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娼門女侯》全文閱讀

作者:秦簡  娼門女侯最新章節  娼門女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娼門女侯最新章節第144章新婚之夜(13-10-22)      第143章離間之計(13-10-21)      第143章驅逐出京(13-10-20)     

第144章新婚之夜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小樓,這麼晚了還不休息?”
  一道聲音突然插入,小蝶一愣,旋即轉過身來,眼見一名錦衣男子從月下而來,不由吃了一驚。。
  瞧不清麵目的時候隻當是賊,可那從容氣度與自在神情,顧盼間的非凡容色,無論如何都沒辦法讓人往賊人身上想。
  江小樓定定望著他,麵上沒有笑,唇畔卻輕輕彎起:“什麼時候王府成了你家的後花園,竟然也不請婢女通報一聲就闖進來了。”
  獨孤連城輕笑,神情寬和如水:“未婚夫妻是不可以見麵的,縱然我通報了,王妃也不會讓我進來,所以我隻好偷偷的溜進來……難得做一回賊,這感覺還不錯。”
  江小樓聽到未婚夫妻這四個字,似是怔了一下,仿佛隻是一瞬,卻又好像過了許久,待她醒過神來,隻是吩咐道:“替醇親王倒一杯茶來。”
  “是,小姐。”
  小蝶已經擦幹了眼淚,轉身離開。獨孤連城目送她的背影,輕輕歎息了一聲:“楚漢決定離開廄了。”
  果然是為了此事,江小樓微微一笑:“我知道早晚會有這麼一天的,不過……你親自來,是怕我不肯放走他?”
  “你會想方設法的挽留他。”獨孤連城眸光十分明亮,唇際是淺淡的笑容,“可能還會不惜一切代價。”
  你們真了解我——江小樓想笑,卻正色道:“不,這次我不會。楚漢並不適合廄,也不適合慶王府的生活。他太單純,想法太簡單,在他的眼中隻有好人、壞人,我的許多手段他都看不過眼,這樣的人留在廄反而是一種危險,更何況——”
  獨孤連城微微地笑著,眼神含著明亮的光輝:“隻要你嫁入醇親王府,就再也不需要他的保護了。”
  江小樓呼吸微微停滯,這明明是一句極簡單的話,她竟然覺得心頭怦怦地跳動起來。
  他的眉目和往常一般寧靜,唇畔的笑意格外溫柔,幾乎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在這一瞬間,她卻隱約覺得那眼神有一種莫名的熱度。
  那是一種可以稱之為狂熱的情緒。
  她心頭有瞬間的疑惑,旋即覺得是自己多心了。獨孤連城從來不會有對事物執著狂熱的態度,他永遠是那樣的平和、寧靜,謝家的家財萬貫,皇權的至高無上,他全都不放在眼。世界上有能夠令他動容的東西嗎,江小樓很懷疑。
  “謝倚舟的事情……你應該都知道了吧。”許是為了打破這種莫名曖昧的氣氛,江小樓率先開了口。
  獨孤連城恍然明白她的感覺,卻並不拆穿:“是,謝月來過醇親王府。”
  謝倚舟並不精通生意,又仗著龐大家業擅自投資,不到半年就虧了十數萬兩白銀,在這種情況他本該收斂,誰知反倒更加變本加厲,越發恣意妄為起來,好看的小說:。因為沒了謝連城這塊擋箭牌,富貴滔天的謝家立刻成為群狼盯著的肉,有心人誘了謝倚舟去地下賭場,向來精明的他一來二去竟然落入這個無底洞再也爬不上來,輸掉了錢財不說,甚至連謝家的田莊鋪子也都輸掉了大半,當債主上門要錢的時候王姨娘才知道這事兒,登時火冒三丈,嚴詞將謝倚舟斥責了一頓,謝倚舟自覺上當受騙不肯罷手,居然鬧上賭場。古來官匪一家,他就這麼下了京兆尹大獄。王姨娘哭求上醇親王府,獨孤連城最後幫了他一把,可惜的是謝倚舟喪失大筆財產後不肯死心,剛放出來沒兩天又打死了鋪子一名卷款外逃的管事。在有心人的設計下,謝倚舟被判流放康州,全部家產充公。王姨娘日夜啼哭,使盡了銀錢也無濟於事,不得已又讓謝月來求情。然而這一回,獨孤連城卻不願再見他們了。
