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妖猿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妖猿
  “遵命,主人!”矮小影子身形一顫,頭顱更低下了三分。
  “你去吧。我一人先回三層了。”女子吩咐道,隨即用腳一踩足下黑『色』巨花。
  頓時巨花表麵黑芒閃動,在身體表麵浮現出一個個大小不一的銀『色』法陣,銀光閃動下,驀然從法陣中噴出一股股漆黑霧,轉眼間化為一片霧海,將巨花全籠罩其下。
  霧氣中“轟隆隆”的一陣雷鳴般響聲傳出,幾道銀弧閃動下,霧海在一陣狂風下潰散開來。
  原地空『蕩』『蕩』起來!
  巨大黑『色』妖花連同上麵苗條女子,竟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隻留下一名仍半跪在地上的『毛』茸茸身影。
  足足過了一盞茶工夫後,矮小人影才站起身來,緩緩一抬首,在沙漠銀光照映下,赫然長有四隻耳朵,一張猿猴的臉孔。但一對碧綠眼睛卻瞳孔細小,散發著仿佛毒蛇般的陰寒目光。
  這竟是一隻怨猿獸,隻是『毛』發深黃,似乎靈智已開,和常人都無異的模樣。
  此妖猿目光四下一掃,驀然一張口,從口中噴出一股黃『色』霧氣,將巨靈花殘骸罩在了其中。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在綠『色』霧氣中,巨靈花殘骸迅速融化消解,化為一大片粘稠的綠『色』『液』體。然後霧氣一陣翻滾,將這些綠夜直接卷起,再一下吸入了妖猿腹中。
  隨後此猿雙目一閉,鼻中四耳中同時浮現一道道綠『色』毫光,伸縮不定著。而混身上下黃『毛』也一下變成了綠森森的顏『色』,並散發出淡淡光芒。
  這名怨猿獸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半晌後,忽然四耳中的兩隻動了一下,但隨即絲毫異狀沒有了。
  不久後,沙漠另一邊盡頭處傳來了破空之聲,靈光一閃,一團紅光飛『射』而來。
  在紅光中赫然是一名身材肥胖男子,三十餘歲樣子。背後一對綠『色』翅膀,頭上一對尖角,一對細小眼珠滴溜溜轉動不停,麵帶狡詐之『色』。
  竟是一名飛靈族其他分支的飛靈族聖子,不知為何選了和韓立他們相同路線,還孤身一人樣子。
  但此人似乎一副小心之極樣子。
  妖猿現在模樣如此惹眼,此人如此謹慎下,怎可能發現不了。
  當即一聲輕咦後,胖子遁光停在了距離妖猿數十丈外處,一臉吃驚的望著此妖。
  雖然妖猿已將巨靈花殘骸全化為了『液』體並吸入了體內,但附近地麵一片碎裂,黑『色』巨花從地下冒出時的痕跡更加驚人。
  而這妖猿卻獨自站在一旁不動,雙目緊閉,鼻耳中毫光閃動不定,似乎失去了對外界的感應。
  如此一來,這種場景看起來就好像此猿剛和什麼東西大戰過一場,身負重傷而不得不此地自行治療傷,一點防護都沒有的樣子。
  空中飛靈族聖子顯然也是如此想的,望著妖猿的雙目,漸漸浮現出了興奮之『色』。
  縱然此行試煉目標不是斬殺妖物,但殺死一名高階的地淵妖物,妖丹等材料等收獲自然是價值不菲的。
  這種抬抬手就能得到的大好處,自然不會有人輕易放棄的。
  膽這個不知名的飛靈族聖子,也警惕異常。
  他並未貿然出手,而是在遠處空中靜靜觀察妖猿著。
  足足一頓飯工夫,仍未見妖物有其他異動,他才最終放心下來。
  麵上浮現出一絲獰笑,雙手驀然一***,一團火焰在兩手間湧出,隨即火焰一變,化為一杆兩丈長火槍。
  槍頭尖利無比,通體赤紅滾熱,被一層烈焰包裹著。
  雙翅輕輕一展,男子化為一道紅光奔下方的妖猿撲去。
  也不知這位天鵬族聖子施展了什麼秘術,雖然體形肥胖,但遁速奇快無比,整個過程更是無聲無息,絲毫風聲不起。
  一眨眼間,轟光就到妖猿頭頂十餘丈遠處,眼見這隻怨猿獸仍然紋絲不動。
  飛靈族男子大喜,不再猶豫的漠然一抖手中的長槍。
  “嗖”一聲。
  長槍一下化為一道紅芒投出,一閃後就洞穿了妖猿身體。
  但男子麵上剛『露』出喜『色』,就驀然神『色』大變起來。
  因為被火槍洞穿的妖猿,在下一刻身軀潰散了,竟隻是一道虛影而已。
  “不好!”
  飛靈族男子暗叫一聲,想都不想的雙翅一扇,就想馬上遁離原處。
  但卻已經遲了!
  在上空近在咫尺處,突然浮現出一道模糊綠影,接著一閃,直接撲到了男子身體上。
  “砰”的一聲悶響,一團綠霧爆裂開來,一下就將此飛靈族聖子罩在了其下。
  慘叫聲大起!
