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邪龍族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邪龍族
  當著韓立和血毒等人的麵,木青和其餘三位妖王一連商議了數件事情。
  麵牽扯到了什麼“玄鬼”“傀儡”等各種東西,他們竟在大舉練兵,仿佛準備攻打什麼一般。、
  不過韓立最感興趣的,還是這幾人口中不時提到的“冥河之地”。
  當第一次聽到此地名時,韓立心中一動,最先想起的卻是當初的那個陰冥之地。
  不過,這些人除了提到此地名幾次後,卻再沒有說過和此地相關的任何東西。
  這時,韓立早就退到了一變,暗中觀察著這些妖王。
  說實話,四大妖王中他最覺神秘和看不透的的就是六足和地血老怪了。
  前者身上散發的冷寒氣息,古怪異常,不含一絲生命氣息。要不是看其言談舉止毫無異處,韓立都懷疑其根本就是一個死物。
  後者則是因為兩個一般無二的存在了。
  兩名血袍人無論從說話語氣,體形氣息,都沒有任何差別。但偏偏兩人都被稱呼地血老怪樣子。
  這自然頗為的詭異了。
  至於木青和白發美『婦』,韓立倒隱隱看出了二人的一點來曆。
  木青身上被一層黑光籠罩住,甚至用明清靈目都無法看清楚,但是從黑光中透出的那一絲翠綠,卻無法瞞過韓立雙目的。
  再加上此女身上散發的精純到極點的木靈力,韓立幾乎八成肯定,木青是一名罕見的木靈之妖。
  就不知本體是何種靈木了。
  至於白發美『婦』一身陰氣凝重之厚,則是他生平僅見了。
  再加上剛才幾位妖王的言語,韓立同樣猜出『婦』人是一名鬼妖了。
  隻是此妖幾乎將鬼物之軀凝練到和常人一般二,可見神通之大了。
  不過也因此,韓立注意到了元瑤身上同樣陰氣不薄,似乎也不是常人之軀了。但又不像『婦』人般是真正的鬼物之身。
  此女似乎另有一番機遇的樣子。至於妍麗身上也和元瑤一般情形。
  不過從二女散發的氣息看來,也有化神初期的實力。
  元瑤二人如此低修為卻被白發美『婦』帶在身邊,看來不是深的寵信,就是另有什麼緣由了。
  這幾名妖王的議論沒有持續太久,偶爾有些不同的爭論,則用少數服從多數的方法,很快解決了。
  一頓飯工夫後,六足等人就將所有事情都商討完畢,當即起身告辭了。
  木青不敢怠慢的從金花上下來,親自送其他妖王。
  兩名血袍人走向殿門時,正好路過韓立身邊,其中一名靠近他的地血老怪,一扭首衝韓立怪聲問道:
  “我派出去的兩名血傀儡,是不是你滅的。”
  韓立略一遲疑後,就躬身的老實回道:
  “的確是晚輩滅殺的。先前不知是前輩手下,還望前輩不要怪罪。”
  “嘿嘿,區區兩個血傀儡,我還不會放進眼中的。但是此事也不能就這般算了。以後替我做一件小事,就算抵消此事吧。”韓立耳中響起了地血老怪的傳音聲。
  韓立一怔的抬首再望去。
  兩名血袍人卻已經從他身邊徐徐走過,仿佛剛才的傳音根本不存在一般。
  韓立眉頭一皺,暗覺自己又有麻煩上身了。
  白發美『婦』和元瑤等人是最後出去的,同樣從韓立旁邊走過。但發美『婦』隻是衝其微微一笑,並未說什麼。元瑤則麵無表情,仿佛未看到韓立一般。
  倒是妍麗眨了眨眼睛,看向韓立的眼神,閃過若有所思之『色』。
  韓立卻驀然嘴角一動,隨即神『色』回複如常,但一隻縮在袖跑中的手掌,卻突然五指一合的握成了拳頭。
  “恭喜韓兄弟,幾位大人都對韓道友器重有加啊。”一見木青等人都先後走出了大殿,血毒衝韓立笑道。
  “有何可喜的。在下現在還對這一切稀糊塗的。血前輩可知那‘驅雷之道’是什麼***,真可以讓辟邪神雷威能大增嗎?”韓立苦笑一聲後,半信半疑的問道。
  “嘿嘿,有關此事我倒是知道一點的。在上古時候,辟邪神雷在靈界可是赫赫有名的至木神雷,是五行真雷之一,專破魔氣邪物。論威能還遠在我的天罡血雷之上。不過此神雷需用特殊的法門祭煉驅使。否則威能不能發揮十之一二。在上古時候靈界已知地域,是被幾個上古大族聯手統治的,其中的邪龍族因為此雷對它們的克製,竟搜盡各族的天雷竹,並將其毀壞殆盡。讓辟邪神雷幾乎在靈界就此滅跡了。驅使此雷法門也漸漸罕有人知了。起碼,血某是不知道的。”血毒一笑下,竟真的詳細解說起來。
  “邪龍族?”韓立微微一怔。
  他在人族時似乎從未聽說過靈界有此一族的。
