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道士那些年》全文閱讀

作者:  我當道士那些年最新章節  我當道士那些年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當道士那些年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春暖(15-11-10)      第兩百一十九章最後一戰(上)(15-11-10)      第兩百一十八章蓬萊現(14-12-10)     

第兩百一十章前仆後繼

  
  老吳一脈最厲害的術法就是請神術...就連吳天到最終鬥法之時,都用的是請神術。
  但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出現了偏差,他請來的不是神,而是來自地獄的惡鬼....
  肖承乾瞬間蒼老的容顏,說明他要動用的術法很是了不得...楊晟的臉色很不好看...估計也是不想再受傷,在肖承乾行咒停止的瞬間,就撐起了那條命運之河....
  慧根兒還在咳嗽....隨著他的一邊咳嗽...一些血沫子不停的從他嘴邊噴出而出...漸漸的,他也就不動了。
  在這個時候,莫名的一道金色流光從慧根兒的身上浮現而出...楊晟一個轉頭,想要伸手抓住...但那道流光速度極的就衝向了那座孤廟,楊晟什麼也沒抓著,臉上呈現出迷茫的神色?
  而我發現,慧根兒手臂上那個龍型的紋身消失了...而慧根兒徹底的不動了。
  我的心很痛...在這個時候,我也知道孤廟肯定隱藏了巨大的秘密...我不能再看到任何人死去了,我要點到那去,在這個時候,我已經不用如雪不停的催促我了...我好像到現在才明白如雪的心意。
  “哥,你繼續走吧,這一次該我了。”說話的是強子。
  “承一哥,我也該停下了,我想早點去陪承乾...”說話的是承真。
  “承一哥,承清哥...我說好和承真一起的。”承願的聲音小小的。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一個個的...都留下來,好不好?可惜,我已經說不出話來,喉頭痛的就跟火燒一般...眼睛好痛,眼前的血色覆蓋了一層又一層...
  我隻是看見,當楊晟轉頭回來的時候...幾個天兵天將出現了,朝著楊晟殺去...這是肖承乾意氣風發的一招...曾經我見他用過。
  可是,楊晟的臉上卻呈現出輕蔑的神態...看樣子,他是不想給停留下來的三人太多準備的時間...所以,也不想和肖承乾糾纏的樣子,麵對那些召喚而來的天兵天將...直接用命運之河的力量強衝...然後整個人衝向了肖承乾。
  那些天兵天將雖然厲害...可如何是命運之河,那純粹而渾厚的靈魂力的對手?所以...到楊晟衝到肖承乾麵前的時候...那些天兵天將一個個的破碎...
  “真是不自量力。”楊晟的眼中帶著輕蔑...好像是在說肖承乾出現在這是一個笑話,至少慧根兒還給楊晟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也不知道是賣弄還是吸取了慧根兒剛才給他的教訓...楊晟並沒有用拳頭對付肖承乾...而是藍色的命運之河的力量凝聚成了一隻大手,朝著肖承乾一下子抓去...
  “就讓你在這河流中永生吧。”楊晟大吼了一句...這一招我見神用過,強行的抽取人的一切...
  肖承乾其實可以避開的,可莫名的他卻忽然朝著藍色的大手衝了過去...在那一刻,我仿佛都可以看見他的靈魂要被拉扯而出...但一兩步的距離,他還是衝到了楊晟的麵前...勉強穩住了靈魂!
  “陳承一有資格戰勝我,你一個歪門邪道有什麼資格?”在這個時候,肖承乾忽然衝著楊晟大吼了一聲...一下子伸出了他的右手,完全變黑的右手猛地一下抓住了楊晟腹部那翻卷的傷口。
  被師父用天雷破開...用慧根兒用拳頭轟擊...那條傷口裂的更大了...但沒有鮮血流出來,翻卷著的肌肉有絲絲詭異的紫色紋理。
  顯然肖承乾這一下讓楊晟防備不急....那黑色的右手抓住了楊晟的傷口以後,那手上的黑色就速的朝著楊晟的傷口湧去...