  一個人做錯了事,給一次機會已經是人情。獨孤連城不能為謝倚舟負責一輩子,從砍頭到被判流放,已經是最大的寬容了。謝月在醇親王府哭了兩天,先是哀求後是羞辱,勢必要逼著獨孤連城露麵,他卻從始至終無動於衷。早有人看不過眼,把謝家人從前驅逐養子、過河拆橋的行為捅破了,謝月自覺無顏再鬧,不得已回了謝家。誰料大批債主上門討債,把謝家拆了個底朝天,那些名貴的竹子、假山,甚至是花園的錦鯉……全都被人撈走。謝月回家的時候才知道王姨娘早已被人發賣,謝柔、謝香都被債主強行擄走,謝春則是不知所蹤。。她在驚慌失措下避入傅朝宣的藥鋪,至今龜縮著不敢見人。
  江小樓問出了一直想知道的問題:“五小姐去了哪?”她一直覺得謝春是個好姑娘,所以特意派人去接對方,誰知趕到的時候謝家早已人去樓空。
  “她個性素來跳脫,不適合在廄生活,三弟已經將她帶走了,或許在江湖上……她反倒更開心。”獨孤連城思忖了一會兒,微笑著回答。
  江小樓定定看著獨孤連城,心頭突然浮現起一絲奇妙的念頭。
  他好像早已知道會發生什麼,所以提早做好了防範措施。自己的速度已經很了,卻還是落後一步,竟然被他搶了先。
  “傅大夫心腸好,會善待謝月的。”獨孤連城唇畔的笑意很淺。
  “可是傅大夫已經訂了親事,大小姐去了那…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又是什麼身份?”江小樓輕輕挑起了眉頭。
  傅朝宣頂了這麼久,終究沒能逃過寡母定下的婚約。他的母親為他聘了一位榮小姐,祖上曾經出過三任禦史和一位學士,隻是今朝未有出眾人物,漸漸沒落了。這位小姐自小享受著優裕富足的生活環境,不但容貌美麗,舉止端莊,而且琴棋書畫樣樣都通,是位百挑一的才女。這樣的女子原本不可能瞧得上一位尋常大夫,但她祖父因為傅朝宣治好了舊疾,打定主意把孫女許配給他。傅朝宣再三反抗無果,派人送給江小樓一柄空白的扇麵,江小樓猜到了他的用意,最終卻是原扇奉還,上麵未著一字。傅朝宣明白了她的用意,終究心灰意冷,勉強認同了這門婚事。
  所謂的愛情,所謂的等待,不過就是時間問題。江小樓早已預料到了這個結局,即便傅朝宣勉強死撐下去,最終他也會向他的母親低頭的。
  親生母親和心愛的人之間,他一定會選擇前者,哪怕這痛苦幾乎如同剜心一般。
  “身份……我想傅老夫人是不可能接納她的,但傅大夫心腸太軟,或許無法拒絕。”獨孤連城的笑容十分溫和,眼底的神情卻是若有所思。
  是啊,傅朝宣被謝月纏上,終究不忍心狠下心腸拒絕,將來必定惹上大麻煩。江小樓目光久久停留在他的麵上,一臉了然之色。
  “今天你來,就為了說這些?”她忍了又忍,終究忍不住問出口。
  他深潭似的眼睛輕輕閃動了一下,眸子仿佛點染了光彩,卻複雜得叫人看不清楚。
  “不為什麼,隻是想看看你。”
  江小樓隻覺得微微愕然,隻是無聲地望著對方。
  在黑暗,她的眼睛明亮而耀目,隻是不知不覺多了點脈脈溫情,其他書友正在看:。
  小蝶步端著茶盞出來,到了庭院卻隻見到江小樓獨自一人站著,不由茫然道:“小姐,醇親王人呢?”
