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出手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出手
  韓立偏頭望了一眼肩頭上的女童,嘴角『露』出了一絲淡淡笑容。
  這女童不是別人,正是從沉睡中蘇醒過來的豹麟獸。
  此獸在他快趕回人族地域的時候,終於從沉睡中蘇醒,並且一醒來就給他一個出人意料的驚嚇。
  這頭豹麟獸竟在醒來的同時,開始了合體期的度劫。
  以此獸身具的真麟血脈,所降臨的天劫自然驚天動地,厲害之極。
  而天劫不是外人可以輕易『插』手的,韓立固然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也隻能眼巴巴的看著此獸在天劫中差點飛灰湮滅了。
  好在它吞噬了暗獸之王的妖丹,憑空領悟出了幾種新的神通,這才堅持到最後勉強渡過了此劫,可以幻化成了人形。
  這時的豹麟獸,自然也是遍體鱗傷。
  要不是韓立不惜無數靈『藥』的強行救助下,恐怕仍然小命不保的。
  但讓韓立有些無語的是,豹麟獸度劫後幻化的人形,竟是一個比“曲兒”看起來還要年幼的女童。
  若是換成一個凡人,這等年齡恐怕連話都還無法說的清楚吧。
  好在此獸所化女童雖然看似幼小無比,但自然不會真的滿口“呀呀”之語,可以直接用神念和其溝通的。
  因為小獸的意外度劫,韓立返回天淵城的行程,自然被耽誤了一下。
  足足多花費了數月時間,他才帶著從天劫中痊愈的豹麟獸回到了人族,並直奔天淵城而來。
  他現在要去的地方,正是通向天淵城不多的幾個專為城中長老預留的隱秘傳送陣。
  因為這傳送陣是小型法陣,一次頂多傳送一兩人過去,故而天淵城倒也不怕魔族發現此處,借機直接侵入城中去。
  畢竟哪怕是合體期魔尊,一次隻傳送一兩人到有重重禁製和重兵看守的另一端去,也隻有活活被圍困而死的下場。
  韓立唯一要小心的,就是這的傳送陣別變成了魔族的埋伏之所。專門用此法陣,來引誘人族修士飛蛾投火般的自投羅網。
  當然即使有埋伏,以他又進一層的修為來說,也無需放入眼中的。
  如今除了那些聖祖化身,一般的合體後期修士,他自問都可取勝的。
  像前兩次那般被魔族聖祖追殺的落荒而逃的事情,應該小到幾乎可以忽略的。
  那些聖祖化身降臨在此界可是為了統率魔族大軍的,哪可能在某些地方一直守株待兔的埋伏什麼人。
  甚至連那些魔尊出現的可能『性』,也不會有多高的。
  在魔族大軍攻打天淵城的關鍵時候,魔族高層也不會將頂階力量浪費在此等小事上的。
  韓立一邊思量著,一邊催動遁光。
  青虹在淡淡閃動中,不久就接近了前方的山脈。
  韓立正要一催的直接沒入其中時,忽然神『色』一動的發出一聲輕“咦”,體表青光一斂,竟直接在邊緣處現身而出,並雙目一眯的朝山脈深處凝望而去。
  瞳孔中藍芒刺目,雙目一片模糊後,千外的一切一下盡數拉到了眼前。
  結果隻見天邊數十道顏『色』各異遁光浮現而出,並慌慌張張的向他這邊激『射』而來。
  而在這些遁光後麵,一片黑壓壓魔雲,滾滾緊追不放。、
  在黑『色』魔氣中,隱約可見一些麵目猙獰魔獸和一些揮動兵器的魔族甲士。
  在數十道遁光後邊處,有一名白須老者正拚命催動一青一黃兩口飛劍往魔雲之狂斬不停。
  每一道劍光斬出後,都一下化為數十丈的巨劍,每每將魔雲硬生生斬為之一頓。
  這兩口飛劍威能之大,竟似乎遠超老者本身煉虛修為所能控製的。
  不過白須老者每斬出一劍,臉『色』就為之蒼白一分,當其麵『色』變得一點血『色』沒有的時候,竟張口將兩團精血噴到了兩口飛劍上。
  兩道飛劍所化的劍光一下比先前更加耀眼幾分,劍光所過之處連魔雲中的部分魔獸甲士都來不及躲避的一斬而滅。
  接連幾劍過去後,竟有數百頭魔族甲士當場化為了灰燼。
  但啊如此舉動,顯然也激怒了躲藏魔雲深處的高階魔族。
  一聲大吼下,突然從魔雲中飛出一隻漆黑如墨的三股飛叉,一晃的化為了百餘丈長,並在一陣聒噪叮當『亂』響後,一閃衝一道粗大劍光一擊而去。
  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
  黑芒劍光交織一團,又仿佛雷霆般的爆裂而開。
  粗大劍光一散的化為一口飛劍往後去,光變得黯淡之極。
  而那口飛叉發出一聲哀鳴,也往魔雲中倒『射』而回,似乎同樣受創不輕。
