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混戰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混戰
  “呲啦”一聲!
  紗巾紙糊般的被一切而開,一片寒芒直奔木青頭上一罩而下。
  木青麵『色』大變,這才知道此鍘刀竟如此犀利。
  再想躲閃,卻有些遲了。
  鍘刀在途中一晃,幻化出片片的虛影,一閃之下,沒入虛空中消失了。
  暗叫一聲不好,木青身上隻來及浮現一層青『色』綠甲,四麵八方不遠處就浮現出一口口銀光閃閃的巨刃。
  巨刃表麵尖鳴聲一起,一***陰森寒光滾滾襲來,將木青包圍的風雨不透。
  木青臉『色』“唰”的一下,蒼白無血,但隨即一咬牙,驀然雙袖一抖,手中各多出一根烏黑短棒。
  此女略一揮動下,如山的棍影頓時在身前浮現,身形一動,直奔一麵的寒光衝了過去。
  木青很清楚,自己失了先機,落留在原地絕對『性』命堪憂。
  “乒乒啪啪”的一陣暴風驟雨般的急響發出。
  那對黑『色』木棍也不知是何寶物,所化棍影一開始竟硬生生砸開了寒光,護著木青衝進了其中。
  但是片刻後,寒光一波接一波,仿佛無窮盡一般的浮現。黑『色』棍影瞬間變得稀疏起來。
  竟是兩截黑棍被寒光一陣急斬下,殘缺不全起來。
  木青大駭,再想雙手一縮的想另行施展其他神通時,四周寒光卻滾滾的突破了殘餘棒影的防護,卷到了此女身上。
  隻見綠甲隻來及狂閃幾下,就被寒光徹底淹沒進了其中。
  一聲慘叫後,麵再無其他聲響了。
  木青竟就這般隕落的樣子。
  白發美『婦』目瞪口呆,幾乎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情。她可很清楚,木青神通決不在其之下的。
  這時金甲傀儡卻衝寒光輕輕一點。
  頓時光芒一斂,所有寒光往空中一聚,再次凝結成那口銀『色』鍘刀。
  而在鍘刀下方,木青屍體被分成無數碎片的懸浮在空中。但詭異的是,這些碎屑竟滴血不流,不是血肉之軀一般。
  但金甲傀儡隻是掃了一眼,就不在意此事了。
  以他眼力,早就看出木青是木妖之體了。屍體會變成這種情形,倒不是什麼台奇怪之事。
  如今的他獰笑一聲,單手法決一催,頓時鍘刀一個盤旋再次激『射』出去。
  目標正是附近的紫血傀儡。
  此傀儡如此大的身軀,實在是一個再好不過的靶子了。
  原本按照他的心意,自然是趁幾人法力消耗差不多的時候,進行偷襲。將幾人一網打盡的。
  但偏偏六足竟然潛進到了池子下方,還懂得罕有人知的切斷靈脈之術。
  這讓金甲傀儡心中大急起來。
  若真的被對方切斷了池子和此地靈脈的聯係,他就是能擊殺了這幾名外來者,回到族中仍然會獲大罪的。
  故而其等待了這般長時間後,再也無法忍耐的出手了。
  但沒想到的是,木青竟然警惕異常的在附近布下了如此多的警戒靈絲,讓其不察之下暴『露』了行跡。
  不過對金甲傀儡來說,也是無所謂的事情。
  有那五龍鍘在手,眼前敵人消耗了不少靈力,另外還有冥雷獸的牽製。如此多有利條件,除掉它們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了。
  站在紫血傀儡上空的血袍人見銀虹飛來,目中閃過一絲懼『色』,不及分說下,單手衝迎麵『射』來的銀虹一指。
  頓時身前的巨大血球一顫,化為一道血光激『射』而出。
  幾乎與此同時,身下的紫血傀儡在紫光閃動中,體形迅速縮小,眨眼間化為和常人無異。但六目同時一閃,六道血紅光柱化為一道直線的先後噴出,緊隨血球而去。
  而血袍人則身形一個飄動,落在紫血傀儡旁邊。
  “轟”的一聲,銀虹和血球一接觸之下,竟然無聲無息的沒入了球中。
  血袍人見此,大喜起來。
  他這顆血球可是不是普通精血所化,而是其采取萬年穢氣煉化而成,專門汙穢各種寶靈器,幾乎從未失手過。
  這道銀虹縱然厲害,也絕不可能一點影響沒有的。
  這些念頭方在血袍人心中轉過。
  轟的一聲爆裂聲後,血袍人目中笑意一下凝固了。
  那顆血球竟在一瞬間被無數銀芒洞穿表麵,硬生生的爆裂而開,化為一團刺鼻血霧。
  此血霧隻是飄『蕩』片刻,再化為了腥臭的黑氣,潰散消失。
  而這時,五龍鍘銀虹又已和六道血紅光柱撞到了一起。
  說也奇怪,表現犀利之極的銀虹一斬到血柱上,竟然表麵銀光一晃,激『射』速度不覺慢了一慢。
  幾道光柱瞬間工夫,接連倒了其上,讓銀虹顫了幾顫的現出了原形來。
