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皇》全文閱讀

作者:蕭瑾瑜  符皇最新章節  符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符皇最新章節番外第二篇螞蟻至尊(中)(16-01-20)      番外第二篇螞蟻至尊(上)(16-01-19)      番外第一篇域外之門(下)(16-01-19)     

第二千二百零二章大結局(下)

  
  在和一眾故友相聚之後,陳汐便宛如在人間蒸發了般,消失不見。
  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但如今也沒有人會再為陳汐擔心,如今的天下,連諸天萬道都得臣服於陳汐腳下,又有誰能傷的了陳汐?
  無上唯一主宰!
  單憑這個稱號,就足以證明陳汐如今的超然地位。
  ……
  萬道母地。
  “既然你已做出決斷,那就順著自己心意去做,至於我們這些老家夥,唯一所求的,便是那一扇無形之門內的世界。”
  伏羲隨口說道。
  所謂的無形之門,便是終極之路真正的極盡之境,當初陳汐曾窺伺到這一扇門,看到了門內的世界。
  而今,伏羲、女媧、蒼梧神樹、第一、第二任幽冥大帝等等一眾通天大人物,皆都在萬道母地中參悟探索這一扇無形之門。
  隻不過此時,伏羲他們卻因為陳汐的抵達,不得不暫時停止下來,因為陳汐此來,是為了解決一件事。
  一件關乎天下秩序運轉的大事!
  “不錯,你不必為此擔憂,我等早已勘破世間一切,自不會再留戀於這諸天萬界中,其實不必你提醒,我等也已不打算再重返回去。”
  女媧也隨之含笑出聲。
  她同樣也清楚,陳汐此來,隻為了一件事,整合幽冥、人間、仙界、乃至於上古神域等等世界,將諸天完全納入輪回天道秩序之中。
  如此一來,整個天下格局必將呈現出一片全新的景象,新的秩序將取代舊的秩序,維係周天運轉。
  在這等情況下,這天下眾生無論實力高低,無論是卑微渺小之螻蟻,亦或者是實力通天之道主境存在,皆都不得不順從天道秩序的約束,為善的必將得到賞賜,而為惡的也將得到審判裁決,無論是誰,都無法置身事外。
  這是秩序!
  一旦確定,就不容挑炸n!
  在這等情況下,對於伏羲、女媧他們這等通天人物而言,是否會接受這種秩序就成為了一個難題。
  而這也正是陳汐此次親自前來萬道母地的原因所在。
  還好,令陳汐慶幸的是,當他表明自己來意和目的之後,伏羲他們並未對此產生抵觸,這無疑讓陳汐暗鬆一口氣。
  說實話,若是無法得到伏羲他們的認可,一旦以後發生一些觸逆到天道秩序的事情,就連陳汐都會感到極為棘手。
  去懲罰伏羲他們?
  那根本不可能!
  但若是不懲罰,這重新整合的新的秩序也就失去了其意義所在。
  “這是一件好事,天道昭昭,當以秩序為引,教化眾生,維係諸天,如此,方才可以令芸芸眾生皆可擁有生存延續之權利,而不至於遭受無辜因果之牽累。”
  第一任幽冥大帝沉聲道,“力量越強,就必須加以約束,否則隻會成為禍害之源頭,令天下蒼生遭難,像那太上教便是前車之鑒。”
  “不錯,秩序之本意,非是為了掌控,而是為了令天下再渺小的生靈,也都擁有生存立錐之地,這才是一位主宰天下之輩應該擁有的胸襟。”
  “去做,如今這天下早已該改變了,破舊立新,繼往開來,方才能夠為萬世築太平。”
  其他大人物也都紛紛開口。
  陳汐見此,深吸一口氣,認真向伏羲他們一一行禮,道:“多謝諸位前輩成全。”
  說罷,他正欲告辭離去,卻被伏羲叫住,問道:“等這些事情解決了,你真不打算去那一扇門之外的世界看一看?”
  其他大人物也都把目光紛紛望過來,麵露期待之,他們可也很想有朝一日能夠和陳汐一起去闖一闖那未知的地方。
  陳汐登時聳肩道:“到時候再說,起碼現在我是不打算離開的。”
  伏羲等人皆都不免產生一絲遺憾,但也清楚陳汐此刻誌不在此,也不再多勸,目送陳汐離開。
  ……
  一個月後。
  無論是人間界、幽冥界、仙界,亦或者是上古神域、混亂遺地、封神之山、源界等等位麵,天穹天道秩序皆都驟然發生變動。
  一時之間,無數清瑩瑩天道秩序神鏈猶如密集的大網,覆蓋周天,釋fang出浩瀚無量的神威。
  陣陣道音若天籟禪音,震蕩在諸天萬界。
  這一天,棲居在諸天萬界不同世界的芸芸眾生,皆都心生震撼,停下了手中動作。
  “這是怎麼了?”
