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兩千三百三十四章五藏鍛元功

  
  此書頁方一拿出,就在手中嗡嗡作響的顫抖不已,一副想拚命掙脫手指飛走的模樣
  韓立微微一笑,兩手隻是一搓,頓時金光為之黯淡,嗡嗡聲嘎然而止。
  這時,他才用兩根手指一夾書頁,看似隨意的抖了一抖。
  “噗”的一聲。
  無數金篆文從書頁上狂湧而出,並迅速化為了一篇經文的浮現在麵前。
  韓立雙目一眯,凝神細望起來。
  “五藏鍛元功”
  一他不覺將此經文開頭的所寫的神通名稱,自語的說了出來。
  韓立神色微動,隱約的意識到了什麼,急忙開始往下看去。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韓立臉色卻不覺有幾分驚喜之意。
  他是看完了整篇經文,袖子一抖後,一股青霞一卷飛出。
  “砰”的一聲,青光閃過處,將經文化為點點靈光的一閃而滅。
  韓立雙目一,開始靜靜參悟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後,他再一次睜開雙目時,卻發出了輕笑之聲。
  “有趣,有趣。竟然是專門修煉五髒六腑的功法,這可少見的很。此功法修煉成之後,不但可以讓五髒六腑成為類似丹田那般存放法力的容器,讓法力劇增,還可另生出諸多玄妙之極的神通。此功法和那百脈煉寶決可以說是相輔相成,多半應該同出一處了。三十六張內頁玉書中,能一下得到相同淵源的仙界秘術,還真算是運氣不錯了。”
  韓立喃喃了一番後,忽然又想起了社麼,眉頭一皺而起。
  按玉書上所說,這功法對肉身和經脈強大有十分苛刻要求,修煉時更需要吞納大量的天地靈氣,修煉之慢幾乎到了令人發指地步。
  前者還好說,他已經修煉果百脈煉寶決,肉身也足夠強橫。應該很容易滿足要求了。
  後者的話,即使靈丹輔助可以節省大半苦修時間,真修煉到小境界的話,恐怕還要以萬年來計算了。”
  嘿嘿,“比一般功法長久些”。那胡玉雙在拍賣會上倒是說的很輕巧。
  若是換了一般大乘。沒有五六萬年苦修時間,是想也別想的事情了。
  梵聖真魔功也算是極難修煉的一種功法了,他花費了其不少的時間在上麵。
  但和此功法相比,反算是一種再短不過的修煉法門了。
  怪不得。赫連商盟將此物視作雞肋般存在,願意拿出來拍賣了。
  不過按照書頁上所說,此功法哪怕初步修煉小成,都對實力有驚人的提升,就此放棄了也實在的可惜。
  韓立心中默默的想著。臉上換上了猶豫不定的表情。
  這門仙界秘術的確十分的誘人,但是萬年的修煉時間,也同樣的讓人望而生畏。
  要知道他從凡人一步步修煉到現在的合體境界,也不過隻花費了兩千多年的時間而已。
  現在單修一門輔助功法,就要多花四五倍以上時間,自然心中一陣額遲疑了。
  “什麼人,何必鬼鬼祟祟的在外麵,進來吧。”韓立忽然目中精芒一閃,神念似乎感應到了什麼。臉色一沉,冷冷的說了一句。
  隨之,單手衝大門處虛空一招。
  “砰”的一聲,大門就此的一打而開,外麵筆竟直站立著一道淡淡人影。
  “。韓道友還真是機警過人,在下才剛用秘術挪移至此,就被馬上發現了。”
  模糊人影一邊說道,身軀同時飛的清晰起來。
  韓立一看清楚的人影的麵目後。瞳孔一縮。
  “是你。閣下膽子真不小,不設法傳送遠遁。反而敢直接出現在在下麵前,就不怕我動手拿人嗎。”他冷冷的說道。
  這人影麵目普通,赫然是應該早就逃之夭夭掉的黑袍男子。
  他此刻笑吟吟的站在門外處,但是目中深處卻有一絲訝然,顯然也沒想到自己如此就發現了。
  ”在下若是能走掉的話,早就遠在千萬之外了,哪還會來找韓道友了。那個傳送法陣原本就是個障眼法,我二人隻是被傳送到了地下世界的另一角落而已。”黑袍男子嘿嘿一笑,身形一動,就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密室內。
  “閣下倒是好心計,怪不得明道友他們都被欺瞞過去了。但道友不繼續設法逃命,突然出現在這做什麼,難道是特意衝韓某來的。”韓立有些意外了,但馬上神色如常的問道。
  “這話說對了,在下的確是專門來找道友的。”黑袍男子竟點頭的一口承認道。
  “我以前可見過島嶼哦?”韓立眉頭一皺,再問一句。
