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良機(一)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良機(一)
  紫血傀儡一現形而出,六目同時轉動下,閃動詭異血芒,突然兩手虛空一抓,一杆血『色』巨斧浮現手中,衝對麵一斬。
  巨斧小山般的直壓而下,尚未真的斬到什麼,一股驚人風壓就先呼嘯而至。將下方銀『色』電弧全激『蕩』的劇烈一晃,要硬生生劈開樣子。
  一聲獸吼從雷光中爆發而出,下方電弧瞬間活過來一般的交織一起,竟在轟鳴聲中幻化成了一杆帶銀『色』雷劍,衝空中一迎。
  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後,血芒電弧撞擊中,兩柄巨刃一顫,竟然同時的寸寸斷裂,化為了烏有。
  雷光一閃,數道丈許長青『色』爪芒浮現而出,直奔紫血傀儡激『射』而去。
  站在紫血傀儡肩頭上血袍人見此,鼻中一聲冷哼,一張口,一團精血噴出了口外,反手一抓再猛然一投。
  那團精血滴溜溜一轉下,化為一根血『色』長槍激『射』而出。
  “噗噗”幾聲後,血槍瞬間洞穿了幾道爪芒,一閃即逝的要沒入下方雷電中。
  但是突然銀光一閃,一顆冥雷獸頭顱虛影放大數倍從雷電中映現而出,一張口下,就將血『色』長槍吞噬到了口中,然後再反口一噴下,一道奇粗異常電弧化為一條銀蛟的衝向血袍人。
  紫血傀儡前麵的兩隻血目一閃,兩道血光一閃即逝的噴出,正好擊在了電蛟之上,兩者同時的潰散消失了。
  紫血傀儡血袍人和一隻冥雷獸閃電般交手下,竟沒有分出高下來。
  但是馬上血霧中無數綠絲朝空中激『射』而出,瞬間匯集一點,在綠光閃動中幻化出了一條苗條身影,足踩金花。赫然是木青此女。
  與此同時,陰風在附近狂卷之下,也『露』出了白發美『婦』身影。
  兩者均麵『色』凝重異常,眼也不眨的盯著對麵的獸首。
  對麵的冥雷獸頭顱見此,獰『色』一現,下方雷電大作,另一顆獨角頭顱虛影顯現而出,體積隻是比第一顆稍小,並且獨角纖細一些。
  見到兩顆冥雷獸頭顱,白發美『婦』的臉『色』有些難看,喃喃的說了一句:
  “此地竟有兩隻冥雷獸,我說冥雷獸縱然夠厲害,上次闖入的朱道友怎會那般輕易隕落的。”
  “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神『液』和此地靈脈是連接一體,想要切斷兩者聯係將它們取走,必須要給他多爭取些時間的。我們三個隻有拚命了。”血袍人冷哼一聲,陰陰說道,似乎心情並不太好。
  木青和白發美『婦』見此,互望了一眼。
  血袍人表現並不奇怪。任誰忽然知道自己留在外邊的分身被滅,沒有當場暴跳如雷就算不算了。
  “地血道友,離你留在外邊的化身被滅已經不少時間了。而且是在另一頭冥雷獸返回之前的事情了。看來此地除了這兩隻冥雷獸外,應該還有什麼東西來了。它們不是留在外麵準備埋伏我們,就是也已經潛入此地了。說不定就在看我們和這兩隻冥雷獸大戰呢。”木青美目寒光一閃,緩緩的說道。
  “就算知道如何?這兩頭冥雷獸已經如此難纏了,哪還顧得其他。倒是我始終感應不到韓小子的印記,看來他真被另一頭冥雷獸滅殺了。這實在太可惜了點。”白發美『婦』歎了一口氣。
  “既然冥雷獸如此快返回了, 韓小子肯定小命不保了。還是對付眼前的冥雷獸要緊!這兩頭凶獸雖然靈智不高,但是一身雷屬『性』神通,可是大半都克製我等的。也隻有六足道友可以力敵,但偏偏隻有他能切斷靈脈,無法分身的。看來我們也隻有拚命一把了。至於外麵滅殺我分身之人,既然到現在都不敢現身,顯然實力不足為懼。隻要多加小心一些,別叫對方偷襲鑽了空子,也就可以了。”血袍人也驀然開口了。
  對麵頭顱虛影,其中一顆突然體積狂漲,大口一張的向三人狂吞而來。另一隻頭顱則一低頭,頭上獨角電光大放,刺目耀眼下,數道粗大銀弧在一聲霹靂下向幾人狂擊而來。
  下邊兩隻冥雷獸本體同時驅動雷電之力,幻化出更多的銀『色』雷球,向對麵血霧狂湧而去。
  白發美『婦』臉『色』一沉,肩頭一抖之下,頭上也浮現出一隻披發鬼影,一股灰濛濛陰風從鬼影口中狂湧而出。
  木青身上青光一閃,無數青絲激『射』而出。也不敢怠慢!
