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人魔之戰(三)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人魔之戰(三)
  金『色』光幕在爆裂中仍然巍然不動,但在一團團綠霧侵蝕下卻狂閃不已起來,雖然緩慢異常,但的確讓光幕威能在一點點流失的樣子。
  不過就在這時,堡壘中的法陣也終於激發完畢。銀『色』光球一閃之下,竟紛紛的在法陣中心處消失不見。
  下一刻,堡壘上方數十丈高的虛空處,空間波動一起,那些銀『色』光球紛紛浮現而出,滴溜溜一轉下,就“劈啪”聲大作。
  一道道銀『色』電弧從中狂噴而出,並化為一張張巨大電網,向對麵一罩而去。
  無論火球風刃,還是綠霧在一接觸電網的瞬間,就立刻被電光撕裂的粉碎,在雷鳴中就此的『蕩』然無存。
  接著一閃之下,就化為無數銀蛇的落到了魔氣中。
  “轟隆隆”之聲一下連綿不絕,魔氣銀弧一下交織一起,然後又紛紛的炸裂而開。
  兩種魔獸縱然狂躥閃避,但在如此密集攻擊下仍死傷慘重,不少魔蜥和毒蟲被電弧擊中的瞬間,紛紛化為了炭灰。
  但是被電弧爆裂波及的而負傷的魔獸,卻更多式樣數倍,不少魔獸身體殘破的在魔氣中躺到了一片又一片,口中哀嚎聲不斷。
  殘餘的魔獸縱然仍瘋狂的發動一波又一波的攻擊,但短時間內又根本奈何不了金『色』光幕。
  反而堡壘上空浮現的光球,發出的銀『色』電弧一道接一道,愈發的凶猛異常。
  兩種魔獸轉眼間就損傷了近半。
  遠處空中的紫甲魔族目睹此景,臉『色』一下鐵青起來,二話不說的單手一招。
  身前那一排懸浮小旗中的兩根,一顫之下就被其一把抓到了手中,並兩手狠狠一搓下,就化為兩股青煙的消失了。
  接著他再次手指一彈,其他小旗也低鳴之下,近半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魔獸大軍中趴伏的兩頭『乳』白『色』巨型蝸牛,突然體表白光閃動,接兩隻巨大觸須往空中一揚,驀然口中發出了牛吼般的聲響,兩道『乳』白『色』光柱從中一噴而出,一閃即逝下,就狠狠擊在了金『色』光幕上。
  原本穩若泰山的光幕,仿佛平靜湖麵上被丟進了兩顆石子,一下『蕩』漾起一圈圈的波紋,在下一刻就一顫的被光柱洞穿而過。
  光幕後麵的十幾座堡壘連同麵的修士,在光柱一閃即逝的掃過後,瞬間的飛灰湮滅了,根本無法抵擋分毫的樣子。
  不光如此,原本在後方的龐大魔獸群一陣『騷』動,終於在吼聲中都奔跑了起來,往天淵城方向狂奔了起來。
  那些懸浮在高空中的魔人,也在此時體表靈光一閃,徐徐的也向前飛動起來,同時從他們身上或飛出團團烏光,或魔氣滾滾而出,一時間氣勢驚人。
  更高處的魔氣中則金鼓聲大作,上百隻烏黑油亮的飛車從中一飛而出,車上均都站著數名或十幾名身披各『色』魔甲的高階魔族,一個個猙獰凶惡,手持長戈長戟,滿臉煞氣。
  淒厲的尖鳴聲大響,在百餘飛車之後,一輛體長百丈,被兩頭巨大怪獸拉扯的巨型飛車,也從魔氣中氣勢洶洶的飛車。
  此巨車前邊的兩頭怪獸,通體發紫,酷似犀牛,但偏偏鼻上的獨角金光燦燦,好不凶惡。
  至於巨車之上,屹立著數以百計的甲士,在中心處則正站著紫甲魔族和綠袍老者。
  二者均都麵『色』清冷!
