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冒牌召喚師》全文閱讀

作者:心在流浪  新冒牌召喚師最新章節  新冒牌召喚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新冒牌召喚師最新章節第七十九章驚人之舉(12-07-04)      第七十八章千殺敵(12-07-04)      第七十七章詭異父女(12-07-04)     

第七十九章驚人之舉

  
  蕾切爾俏臉上頓時露出痛苦的神情,這場以她身體為戰場的爭鬥,不亂誰勝誰負,受到損傷的都會是她,而持續的時間越長,她受到的傷害也就會越大。
  不過,好在這場戰鬥很便已經結束,因為羅恩發現情況不對勁之後,便馬上強行將蕾切爾的鬥氣壓製了下來,蕾切爾此時的鬥氣力量遠遠不能跟羅恩的真氣力量相比,自然無法抗衡,然後,這股融合了鬥氣的日月真氣,繼續按照日月真氣的運行路線在蕾切爾體內循環。
  但真氣和鬥氣的戰鬥,其實並沒有結束,日月真氣每次運行到那個相交點時,便又湧現出一股鬥氣,想要再次發起戰鬥,不過羅恩馬上將這股鬥氣鎮壓,而在接下來的數十個循環,同樣的事情一次次發生,不知不覺之中,羅恩驚覺自己體內的這股日月真氣,居然比正常的時候已經強了一倍還不止!
  羅恩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但卻決定好好利用這突然變強的真氣,他一邊繼續為蕾切爾消除藥性,一邊開始對陰維脈上的穴道發起了猛烈衝擊,這突然變強的力量,讓這場真氣和穴道的戰鬥變得異常簡單起來,他幾乎沒有花費多少力氣,便一口氣將陰維脈徹底貫通,而在陰維脈貫通的那一那,體內的真氣又像以前的幾次一樣,似乎增強許多且變得不受控製起來,好在他對這個已經很熟悉,要消化這些不受控製的真氣,已經不算很難。
  不知不覺之中,他又一次進入空靈的狀態,他的精神和真氣融為一體,而這一次,或許是本身有著強大的真氣,也或許是有蕾切爾那股鬥氣的幫助,他很就將那些不受控製的真氣容納進來,一切都在軌道之中,而接著,他開始試著將蕾切爾的鬥氣還給她,雖然他的真氣和蕾切爾的鬥氣似乎不願意分開,但還是在他的努力之下,一次次將蕾切爾的鬥氣分離,每次經過相交的位置,便分離出一部分鬥氣,而又經過數十次的循環,羅恩便將這些鬥氣徹底分離,接著,他便在下一次循環結束之前,將日月真氣從蕾切爾體內撤了出來。
  而後,羅恩睜開眼睛,鬆開握住蕾切爾的手掌,開口問道:“現在感覺如何?”
  “應該沒事了。”蕾切爾稍稍遲疑了一下,開口說道,她眼露出一些難以置信的神情,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中了墮落之淚,卻依然可以免遭**之禍,而更讓她驚訝的是,她發現自己的鬥氣,居然似乎有了很大的進步。
  頓了頓,蕾切爾終於忍不住問道:“你剛剛對我做了什麼?我的鬥氣為什麼一下子變強了很多?”