  我眼睛很痛...我忍不住閉了一下雙眼...道術千變萬化,有些生僻的不代表沒有....肖承乾的請神之術根本就是掩飾...他到最後真正要用的是這一招——詛咒術!
  他的手並不是黑色...而是被一層黑色的詛咒籠罩,因為以壽元為祭祀,所以這詛咒太厲害,厲害到肉眼可見的黑色....
  這術法很邪...但用它的人是一個好人——肖承乾!
  “啊...”楊晟在第一次發出了一聲慘叫...眼看著他的傷口就開始腐爛...愈合,又腐爛...像極了曾經的他。
  當我聽見這聲慘叫,睜開眼睛的時候....正好看見暴怒之下的楊晟...一拳打在肖承乾的身上...肖承乾的肉身如何和慧根兒相比?
  他什麼都來不及說...從口鼻噴出的鮮血濺了楊晟一頭一臉...他像一片風中的落葉朝著天空飄零而去...他側頭看了一眼承真,好像有千言萬語一般...
  我看不見承真的表情...隻是看見一麵又一麵的陣旗從承真的手中激射而出...穩穩的插在碎石之中...一切有條不紊...
  承願在踏著步罡...一個散發著土黃色光芒,被完整的一條蛟龍環繞的陣印虛影出現在她的頭頂上空...
  至於強子,盤坐在路口...身上的肌肉詭異的起伏...一股洪荒的氣息在他的身上不停的翻滾...他的表情一直在變化,漸漸的...越來越冰冷...
  ‘咚’是肖承乾重重落地的聲音....我聽見他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說到:“他..他有傷...慧..慧大爺...”
  可是,肖承乾的話終究是沒有說完,就沒有了聲息....又是一道金色的流光從肖承乾的身上飛舞而出...以極的速度朝著那座孤廟飛去...楊晟照例的想要抓住,卻被忽然而來的地動山搖...震的身子有些不穩...
  肖大少...我的目光落在他的臉上...曾經如此俊美的一張臉,到這個時候...停留在了介於中年和晚年之間的蒼老和滄桑...可是,我好像還是看見意氣風發的他,站在我的麵前....然後笑著把心愛的雪茄盒遞給我。
  那一個起風的懸崖...那一場萬眾矚目的祭祀之中...他又一次的伸出手,扯掉了我身上的繩子....
  我的心不痛了...就是冷的厲害....如雪輕輕伸手,用雪白的衣袖,撫過我的雙眼...上麵沒有眼淚,是鮮紅的血...
  此時,說什麼也沒用了...剩下的就是走,走下去...前方的壓力太大了...我要被壓彎了腰....走在我身邊的人,情況也好不了多少...但就算爬我也得爬上去...
  肖承乾最後也在告訴我一件事情...那就是楊晟身上還是有暗傷,是慧大爺留下的...畢竟詛咒是朝著人最脆弱的地方去的...瞬間就洞悉了楊晟的情況。
  他還在給我傳遞信息吧....為了我和楊晟的最後一戰...
  地動山搖是承真的陣法搞出來的動靜...但這種動靜顯然是困不住楊晟的...隻是讓他的腳步稍微變慢了一些...可是,楊晟還是在前行!
  在這個時候...最先完成一切的是承願...在地動山搖之中...她頭頂上那個土黃色的陣印首先就飛向了楊晟...
  這也是一種傳承嗎?來自元家關於印的傳承...我想起有一次承願興高采烈的跟我說,她去了鬼市...找到了她的爺爺...又想起她的神色有些頹廢的樣子,對我說,就是不敢告訴元懿大哥,怕他太過的激動...
  原來承願也是得了秘密傳承...在陣印激飛出去的那一刻...承願的手訣不停....她隻是在使用很普通的雷訣...但是很厲害啊...把元家的傳承和老李一脈的術法結合在了一起...
  陣印在楊晟的頭上不停的飛旋著...在楊晟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條蛟就從陣印中飛射而出....牢牢的纏住了楊晟....、
  與此同時...承願的手訣完成....一道道落雷朝著楊晟腹部的傷口轟鳴而下....
  在其中甚至夾雜著金色的天雷...承願也到這個程度了嗎?
  我的雙眼又開始刺痛...卻看見承真最後拿起了一杆陣旗...插在了自己的身前...
  

Snap Time:2020-08-11 08:21:18  ExecTime: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