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道士那些年》全文閱讀

作者:  我當道士那些年最新章節  我當道士那些年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當道士那些年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春暖(15-11-10)      第兩百一十九章最後一戰(上)(15-11-10)      第兩百一十八章蓬萊現(14-12-10)     

第兩百一十七章生命的最後

  
  天空即便灰暗,依舊是亮的片片的白雪落在臉上,可是身體的溫度已經不足以將它融化。<-》
  我覺得在白雪完全覆蓋我以前,我的整個世界就會陷入黑暗吧?
  回想自己也有過幾次生死的危機但靈魂破碎以後的魂飛魄散,那在臨去之前會讓我看見什麼?
  山下的廝殺聲依然在繼續,明知必死,明知已經無法扭轉還義無反顧,那是普通的嘲笑,卻是英雄的信念
  雪花看起來是如此的溫暖,卻是冰冰涼涼沒有一絲的溫度或者,這種冰涼讓我腦子分外清醒我開始想起了一件遙遠的往事
  那是在江一的辦公室那個秘密的辦公室,我找他去要sh'f的資料,那間辦公室有著各種各樣的照片有一幅非常不起眼的合照上麵站著十幾個人,黑白的照片好像在訴說年月的久遠上麵有好像挺年輕的江一,還有一個人不就是那萬鬼之湖的城主——寧智風嗎?
  其它的人我沒有印象隻是那個時候的照片都喜歡落款,上麵我清楚的記得有一行白色的小字上麵書寫的什麼我忘記了,但同門兩個字卻是記得的。
  不是我刻意去忘記那張照片,隻是因為江一在和我談話的時候,手不經意的一揮,裝著那張照片的相框就撲倒在了桌上
  所以,我在萬鬼之湖和寧智風大戰,心中總有一些不對原來是因為我在江一的辦公室曾經不經意的看過那麼一張照片就是因為我驚人的記憶力,才會察覺到不對,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畢竟就算記憶力再驚人,也想不起來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而江一掩飾的動作又太過自然如今我好像還能想起什麼?
  在漸漸模糊的意識中我好像記得那照片的背景是一棟大樓,被人頭遮住的樓體大門隱約有半個書寫的很奇怪的字母,如今細想很像一個a字的半截!
  原來,江一是
  我忽然發現有些可笑,為什麼到這個時候,才真正想起了這麼至關重要的一件往事,還是因為那個時候,他們都是年輕時候的容顏,太過讓人忽略這些事情?無法對號入座?
  再一次的回想,我忽然又想起一個細節照片上有一個人好像,我似乎到現在也不敢肯定是我在飛機上曾經有過一麵之緣,差點讓我陷入夢魘的老者?
  “江一事到如今,你原來就是a公司埋在正道之中最深的一顆暗子江一,你就是a公司辛苦培育的黑暗十七子之一,是不是?”在我想起這一切的時候,老掌門顫抖的聲音響徹在整個戰場。
  我努力的仰頭,看見的是站在那遙遠處的江一漫不經心的的笑著說到:“承認了又何妨,你們到今天全部都得死,沒人會知道發生的這一切對了,我忘記告訴你了,其實我不是山字脈的人我真正的身份是命卜二脈。那才是我成為部門頭領的原因,是因為這兩樣所學,才比較容易獲得人的提拔老李一脈的命卜二脈算什麼?”
  江一臉上全是輕蔑的笑這麼這麼諷刺!
  “江一你果然就是扶不上牆的爛泥。”在戰場之中,珍妮大姐頭就是一個全身浴血的女將,她悲憤的大喊了一聲。
  原來,這個真正看不見的敵人是江一?什麼是黑暗十七子?那才是江一真正的身份嗎?
  “珍妮,你今天注定會死在這你這個老是愛教訓我的女人,很多次,我是想親自動手殺了你現在看來不用了。你也曾經懷疑過我吧可惜,你也是個太講感情的人,又不忍心懷疑一個相交了那麼多年的人吧?太諷刺了,哈哈哈”江一笑的很輕鬆,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擔那般。
  黑暗十七子原來正邪兩道的博弈暗湧這麼的深可是這一切和我還有什麼關係呢?
  大時代揭幕的一戰,原來是如此讓人悲傷的一戰我隻是但願,這個sh'f口中的大時代來臨之後還有更多的英雄出現,將前仆後繼的帶領著人們真正的走向靈魂的光明