  江小樓隻是微微笑了一下:“走了。”
  “啊?走了?!”小蝶驚詫地看著茫茫夜色,待醒過身來,連江小樓都已經進屋去了。她不由滿心狐疑,醇親王今天到底幹什麼來了?
  第二天一早,醇親王府便派人來了,慶王妃吩咐人將所有東西抬進屋子,一隻隻箱子打開來,麵全都是珠寶,晶瑩的寶石、鮮紅的瑪瑙,雪白的珍珠,碧綠的翡翠耳環,金燦燦的絞金手鐲和冠,耀目的光彩讓花廳所有人都感覺到頭暈目眩。
  慶王妃手中把玩起一隻翡翠冰種飄花貴妃鐲,愛不釋手地道:“這比皇後娘娘賜的水頭都要好,真是價值連城的寶貝。倉促之間,獨孤連城竟然能準備出這麼些寶貝,可真是有心了……”
  江小樓隻是輕輕一笑,這些珠寶全都是價值連城的珍品,絕非一朝一夕可以籌備完成,婚期公布到現在不過一個月,他竟然能將一切準備就緒,仿佛早已知道他會迎娶新娘一樣。不,不對,這些珠寶的設計都是她喜愛的式樣,就連品種和色澤都與她期待中的一絲不差,這太奇怪了,難道他早已猜到她會下嫁?
  她搖了搖頭,隱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荒謬之感。她沒有想過嫁人,從來也沒有,回到廄的目的不過就是為了複仇,獨孤連城怎麼會這麼有把握?
  怎麼想都覺得很奇怪——
  江小樓眼睛微微的彎起,眼底沒有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應該有的純真和靈動,反倒多了一些歲月的寧靜與深沉,唯獨微微翹起的嘴角,和麵頰上兩個淺淺的梨窩,給她添了三分溫柔和美麗。。
  這樣的笑容落在慶王妃的眼底,讓她的心莫名動了一下:“小樓,你是不是還在擔心皇後娘娘?”
  “母親,娘娘不會再幹涉我們的婚事,你不必為此憂慮。”
  “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好不高興的?馬上就要到婚期了,你應該做一個樂的新娘子才是。”
  江小樓微微垂下了眸子:“我不開心,是因為有一個問題始終沒有得到答案。”
  “什麼問題?”
  江小樓手中的珍珠冠隨意丟在了一邊,轉過身來的時候,已經換上了燦爛的笑顏:“母親放心,我一定會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到了正式的婚期,整個婚禮安排得盛大而隆重。因為這不僅僅是郡主出嫁,還是親王大婚,皇帝親自給了誥封,鑼鼓聲、鞭炮聲、笑鬧聲,幾乎把整個廄都驚動了。江小樓坐著喜轎一路到了醇親王府,小蝶和喜娘一左一右,攙扶著她完成拜堂儀式。待進入新房後,喜娘接過她手中一直捧著的蘋果,安放在龍鳳喜床上,然後讓她坐在喜床的正中。從頭到尾,江小樓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繁瑣,耳邊盡是喧鬧的笑聲,不時有人悄悄摸摸她的袖子和裙擺,試圖沾沾喜氣。
  洞房門一關,一切的喧鬧都被關在了外麵,房間內一對龍鳳琉璃彩花燭台上點著粗大的紅燭,燭光歡的跳躍著,把整個新房都染成了淡淡的紅色。江小樓獨自坐在紅緞錦繡喜帳下,靜靜地等待著。終於,她聽到了很輕很輕的腳步聲,心中突然有了一絲緊張,呼吸也不由自主地屏住了。
  獨孤連城走到她
  

Snap Time:2021-08-02 06:14:52  ExecTime: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