  “,韓道友是不是從未聽說過此族。這一點並不奇怪的。因為當年這幾個上古大族對靈界其他種族過於欺淩,最終被大部分種族聯手滅殺了。 不過這幾族實力太強大了。當年靈界諸族也同樣因此被滅了十之七八。現在的靈界大族,都是在那次大戰後才強大起來了。否則,哪容得他們在靈界稱王稱霸。而邪龍族等名稱,自然也罕有人知了。”血毒輕描淡寫間,說出了一件上古時候的秘聞。
  韓立聽得有些發暈了。
  如此大的事情,怎麼人族和飛靈族典籍中從來沒有此記載的。心中奇怪下,他忍不住的問起此事。
  “我說的上古時候,是靈界初開諸族剛出現的前古時期之事。你們飛靈族當時還未在此界出現,自然不會記載這些事情了。”血毒嘿嘿一笑。
  “原來如此!” 韓立這才恍然了。
  據人族典籍記載,人族在靈界出現的世間應該還在飛靈族之後,沒有記錄這些事情,倒也不是奇怪之事。
  就在韓立和血毒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時,殿門外腳步聲一響,木青從殿外走了進來。
  血毒和韓立口中話語一止,上前給這位妖王見禮。
  木青點下頭,就身形一晃的坐回到了金『色』巨花上,然後一言不發的單手托起下巴。
  此女似乎有什麼事情難以拿定主意,好一會兒都沒有任何話語或吩咐出口。
  韓立有點驚訝,下意識的望了一旁的血毒一眼。
  此血蛟卻麵『色』平靜異常,似乎對眼前情形並不感到意外。
  “韓道友,你聽好了。我不管你如何想的,但是在兩年內必須給我掌握辟邪神雷的驅使法門。如此的話,在鬼婆子那邊的兩年,我自會幫你推卻掉的。明白我的意思了嗎?”黑光中傳出了木青話語聲。
  韓立神『色』一動,隻能苦笑一下的回道:
  “木青前輩有令,晚輩自會盡力的。”
  “哼,你最好盡力。否則我不會白白讓你跑到鬼婆子那邊的。”木青聲音一冷,冰寒了起來。
  韓立心中一沉,隻能沉聲不語了。
  “為三日後,你搬到我的木精洞中去。這兩年我會親自指點你驅雷之道。血毒,血食之事這兩年全交給你處理了。”木青一轉首,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衝血蛟吩咐道。
  “是,主人!”這一次血毒真意外了,但馬上反應過來的應聲道。
  韓立也怔了一怔。
  “好了,我有些累了。你們下去吧。”吩咐完後,木青揮了揮手。
  韓立和血蛟自然隻能施禮後,退了下去。
  “嘖嘖,韓兄機緣不小啊。竟然能讓主人親自指點你修煉,這可是千年難逢的好事!”一出了大殿,血毒突然衝韓立說道,目中有一絲異『色』閃過。
  “是嗎,在下還不知道兩年時間是否真能修成驅雷之道呢。”韓立卻連連搖頭,略有些鬱悶的樣子。
  “哈哈,主人既然這般說,肯定是有把握的。韓兄弟無需多心的。血某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就先告辭了。”血毒卻哈哈一笑,隨即身上血光一現,頓時化為一道血光遠去了。
  韓立站在原地,雙目微眯的看著血光在空中消失不見後,才一轉身的向自己住處徐徐走去。
  沒有多久,韓立就身處閣樓中了。
  將禁製打開,徹底遮蔽了其他人偷窺可能,他臉『色』一沉的盤坐在了床上,目光閃動不已。
  半晌後,他忽然抬起一隻手掌來,五指一分,『露』出一個手心來。
  在其手心中莫名的多出一個米粒大小的黑文,凝神細望下,赫然是一個“元”字。
  見到這此字,韓立臉上浮現出一絲古怪來。
  若說先前還對元瑤身份有些半信半疑的,此刻卻全信不疑了。
  這個字符,就是在元瑤從他身旁擦身而過時,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其手中的。
  其過程一絲靈波都未散發,連木青美『婦』等可怕存在都未發覺分毫。
  以一名區區的化神級存在,能做出這等事情倆,實在是有些駭然了。
  難怪韓立神『色』如此異常了。
  伸出一根手指,往手心中的“元”字輕輕一點。
  指尖發出一抹綠光後,將此字擦拭掉了。
  韓立雙手縮回袖中,神『色』不定的靜靜思量起來。
  過了片刻後,他驀然又伸出一隻手掌來。
  一聲低低的雷鳴,一團金『色』雷球憑空從手中浮出,拳頭大小,體積微微漲縮不定。表麵一根根金燦燦電絲,更是閃爍不定著。
  韓立看著此雷球麵無表情,雙目卻一下微眯了起來。
  (第一更)(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9-09-18 00:49:27  ExecTime: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