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以火化丹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以火化丹
  用手指撫『摸』了黃『色』印痕一會兒後,韓立將手臂放了下來,沉『吟』了一會兒後,再次取出幾種丹『藥』服下。
  雖然他對那烈陽丹大感興趣,並且『婦』人也將效力說的神乎其神,但絕不會真將希望都寄托在上麵的。
  不久後他就再次閉上雙目,入定起來。
  兩日後,天空盡頭處一朵白雲飛來,在雲上赫然站著『婦』人和少女珠兒二人。
  少女仍然背著那張黃『色』大弓和三枚白『色』骨箭,而『婦』人手上多出一個赤紅『色』玉盒、
  片刻工夫後,二人就到了院落的上空,並懸浮不動起來。
  “那人就住在這?似乎布下了禁製。哼,這人竟對我們還不放鬆心。”珠兒美目眨了一眨,好奇的打量下方的幾座木屋,目光立刻放到了其中一座被白光籠罩的屋子上,鼻中哼了一聲。
  “韓先生法力受損,和我們又無深交,會如此做毫不奇怪。若是此地和我走時一樣,未有任何禁製的話。我倒要有些奇怪了。”『婦』人輕笑一聲,卻毫不介意。
  隨即她一驅動白雲,二人立刻輕飄飄的落下。
  “韓前輩,妾身已經帶烈陽丹來了。望先生見上一見!”『婦』人衝著屋門一施禮,悠悠的傳聲說道。
  “原來是火道友,韓某不便起身相迎,道友請進吧。”一個男子聲音從屋中淡淡傳出。
  話音剛落,白『色』光幕一閃,一下莫名的潰散了,同時屋門緩緩打開。
  『婦』人見此情形不再遲疑,立刻帶著少女一同走了過去,並進入了門內。
  “咦,這是……”『婦』人進入屋內方掃了一眼,臉『色』驀然微變,『露』出了吃驚之『色』。
  在屋子一端木床上,赫然並排坐著兩名“韓立”,一名含笑望著他們,另一名麵無表情的緊閉雙目。
  少女也是一怔,麵『露』狐疑之『色』的在兩名“韓立”身上掃了兩眼,也不知道是否看出些什麼來。
  “道友請坐,這位是?”那名睜眼的韓立,衝一旁的椅子一點指,隨即看了少女一眼,『露』出一絲詢問之意。
  “這是小女白珠兒,以前一直在外麵修煉,前兩天才剛返回族中的。”『婦』人麵帶一絲恭謹回道,同時神念往兩名韓立身上一掃後,心中暗暗吃驚。
  兩名“韓立”,雖然一個氣息很弱,一個氣息較強,她均無法測出二人的修為境界。偏偏二人無論服飾相貌都絕對一般無二!
  這讓此女心中隱隱有些發『毛』了。
  雖然身外化身之術,她也有所聽聞,但絕不是她這麼一名分支小族的祭祀能學到的。
  但隻此一點,就可肯定對方神通肯定不同一般了。是否還讓少女進行下麵的試探,這讓她有些猶豫不定了。
  就在這時,少女卻婀娜一步上前,衝”韓立“深施一禮,甜甜一笑的說道:
  “珠兒聽家母說族中來了一位上族的前輩,故而特來拜見一二的。望前輩千萬不要怪罪!”
  “原來是火道友的千金,年紀輕輕就已有如此修為,真是可喜可賀啊!”睜眼的韓立,嘿嘿一笑,隨口稱讚了兩句。
  “哪!小女這點修為怎可能放在前輩眼中。對了,不知前輩在這可住的習慣,若有不妥之處,盡管說就是了。晚輩立刻給前輩再另換一處。”『婦』人暫時將心中遲拋掉,麵帶笑容說道。
  “這靈氣就不錯,不用如此麻煩!道友手中之物,就是那枚烈陽神丹嗎?”“韓立”沒有多說什麼的意思,盯著『婦』人手中的火紅『色』玉盒,頗感興趣的說道。
  “不錯,正是此物!此丹是當年我族第一代大祭司在附近海域斬殺了一頭……”『婦』人將玉盒托起後,就笑著承認道,並介紹起此丹的來曆。
  韓立雖然心中略感奇怪,但仍不動聲『色』的靜靜聽下去。
  就在這時,一旁少女目中狡黠之『色』一閃,兩隻藏在袖中的手掌,突然一隻手中多出一片翠綠異常葉子,另一隻手則猛然掐動一個古怪法決。
  頓時一股無形的神念之力,詭異的向兩名韓立悄然襲去。
  兩名韓立的反應截然不同!、
  雙目緊閉的“韓立”仍然紋絲不動,仿佛絲毫都未察覺到一般。
  但是少女卻感到用秘術催動的神念一落在韓立身上,卻仿佛落在死物上一般,竟然在對方身上任何神念波動都未察覺。
  少女心中一怔,不禁大感奇怪起來。
  此種情形不是對方會不可思議秘術,能將自己神念徹底屏蔽,就是對方真的隻是一個空殼肉身而已。
  尚未等她弄明白怎麼回事時,而探向另一名“韓立”的結果,就讓少女神『色』大變,猛然嘴巴急張幾下,臉『色』一下蒼白無血起來。
  她神念一催到對方身體附近,竟仿佛進入到一個巨大漩渦中,所有神念一下不由自主的往對方身體中陷入而去。
  這一下如何不讓蛇人少女驚的魂飛天外,急忙將秘術一收,往回狂收自己的神念。
  看似無法救回的神念竟輕而易舉的被她收了回來,並未受到絲毫阻礙。
  這讓少女又為之一怔了!