  男子身上隻來及紅光一閃,陽春融雪般的融化開來,護體靈光竟然絲毫無法抵擋綠霧的侵蝕。整個人隻飛出十幾丈外後,就從空中一頭載落而下,被化為了一灘綠『液』。
  這位聖子空有一身神通,經未來及施展分毫。
  這時綠霧一陣滾動,凝聚幻化下,那頭妖猿幻化而出。
  此妖冷冷的望了地上『液』體一眼,一張嘴下,同樣吸入了口中。
  說起來這名飛靈族聖子死的還真有些冤枉。若是在地麵上,神念全開情況下,決不可能被這麼一道虛影輕易欺騙而過,更不會被妖猿幻化欺近如此之近還尚未發覺。
  而此刻,妖猿後咂咂嘴後,若有所思的自語一句;
  “竟是飛靈族人。的確是快到地麵人試煉的日期了。這麼說,破壞祭祀的也可能是此族人了。”
  此妖若有所思的說完這話,鼻子使勁嗅了幾下,雙目一閃的盯向了韓立等人離去方向。
  它陰陰一笑,身形滴溜溜一轉,化為一團綠霧的破空飛去。
  不久就消失在了天際邊上。
  ……
  “什麼,要我們帶上這個東西。”雷蘭黛眉緊皺,玉手拿著一塊閃動白光的玉牌,驚疑的問道。
  一旁的白璧手中拿著同樣東西,目中也閃過不解之『色』。
  這兩塊玉牌晶瑩剔透,表麵有銀『色』符文若隱若現著,一看即價值不菲。
  就在剛才,韓立忽然從身上掏出了這麼兩塊東西,讓二人全都貼身收好。
  “這兩樣東西除了一些護身作用外,最主要功能是遮蔽氣息,確定我等方位。萬一出了什麼意外,我們走散掉了。說不定憑借此牌,就可再互相找到的。”韓立卻淡淡說道。
  這兩塊名叫無極牌的法器,還是他在天淵城時高價收來的寶物,正是適合現在情形適用的。
  現在他們已經飛出了沙漠,身處一座小山之上,韓立出於謹慎考慮,不久後拿出了這兩樣東西來。
  “在下從來沒有佩戴他人法器的習慣,多謝韓兄好意了。”雷蘭臉上一沉,一口拒絕掉。
  白璧也輕輕一笑的搖搖頭。
  韓立嘿嘿一笑,也沒有強迫他們,反而將兩件玉牌重新收回。
  “既然兩位道友不願意,那就算了。但第一層都有中階妖物出現了,倒也不是我們想象的那般完全沒有一點風險了。在下手中有一件飛行寶物,具有隱匿神通,乘坐此物趕路的話,麻煩會少了不少的。”韓立換了一種建議。
  “飛行寶物,這倒可以用的。”雷蘭一笑起來。
  白璧點點頭,也沒有反對之意。
  韓立微微一笑,單手往儲物鐲上一拂,頓時一輛前窄後寬的土黃『色』飛車浮現在了麵前。
  此車似乎是某種靈木煉製而成,看起來輕飄飄的,但是表麵精致異常,似乎布置了不少的法陣。
  整座飛車七八丈大,足夠裝下三人了。
  此車是韓立在天淵城臨出發前,特意搜集的數輛飛車中一輛,以便在不同情況下使用的。
  “韓兄如此客氣,那我二人恭敬不如從命了。”雷蘭和白璧互望一眼後,這次卻坦然答應了。
  韓立目光一閃,人一晃下,就詭異出現在了飛車中。
  雷蘭二人也進入此車。
  韓驀然單手一拍飛車,數道玄奧法決注入到了車中。
  頓時此車一震之下,泛起一層『乳』白『色』光罩,將整輛飛車都罩入其內。
  光罩表麵異芒流轉下,整輛飛車漸漸變得透明起來,最戶隻剩下一團若有若無的白影。
  飛車就此破空飛而走。
  “韓兄,既然有這種寶物,一開始使用便是了。“人族飛車自然和飛靈族所用飛行寶物大不相同,白璧在車中打量一番後,含笑問道。
  “此車雖然好用,但也有一個缺陷。”韓立不置可否的回答道道。
  “什麼缺陷?”雷蘭也有些好奇起來。
  “嘿嘿,想要驅動此車並打開隱匿禁製,隻能動用高階木屬『性』靈石,並且耗費不小。而除了在隱匿和速度方麵不錯外,這車防禦能很差,極容易北歐攻擊而毀壞。不是趕路和沒有必要情況下,在下不想使用的。” 韓立隨口解釋一句。
  聽到韓立這麼一說,白璧二人啞然一笑,不再詢問什麼。
  飛車所化白影仿佛幽靈一般,遁速奇怪,連閃幾下後,就在附近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立三人自然不知道,在離他們身後極遠地方,一團綠霧在空中一頓,隨即麵傳出暴怒異常的低吼,遁速也驀然加快了小半,流星趕月般的向前遁去。
  在第一層離地淵之門最近的一處大峽穀中,有七八名飛靈族人小心前進著。
  為首一人肌膚深紅,麵『色』陰沉,正是祝音子和其他赤融族聖子
  

Snap Time:2019-09-18 01:35:00  ExecTime: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