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道士那些年》全文閱讀

作者:  我當道士那些年最新章節  我當道士那些年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當道士那些年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章春暖(15-11-10)      第兩百一十九章最後一戰(上)(15-11-10)      第兩百一十八章蓬萊現(14-12-10)     

第兩百零八章新一輪的悲傷

  
  終於兩方的大陣已經開始碰撞了!
  鬼帝雖然厲害...但畢竟沒得果位...而在傳說中無盡的地獄深淵,也不止有一隻鬼帝。
  而雷公從來都不是小神,且不論掌管風雨雷電的神其實都該算天地間驚天動地的大神,普通要判斷神是否高位,隻需要一點就能明白,那就是擁有不可複製的唯一神位之神都是大神。
  就像天兵天將可以有很多...但何時見過風雨雷電之神能有很多?那是唯一的...!
  所以說,那個所謂神秘門派的陣法給了我很大的震撼,竟然召喚來了雷公...四百九十人的大陣,全由大能鎮陣,加上陣法神秘,豈是簡單的?
  隻不過也不是驚天動地到真的召喚來了雷神...明白人都知道那隻是一縷雷神投影,至於維持的威力有多大,相當於真正雷神能力的多少?恐怕隻有維持陣眼的老掌門和珍妮大姐頭才知道。
  我不會忘記老掌門那句話,大陣彌補了一點距離,但這一次由於吳天的介入,正道實力整體的是不如楊晟那邊的勢力的,拖不下去的時候,就是魚死網破的時候。
  雷公是很震撼...恐怕吳天自身也震撼了,但比不過的是,雷公隻是一縷投影,而鬼帝是完整的被召喚了出來。
  那一道天雷擊打在了鬼帝的身上...引來了鬼帝驚天動地的一聲怒吼..但到了鬼帝這種級別,天雷的傷害也是有限了...它在徹底的清醒以後,看見了雷公,下意識的就畏懼躲閃了一下。
  但之後,看見隻是雷公的一縷投影,忽然就變得囂張了起來...在怒吼之後,手臂一劃...這方天地之間,陡然刮起一陣陰沉的旋風...無數厲鬼的呼號夾雜其中...這是來自地獄的罡風...帶著無盡的怨氣和戾氣...本質上和吳天之前在戰場召喚的那黑色旋風有些相似。
  不同的是,鬼帝從地獄召喚來的罡風之中,有無數厲鬼...傳說中,要是刮過一個村子,甚至一個小鎮....所過之處,活口無存...
  而那邊,雷公的虛影神情之中也透出一絲憤怒...我不知道這虛影之中是否含有雷神的清醒意誌,但這憤怒肯定是表明了,不想這個世間...還有人敢用如此有傷天和的術法,讓他憤怒。
  所以,麵對這樣的罡風...雷神在天空一躍而起,手中雷錘連敲...天地之間風雲變色,層層烏雲累積...一道閃電撕裂天幕以後,忽然萬千雷電齊聚,帶著驚人的轟鳴,轟向了那道罡風....
  這鬥法的級別完全就不是我可以想象的了...原本這種世間真正最頂級的鬥法,是肯定會讓我心馳神往的..不說我,就是這世間任何一個修者,都會心馳神往...那代表著一種境界,一種大道的希望。
  但是,在悲傷之下,我如何還有那種心情...不管是什麼級別的鬥法,都隻是這場大戰的代價...而我背負著莫名責任的這個事實不會改變,就算我此刻的悲傷如同蔓延的大海...也必須要堅持的責任。
  在那一刻,天地之間的震撼...震動,都與我無關了...甚至連這片山坡的跟隨著小型地震般的震動,也無法阻止我前行的腳步。
  不論是召喚雷神,還是召喚鬼帝,都必須要大陣的維持...眾人法力的不斷支持...隻是一合的鬥法,我看見楊晟勢力那邊不少的修者就開始口鼻噴血,那是法力和精神力都消耗過度的表現。
  而在正道這邊...情況也好不到哪去...有一個修者顫抖著倒下了,然後又顫抖著支撐著自己再次盤坐起來...
  勉強去維持陣法,這是要人命的...我知道,但是我分外的沉默...事到如今,對於犧牲我還有什麼不能接受的?我隻是但願,我不要讓這些犧牲變得沒有意義...