  “楊晟,就是現在!鼓敲七聲獻祭白瑪!”在我無盡的悲哀之中忽然疲憊的吳天大喊了一聲!
  他還要控製鬼帝畢竟xi'的東西都是一把雙刃劍鬼帝如果不受控製一樣會攻擊他們鬼帝沒有認主一說
  這些都隻是瞬間的事情但什麼是鼓敲七聲?在這個時候的楊晟已經立在了孤廟的門口那個帶著麵具的白袍人如同沒事一般的站在孤廟大門的旁邊,楊晟或許因為時機的原因,也來不及理會那個白袍人
  他喝下了藏在手臂之中的紫色液體整個人又再一次的變形,原本已經恢複正常的他再次變成了之前那需要麵具和包裹嚴實的衣服遮蓋的樣子,甚至更加的醜陋恐怖身上的肉簡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蠕動這根本就是正常人無法接受的樣子。
  我是不懂鼓敲七聲的意義但總是懂得獻祭白瑪的意思?是什麼東西需要獻祭白瑪?這個時機又是什麼時機要到了?
  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從那片天空滾動而來的白霧更加的濃重混合著飄飄的白雪原本在孤廟之後亮光大盛的天空更加的明亮在明亮中仿佛透出了隱隱的金光
  空間扭曲的更厲害比起當時召喚鬼帝而出時候那種空間的扭曲厲害不止千百倍就像有一個真正了不得的存在要出現了
  在這個時候,我的靈魂破碎的厲害但還勉強的相連,讓我不至於意誌消失但我知道,當破碎一旦開始的時候那就像龜裂的玻璃遇見了外力,會正體一下子崩碎,而不是指摔碎一小塊
  而我的身體也在劇痛我感覺到每一塊肌肉都在破碎的感覺,我想當我靈魂破碎的時候,我的整個身體就如同被拍散了肉筋的肉塊吧
  這個形容我還能笑出來,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逝去的人都在前方等我但在這個時候,我身體內一直沉睡的傻虎,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猛地從我的靈魂中一下子發出了一聲震天動地的咆哮之聲然後猛然的站起。
  傻虎一直都與我生死與共在我無數的戰鬥生涯之中,它立下了不可估量的汗馬功勞而且它才是真正從我出生起就伴隨著我成長的兄弟為什麼這一次的戰鬥它一直在沉睡?
  在這個時候,醒來的它好像變得不一樣了,變回了最樸實的白虎的模樣但不同的是,身上的皮毛有一種無形的光澤在流動,讓人感覺它好像一隻金屬鑄就的白虎牙齒和爪子給人以無形的壓力
  我雖然靈魂破碎,但依舊感應的到傻虎之所以變成如今這幅模樣,是受到了這某種無形物質的滋養但是是什麼,我並不清楚?
  在這個時候,傻虎帶著擔憂和無限留戀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這是什麼意思?我看見在靈魂的世間中,它朝著破碎的我舔了一下然後既然決然的開始吸收我生命殘留的生機
  傻虎這是什麼意思?最後要親自動手殺了我嗎?
  可是,我沒有任何的反抗我信任它
  在這個時候,我看見楊晟帶著一種狂熱卻又怪異的虔誠的聲音,敲響了手中的那麵聖鼓在這個時候,聖鼓的鼓聲變得平常,再也沒有伴隨著梵唱可是白瑪的靈魂再次清晰的出現
  她靈魂的聖潔仿佛與孤廟之後那道亮的刺眼的天際有這奇妙的共鳴伴隨著陣陣的鼓聲天際好像扭曲破碎了一般卻又看不到任何的裂痕我隻是在這個時候,清楚了一件事情,就是那濃重的白霧原來是從那來的
  鼓聲一聲又一聲我殘留的生命力已經不多被傻虎不知道用什麼方式吸取之後隻是很,傻虎就完成了這件事情隻留給我了最後一絲生命力,讓我保持最後的清醒
  接著,傻虎再次留戀的看了我一眼沒有用意識和交流什麼可是那一眼的內容卻飽含了太多不舍還有留給我一絲生命力的最後一絲賭博在其中。
  可是,在賭博什麼了?傻虎沒有給我答案而是化作了一道流光掙脫了我的靈魂,一下子從我的靈魂深處飛出
  傻虎是要戰鬥嗎?傻虎不要去我在靈魂中喊,可是傻虎哪會理會從我的靈魂中飛出以後
  它化作了一道金色的流光原來,這金色的流光是?!
  是它們?
  慧根兒的龍血,我們老李一脈的伴生妖魂,肖承乾的蛟魂,強子的檮杌之魂,陶柏的朱雀之羽原來是這些!
  怪不得路山,如雪和如月沒有這一切到底是什麼意思?
  

Snap Time:2020-08-11 08:20:12  ExecTime: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