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發現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 發現
  “重謝?”韓立聽了此話,卻輕笑了起來。
  “怎麼,道友不相信圭某之言。若是如此話,在下不是不能先付一些代價的。“圭姓男子神『色』冷冽的說道。
  “韓兄,那件天外魔甲隻有研究過它的我才能修好。隻要你我聯手,小妹不但回去後將此魔甲修複,而且數百年後,仍會帶道友來此地尋找真麟本源,分給道友的。”纖纖顯得十分平靜,似乎有十分肯定,韓立一定會幫她。
  結果的確像此女預測的那般,韓立隻是略沉『吟』了一下,就衝圭姓男子搖了搖頭:
  “不管以後如何,韓某這次不能坐視不管的,道友識趣的話,還是自行離去吧。”
  聽到韓立如此一說,圭姓男子心中大怒,麵上獰『色』一展,身上血腥之氣一下更濃了幾分。
  韓立雙目一眯,身軀中轟隆隆的雷鳴聲一起,一道道金『色』電弧驀然浮現而出,同時一個三頭六臂的淡金『色』法相也在背後若隱若現的升出。
  至於足下處,則數十口青『色』飛劍一閃飛出後,陰森寒光大放下,一朵青『色』蓮花徐徐綻開。
  而韓立本身雙手倒背,麵無表情的注視這圭姓男子發。
  纖纖見此,自然笑容如花。
  但也並非沒有行動,而是兩手一翻轉下,一手中驀然多出一張青濛濛符籙,表麵銘印一隻青『色』麒麟圖案。另一隻手中則靈光一閃,多出一麵黑『色』小旗出來。
  二者均都表麵符文密密麻麻,一看就不是普通之物。
  此女隻是將二物微微一晃,一團黑風和一隻青『色』麒麟虛影同時胡修奧而起,然後一晃之下,瞬間融合一起。
  麒麟虛影借助風勢一***形狂數倍,口中低吼不絕下,也虎視眈眈的注視著麵前大敵。
  圭姓男子縱然一向凶橫異常,現在一目睹韓立二人聯手之勢,臉『色』也陰沉異常。
  晶族女子實力對其來說,還不放在心上。但韓立剛才獨自一人解決『穴』靈之事,卻給其震動著實不小。
  他自付一對一的麵對『穴』靈,取勝的機會也不過一半而已。更何況還是被天外魔君化身附身的存在。
  “好,很好。來日方長,希望下次再見時,二位道友還能安然如今。”目中凶光連閃幾下後,圭姓男子冷冷道。
  接著話音剛落,他袖子一抖一團灰氣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頓時現出一隻尖錐裝的怪異飛車,通體血紅,隱隱有鬼影閃動不已。
  圭姓男子身形一晃,驀然沒入了車中,然後鬼嘯聲大起,飛車一下化為一道血虹,向天邊激『射』而去。
  隻是幾個閃動後,最終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位倒是果斷異常,一見取勝機會不大,立刻毫不遲疑的遠遁而走了。
  晶族女子麵『色』一鬆,兩手一掐訣下,空中的麒麟虛影一散而開,頓時重新化為一張符籙和一麵小旗墜落而下,並被一收而起。
  接著此女才笑『吟』『吟』的一轉身,對韓立輕盈的斂衽一禮:
  “這次要多虧韓兄驚退了此獠。否則,今日能否生離此地,還真是兩說的事情。”
  “哼,你倒是對我放心的很。就不怕我對你不滿,馬上翻臉拿下你,在用搜魂之術得到修補魔甲之術?”韓立瞥了此女一眼,哼了一聲道。
  “小妹雖然和韓兄交往沒多久,但自問還能看出道友還不是這種翻臉無情之人。況且小妹雖然修為不高,深鎖精魂的秘術還懂得一二的,就算魂飛魄散,也無法讓人輕易得到一些要緊信息的。”纖纖毫不在意韓立語氣,反而嫣然一笑。
  韓立聽到此話,卻不禁有些無語了。
  他此行最重要目的就是修補天外魔甲,的確不想再節外生枝什麼。
  至於真麟本源這等逆天東西,他是頭一次聽說,眼下也無可能再圖謀得到它,自然打算等回打聽清楚後再想如何應對此事。更何況天外魔君和啼魂獸的異變,也讓他有些心煩意『亂』,回去後同樣需要仔細斟酌和的。”
  “這一次,那頭聖階魔猿的材料,我就全要了。”韓立思量了一番後,才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
  “沒問題,回去後,小妹除了替韓兄將魔甲修補後,另外還會再送一樣禮物,以報最後相助之恩。”纖纖此女乖巧之極,不但一口答應,還自行提出另作補償。”
  韓立見對方如此識趣,臉上神『色』稍緩的點點頭。
  “韓兄,剛才的爭鬥恐怕驚動不少魔獸,我們也離開吧,以免節外生枝什麼。”纖纖目光在地下一大片殘骸上一掃後,目中閃過一絲鬱悶後,就用詢問語氣問道。
  “嗯,剛才動靜的確太大了些。我們走吧。”韓立四下一掃下,毫不猶豫的同意道。