  “當然沒有,田某是第一次和道友相見的。”黑袍男子不加思索的說道。
  “既然以前素未相識,找我做什麼。而且道友的口氣中,似乎對韓某並不陌生,好像早就有所了解的。這點,可否先給在下解說一二。”韓立釘著對方麵孔,麵無表情的說道。
  “我知道韓兄的存在,自然是從某個家夥口中得知的。不知韓道友可還記得樊咆子?”黑袍男子不慌不忙的回道。
  “你認識樊道友?”韓立真有些意外了,露出了訝然的表情。
  “何止是認識,我和這家夥可是至交好友。否則,怎能從其口中知道韓道友的事情。他可對韓兄極為佩服,並且還一通好誇。在下原以為有些誇大,但見了道友本人後,卻有幾分讚同了。”黑袍男子微笑的說道,並上下重新打量了一番韓立。
  “田道友謬讚了。我和樊道友結識的時候,並無第三人在場。道友既然能說出樊咆子名字,應該不假了。先前韓某若有怠慢之處,還望不要見怪了。”韓立心念飛轉動一番後,才神色一緩的說道,並擺手請對方坐下。
  那樊咆子顯然當初見過一麵後,對其又有過特意調查過了。
  “哈哈,這是應該的。若是我忽然見一名陌生人上來套交情,也要先多幾分小心的。”黑袍男子嘻嘻一笑,不客氣的在對麵一塊蒲團上盤膝而坐了。
  “不過這次找上門來,在下的確是有事求上門來了,還望韓兄能夠相幫一把的。”黑袍男子笑容一收額說道。
  “田道友先說來聽聽。”韓立聞言,未有何異色的回道。
  “不瞞韓兄,因為先前拍賣會上的出手,這地下世界的出口和幾座傳送法殿全都變得森嚴起來。單憑在下一人之力,恐怕短時間內是無法離開此地了。我在外麵偷聽其他人言,道友似乎拍賣了幾個跨大陸的傳送名額,不知可否到時帶上在下一同傳送離開。若是肯幫忙,事後在下必定重重相謝,報酬絕對讓韓兄滿意的。”黑袍男子倒是十分坦然,短短幾句話就將自己處境和要求提了出來。
  “道友想進入跨大陸傳送法陣!”韓立眨了眨眼睛,有些意外了。
  “不錯。除了了此方法,在下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能盡離開這了。”黑袍男子苦笑一聲的。
  “道友既然計劃要在拍賣會上動手,怎會沒有考慮好後路的事情。而且田道友的同伴又在什麼地方,為何未見道友提及的?”韓立神色動了幾下後,問道。
  “我會之所以被困在這,其實就是那家夥責布置的後手出了些意外,結果他僥幸逃出了地下世界,我卻被迫留了下來。”黑袍男子有幾分尷尬之色了。“原來如此。碰到這種事情,的確是難以預料的。不過道友這次在拍賣會上公然出手,可是將事情鬧的夠大的。赫連商盟已經對二位發下重賞了,不但將劫走的拍賣品當做報酬,甚至還可事後向商盟任意提出三個要求。田道友可知道此事嗎?”韓立的緩緩說道。
  “自然早聽說了。赫連商盟還真夠大方的,這般重賞話,我聽了都恨不主動上門將自己給賣掉了。”黑袍男子聞言,哈哈大笑起來,似乎對此毫不在乎。
  “不管赫連商盟出如此重賞是否有心,但可見對二位道友的欲得之心了。我帶道友離開沒有問題,但世間沒有透風的牆,若是事後風聲外泄了,被赫連商盟的人知道了怎麼辦。在下雖然自信有點本事,但也絕不想被赫連商盟這種超級勢力找上門的。而且道友雖是樊兄好友,但到底是何來曆,在下還是一頭霧水的。如此大幹係,在下恐怕很難插手吧。”韓立沉吟了一會兒後,才搖搖頭的說道。
  “原來道友擔心事後被另找麻煩。這個盡管放心了。我可以心魔發誓,絕不會將韓兄相助之事泄露分毫的,而且此事一旦了解,我也不會在靈界滯留什麼,會直接返回族中去。本族也會將此事對外公開,就此幹係徹底擔下,絕不會牽扯到韓兄分毫的。至於在下來曆,韓兄既然和樊咆子相識,難道還不明白嗎。”黑袍男子輕笑了起來。
  “你是真龍族之人!”韓立臉色一變。
  “不錯,田某本體正是真龍之身,剛才未來及明說此事,還望韓兄不要怪罪了”黑袍男子似笑非笑的言道。
  “真龍族之人,怪不得道友會強行劫走那‘祖龍之血’了。”韓立神色有些怪異,半對黑袍男子半自語的喃喃說道。
  “祖龍之血!哼,道友還真相信被劫走的是此物嗎?”黑袍男子聞言,露出一絲譏諷之色來。
  

Snap Time:2019-09-18 00:34:55  ExecTime: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