  “有這回事?”羅恩一愣,隨即搖搖頭,“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不過,既然你已經沒事,那我該走了。”
  看了看天色,這次他花費的時間並不多,天還沒有亮,羅恩想要在天亮之前趕回帝都,所以想點離開。
  “先放開我好嗎?”蕾切爾看了看綁在自己的那根金屬帶。
  羅恩點點頭,將她放開,蕾切爾站了起來,緩緩走向羅恩,姿勢優美而又充滿誘惑。
  “為什麼不用最簡單的方式救我?難道你不想得到我嗎?”蕾切爾低低的問道。
  “我說過,我不想趁人之危。”羅恩淡淡的說道,“更何況,我跟你也才見過一次,我羅恩不是那種見到一個美女就想馬上得到她的人,所以,我也不存在什麼想不想得到你的,話已說完,我該走了。”
  “等一下,你能不能送我回城主府?”蕾切爾略一思索問道。
  “好吧。”羅恩看了看半裸的蕾切爾,知道不能就這樣將她扔在這。
  幾分鍾之後,羅恩和蕾切爾便出現在城主府,而讓他驚奇的是,那麵依然沒人,似乎城主府的守衛對麵那麼大的動靜一點反應都沒有。
  “薩爾斯今晚是處心積慮來對付我的,想必他已經吩咐別人,不管麵有什麼動靜,都不要進來打擾。”蕾切爾從地上撿起自己的長袍,將她那美好的**遮掩了起來,她似乎聽到羅恩的想法一般,馬上給了他問題的答案。
  “我走了。”羅恩說了一句,提起薩爾斯的屍體,便打算離開。
  “等一下。”蕾切爾卻又喊住了他。
  “又有什麼事?”羅恩有點不悅。
  “你要帶走薩爾斯的屍體嗎?”蕾切爾問道。
  “沒錯。”羅恩回答道。
  “那,先讓我割下他的舌頭吧。”蕾切爾眼中露出一絲殘酷的神情。
  “什麼?”羅恩一怔。
  “他的舌頭碰到了我的身體,所以我要割掉它。”蕾切爾說著已經抽出一把短劍,然後在羅恩還愣著的時候,將薩爾斯的舌頭割了下來。
  羅恩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手,他剛剛抱了她,難道她要砍掉他的手?
  看到羅恩的舉動,蕾切爾輕輕一笑:“放心,我不會砍你的手,因為,你是唯一一個可以任意碰我身體的男人。”
  “你要是不再割薩爾斯身上其它部位的話,我就帶他走了。”羅恩說道。
  “既然你今天急著走,那我就不留你了。”蕾切爾輕輕點頭,“隻是,羅恩,我想讓你知道,從今往後,墮落之城永遠歡迎你的到來。”
  羅恩沒再說什麼,提著薩爾斯的屍體衝天飛起,迅速往帝都方向飛去。
  清晨時分,帝都紅月城,魔法師公會。
  黛安娜在房中走來走去,自從羅恩離開之後,她便一直靜不下心來,總是擔心羅恩會出什麼事。
  敲門聲突然從門口傳來,黛安娜急忙過去將門拉開,可是看到門口的人,她頓時失望了,期待中的羅恩並沒有出現,而是克萊爾。
  “黛安娜小姐,羅恩在嗎?”克萊爾開口問道,雖然克萊爾以前和黛安娜沒打過什麼交道,但也是認識她的。
  “他還沒回來。”黛安娜有點疲憊的搖搖頭,“你的傷勢好了嗎?”
  “我已經好了,聽說羅恩和你在這,所以來找你們呢。”克萊爾點點頭說道。
  “既然你的傷好了,那我們先回學院吧。”黛安娜想了想說道。
  “不等羅恩了嗎?”克萊爾卻有點奇怪。
  黛安娜語氣有點無奈:“我倒是願意等他,可我不知道他今天能不能回來,算了,不管怎麼樣,我們先回學院,阿加莎她們說不定還在擔心你呢。”
  “這樣啊,那我們還是走吧。”克萊爾點點頭,隨即,她又有點好奇的問道:“羅恩去哪啦?”
