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巨靈符與血影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巨靈符與血影
  “這些靈『藥』,就按照約定平分了吧。”段天刃望著虛空中密密麻麻的玉盒,再也無法掩飾興奮的說道。
  “道友且慢!雖然我等當初約定平分這些靈『藥』,但後麵的靈石和晶月『液』可都是妾身出的。這些靈『藥』,妾身可要多占一成的。”彩流罌雖然同樣興奮,但此時卻搖搖頭的說道。
  “多分一成?仙子打算出爾反爾嗎?靈石,我和段道友一會兒自會另行補償仙子的。至於晶月『液』,縱然是煉體聖『藥』,但是如何能和一成的仙界靈『藥』相比。頂多多分你五六株靈『藥』也就算彌補了。”千機子臉『色』一沉,冷冷的說道。
  “好,五株就五株。”彩流罌竟一口同意了下來,麵上還一臉的笑『吟』『吟』之『色』。
  千機子不由的怔了一怔,但馬上想起了什麼,臉上反『露』出了鬱悶之『色』,但哼了一聲後,也不便改口什麼了。
  段天刃在一旁見此情形,則雙手抱臂的麵『露』微笑。
  三人當即開始分配玉盒中的數百份靈『藥』,並經過一番激烈的討價還價後,終將這些靈『藥』瓜分一空了。
  “嘿嘿,有這些靈『藥』,段某困住多年的瓶頸,想來突破應該不成問題了。”段天刃將所屬的玉盒全都收好後,滿意的說道。
  “不過小家夥身上,肯定還有部分靈『藥』沒有拿出來。二位道友,對此沒有興趣了嗎?”千機子目中異『色』微閃,忽然這般說道。
  段天刃和彩流罌自然一下聽明白千機子話的意思,但二人互望一眼後,卻均『露』出了忌憚之『色』來。
  “若隻是他一人,我們三人聯手下自然不算什麼。但是別忘了翁前輩前些天的命令,特意讓我們將那傳送陣封印打開,讓這小子使用。如此看的話,他多半和翁前輩有些關係。而且那『藥』園規模,也都聽小徒說過了,算算靈『藥』也拿出的差不多了,就算還留有一些,也絕對不會太多的。再為剩下的些許,去觸怒翁前輩,有些得不嚐試的。而且這小子神通不小,又如此識趣,沒有必要再多此一舉的。”段天刃臉『色』陰晴不定一會兒後,才搖搖頭的說道。
  “小妹也覺得段兄之言有理。真為此得罪了翁前輩,縱然我等是聖族,也絕對吃不消的。”彩流罌也神『色』凝重的讚同道。
  “二位道友如此說了,老夫先前之言就當在下沒說。也是,在下剛才的確有些貪心了。”千機子打了個哈哈,將此事一句話的帶過了。
  沒有彩流罌和段天刃的支持下,他自然熄了其他的念頭。
  ……
  這時,韓立已經身處下山的山道上,衣袖飄飄,神『色』淡然。
  誰也不知道,他心中卻翻滾不定,思量著這次交易的利弊。
  從表麵上看,如此多仙界靈『藥』都被對方用些材料和靈丹換走了,自然是吃了一個大虧。但是實際上,他很清楚根本沒有吃什麼虧,甚至反占了一個大大的便宜。
  之所以如此說,自然是因為他先前拿出來所有靈『藥』,都特意留下了備用的一株。隻要他回去後多花些時間,就可在神秘小瓶幫助下,重新大量催熟出來。
  如此的話,他損失的隻不過是回去多花一些時間而已。
  而紅羅果和蝕毒草,因為用催熟之法不一定真有用,他隻交出了幾株出去,而留下了大多數的同類靈『藥』。
  至於那七八種獨一無二的靈『藥』和神秘的銀『色』蓮蓬,更不會交出去的。
  如此一來,韓立相當於根本未曾增損失什麼靈『藥』,就從千機子等人手中換取了如此大的好處。
  他心情自然大好。
  走下這座山峰後,韓立在附近的另一座山峰處,找了一家類似客棧的地方,暫時住了下來。
  接下來的三日中,他未在住處老實的待著,而是在伏蛟城中的各處材料店鋪跑來跑去,開始大量購買眾多的材料。
  這些材料倒不一定多麼珍稀,但均都是雷鳴大陸才有的特產之物。
  他既然打算返回風元大陸,自然要多采購一些,以備日後不時之需的。
  而到了第四日的早上,韓離開了住處,直奔伏蛟城外立飄然而去。
  青蛟峰,是伏蛟城西麵一百多外的一座山峰。
  在這片巨大山脈中,此山峰不大不小,算不上多麼起眼。要不是山上遍布一種四季常綠樹木,並且山峰外形奇特,仿佛一條飛天而起的蛟龍,恐怕還真沒有多少人會注意此山峰的。
  韓立所化青虹來到山峰上空後,光芒一斂的現出身形,並向下方掃了兩眼。
  以他如今的神念強大,自然頃刻間就將整座山峰都掃了一遍。
  山上空『蕩』『蕩』的,和其有約的向之禮還未來到此地。
  韓立目光閃動的在空中思量了一下,忽然袖袍一抖,頓時十幾道陣旗一飛而出,向山峰下激『射』後,一閃即逝的不見了蹤影。
  然後他才一落而下,出現在了峰頂之上。
  隨意找了一處幹淨些的山石,盤坐而下,雙目微閉。
  時間飛快流逝,轉眼間就過去了數個時辰。
  韓立神『色』一動,忽然睜開了眼睛,朝伏蛟城方向望去。
  隻見遠處天邊靈光一閃,一道驚虹激『射』而來,片刻工夫後,就到了山峰上空,一個盤旋的落了下來。
  “韓師弟,為兄有事來遲了一些。倒讓師弟在此久候了。”光芒一斂後,一名黃袍老者出現在了韓立附近處,一臉歉意的衝韓立雙手一拱。
  正是向之禮。
  “沒什麼,我也到此地沒多久。師兄現在可以直言相告了吧。”韓立神『色』平靜,淡淡的說道。
  “這個當然,不過在此之前,還要先讓師弟看一樣東西的。”向之禮,一手從寬大袖跑中一探而出,竟托著一個綠燦燦的玉盒來,麵帶笑容的遞了過來
  “這就是師兄要交給我的東西?何物,竟然如此的神秘!”韓立目光向玉盒望了一眼,神念一接觸玉盒,竟意外的被一彈而開,麵『色』不由一動的問道。
  玉盒內部似乎被人下了神秘極其玄妙的禁製!
