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兩千兩百七十章九元觀

  
  黑臉道士不再言語什麼,袖子一抖,身形就一動的直奔大門內一飄而去。
  他仿佛對此殿內的一切熟悉異常,穿過一座巨廳和走過數個百餘丈長廊後,眼前驟然一亮,一處幽靜院落出現在了麵前。
  院落內種滿了各種蔥翠異常的花木,長滿了海碗大小的各色巨花,並在門口處站著兩名麵帶銀色色紗巾的宮裝女子。
  這兩名女子生的肌膚如玉,婀娜多姿,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若有若無,但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見過兩位仙子,在下特來拜見宮主她老人家!”黑臉道友一見兩名宮裝女子,竟上前一禮,異常客氣的說道。
  “離大人,奴婢可不敢真受你一禮的。你快些進去吧。宮主吩咐過了,已經在麵等候多時。”一名宮裝女子一扭腰肢的避過這一禮,笑吟吟的說道。
  “,仙子說笑了。那離某就先進去拜見宮主大人了。”黑臉道士含笑的回道,再衝兩名宮裝女子一禮後,才抬步進了院落內。
  穿過一片清香撲鼻的花叢,一小片片青油油草地就一下出現在了麵前。
  草地四周種植的全是一種異常淡雅的青紫色花樹,一名身穿紫袍的婦人,則正站在一株花樹前,低首悠然欣賞的樣子。
  “拜見宮主!”黑臉道士道士並不敢怠慢,搶上兩步,低首恭敬說道。
  “離師侄,現在又沒有外人在,又何必左一個“宮主”,右一個宮主的,叫我一聲‘師叔’就是了。”婦人頭也未抬,輕笑一聲的說道。
  “我可不敢!現在不是在九元觀中,師侄可不願意招人口舌的,萬一有人在監察使大人那多嘴的話。我和宮主可都會有些不便的。”黑臉道士雀肅然的回道。
  “你膽子未免太小了一些。不過有那些監察使者在,我們這些仙宮之主做得也實在沒啥意思,到處都是束手束腳。反不如在觀中待得的自在呢。要不回頭我向你師祖他老人家辭了這職位,推薦師侄你來擔當如何?”婦人終於抬起螓首的說道,其麵容赫然生的異常白淨,一對黛眉直插鬢發,給人一種莫名的威嚴之感。
  “咳。宮主,師祖他老人家怎可能答應此事。雖然我們金翰仙宮所轄之地。在整個仙域來說微不足道,但畢竟是我們九元觀在仙域中的臉麵所在,所轄仙民更是無數,怎是師侄這等法力低微之人能當一宮之主的。”黑臉道士連連的搖頭。
  “哼,你這小滑頭說的倒是好聽。你師傅和其他那些師伯們,哪一個神通不是遠勝於我,為何不見他們出來當這個金翰仙宮之主。我不就是拜在你師祖門下。晚上一些年月嗎。但在這仙宮也已滯留了十餘萬年之久,也該換個人了吧。”婦人哼一聲的說道。
  “,宮主當初當初在拜入祖師門下前,就曾經是某個小靈界的一界之主,如今再擔當者仙宮之主,不過是牛刀小試而已。換了我師傅和其他師伯,一個個都懶散慣了,還真沒有辦法將金翰仙宮帶的如此興盛。”黑臉道士聞言,大加奉承起來。
  “這話聽起來倒也有些順耳。你師父和你其他那些師伯們,一個個要麼根本不通俗事。數萬年十幾萬年不知能出關一兩趟嗎,要麼就修煉的石人般絲毫情感沒有。特別是你師傅,連我以前在管中見了,都能躲多遠就躲多遠,根本不敢靠近數丈之內的。”紫衣婦人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有些咬牙切齒的收到。
  黑臉道士聽了這話,隻能苦笑不已。
  別說這位小師叔了,就是自己平常見了自己師傅。似乎也是心驚膽戰,根本不敢多說一句話的樣子。
  “對了,今天並不是仙宮議事之日。你找我有什麼要緊事情嗎。剛才我通過觀天鏡看到,似乎把門的那些衛士不放的話。你都有些硬闖的樣子。”紫衣婦人又想起了黑臉道士這次見自己的真正用意,忽然一笑的問道。
  “回稟宮主,我這次來,是來交付上次祖師親自交代下來的那件事情。”黑臉道士臉色驀然一正,同時不由壓低了幾分聲音的說道。
  “什麼,是為那件事情。你且等一下,還是到我的靈域中交談吧。”紫衣婦人原本懶洋洋的神色,一聽黑臉道士的言語後,頓時神色一變。
  話音剛落,就見此女一根手指往四周憑空一劃。
  頓時一道白痕憑空浮現而出,接著波動一起!