  魔族在一番小心的試探之後,終於開始發起了真正的攻擊。
  高台上目睹這一切的穀長老等人,卻不禁眉頭微皺。
  眼前出現的魔族精銳數量之少,實在大出他們預料,和以前魔劫中第一波攻擊的凶猛傳聞,可實在大為的不符。
  雖然那些魔獸的確凶悍異常,但單憑這點實力想要攻下天淵城,自然是白日做夢之事。
  眼見,魔獸大軍頂著對麵密密麻麻落下的銀『色』電蛇,以一種絲毫不在乎損傷的姿態,衝到了金『色』光幕前,或催動天賦法力攻擊,或一張皮糙肉厚的直接用身軀撞擊而去。
  空中的那些魔人則催動魔器,化為各種魔雲的拚命抵擋電弧的落下,以減少下方魔獸的損傷。
  而那些載著甲士的魔族飛車,卻停在了離光幕十餘外的地方,就紛紛揮動手中兵刃的直接攻擊起來。
  頓時一道道的烏黑長虹從飛車上飛『射』而起,幾個閃動下,就滾滾的
  金『色』光幕前,一時間喊殺聲震天。
  韓立歎了一口氣,並轉首衝金越禪師等人眉頭微皺的說了一句:
  “幾位道友,看來魔族一改以前原先慣例,這一次攻擊竟隻是純粹的試探。如此的話,韓某就先回去了。在下現在正祭煉一種寶物到關鍵時候,一旦完成,應該對抵禦魔族有些裨助的。”
  “這一波攻擊的確遠不如預料中的可怕,我等迫於以前的傳聞,倒是有些大驚小怪了。韓道友既然還有要事在身,盡管放心的先去處理吧。魔族存了穩紮穩打的念頭,看來短時間無需我等合體修士出手的。”金越禪師歎了一口氣,衝韓立點點頭的說道,似乎並未因為眼前魔族攻擊的不利,而有絲毫高興之意。
  “的確如此!若是魔族一開始就全力以赴的攻打本城,老夫反更放心一些的。眼下情形,要多加小心了。我等是城中最高戰力,但也各有事情需要處理,不能因為魔族的『騷』擾攻擊就全被牽製在此一直幹耗下去的。這樣吧,隻要不是魔族發動全力進攻本城,我們就兩兩的輪流主持抵擋這些『騷』擾攻擊吧。韓道友,你並非城中長老會成員,對城中人手和防禦都不太了解,就無需參與輪值了。不過真到本城危機的時候,還望道友大力相助的。”穀長老略一沉『吟』下,就想出了應對之策來。
  “穀兄此策甚善!”
  “韓某也沒有意見!”
  其他幾人聽到此話,欣然的加以同意。
  韓立也點頭的同意下來!
  於是縱然遠處魔獸攻擊仍顯得激烈異常的時候,韓立就雙手一抱拳的化為一道青虹的離去了。
  金越禪師和銀光仙子等人不久後,也紛紛的離開了白玉宮殿。
  轉眼間,宮殿上隻剩下了穀長老和那名身穿皮袍大漢兩名天淵城長老了:
  “穀兄,我等就這般一直袖手旁觀的看下去嗎,這樣未免太被動。而且金旭寶鏡形成的防護承受如此凶猛的攻擊,消耗的靈石也實在太大了一些。”先前始終沒有開口的黑袍大漢,望著遠處轟鳴聲陣陣的激戰之地,冷聲的問了一句。
  “哼,鮑道友放心。這些魔族竟然拿這些魔獸當炮灰,打算試探本城的防禦能力,本長老也不能讓他們太失望了一些,就動用七星精火大陣,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吧。也好殺一殺他們的士氣。”穀長老聞言,目光一閃下,哼了一聲的說道。
  “七星精火陣!真要動用此法陣,這可是本城的殺手之一,現在就暴『露』出來,不太好吧。”這一下,輪到黑袍大漢吃了一驚,有些遲疑了起來。
  “沒關係,我隻會發動此大陣十分之一的功效。如此一來,既能給魔族一個厲害看看,也不會暴『露』此陣的真正威力。說不定,反可讓為首的魔族產生誤判,另起到有利的效果。”穀長老卻擺擺手,胸有成竹的說道。
  “嗯,穀兄此言有理。就依道友之言吧。”黑袍大漢略一沉『吟』後,也覺沒有什麼問題,也就凝重的點頭同意下來。
  兩名留下主持的合體期存在達成了共識,自然命令一吩咐下去,再無任何阻礙。
  天淵城中一座赤紅巨塔的地下深處密室中,七名身披赤紅長袍的白發老者,盤坐在一座淡金『色』陣圖的各處陣眼上,正閉目打坐著。
  他們七人身上火氣翻滾不定,竟都是主修火功法的修士,並且從其身上散發的靈壓來看,還都有煉虛期的驚人修為。
  一名看起來最為蒼老的老者身上,忽然一聲銅鈴的清鳴之音傳出。
  此老者滿臉皺紋一動之下,立即睜開了雙目,瞳孔中竟赤紅一片,隱有火焰翻滾一般。
  單手一翻轉,老者手中驀然多出了一麵白『色』法盤,低首往上麵掃了一眼後,眼角不禁驟然一跳。
  “開始激發大陣,隻要引動七星十分之一的精火之力即可了。”老者森然的說道。
  “是,大哥!”另外六名老者聞言,也睜開雙目的異口同聲答應道。
  接著七人兩手掐訣,體表赤紅火光一下大放起來,再驀然單手一拍天靈蓋。
  “噗”“噗”幾聲傳出,七人頭頂天靈蓋忽然一開下,七隻赤紅元嬰詭異的浮現而出。
  這些元嬰臉孔均都和七人麵目一般無二,並且雙手各自持著一件紅燦燦的寶物,分別是環,幡,劍、刀、塔、牌、珠等七件形態完全不同的法寶。
  它們表麵紅光翻滾,散發著『逼』人的炙熱火浪,顯然是純粹之極的火屬『性』異寶。
  七名元嬰口中咒語聲傳出,七件火屬『性』寶物紅光一下大漲數倍,並從元嬰手中一飛而出,徐徐的往陣圖中心處一落而去。
  

Snap Time:2019-09-18 00:39:09  ExecTime: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