  “你竟敢毀我寶物,一會兒抓住你,定將你抽魂煉魄!”魔雲中的高階魔族,一見飛叉這般模樣,頓時暴跳如雷的狂吼不已。
  隨之魔雲一個翻滾,高漲倍許的直奔老者一卷而去。
  白須老者見此情形,臉『色』大變,顧不得同樣痛惜飛劍受損,猛然將兩口飛劍一收後,身劍合一的化為一道青黃兩『色』的驚虹,向後激『射』而走。
  而這時因為有老者的全力阻擋,那些弟子又已經掏出百餘遠去了。
  後方魔雲中的魔族,自然不可能就這樣善罷甘休,當即魔風一起下,同樣氣勢洶洶的再次追去。
  白須老者一邊駕馭劍光飛遁,一邊從懷中掏出數顆丹『藥』,也不細看的往口中狂塞而去,再用眼光往身後處掃了一眼緊追不放的魔雲,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他先前帶著兩名師弟進入山穀中尋找傳送法陣,縱然事先早就百般小心,但是還是中了魔族的埋伏,被七八名同階魔族一陣圍攻。
  要不是那兩位師弟拚著自爆元嬰,一下重創了數名高階魔族,恐怕連他也要隕落在了當場。
  但即使如此,他也被剩餘魔族追的亡命而逃,眼下情形更是危機萬分。
  別看他剛才威風凜凜,似乎輕易擋住了魔族的追兵。但實際上剛才催動一番門中至寶“天幹雙劍”,早已讓其體內法力十室九空了。
  這也是他為何剛才沒有繼續留下阻擋那魔雲的原因。
  現在縱然看似一門人大半都逃了出來,但以他門下弟子的修為,被魔物追上也是遲早的事情。
  更何況這是魔族占領區域,想要真正逃掉除非有奇跡發生,仿佛根本就是近似做夢的事情。
  白須老者越是思量,心越是直往下沉去,明知道事情幾乎不可而為,也隻能硬著頭皮的硬撐下去。
  於是一追一逃下,兩波人轉眼間就掏出千之遙,已經遙遙可以看見山脈的邊緣處了。
  這時,前麵的人族修士中有十幾名法力低微的弟子不覺已經落後了其他人一大截,眼看就要被後邊魔雲追到。
  魔雲中眾多魔獸發出低吼之聲,魔族甲士更是一個個麵『露』猙獰之『色』。
  這些弟子頓時一個個麵無人『色』起來。
  白須老者看到此景,心中長歎一聲,用低不可聞的說了一聲“也罷”!
  隨之所化驚虹一個盤旋,竟又掉頭回轉過來,再次放出驚人靈芒的直奔魔雲衝了過去。
  魔雲中一聲狂笑發出,黑氣一陣翻滾下,竟從雲中同時飛出四名身材異常高大的煉虛期高階魔族來。
  其中一人,雙手持著一柄黑『色』三股魔叉,正是剛才出手擊退老者飛劍的那名高階魔族。
  其餘三人修為,卻也絲毫不遜於此魔的樣子。
  眼見白須老者所化驚虹就要到了魔雲上空,這四魔就同時將手中寶物往上一拋。
  一隻黑『色』巨叉,兩口白森森骨劍,一隻藍『色』巨劍,以一顆小山般的黃『色』巨磚,同時在空中浮現而出,一個閃動後,不知怎麼一下將那道驚虹困在了其中,並『逼』得老者不得不現形而出。
  這時四魔一催魔功,五件寶物這才衝老者鋪頭蓋臉的狂擊而下。
  老者一見此景,苦笑了一聲,隻能將體內殘餘法力猛然一提,將所有靈力都注入了二口飛劍中。
  頓時青黃二劍一聲嗡鳴,再次一動的化為兩條巨大劍光狂舞起來,一層厚厚劍幕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老者頭頂處,將身形徹底護在了其下。
  縱然這兩口飛劍也是大有來曆之物,但是那四魔聯手一擊的威力還是遠超常人想象。
  五件魔寶隻是重重一擊後,劍幕就發出尖鳴的寸寸碎裂,隨之絲毫不停,氣勢洶洶的往老者狂落而下。
  白須老者臉『色』煞白無需,隻能勉強的一張口,又噴出一股青霞來,往空中飛卷而去。
  到了此種地步,他也隻能拚死掙紮一下了。
  但就在這時,一個淡淡的男子聲音,驀然在附近虛空中響了起來:
  “哼,不過幾名煉虛期魔物,竟然也敢我麵前動手殺人!既然來了,那就把小命給我留下吧。”
  男子話音剛落!
  頓時一聲擎天霹靂,一道人影一,竟在離白須老者不過丈許遠的地方出現,並且一手看似隨意的往天上輕輕一抓。
  讓人大驚的事情發生了。
  五件原本要落下的魔寶的猛然間一顫,同時受到一股龐然巨力的迎頭一擊,頓時發出怪鳴的向高空倒『射』而去。
  四名高階魔族在此一瞬間內,竟失去了對自己寶物的控製。
  四魔頓時大吃一驚!
  

Snap Time:2019-09-18 00:35:55  ExecTime: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