  白痕一個卷動後,竟幻化成片片白光的一散而開。
  隻見附近虛空中,白光所過之處,驟然所有景物為之一變,竟直接幻化成了一座布置典雅的精美殿堂,麵桌椅齊全,並有兩隊貌美的宮裝侍女,靜靜站在殿堂兩側。
  黑臉道士目光往那些神色木然的侍女身上一掃後,神色有些動容了:
  “竟然將靈域修煉到了第三層的‘化靈境’可以幻化出域靈來了。師叔的這些域靈,雖然現在看起來修為和靈智都很低,但隻要精心的加以培育,以後絕對是一大臂助的。”
  “師叔我也是不久前,才剛剛將靈域從‘造物鏡’,提升到化靈境的,所以才急於想回觀中,好能好好的鞏固一下自己的靈域。當然,若是你師祖能出關,願意親自指點一二,那就更加好了。師侄,你坐吧。在我的靈域內,就算是監察仙使的監察仙器,也無法輕易侵入的。將那件事情給我好好說一下吧。”紫衣婦人淡淡一笑的說道,並不慌不忙坐到了大殿中間的椅子上。
  “那師侄,就逾越了。”黑臉道士倒也沒有客氣,也在下方處找了一把椅子上做了下來。
  “我記得那件事情,你應該數百年前就開始處理了吧。現在有結果了?”婦人緩緩問道,口氣有了幾分凝重的樣子。
  “這數百年來,師侄用盡了各種方法,最後不得不付出偌大代價,才借助一名好友的異寶,才勉強追查到那人的一些下落。”黑臉道士肅然回道。
  “隻要真能查到那人的蹤跡,代價再大也是值得的。那人當年帶著那件東西,從我們九元觀叛逃的無影無蹤。雖然有他本命魂牌在手,但不知被什麼逆天寶物或者秘術遮掩下,竟一直無法感應到其生死存在了。連你你師祖他老人家,不惜破例的想親自出山想追查此事,也被另外數名神通廣大之輩阻擋下來,隻能無功而返。直到數百年前,
  你回報其本命魂牌再次有了反應,並且似乎情形大為的不妙。祖師才點名,將此事交給你來處理。這個叛徒隕落的話,自然是死不足惜,但他當年偷帶走的那件東西,卻和我們九元觀以後的興衰大有關係,一定要追回來的。”婦人說到最後,臉上竟有幾分不怒自威之色。
  黑臉道士見此心中一凜,急忙起身稱是,並略一躬身的繼續說道:
  “師叔也不用過於擔心,這叛徒雖然真魂牌出現裂痕,但看情形一時半會還不會真的隕落掉,多半是被困在了什麼地方。唯一麻煩的是,師侄這次探查出的結果有些棘手。這叛徒如今竟然不在仙界,而身處下界之內。”
  “下界!哪一處小靈界中嗎?這有何難的,隻要有了其準確位置,多花費些仙靈石,直接動用降仙台傳過去就是了。難道他逃到的下界,指的是那幾處失落界群中的一個。”紫衣婦人先是有些詫異,但馬上又想起了什麼。
  “師叔所猜不錯,那叛徒的確是逃到了失落的小南洲界群中一個小靈界中,具體是哪個小靈界,還未真正確定下來,但是再多等些時日的話,就可有準確的結果了。但那小南洲界群的數百小靈界,自從當年的那場大變故後,早已從我們仙界的掌控下丟失掉了,至今還未能找回準確的坐標來,降仙台根本無法傳送那的。”黑臉道士愁眉苦臉的言道。
  “這的確有些棘手的。自從小南洲界變動了坐標位置後,因為無法借助我們仙界之力,不光我們仙界之人無法下去,麵下界人飛升到我們仙界,也變成了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這些年來,還能從這些失落界群中飛升我們真仙界的下界人,無一不是天賦驚人,潛力無窮之輩,絕對無法小瞧的。”紫衣婦人雙目一眯,半晌後,才說道。
  “這個我自然知道。我們仙域大名鼎鼎的天殊仙君,不就是從失落界麵中飛升上來的嗎,結果短短百萬年時間,就闖出了這般大名頭來,還直接拜在了本仙域的廣法帝尊門下。”黑臉道士隱約有幾分羨慕口氣的說道。
  “好了,不管這些失落界麵飛升之人如何,沒有準確坐標的話,要去下界去這些失落界麵,一般方法絕對無法辦到的。說不得也隻有找師祖一趟,看看他老人家有什麼方法嗎?以那叛徒現在的情形,到時候隻是下界一兩人,也足以將其抓回來了。不過,我也有些好奇。那叛徒當時如何逃到這些失落界麵中的。”紫衣婦人沉吟了半晌後,目中冷色一閃的說道。
  

Snap Time:2019-09-18 00:37:51  ExecTime: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