  “等他回來,你就知道了。”黛安娜有點不想談這件事,因為越談她心就越擔心,雖說羅恩離開的時候顯得信心十足,可以一人之力獨闖墮落之城,還想要暗殺墮落之城的城主,在整個蒼雲大陸都沒幾個人能做到,羅恩就算有那奇怪的召喚獸幫忙,要做到這件事怕也是很難。
  黛安娜隻祈望,即便羅恩不能成功,也要能逃出來,否則,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啊,好熱鬧呢!”剛剛走出魔法師公會,克萊爾便不由自主的發出驚歎,魔法師公會外麵的紅月廣場,此刻已是人山人海,大家都在議論紛紛,不知道說著什麼。
  黛安娜有點納悶,紅月廣場雖然每天都很熱鬧,但現在一大清早的這麼多人,卻實在有點不正常。
  “難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黛安娜自言自語般說道,然後她便順手扯過一個穿著魔法師袍的男子,開口問道:“這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多人?”
  “啊,黛安娜小姐?”那個魔法師先是一愣,然後馬上恭敬的回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大家似乎都在議論柱子上掛著的那具屍體。”
  “柱子上掛著的屍體?”黛安娜一怔,然後抬頭朝紅月廣場中心的那根柱子看去,果然真有一具血跡斑斑的屍體掛在那上麵。
  紅月廣場居然被掛了一具屍體,這自然會引起無數人圍觀,黛安娜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一清早,這地方就這麼熱鬧了。
  “知道那是誰的屍體嗎?”黛安娜又問道。
  那魔法師連忙回答:“黛安娜小姐,我也不認識,隻是聽他們在議論,說那是所羅門城主。”
  “所羅門城主?”黛安娜先是微微蹙眉,接著大喜,急急的問道,“你是說,那是墮落之城的城主薩爾斯的屍體?”
  “是的,黛安娜小姐,大家都這麼說。”魔法師點點頭。
  “是羅恩,羅恩回來了!”黛安娜有些難以抑製心中的興奮,一下子嚷了出來,結果這一來,頓時便讓旁邊很多人都聽進了耳中。
  無數目光朝黛安娜看了過來,黛安娜頓時意識到自己失言,趕緊拉著克萊爾匆匆離開,但此刻,她心那塊懸著的石頭,也早已落了下來,既然薩爾斯死了,那就說明羅恩已經成功,薩爾斯的屍體出現在紅月廣場,羅恩自然也已經回到帝都。
  “這大壞蛋,回來了也不先來找我!”黛安娜同時在心埋怨起來。
  帝都的消息傳播很,到中午時分,帝都一連發生的兩件大事,在帝都便已經是無人不知。
  第一件事便是萊恩家族的大小姐阿加莎,居然在皇家騎士學院內遭遇暗殺,身受重傷,這讓很多人感到震驚。
  皇家騎士學院守衛並不嚴密,但卻極少有人敢在學院內鬧事,因為誰都知道皇家騎士學院內強者如雲,三位副院長更都是各自職業的頂尖高手,而且,以皇家騎士學院的背景,在學院內進行暗殺,簡直無異於向整個帝國挑戰,而另一方麵,萊恩家族也是帝國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居然有人敢對萊恩家族的大小姐,赫赫有名的天才少女進行刺殺,簡直就是不要命了。
