  她最初算計的,都活著,而她最寶貝的,卻死了!
  “住口!住口!你給我住口!”瓊清芷的情緒像是在瞬間到達了一個頂點,眼神陰霾的看向不斷提醒著過去發生了什麼的梁晨曦,可霍靳言就站在那,他又怎麼可能會讓瓊清芷去傷害她?
  “你應該不會忘記霍南琛是怎麼死的吧?出車禍的時候他被困在駕駛座的位置,他是被活生生燒死的!”
  梁晨曦卻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瓊清芷,她的聲音殘忍,就連說出的每字每句也是殘忍的。
  她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瓊清芷臉上的表情化為猙獰,看著她想要衝過來撕裂自己卻被霍靳言的眼神給凍結在原地。
  坐在沙發上的霍震東麵無表情的將視線落在瓊清芷的臉上,看不出心在想些什麼。
  至於容韻蓮,在最初的震驚過後,此時心滿滿都是憤怒。
  “晨曦說的是不是真的?”隻見容韻蓮走到瓊清芷的麵前,尖細的聲音令她整個人看起來都處在精神高度緊繃的模樣,瓊清芷與她回視著,動也不動,就這樣看著她的臉,突然,嘴角勾起了一抹諷笑。
  “發生什麼事……”別墅的大門從外麵被推開,霍可泫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一切,而在她身旁拉著行李箱的助理也有些莫名其妙,如果這是全家歡迎可泫回來……陣仗也太大了些吧?
  “你先回去……”霍可泫察覺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從助理的手中將行李箱接過,示意她離開。
  門關上的瞬間,隻聽到啪的一聲,在霍可泫驚詫轉頭的瞬間,容韻蓮的一個巴掌就狠狠的甩在了瓊清芷的臉上。
  那巴掌的力道到底有多大,看此時跌倒在地板上的瓊清芷就知道,霍可泫呆愣在門口的位置,表情帶著深深震驚。
  她還從未看到過自己的母親發過這麼大的脾氣,從小到大不管發生什麼事,她都保持著落落大方的模樣,就連父親一個個帶進家門的姨太太,也不曾讓她這般的動怒過。
  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霍可泫下意識的看向本不應該在這的大哥霍靳言,卻發現不論是誰,都沒有任何想要上前去幫著二太太瓊清芷的意思!
  “為什麼!如果當初事情沒有這些意外的話,死的人就是我的靳言!瓊清芷,你好狠的心!”容韻蓮雙目內遍布著紅血絲,看著倒在地上的瓊清芷,恨不得撕了她的心都有!
  “可惜啊可惜,報應到了你兒子的身上!哈哈哈哈哈……報應到了你兒子的身上!”
  這些年來,所有人都以為是靳言的錯,他的臉也同樣在七年前的那場爆炸當中受到嚴重損傷,卻沒有一個人去關心過他,就連自己這個做母親的也都沒有!是她的錯!
  七年了,靳言背負著這個莫須有的罪名七年了!現如今,事實證明這一切不過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局!
  誰能夠心平氣和?誰還能夠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住嘴!”瓊清芷也發了狠,曾經那樣一個儀表端莊的女人,此時手指甲緊緊的扣在容韻蓮的小腿處,死死的!
  “你沒有證據……梁晨曦你沒有證據!”她口口聲聲的叫嚷著,卻絲毫沒有注意到梁晨曦眼底的憐憫。
  “我既然敢在這說出口,那麼代表我手中有足以證明這件事情的證據!你跑不了,另外一個人,也同樣跑不了!”
  這句話說出口的瞬間,梁晨曦的心到底有多麼的壓抑,除卻霍靳言外,或許再也沒有人能夠了解!
  —————————以下數字不計算在收費內——————————
  本文近期就會大結局,感謝從開文到現在親愛的讀者們的鼎力支持,九月份大央應該會休息,不出意外的話,我們十月份再見了。希望到時候親愛的朋友們不要忘了偶喲,揮揮小手絹~~
  

Snap Time:2021-08-02 06:38:50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