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兩千兩百四十五章援手

  
  “第三層煉神術!想修成此境界哪是這般容易的,當年我修煉第二層的時候,已經是用盡了百般手段。想更進一層的話,短時間內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韓立有些無語的回道。
  “剛才你和螟蟲之母真極之軀的一戰,我通過法陣都遠遠看到了。你的肉身強大,並不比那些玄仙真差哪去。但憑此點。外加上我的一些指點,讓你修成第三層煉神術並沒有你想象中的那般難。我當年雖然沒有修煉過此術,但是身為巡查使者,自然也曾經抓過幾名修煉此禁術的家夥。從他們口中,知道一些修煉此術的訣竅,是輕而易舉的的事情。”男子胸有成竹的言道。
  “前輩這可讓晚輩是有些為難了。修煉此術既然會後患無窮。將此術修煉的更進一層之事,晚輩是需要再好好思量一下的。否則在下縱然飛升到仙界,豈不是也是人人喊打的下場了。”韓立猶豫了一下,苦笑一聲的言道。
  “我知道道友的想法,是對在下之言還有些不信。沒關係,以你現在的修為,即使不再繼續修煉煉神術,但多則上千年,少則百餘年,你自己也能發現了神識海中的不妥出。到了那時,你自然會再來找貧道的。至於道友現在就考慮飛升仙界後的事情,不覺早了一點嗎。倒不如先想想如何擺脫隕落的危險和能否真借助此術飛升仙界之事,更實際的一些。”男子淡淡的說道,並沒有強逼韓立的意思。
  “多謝前輩體諒,此事關係到在下以後的進修大道,不得不謹慎一些。晚輩需要一些時間好好思量一下,會盡快給前輩一個回複的。不過在下還有一事想問前輩 ?”韓立臉色陰晴不定了半天後,才輕吐一口氣的說道。
  “哦,你還想知道些什麼?”男子並沒有對韓立的回答感到意外,平靜的反問了一句。
  “我想知道仙界到底是如何模樣的。”韓立目光微微一閃的問道。
  “嘿嘿,仙界嗎。現在對你來說還是太早了一點。若是真想知道的話。那在度飛升劫前的時候,我才會告知你一些具體的內容。但是現在嗎,我隻能告訴一個“廣”字而已。到了仙界,你才會明白各處仙域之廣。即使一名仙人窮之一生之力。也不可能走遍哪怕最不起眼的一處仙域。所以即使道友修煉了煉神術,但隻要不去所在仙域的主要大城,基本上是很難碰到我們這樣的巡查使者。一般來說,還算很安全的。”男子淡淡的回道。
  “聽前輩這般一說,晚輩對仙界卻更有幾分相往之心了。”韓立聽了,微然一笑。
  “仙界無論修煉資源還是各種天材地寶,自然遠非下界可比的。否則。貧道又何必苦苦謀求回歸之策的。好了,既然你不打算立刻答應我的交易請求,那我也不多留你了。我這有一物,同樣對現在的你頗有用處,先拿去姑且當做斬殺螟蟲之母的報酬吧。嘿嘿,貧道一生可從不欠人情的。”
  話音剛落,“嗖”的一聲,一到白光缽盂中一飛而出。
  韓立神念飛快一掃後。臉色微微一動,單手虛空一抓,就將白光攝到了手心中。赫然是一塊奇薄如紙片的晶瑩玉片,表麵卻銘印了密密麻麻的金銀色符文,一看有些熟悉,赫然正是銀蝌文和金篆文這兩種仙界真文。
  “這就是我當年從仙界帶下來的一枚寶符,麵蘊含了一滴仙界也很珍稀的紫芸之精,應該足以彌補你先前點燃根源之火所損失的本源之力了。”男子聲音不再有絲毫感情的說道。
  韓立通過手指感應到玉片上散發出的和普通靈氣截然不同的仙靈氣,心中大喜,將手中之物一收後,急忙連聲抱拳的稱謝。
  “你可以走了,等什麼時候決定繼續修煉這煉神決的話。再來此地見貧道吧。”男子聲音剛一說出後,韓立腳下灰白光陣一閃,就將其一下傳送出去了。
  “已經修煉了此門秘術,還想再放棄!天下哪有這般好的事情。以他現在情形,我隻要小睡一段時間,再蘇醒過來的時候。應該就可再見到他了吧。”
  缽盂中男子聲音沉寂了一會兒工夫後,才悠悠一聲的說道。
  隨之整座祭壇一陣劇烈顫抖,附近八座青銅柱子也一陣轟鳴後,一下在整座石林下方幻化出一座超級巨大的法陣圖案。
  光芒一閃後,無論石林還是祭壇銅柱竟然都仿佛虛影般的憑空消失了。
  原先的地麵上再次變得空蕩蕩一片起來。