  當然,更讓大家意外的是,殺手組織排名高居第三,號稱從未失手的魔法殺手團,派出的七個殺手居然全軍覆沒,而同時發動襲擊的托馬斯,這個蒼雲大陸最著名的殺手,也沒有刺殺成功,最終隻能倉皇逃離現場,雖然阿加莎和萊恩家族的另一個少女克萊爾都身受重傷,但她們的實力,還是讓大家讚歎。
  而當時在阿加莎身邊的羅恩,也再次成為焦點,因為很多人得到可靠消息,阿加莎之所以能活下來,魔法殺手團之所以全軍覆沒,主要是因為有羅恩的存在,正是羅恩讓魔法殺手團一個不剩,而正是羅恩的及時救援,阿加莎才能活下來。
  但相比第二件事,阿加莎的遇刺,似乎已經隻是一件小事,因為這第二件事,讓大家已經不僅僅隻是感到震驚,更讓一些人隱隱感到恐懼。
  薩爾斯-所羅門,這位赫赫有名的墮落之城城主,本身也有著七級武師實力的強者,居然被人殺死不說,屍體還被懸掛在紅月廣場的中心柱子上,而帝都城,不隻一個人言之鑿鑿的保證,殺死薩爾斯的不是別人,正是羅恩,因為他們的消息來源乃是魔法公主黛安娜。
  得知這個消息乃是由黛安娜傳出,大家自然也都相信,因為現在誰都知道羅恩和黛安娜之間的關係,而薩爾斯的被殺和阿加莎的遇刺,也很被聯係到了一起。
  阿加莎和薩爾斯之間的結怨由來也終於被大家得知,整個事情也就變得很明晰起來,當初阿加莎經過墮落之城,結果遭遇薩爾斯的好色兒子貝克調戲,阿加莎一怒之下殺死了貝克,時隔近一年之後,薩爾斯的報複終於展開,一次性雇請了數個頂尖殺手,前來皇家騎士學院暗殺阿加莎。
  暗殺行動雖然失敗,卻激怒了羅恩,於是就在阿加莎遇刺的當晚,羅恩前去墮落之城,單槍匹馬殺死了薩爾斯,更將他的屍體帶回帝都,掛在紅月廣場的柱子上,借此警告所有人,誰若敢對阿加莎不利,誰就會是這個下場。
  事情說起來雖然比較簡單,但其中的細節卻讓很多人難以理解,比如羅恩怎麼可能在一個晚上就能去近千之外的墮落之城走一個來回呢?不過這個問題很有人給出了答案,那就是羅恩的神秘召喚獸,擁有飛行的能力。
  還有人難以理解,雖然羅恩近日來已經開始展現出非凡的實力,不久前擊敗特洛伊的的那一站,更是讓他在帝都一戰成名,可即便如此,他一個人怎麼能在守衛重重的墮落之城殺死城主薩爾斯後還來去自如呢?
  即便是一位十級武師,也不敢保證自己能在墮落之城輕易殺出一條血路,可羅恩卻硬是做到了這一點,這也實在太讓人震驚了,難道羅恩真的已經強到這種程度?
  而讓一些人暗地感到恐懼的,那就是羅恩的有仇必報,從他大鬧騎士酒館,到和死亡騎士決鬥,還有不久前在大街上殺死特蕾莎,重傷特洛伊,最後就是昨晚的驚人舉動,這所有的事情都表明,凡是得罪羅恩的,都會遭到羅恩的血腥報複,不論對方是什麼人都不會例外,而羅恩每一次的行動,居然都成功了,不論對手強弱,從一個普通的五級武師,到堂堂的一城之主,都難以逃脫羅恩的手掌心。
  此時此刻,每個人都不得不考慮,一旦得罪羅恩,將可能會付出什麼代價,毫無疑問,從這個時候起,羅恩已經成為帝都貴族們最不願意招惹的對象之一。
  “這人就是一個瘋子。”一些人更是暗自嘀咕,他們發現羅恩似乎從來就不和人家講什麼道理,每次就是馬上用最簡單的辦法,暴力。
  當然,也有很多人並不是很在意,羅恩雖然暴力,但每次都是別人先惹到他,他才反擊的,他也沒有主動去欺壓什麼人,事實上,這次事件之後,更多的人反而很佩服羅恩,僅僅因為自己的未婚妻遇刺,就一個人去闖墮落之城,且成功擊殺了城主薩爾斯,這種壯舉,整個蒼雲大陸都沒幾個人能做出來。
  一些貴族少女,更是羨慕阿加莎起來:“我要是有這樣的未婚夫,那該多好啊,有男人願意這麼對我,我就是死也值得了!”