  “難道天又要變了?”
  “好可怕,該不會是末日浩劫要降臨了?”
  無數的嘩然聲此起彼伏地響徹,在每一個位麵中,每一個種族生靈中不斷擴散。
  這般驚世天象,絕對是史無前例!
  就在眾生心中惶惶之際,忽然之間,那變幻莫測的天穹上,驟然浮現出一道近乎虛無的身影來。
  他盤膝坐在那,就仿佛撐開了天穹,諸天大道都隻能俯首稱臣,拱衛在其身軀四周。
  他身影看似虛無,卻仿似無所不在,讓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仿佛冥冥中有著一道目光正在注視著自己。
  一時之間,許多生靈都禁不住匍匐在地,叩首不已,而對一些擁有通天之力的強者而言,更是感受到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怖威壓,下意識就匍匐在地,心中充滿了敬畏。
  這樣的一幕,在同一時間,發生在諸天萬界所有的天穹上!
  “天道有缺,吾來補之!”
  這是那一道虛無身影發出的第一句話,振聾發聵,隆隆激蕩在天下每一寸地方。
  “輪回生,秩序立,因果數,還本心,吾之所願,為善者善有善報,為惡者惡有惡果,為天下立心,為眾生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一字一頓,若無量道音響徹寰宇,激蕩九天十地。
  這一,天降瑞光,地湧金蓮,諸天秩序驟然更迭,開啟了一場新秩序之帷幕。
  這是第九紀元,九九歸一,納入輪回!
  秩序立,大道無缺!
  眾生皆都心有觸動,匍匐在地,虔誠膜拜不已。
  此等情景仿似演繹了無垠歲月那般漫長,又仿似僅僅一那,當那一道宏大而渺茫的聲音落下,天下眾生皆都如夢初醒。
  天穹上,異變不在,晴空萬,那一道無上主宰般的虛影也仿佛沒有存在過般。
  一切都和往常沒有什麼區別。
  眾生皆都怔然,仔細去想時,卻發現腦海中空空白白,什麼也想不到,什麼也記不得了。
  這便是所謂的“大道無名,遁於無形”!
  唯有那掌控命運之道的道主境存在,方才能感受到剛才發生了何等一幕曠世景象。
  那是真正的變天!
  新的秩序、新的紀元已經拉開了帷幕!
  這一天,也被後世譽為“晨曦啟明”之日。
  這天下芸芸眾生極少有人知道這一天意味著什麼,這個名字又意味著什麼,唯有一小撮人清楚,啟明,便是開啟光明之意,而所謂“晨曦”,指代的實則是一個名叫“陳汐”的男人……
  ……
  做完這一切,陳汐飄然返回了道皇學院,沒有驚動任何人,徑直來到了九鼎世界中。
  該做的都已經做了,剩下的,就交給那諸天秩序去運轉。
  而陳汐此刻隻想和家人團聚,好好享受一下天倫之樂。
  隻是……
  當他剛準備返回宗族大殿時,就登時佇足,也不知感知到了什麼,神變幻不定起來。
  此時的宗族大殿內,匯聚著許許多多的倩影,樣貌無不出眾之極,一個個堪稱是國天香。
  她們或清麗恬靜,或婉約柔媚,或嬌俏動人,或冷如冰霜,或靈秀狡黠,或楚楚動人,或明豔奪目,或賢淑端莊……
  原本一座空蕩蕩的大殿,因為這些樣貌各異的美麗女子,竟給人一種驚豔、奪目、瑰麗堂皇之感。
  此刻左丘雪端坐在中央主座上,望著大殿中或坐或立著的女子,唇角的笑意都未曾消減過。
  左丘雪也著實沒想到,自己兒子這些年竟惹出了這麼多風流債,並且每一個女子都堪稱上乘之選,世間少有,讓得她這個當娘親的都嘖嘖稱奇不已。
  尤為讓左丘雪無語的是,這些女子中竟幾乎有一大半都是倒追自己家兒子的!
  這一下,就連左丘雪都不禁得意起來,心中重複念叨著同樣一句話,不愧是我左丘雪的兒子,不止贏得了天下,更令天下美人盡折腰!
  不過很,左丘雪又不禁頭疼起來,眼前這些女子此刻匯聚在此,可不是來鬧著玩的,雖然她們並沒有露出什麼口風,可左丘雪何等人物,自然一眼就看出,這些女子明顯是為了自家兒子而來。
  至於目的,那根本就不必猜,必然是為進他們陳家大門而來的!