  ……
  一年後,在離始魔之地邊緣處不算太遠的一座萬丈高巨峰之頂上,一名身披黑袍的青年,正盤坐在一塊巨石上,下雙目微閉的打坐著。
  不知過了多久後,青年忽然臉色一變,雙目一睜而開,瞳孔中竟隱隱散發出淡紫色的刺芒來。
  “怎麼來的是他……”青年臉色微微一變,喃喃的低語了一聲,話語中竟隱約有幾分忌憚之意。
  片刻工後,天邊破空聲一響,靈光一閃,一道刺目青虹明目張膽的破空激射而來,並幾個模糊後,就一下詭異的到了巨峰上空。
  “元魘道友,你倒是守時,竟然比約定的還早到了兩個時辰!”當遁光一斂後,青光中赫然現出一名二十多歲的青年,目光向下方巨石上一掃後,嘴角泛起一絲微笑的說道。
  這青年竟正是韓立,下方之人卻是魔族三大始族之一的元魘。 “約我來的並不是閣下吧。寶花在哪,還是這一切都是她謀劃好的。”元魘神色不變,但口中卻冷冷的說道。
  “寶花道友現在應該遠在百萬外的翡雲穀吧。而我之所以出現在這,就是應其之約,讓道友暫時在這多逗留一段時間再說。”韓立笑了一笑,竟坦然的將此行目的直接說了出來。
  “翡雲穀,那是六極暫時養傷的地方!這麼說,寶花真的決定對其下手,準備奪回始祖之位了。涅槃那邊多半也應該同樣有人出手纏住了。而在這些外界大乘中,除了閣下外,還能纏住涅槃的多半也隻有那位銅鴉老人了。也不知道寶花許了什麼好處給你們,竟讓你們甘願為其所用。”元魘臉色有些南卡,但有些出乎韓立預料的是並未動怒,反而沉吟了片刻後,十分冷靜的問道。
  “涅槃那邊是何人負責,我並未問過,但多半是銅鴉老人無疑的。至於好處嗎,韓某自然也收到了一些,否則又怎願輕易麵對一名始祖存在的。”韓立不慌不忙的回道。
  “哼,聽人言,斬殺那頭螟蟲之母雖然是數人同時出手,但似乎卻是你出力最多的。看來進階大乘之後,你終於也成了可以和我等並駕齊驅的存在了。不過你真以為本座離開的話,你能攔的住嗎?”元魘目中紫光閃動不已,但口中話語卻漸漸寒厲起來。
  “斬殺那頭螟母,是多人共同出手的結果,韓某雖然也起了些許作用,卻不敢全夠居功在自己身上的。至於道友覺得在韓某出手後,還能有自信可以安然離開的話,盡可一試的。”韓立麵對此景,隻是淡淡的說了兩句。
  元魘聽了韓立的言語,麵容有些難看了,但是目中有一絲陰晴不定的遲疑。
  過了足足一盞茶工夫後,思量了好一會兒的元魘才輕歎了一口氣,說道:
  “不管怎麼說,這次本座能從封印中脫困而出,多虧了寶花帶人來援的結果。看在這個情分上,她這一次出手,本座就不幹涉了。若是能成功,我也會承認其重新回歸始祖的位置。失敗的話,我也絕不會再給其第二次的機會,畢竟聖界三大始祖,一向都是共進退的。”
  “道友能做出如此決定,自然是幸事。元道友若是不嫌棄的話,你我不如正好趁此機會,交流修煉心得一二如何?”韓立聞言,自然樂得輕鬆,當即滿麵笑容的說道。
  ‘本座對韓道友進階後,實力驚人能一下激增到如此地步也同樣有些興趣的。你我交流一下也好!”這一次,元魘隻是略想了一下,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韓立聞言也不客氣了,抬手衝下方一點後,頓時山峰上另一塊巨石憑空拔地而起,一個挪移後,狠狠落在了元魘對麵處不遠地方。
  韓立見此,體表霞光一閃,徐徐的從高處一落而下。
  ……
  不知多遠處的另外一處巨型湖泊的小島上空,銅鴉老人正麵無表情的懸浮在半空中。
  ……
  在其對麵處,一名渾身被一層晶瑩剔透甲衣包裹的俊美青,正冷冷的望著對麵老者,臉上隱約有一絲不善之意。
  ……
  一座遍布翠綠青竹的山穀中,一座白茫茫霧氣組成的無邊霧海赫然浮現而出,並將整座山穀全都籠罩其下的模樣。
  而在霧海中心處,轟鳴聲爆裂聲連綿不絕,在白霧滾滾翻滾湧動中,隱約無數粉花瓣虛影正在上下盤旋飛舞不定。(未完待續)rq!~!
  

Snap Time:2019-09-17 20:28:11  ExecTime: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