  “,韓師弟隻要親自打開,自然就可知道了。”向之禮笑著說道,麵上『露』出了神秘之『色』。
  韓立聞言,點了點頭。
  抬手接過綠『色』玉盒,掂了一掂後,隻覺的輕飄異常,仿若無物一般。
  再衝向之禮望了一眼後,韓立目中閃過一絲奇怪表情,突然將玉盒往半空中一拋,接著袖袍一拂,一道丈許長的青『色』劍光一噴而出,一閃之下,就狠狠斬在了盒子上。
  “啊”
  向之禮見此情形,頓時驚呼出口,但自然來不及阻止什麼。
  隻聽“哢嚓”一聲後,玉盒就被青『色』劍光一斬而開,從中飄落下一物。
  韓立雙目一眯下,自然看得清清楚楚,臉上現出一絲意外之『色』來。
  竟是一張金燦燦的符籙,表麵遍布玄妙的銀『色』花紋,同時無數金銀符文圍著此符籙若隱若現,顯得神秘異常。
  “這一張‘巨靈符’,是老夫當年在人界中無意中所得,但必須要化神以上等階才能祭煉驅使。老夫通過空間節點時多虧有此符護身,才能活到今天的。不過現在我已經跌落至結丹水平,留之也無用了。就贈送給韓師弟使用吧。作為交換,我希望韓師弟回到人族幫我做一件事情。不過放心,這絕對是韓師弟力所能及的小事!”向之禮麵上神『色』回複 了平靜,絕口不停韓立出手斬開玉盒之事,反而簡單解釋了幾句,話語誠懇異常。
  韓立聞言眉頭皺了一皺,並沒有接口什麼,反而單手往空中一抓。
  頓時一股無形力量往空中一散罩去。
  “嗖”的一聲!
  那張金『色』符籙應聲『射』下,被攝到了手中。
  隱隱感應到從這“巨靈符”中傳出的精純靈力,韓立心中一動,“嗤嗤”的破空聲驟然響起,隨之從眉宇間一下激『射』出,數根晶瑩細絲來,一閃即逝的沒入符籙中。
  “神念晶化”
  向之禮一見此幕,再次失聲出口,目中駭然之『色』一閃而過。
  但是下一刻,異變***!
  原本靈氣盎然的“巨靈符”,驟然發出一聲輕響,由金『色』一下化為黑黝黝的顏『色』,同時一股灰氣一泛而起,一蓬灰白細絲從符籙激『射』而出。
  速度之快,一閃就出現在了韓立身前處。
  但韓立卻似乎早料到了此事,麵上絲毫慌『亂』之『色』沒有,反而靈光一閃,一層金『色』光幕在身上浮現而出,凝厚異常,仿佛堅不可摧的一般。
  事實也是如此!
  以韓立如今的修為,梵聖真魔功所化的護體靈光,除了一些頂階寶物外,普通法寶的確根本無法撼動分毫的。
  但是詭異的情景出現了!
  這灰白光絲竟視金光入無物,一閃即逝下,就洞穿金光而過,沒入了軀中。
  韓立隻覺一股陰寒從灰白光絲沒入處一散而開,一個呼吸間,四肢和身軀就一麻之下,無法動彈分毫了。
  與此同時,原本站在數丈外的向之禮,一見灰白光絲沒入韓立身軀中,麵上獰『色』一現,兩手一掐訣,身軀驟然間爆裂而開。
  血肉橫飛之下,一道朦朦朧朧的血影,在原處現身而出。
  接著血光大放,血影化為一道血虹合身撲去。
  方一接近韓立,一股血腥之氣就撲麵而來。
  

Snap Time:2019-09-18 01:29:18  ExecTime:0.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