  晶族女子自然麵『露』喜『色』。
  當即二人遁光一起,化為一白一青兩道驚虹,向山脈外方向激『射』而去
  片刻工夫後,此地就寂靜無聲,再無任何人影了。
  小半日工夫後,韓立二人就遁出了山脈外,遁光一斂下,就在和越宗分手的山頭重新現身而出。
  纖纖二話不說的單手一揚,頓時一道銀光激『射』飛出,在附近空中幾個盤旋後,卻又一閃的『射』回到了袖口中。
  此女臉『色』一變,隨之又苦笑了起來,才扭首衝韓立說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越道友恐怕已經隕落掉了。出手的不是姓圭的那人就是那頭被『穴』靈擊殺的高階魔獸。早知如此的話,還不如讓越道友跟我們一起進入山脈的好。如今我們的回程,可能要冒上些風險了。”
  “越道友隕落,的確是一件不幸之事。不過就算跟我們進入那,也不可能進入魔氣通倒的。如此的話,仍無法避免隕落的。至於回程,我們就按原路返回吧。畢竟我們已經走過一遍,還算安全可靠的。”韓立略一沉『吟』後,如此的說道。
  “也隻能如此了。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動身吧。”經族女子歎了一口氣,說道。
  韓立點點頭。
  二人立刻遁光再起,再按來路飛遁而走了。
  韓立二人自然並不知道,在離他們不知多少萬的某處地方,正有數以百計的化形魔獸,正沿著同一條路線,迎著韓立這邊狂趕而來。
  而為首帶路之人,赫然正是那名聖階多眼魔的另外一名得力手下,那名頭生一對烏黑巨角,名叫五泣的人形魔獸。
  他身披一件黑『色』鐵甲,看似猙獰的麵容上卻有些沉重,並不時將目光掃向一手中緊緊抓著的一枚血紅圓珠。
  原本應該晶瑩剔透,表麵光滑異常的珠子,此刻竟然從中心處裂開一道深深裂痕,並且光芒徹底消失的樣子。
  一收到屬下九夜的求援消息後,那名聖階多眼魔無法***,但生怕韓立等人真的逃掉了,便立刻將他派出,並就近聚集了能聚集的所有中高階魔獸,直奔九夜留下的標記追蹤而來。
  但是他才剛出發沒多久,手中那枚原本用來定位同伴的器物,就一裂兩半。
  這讓此魔獸頓時一驚。
  會出現的此事,自然十有***是追蹤過去的同伴已經隕落掉了。如此的話,能否還能堵住對方,他可實在沒有把握了。
  但是一想到,自己那位“主人”臨出發時,目中『露』出的陰森寒光。
  這又讓這位“五夜”激靈靈打了個冷顫了。
  他毫不懷疑,若是自己現在以此為借口返回到其身邊,立刻就會被其一撕兩半的。
  心中如此思量在著,此魔獸心中煩躁之下,口中頓時發出一聲低吼,催促身後的其他魔獸加快速度。
  頓時魔風聲勢大振,眾魔獸滾滾之下,速度一下又快了兩分。
  ……
  魔金山脈邊緣處的一座看似普通的小山穀上空,正有四人互相對峙不動著。
  一邊是一頭發灰白的老者和一宮裝女子,另一邊則是一名頭頭顱四方,頭發碧綠的異族,以及一名看似精悍的枯瘦漢子。
  四人均都麵『色』陰沉,用敵視的目光打量著對方。
  “閣下一來,就想將我二人趕走,不覺太霸道了一些嗎?”老者正是當日在雷雲閣中的彥姓本地修煉者,神『色』平靜的開口了。
  “哼,本人看中了此地,要進去一探,可不想有人在外麵守株待兔。”綠發人自然是在韓立手中吃了一個大虧的煉虛頂階異族,此刻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們也太欺人太甚。這可是我們先找到的。憑什麼讓給你們。”宮裝女子聞言,大怒起來。
  “憑什麼?我們這等存在,自然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道理了。你不讓也行,那就先讓本尊伸量一二你們的神通。能打敗我,此穀自然讓給你們。否則的話,有多遠給我滾多遠。”綠發異族身上煞氣一冒,獰聲說道。
  竟然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大大出手的意思。
  “閣下何必心急動手。明人不說暗話,道友如此急著趕我二人離開,自然也是因為手中法盤對此穀有了反應的緣故。但是法盤有反應,但並不一定代表麵肯定就藏有芝仙。這樣的烏龍事情,像來這些天來,道友應該經曆過幾次了。如此的話,不如先一同進去搜查一番,等確定了真偽後,我等再做決議如何。否則的話,彥某絕不會就此離去,隻能和閣下一戰了。”彥姓老者卻冷靜異常,淡淡的說道。
  

Snap Time:2019-09-18 00:35:17  ExecTime: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