  而就在這時,正和少女說話的“韓立”目光一斜,衝少女『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少女望見之下,櫻桃小口一張,有些不知所措起來。看起來窘迫異常!
  『婦』人似乎對這一切絲毫都未發覺,口中再向韓立介紹了一會兒烈陽神丹『藥』『性』和一些服用的忌諱時,就將火紅玉盒捧給了“韓立”。
  “韓立”神『色』一正,稱謝一聲,才單手一招下,將玉盒收到了手中。
  接下來『婦』人不再多留什麼,十分識趣的說出告辭之言,就一拉身旁還有些驚魂未定的少女退出了屋子。
  “啼魂,你倒有趣,怎麼無緣無故嚇那丫頭一跳。”一旁雙目緊閉的‘韓立”,在『婦』人和少女一退出後,突然睜開雙目,並淡淡的說了一句。
  接著他單手一揮手,頓時整座木屋外麵再次被白光籠罩住。
  “主人!這丫頭膽子不小,不過結丹期修為,竟然敢探測主人的神識。自然要讓她知難而退了!”另一名“韓立”嘻嘻一笑的回道。
  隨即此“韓立”身上黑光一閃,體形一縮,化成了一隻烏黑小猴。
  小猴身形一躥,就跳到了韓立肩頭上,並有些討好的將玉盒捧到了韓立眼前。
  韓立微笑的搖搖頭,並未多說什麼,將玉盒接了過來。
  啼魂自從在天淵城靈智初開之後,再將注入其神識中的各種知識典籍逐漸消化理解後,變化成他的模樣,倒是越來越無法分辨真假了。
  將玉盒輕輕打開!一片紅霞後,一股炙熱氣息迎麵撲來,讓他仿佛身處烤爐之旁。
  韓立不驚反喜,凝神一望。
  隻見紅光中赫然有一個拇指大圓珠,閃動著奪目赤芒。
  “這就是烈陽神丹,果然有些奇特。”韓立喃喃了一聲,伸出兩根手指,不慌不忙的朝玉盒中夾去。
  “噗嗤”一聲輕響!
  圓珠在兩根手指方一靠近的瞬間,竟一下冒出一團赤焰出來,一下將韓立手中包裹其中。
  若是普通修士,恐怕這一下就被此詭異火焰燒傷不輕。
  但是以韓立如今肉身的強橫,自然視這點火焰如無物。手指上連一絲紅腫燙痕都未出現,就將紅『色』圓珠夾到了手中。
  啼魂蹲在韓立肩頭,一對漆黑眼珠也盯著圓珠的骨碌碌不停,似乎對此丹也大感好奇的樣子。
  韓立目光閃動的盯著此丹好一會兒後,臉上現出思量之『色』。
  若是照那『婦』人所言,因此此丹火屬『性』過於霸道,服用起來不但步驟繁多複雜,而且一個不小心,還容易被『藥』『性』反噬的,從而出現***之事。
  最好是用大量的寒屬『性』靈丹靈『藥』,先中和此丹的『藥』『性』,再服用為妙的。
  可是他清楚感應到此丹中極火之力,實在非同小可,若就此浪費了實在有些可惜了。
  心中想罷,韓立不加思索的一張口,噴出了一團銀『色』火球來。
  正是噬靈天火!
  此火“砰”的一聲後,一下化為一隻拳頭銀『色』火鳥,圍著韓立盤旋了數圈。
  韓立眉梢一挑,手指微動一下,手中的赤紅圓珠緩緩飛出。
  銀『色』火鳥頓時口中一聲清鳴,雙翅一展後,竟立刻撲到了圓珠上。
  下一刻銀『色』火焰就將烈陽神丹徹底包裹進了其中。
  ……
  另一邊,已經離小山數十外的天空中,『婦』人和少女駕馭著白雲飛快飛遁著。
  忽然白光一閃,雲朵一下緩慢了起來。
  “珠兒,神念沒有受損吧!”『婦』人輕歎了口氣,開口問道。
  “母親,我沒事。隻是受了點驚嚇。”少女顯然還有些後怕不已,勉強一笑的說道。
  “沒事就好!如此看來,這位‘韓先生’是真有大神通之人了。若是這樣的話,烈陽神丹給了他,也不算浪費了。”『婦』人並未追問少女到底經曆了何事,反而神『色』一鬆的說道。
  “嗯,我雖然沒有探出什麼具體東西。但這忍的確有些手段的。但是母親,你壽元虧損之事要如何解決了。”少女卻有些傷感起來。
  “嘿嘿,我身為族中的大祭司,能耗費些壽元就挽救族中一大劫難,又有何不滿的。本族能立足此地,也是多虧曆代大祭司庇護的。而族中大祭司,又能有幾人是真正能壽終正寢的。好了, 我等快些回去準備下吧。希望這位韓先生能盡快吸收神丹之力,好能助我等一臂之力。”『婦』人輕輕一笑,毫不在意的說道。
  “可是……”少女雙目一紅,仍要說什麼。
  但『婦』人卻似乎不想再說什麼了,兩手一掐訣,足下白雲一個翻滾後,立刻將二人都籠罩其中。
  隨即白雲化為一團白光的激『射』出去,一會兒工夫後,就在天邊盡頭處消失的無影無蹤。
  

Snap Time:2019-09-17 21:06:44  ExecTime: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