  遺憾的是,左丘雪在這等事情上,可絕對不會替陳汐做主了,她可不確定自己兒子究竟喜歡哪一個,萬一選錯了,不止會被兒子埋怨,恐怕還會招來卿秀衣、梵雲嵐這兩位早已登堂入室的正牌兒媳婦的不悅。
  所以,左丘雪此刻麵對大殿中的一眾美人,也隻能含糊其辭,聊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
  不過她心中則早已開始慢慢算計起來:“這杜清溪、沐瑤、雅晴、雲娜、閻嫣等女,皆都是汐兒在人間界修行時所結識,如今都過去這麼多年,她們依舊癡心不改,一路相隨,倒的確不能虧待了她們。”
  “至於這皇甫清影、蘇輕煙、夏薇、貝靈當年都曾和汐兒有過不少交集,相貌也如此出眾,若是可以,我也真不舍得她們一直如此下去。”
  “唔,還有這崔青凝,乃是執掌幽冥界的關鍵人物,幫汐兒出了不少力,這梁冰也不錯,唔,她的打扮可真是出眾,聽說當年她可是幫汐兒化解了不少危機……”
  “哼,這趙夢璃說是來湊熱鬧的,實則也是情愫暗生,還以為我不知道呢,不過她這個真凰後裔長得可真漂亮,若是有機會和汐兒結為道侶,也不知會生出多麼漂亮的一個兒子出來……”
  “等等,不能忘了冥這丫頭,若論相識,冥這一路上跟隨著我一起從混沌母巢返回,她若是不走,一定得把她留下來才行。”
  ……
  左丘雪看著大殿中的眾女,心中暗自盤算,卻越想越頭大,到最後忽然發現,想要在其中做出抉擇簡直痛苦得要命。
  每一個女人都如此優秀,每一個都曾在當年和兒子陳汐有著一段足以銘記一生的交集。
  在這等情況下,左丘雪愈發不敢幫陳汐做決斷了。
  “怪不得其他人都躲得遠遠地,唯恐被卷入進來,原來隻有我這時候才發現,一旦女人多了起來,想不讓人頭疼都難……”
  左丘雪心中暗自感慨,想起自己兒子還背負著這麼多美人債,心中突然生出幾分憐憫出來。
  而此刻,大殿外的陳汐在這一早已將這一切感知得清清楚楚,頭皮也不禁一陣發麻。
  哪怕他如今已擁有無上主宰般的威能,哪怕他足可以令諸天萬界都臣服在腳下,可當麵對這等情感上的事情時,依舊無法保持淡定了。
  誠然,修行這些年來,他邂逅了太多風華絕代的女子,可一心求索道途的他卻因為太多緣故,無法給與任何一個女子一個確切的允諾和答案。
  所以,他隻能將各種情感波動埋在心底,不去想,因為他身上背負著太多的責任和壓力,也因為怕辜負了任何一個人。
  可如今則已完全不同,這天下已定,所有的責任和擔當也都已卸下,按理說,陳汐已經可以正麵對待這個問題。
  然而當這一刻真正來臨時,陳汐這才發現,自己對待感情這事兒上依舊是毫無經驗可言!
  最關鍵的是,他如今可都當上父親和祖父的角了,卻依舊背負這麼多情債……可想而知陳汐心中壓力何等之大了。
  怎麼辦?
  究竟該怎麼辦?
  陳汐立在那,神變幻不定,內心也是掙紮不已,這簡直比他和太上教主廝殺一場都要困難許多。
  隻恨情感之事不如戰鬥那般幹脆,能夠簡簡單單地分出勝負來!
  “爺爺,您什麼時候回來了?”
  便在此時,忽然一道驚喜的聲音響起,卻是陳寶靖不知何時出現在遠處。
  陳汐登時從紛亂思緒中清醒過來,旋即似意識到什麼,登時臉一沉,指著陳寶靖:“兔崽子,即便知道我回來了,也不必叫這麼大聲!你是故意想要看爺爺的難堪?”
  陳寶靖狡黠一笑,猛地朝宗族大殿內嚷嚷道:“曾祖母,我爺爺回來了,您不必頭疼了,把那些事兒交給他自個兒就行了!”
  陳汐隔空一巴掌抽在陳寶靖屁股上,打得後者齜牙咧嘴哇哇叫道:“曾祖母,曾祖母,您再不來我爺爺就要殺了我不可!”