  至於血袍人倒是站在那一動不動,但是足下紫血傀儡六目齊張,六道赤紅光柱噴出。同時最下方的血霧一陣『騷』動,也不甘示弱的向眾雷球反卷而去。
  那間,三大妖王和兩隻冥雷獸的拚鬥驟然間爆裂起來。
  隻見血霧翻滾,雷鳴聲大起,眾多異像瞬間將木青等人再次淹沒其中。
  韓立靜靜站在入口處附近,眉頭緊皺,凝神細思如何救出元瑤二女。
  若是沒有那道綠氣存在,倒是一切都簡單的。隻要他趁幾名妖王和雷獸爭鬥早最激烈無法分身之際,驀然出手劫走二女。白發美『婦』等人為了冥河神『乳』,多半不會放棄對手來追他的。
  但現在多了一道不知底細的綠氣,萬一在其動手攔截。他豈不是倒了大黴!
  韓立可不願輕易冒此危險的。
  韓立目光閃動不停,各種念頭飛快轉動不停著。
  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戰團中的冥雷獸和白發美『婦』等各現神通,激烈程度越發暴烈起來。兩隻冥雷獸似乎知道拖延下去對它們極為不利,焦躁不安下暴虐之氣大濃,並在獸吼聲攻擊狂猛異常。
  二獸本體在雷弧萬道,頭上獨角一下變得粗大數倍,從上麵激『射』而出的電光每一道都仿佛天外神矛一般,一擊過去,必定將三名妖王中的一位震得後退數步。二獸明大占上風,力壓木青三名妖王一頭。
  但若說馬上上擊敗三名妖王,短時間將他們從下方水池中驅去,卻似乎大為困難的。
  韓立望著此情形,雙目一眯下,虛化身形向遠處徐徐移動過去了。
  不管怎麼說,先到元瑤和妍麗身旁再說。其他事情隻有見機行事了。人他是一定要救走的。
  為了怕戰團中的幾人和冥雷獸發現其存在,韓立移動過程自然緩慢異常。大殿中的哪一名存在,境界修為遠遠超過他。即使動用了太一化清符,合體級存在若是神念全開的對其掃描下,仍有不小幾率被發現的。好在幾人鬥得你死我活,一般怎會分神做此事情的。
  當韓立長長吐了一口氣後,人終於從戰團附近繞大了大殿的另一端角落,到了二女身旁。
  目光飛快的往元瑤身上一掃。
  如此近距離下,韓立看到此女原本玉脂般的臉龐上一根根血絲若隱若現。這些血絲纖細如發,不是如此近距離並有靈目神通輔助,普通人根本看不出絲毫的。
  韓立眉頭一皺。
  二女是被地血老怪用奇怪血符禁製住的。此種東西一看就是一種極厲害的邪術,用辟邪神雷或者噬靈天火都應該有奇效的。不過噬靈火鳥被其布置在了入口處,要破除此禁製的話也隻有動用辟邪神雷了。
  當然現在不是動手的良機,此禁製一破除不但自己身形顯『露』,地血老怪也會立刻感應到的。
  韓立心中如此想著,將目光一收,再向綠氣存在之處望了一眼。
  此東西肯定和外麵那些鬼物有關,他可不相信對方隻是會光看沒有行動的。眼下絕不是他出手時機,隻能和對方比比耐『性』的。
  韓立百般念頭一轉下,隻能做出這等保守些的決定。
  況且讓他如此做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在那名在地淵妖王中神通最大的六足,此刻蹤跡全無。
  他在不知道對方行蹤之下,絕不敢情輕舉妄動的。
  不過當韓立將目光從綠氣處挪開後,又看了一眼戰團下方的詭異水池,心中自然懷疑六足此妖王是否潛藏其下。
  畢竟宮殿就如此之大,除了這塊水池外,再無任何可以藏人之處了。
  但可惜的是,池中漂浮的霧氣有阻斷神識之神效。韓立神念輕輕掃過後,根法無法沒入其中。隻是感到那些白『色』靈霧蘊含的靈氣之精純竟然是他生平僅見,似乎深吸上一口此白霧就可讓其省卻數日苦修之功的樣子。
  這也是韓立為何一眼就認定池中東西就是冥河神『乳』的。
  韓立開始自然大為奇怪,木青等三人為何不馬上從池中取水而走的。兩隻冥雷獸縱然厲害異常,但不至於讓三人連偷取神『乳』的機會都沒有。
  特別在三人已經占據了綠池上空的情形下,更是不是難事。
  後來稍微細想下,韓立也就明白過來。不是那綠池中設有什麼厲害禁製讓三名妖王不敢冒然下手,就是這冥河神『乳』到手方法,另有什麼詭異之處,它們無法輕易到手的樣子。
  說不定六足沒有現形而出,就和此事有什麼關係。
  韓立如此想著,就越發不願冒然出手了。
  他就老實的站在二女一旁,靜等著綠池上空的戰團決出勝負,或者那道綠氣有什麼舉動。
  

Snap Time:2019-09-18 00:38:48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