  我的神色變化,都被身旁的如雪看在了眼...在這種時候,她從來都比我看得通透,隻是對我說到:“承一,拿出自己最後的一分堅持和力量...無悔就夠,負擔太重其實也沒有意義。”
  我沉默著點頭...我知道如雪是在安慰我,但這負擔就是我唯一的路,一條破釜沉舟拚盡全力的路....隻因為我的眼前已經看不清楚任何前行的風景,浮現的隻是老一輩一個個前仆後繼犧牲時的樣子....我怎麼舍得辜負?
  在這個時候,前行道路的壓力已經變得非常...但我還能夠承受,眼前的孤廟說起來距離我不足兩百米了...但我的速度始終不起來...看似輕鬆的前行,其實每一步都是要付出極大的力量。
  無論是肉身還是靈魂!
  我可以不看大戰場的驚天動地,但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不關心楊晟的那邊的情況...在這個時候的楊晟已經登上了這條小徑,而且速度極,至少比我們當初踏上這條小徑的速度了一倍不止。
  如果這樣下去,被追上是遲早的事情...我咬牙,我要如何才能再一些?
  在這個時候,為什麼師祖的靈魂沉默如山?
  好像是感應到了我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楊晟忽然也在這個時候抬起了頭,目光和我相撞...然後大聲的朝著我說到:“陳承一,你心中不是恨極了我,不如等我一戰如何?”
  我的牙齒幾乎咬碎,但一低頭,還是繼續前行...之前老掌門給我的叮囑,我不可能忘記...在這個時候,我怎麼可以依照個人的情緒,耽誤大事兒?
  但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卻忽然插了進來:“哥,我走到這已經累了...你往前走,一定要走在楊晟的前方!哥,你在我心,從來都沒有輸過,這一次也一定不會輸的,就算我可能看不見了,我也一定相信是這樣。”
  我的身軀猛然一震,這聲音是什麼意思?這是慧根兒的聲音...他說什麼傻話?什麼叫可能看不見了?
  “是啊,陳承一這家夥黏黏糊糊的,打架也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就是不會輸,我真是不服啊。承一...我也累了,就在這陪著慧根兒了,是你讓我看見了不一樣的生活,讓我有了不一樣的信仰...你最終要證明我是對的啊。”
  這是...肖承乾,他?
  我再也控製不住心中的情緒,一回頭...看見的是慧根兒陡然扯掉了身上的上衣....那血色的紋身全部浮現在了身軀之上...手臂上的那龍型紋身更是活靈活現,就要從手臂飛身而出一般。
  他的腳一跺...赫然是一個箭步的姿勢,全身的肌肉開始抖動....顯然是在蓄力,而他的麵色漲紅,青筋突出...他是想要打出怎麼樣的一拳?
  而在他身後,是肖承乾...在蕭瑟的風中,冰雨已經漸漸的停下...肖承乾伸手抹了一下額前的劉海,很是優雅的點燃了手中的雪茄...隻是吸了一口,就把手中的雪茄拋飛在了空中...看了一眼承真。
  承真帶著笑望著他...很是平靜的擁抱了他一下,然後轉頭繼續前行...隻是手在臉上飛的抹了一下。
  這是發生了什麼?不是說要陪我走最後的路嗎?他們好像都知情的樣子,為什麼我覺得這麼的不對勁?
  “承一,走!不要停下。”在這個時候,如雪緊緊的拉著我的手...催促著我的前行,不讓我有任何喘息的機會。
  “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兒?”我的聲音都在顫抖,我根本沒有從剛才的悲傷中回過神來...難道又要讓我陷入新一輪的悲傷?
  “何必用我告訴你,你應該清楚,命運是一個輪回,心中的道若是一樣...也必然會踏著前輩的足跡,走得更遠...”如雪的聲音悠悠,在風中傳出了很遠。
  我的手感覺又涼了一分...我已經明白了..隻是下意識的喊著:“不,不...為什麼要是他們?”
  “承一,走!”如雪隻是重複著這一句話。
  

Snap Time:2020-08-11 09:02:59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