  陳汐登時無奈,惡狠狠瞪了陳寶靖一眼,扭頭就走,他可不敢再逗留片刻了,一想到被那麼多女人圍上來,他就一陣心虛膽顫。
  然而,他和陳寶靖之間鬧出的動靜早已驚動了大殿內的一眾美人,所以還不等他脫身,就聽一陣叫聲響起。
  “陳汐!”
  “陳汐你回來了!”
  “你給我站住!”
  “你若敢走,我立馬自刎當場!”
  “都拖了這麼多年了,你是否要給我一個明確答複,若是不喜歡我,你現在就說,我立刻走人,再也不來煩你了!”
  “陳汐哥哥,你為何要這樣避而不見?難道真的是我們惹你不開心了嗎?”
  或哀怨、或聲俱厲、或淒苦、或傷心的聲音此起彼伏地響起,伴隨聲音,一眾美人衝出了大殿,皆都目光望向了陳汐。
  這一,陳汐整個人都僵在那,一動不動,鼻尖都直冒冷汗。
  再看那一眾美人後邊的母親左丘雪,也隻能給自己兒子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然後拎著欲要繼xu看熱鬧的陳寶靖的耳朵,轉身離開了這一片是非之地。
  “我……”
  陳汐張嘴語言,卻不知該說什麼。
  “好了,別逼他了,容他冷靜冷靜,這事的確不能再拖下去,總歸是要解決一下的。”
  便在此時,離央站出身來,淡然出聲。
  聞言,陳汐頓時感激地看了小師姐一眼,狠狠點頭:“對,容我冷靜冷靜也好。”
  離央卻是冷哼道:“小師弟,不是我不幫你,你看這種情況下,是否要許諾出一個具體時間?”
  “呃……”
  陳汐登時為難了,可一看到他這般模樣,那些沒人皆都又不禁惱了,目光或幽怨、或傷心、或淒苦地看著他,直看得他渾身一陣不自在。
  他張嘴正待說什麼,卻聽遠處忽然傳來一道聲音:“陳汐,莫忘了,在你離開這些年,是我一直以九鼎世界照拂著你的族人。”
  一道綽約的身影悄然出現,如夢似幻,精致絕美的麵容泛著一抹聖潔的光澤,虛幻飄渺。
  這赫然是禹皇九州鼎之靈,也就是曾和陳汐並肩作戰許多年的“小鼎”,太古禹皇之女,禹琳!
  “你……難道也要……”
  陳汐的頭又大一圈,頗有些焦頭爛額之感。
  “怎麼,你不答**g?”
  禹琳慢條斯理問道。
  陳汐登時苦笑,看了看大殿前那些女子,又看了看禹琳,隻覺空有一身修為和智慧,竟是無計可施。
  “陳汐,你可記得當年離開時曾答**g我的一個允諾?”
  這時候,又是一道清靈悅耳的聲音響起,伴隨聲音,一道青裙少女背負著雙手從遠處走來,星眸純淨,麵龐清秀空靈,正是阿秀!
  當年的允諾……
  恍惚之間,陳汐想起了在人間界的種種,想起了自己和阿秀在美食之都饕餮城遊曆的場景,想起了阿秀為救助自己,不惜耗盡修為,抵擋鬼蘇聖皇一擊的場景……
  當年離開仙界時,阿秀便曾如此問過他,當時阿秀拿出一張玉貼,遞給了陳汐,然後便轉身而去。
  如今,陳汐依舊清楚記得那一張玉貼上寫著的那句話:“下次再見麵,我要你當著全天下人的麵——娶我!”
  當時,陳汐心境激蕩,各種情緒如山崩海嘯般充斥胸腔,毫不猶豫地答**g了下來!
  而今,再度和阿秀見麵,似乎……也的確是實現這個諾言的時候了。
  陳汐沉默了。
  他目光一一掃過阿秀、禹琳、小師姐離央等一眾和他曾有過情感糾葛的女人。
  心中原本忐忑而焦慮的情緒倏然變得平靜下來。
  “好,我答**g!”
  陳汐深吸一口氣,一字一頓道。
  阿秀忽然笑了,小臉上清麗耀眼無匹。
  “那我們呢?”
  離央下意識地問道。
  陳汐一怔,愕然道:“小師姐你?”
  其他一眾女子也都怔然,萬沒想到,原來離央居然也對陳汐“包藏禍心”,欲圖染指!
  離央登時羞惱,惡狠狠等著陳汐,咬牙切齒道:“別唧唧歪歪!說!你答**g不答**g?”
  陳汐心中一顫,渾身也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熱血和衝動,大笑道:“答**g!統統答**g!你們不舍不棄,我陳汐自當奉陪到底!

Snap Time:2020-03-29 08:57:19  ExecTime: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