  血袍人,雙目一亮,急忙單手一掐法訣。
  頓時那幾道血『色』光柱一凝,竟幻化成了一口血『色』大劍往鍘刀上一撲,和其交織纏鬥了起來。
  五龍鍘犀利程度讓人難以置信,但站在血『色』飛劍上卻無法馬上將其一斬兩截,竟一時被抵住了。
  金甲傀儡見此,目中凶光一閃,心中一催相關口訣。
  頓時五龍鍘銀光大放,滴溜溜一轉下,無數寒光狂湧 而出。
  最終“砰”的一聲後,血劍還是被寒光斬成了數截,化為一團血光。
  遠處的血袍人見此,驀然一張口,噴出了一團精血來。
  隨之此血化為數個血『色』符文,就在血袍人麵前一晃,就詭異的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遠處血光狂閃幾下,再往一處一聚,竟再次幻化成了另一口血『色』飛劍。
  此飛劍一聲嗡鳴,一閃即逝的又纏上了五龍鍘,不讓其飛遁而走的樣子。
  白發美『婦』原本因為木青的意外隕落,心中對五龍鍘懼怕起來。現在一見此寶經意外的被血袍人的血劍擋住,當即心中大喜。
  他她也顧不得頭上的黑『色』光陣如何了,急忙單手一翻轉,手中驀然多出一個黑『色』皮袋,往高空中一祭。
  此袋子輕飄飄一轉下,袋口倒轉,一股灰蒙蒙陰氣狂湧而中。麵赫然現出了百餘名身材高大異常,全身武裝的陰甲鬼兵。
  此女一直留有這麼一批鬼兵備用。
  白發美『婦』口中一聲尖嘯,衝遠處的金甲傀儡飛快一指。
  鬼兵立刻刀劍齊舉,駕馭陰風,直奔金甲傀儡喊殺而去。
  遠處的金甲傀儡見到此等情形,冷笑一聲。
  他一轉首,對旁邊的一名馬麵人身的鬼物,問了一句:
  “這些東西就交給你了,沒有問題吧。”
  “大人放心,不過一些低階鬼物,怎會是在下對手。”馬麵鬼物身體晶瑩異常,一躬身的答道
  傀儡點點頭。
  頓時此鬼物身體表麵琉璃之光一閃,化為一股五『色』霞光激『射』出去。
  片刻後,它就氣勢洶洶的紮進陰風之中,憑空幻化出一對長刀,和那百餘名鬼兵站到了一起。
  金甲傀儡則看也不看那邊的廝殺,而是立刻口中念念有詞,再次不惜神念的狂催五龍鍘起來。
  頓時和血劍纏鬥的銀虹一聲長長清鳴後,以一化五,分出了五道顏『色』各異的驚虹來。
  其中一道繼續和血劍交織爭鬥,其餘四道卻兩兩一分,分別衝血袍人和白發美『婦』電閃雷鳴般的激『射』而去。
  白發美『婦』麵『色』微變,望了空中因為缺乏木青和其法力支持,已經搖搖欲墜的綠『色』光幕,又看了一眼和紫血傀儡並立的血袍人一眼,臉『色』不禁陰晴不定。
  此女見取勝無望,心中不由得產生一絲退意。
  但就在此時,忽然下方籠罩綠的金『色』光陣中,一聲低沉長嘯發出,接著光陣表麵一陣劇烈波動,讓附近地麵又一陣的輕微晃動。
  “是六足道友要出來了。”白發美『婦』耳中忽然傳來了血袍人冷冷的話語聲。
  白發美『婦』一怔下,麵『色』稍一遲疑,前邊寒光一閃,兩道驚虹就奇快無比的到了近前處。
  無奈之下,白發美『婦』背後披發鬼影一現,兩手朝前虛空一抓,頓時兩隻黑『色』大鬼手在驚虹上方一現而出,朝下一把撈去。
  同時美『婦』自己單手一翻轉下,手中多出一杆白骨小幡,略一揮動下,灰『色』霞光狂湧而出,也朝驚虹席卷而去。
  另一邊的血袍人和紫血傀儡聯手之下,也被另外兩道驚虹團團圍住,陷入了苦戰之中。
  就在這時,忽然白發美『婦』心頭起了一絲警兆,不由的朝宮殿一角扭首瞥了一眼。
  結果此女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隻見在那邊宮殿角落中,原本呆呆站在那的元瑤和妍麗二女身旁,竟然不知何時的現出一名青年。此人兩手按在二女的肩頭處,正有無數纖細金弧從手中彈跳而出,往二女身上狂湧而入。
  青年自然正是韓立。
  原本神『色』木然的元瑤和妍麗身體微顫不已,一根根血絲正被『逼』出體外,麵上竟『露』出了痛苦不堪之『色』。
  “小賊,你敢?”白發美『婦』驚怒之下,驀然一聲厲喝。
  韓立卻對美『婦』的大喝視若無睹,隻是手中湧出的金『色』電弧瞬間加大了幾分。讓那些血絲瞬間全都『逼』出了體外,就被辟邪神雷化為了烏有。
  二女身軀一軟,就往地麵栽倒。
  韓立身上青霞大放,將二女一下卷入其中,然後化為一道青虹,直奔大殿出口處激『射』而走。
  

Snap Time:2019-09-18 01:19:54  ExecTime: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