  “羅恩這小子今晚肯定有得享受了,阿加莎肯定會感動得稀嘩啦的,讓他在床上享盡豔福……”一些男人則開始想著齷齪的畫麵,甚至有人開始無聊的打賭黛安娜和阿加莎今晚會不會讓羅恩享受到一王雙後的樂趣。
  這些八卦男女自然不會想到,羅恩現在可沒這麼好享受,事實上,他正和阿加莎吵架呢!
  “你個大笨蛋,誰讓你去殺薩爾斯的?你就那麼想死啊?你死了沒關係,可你死了,本小姐就要當寡婦,我就沒老公了,我這麼年輕就當寡婦,我以後出去怎麼見人啊?”阿加莎的傷勢顯然已經沒什麼大礙,要不她現在罵人也不會這麼中氣十足。
  “阿加莎……”克萊爾開口想說什麼,卻被阿加莎瞪了一眼:“你給我閉嘴,不許幫他說話!”
  克萊爾馬上乖乖的閉上嘴巴。
  “喂,羅恩這麼做是為了你,你就算不感動,也不用這麼罵他吧?”黛安娜在旁邊忍無可忍的說道。
  “你也閉嘴!”阿加莎瞪著黛安娜,“我還沒罵你呢,你怎麼看著你男人的?他去做那麼危險的事情,你明明知道,卻不阻止他?”
  “我有阻止,他不聽嘛!”黛安娜被阿加莎這一罵,先是一愣,隨即有點委屈的辯解道。
  “沒用!”阿加莎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你長這麼漂亮,身材也這麼好,不知道誘惑一下這個小色鬼,讓他舍不得走嗎?”
  “你鬧夠了沒有?”羅恩終於開口,語氣甚是不高興,“我不殺掉薩爾斯,你總有一天會被殺手幹掉,你年紀輕輕當寡婦沒麵子,我要連自己的未婚妻都保護不了,難道我就有麵子嗎?”
  “喂,我可不要你保護,要保護也是我保護你!”阿加莎不悅的說道,“你別忘了,你還打不過我呢!”
  “不用多久我就能擊敗你的。”羅恩輕哼一聲,他去殺薩爾斯,並不是指望阿加莎感動得以身相許,他隻是覺得自己應該那麼去做,可回來之後卻被阿加莎這麼一通罵,他還是很不高興。
  “哼,想擊敗我,就先陪我好好練劍吧!”阿加莎嬌哼一聲說道,“要不我們現在就去練劍?”
  “你的傷還沒好,等幾天吧。”羅恩沒好氣的說道。
  “哎,誰說我傷沒好的?”阿加莎不高興的說道,“不信我們馬上去比比!”
  “沒興趣。”羅恩淡淡的說道,“我不陪你瘋了,你在這休息吧,我先走了。”
  羅恩說完這話,便走了出去。
  “喂,你回來!”阿加莎在背後嚷著。
  羅恩沒有理會她,很便離開了這棟對他來說其實比較陌生的宅子。
  這自然不是湖邊那棟房子,那已經成為一片廢墟,要想重建又得花費一段時間,而阿加莎暫時所住的地方,也並不是學院的宿舍,而是紅月城內的一棟舊宅,離皇家騎士學院不遠,據說荒廢了一段時間,是阿加莎剛剛買下來的。
  按照阿加莎的說法,她隻是在這暫住,等湖邊的屋子建好,她就搬回去,所以這棟舊宅雖然不怎麼樣,她也將就著住在這。
  “羅恩。”背後傳來一個雷德羅的聲音。
  羅恩轉過身,看著雷德羅:“雷德羅大叔,有什麼事嗎?”
  “羅恩,小姐其實是關心你的安全,你不要怪她對你發火。”雷德羅聲音溫和。
  “我知道,我不會怪她的。”羅恩淡淡的說道。
  “那好,你去做你的事情吧,小姐這邊,我會照顧好的,你不用擔心。”雷德羅點點頭。
  羅恩微微點頭,轉身離去。
  

Snap Time:2020-03-29 08:15:36  ExecTime: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