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的婚姻》全文閱讀

作者:蔡愛軍  出軌的婚姻最新章節  出軌的婚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出軌的婚姻最新章節潛規則(3)(12-06-29)      潛規則(2)(12-06-29)      潛規則(1)(12-06-29)     

潛規則(3)

  
  “孟雨澤,你當然不是那種女人,不過這種女人我更喜歡!”謝董坐在寬鬆而舒適的老板椅上,仍還在回味昨天發生的一切,想著孟雨澤身子的溫軟,胸脯的彈性,以及那傳統的人格品性,都無不像杯醇香的美酒令人陶醉。這些年來,謝董的口味有些改變,身為集團公司的權力擁有者,他經手的女人不勝枚舉。以前青睞於純清的小姑娘,如童婭之流,這兩年倒對別人的老婆情有獨鍾起來。他喜歡看那些從未有過出軌念頭的婦人是如何屈服於權力的胯下而忍辱出軌的,但這個孟雨澤如果是為了自家老公,而被迫放棄自己的清白,這種有著犧牲精神的女人,則又是另一番引人入勝的滋味了。
  謝董臉上泛起一絲笑容,嘴吐出一圈圈變幻莫測的白煙,透過白煙,謝董仿佛看見一隻疲於奔命的獵物,最後因為精疲力盡,而放棄了逃生,等著束手就擒。孟雨澤啊孟雨澤,你能逃過我的手心嗎?謝董不自覺地握著個拳頭,慢慢地捏緊……
  一陣輕輕地敲門聲,打斷了謝董淫心的漫遊,謝董叫了聲進來,門便開了,人力資源部的黃經理拿了一疊資料進來。
  “董事長,這是中層幹部調整的方案,這是人選推薦,請董事長過目。”黃經理恭敬地把資料輕放在謝董的桌上。
  “放著吧,另外通知一下有關領導,開會研究中層幹部調整的事,推遲半個月。”
  “是,董事長。不過,我要怎麼解釋呢?”黃經理麵露難色,請示道。
  “就說我最近事情多,還沒來得及考慮。”謝董當然不能說,是為了一個女人而推遲,這個時間,是為孟雨澤預留的。
  “是,我知道了。”
  “你再把設備公司向宇輝的檔案資料調出來給我看看。”
  “向宇輝?”黃經理眨巴眨巴眼,怕聽錯了。
  “對,向宇輝,設備公司的。”
  “我知道了,這就去把他的資料調過來。”黃經理點點頭,輕輕掩上門退了出去。
  謝董簡單地看了看中層幹部推薦名單,感覺劉副總推薦的人太多了,這家夥一直窺視董事長的位子,到處培植勢力,自己以前還真的小瞧了他,到發覺時,劉副總已在許多部門安插了親信,雖然對謝董還是唯命是從,但讓謝董感到了危機四伏,心十分不爽。謝董順手劃掉了幾個劉副總推薦的名單,不能讓他的勢力過於壯大。
  這時門又敲響起來。這回進來的是一個留著短發、一身豐滿的少婦。謝董認出是財務部的徐娜。
  “有什麼事?”謝董把案卷蓋上,問道。
  徐娜鞠了個躬,又小心都把門關了,才小聲地說道:“董事長,我想……我可以毛遂自薦嗎?”
  “毛遂自薦?”見過私自拜訪來要官的,沒見過這樣正兒八經來毛遂自薦的,謝董一時倒來了點興趣,擺擺手,讓徐娜坐下來。“說說看,怎麼個毛遂自薦法。”
  “我認為,財務部門是公司非常重要的部門,部門的負責人不僅要嚴格遵守財務製度,更緊要的……”徐娜抬眼看看謝董,斟酌了片刻,小心的說道:“更緊要的,是要對公司一片忠心,對董事長和總經理忠心不二。”。
  謝董挑了挑眉,沒想到這個毛遂自薦的女人能說出這麼露骨和令人肉麻的話來,雖然自己是董事長兼總經理,徐娜的話歸納成一條,就是要對我謝某忠心,但心還是對這個說話沒有水準的女人很不滿意。
  徐娜也似乎看出了謝董的不滿,但她想說的話都寫在手上的毛遂自薦書上,今天是無論如何要呈交給謝董看的,於是  也隻好孤投一擲了。
  “我認為……製度和公司的運作,有時候可能會發生矛盾,但部門是為公司服務的,員工是為老板工作的,因此必須忠心於公司和老板,並在製度上保持一定的彈性,不可以死板地墨守成規,使部門死氣沉沉,這跟公司日益活躍的格局在文化上極不相稱。”
  徐娜這一說,倒引起了謝董的認同。公司所有部門的負責人都意氣風發,活力四射,唯獨財務部的經理是個保守謹慎的醜女人,自己都很少去財務部,因為看見那個女經理心就不舒坦。看來,換換財務部的經理,也可以是個選擇。
  這樣想著,便留心地看了徐娜一眼。以前沒怎麼看過她,這一看還看出些姿色來。徐娜雖然算不上漂亮,但皮膚白皙,體態豐滿,有著熟婦的韻味。謝董想,在財務部安插個心腹以削減劉副總的勢力也未必不是好事,看來這個徐娜,倒是個不二的人選。
  謝董點了點頭,算是對徐娜的認可了,徐娜這才放下心來,把手的毛遂自薦書遞到謝董的桌前,“這是我的自薦書,我自薦擔任財務部的經理,不知董事長會不會認為我過於自信?”
  “自信當然好,你說得也對,財務部門是個非常重要的部門,我們是要加強領導。對公司的忠誠,對領導的忠心,這都是必要的,沒有哪個領導會提拔一個跟自己有著二心的人來掌管重要的部門。你明白我的話嗎?”
  徐娜聞言,知道事情有希望了,此時就是虛情假意也都該來段山盟海誓以表忠心,便擲地有聲地說道:“請董事長放心,我一定對董事長忠心耿耿,絕無二心。”
  “很好!”謝董滿意地向徐娜招招手,“你過來。”
  徐娜繞過謝董寬大的辦公桌,來到謝董跟前,不知謝董想要向她交代什麼。卻不想謝董伸出手去,一把摳住她的下身,徐娜嚇了一跳,死死抓住了謝董的手。謝董麵無表情地抽回手,對徐娜說:“你回去吧,我會考慮一下你的自薦申請。”
  徐娜沒想到這也是忠心的一種考驗,一時慌了神,差點哭了。為了表示對謝董的忠心,徐娜竟認起錯來:“對不起,我從沒被別的男人摸過,一時不太習慣。董事長,你想摸就摸吧。”
  待謝董的手又貼了上去時,徐娜腦子一片空白。天啊,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啊?自己何曾想過會是這樣的結果,當初老公給自己謀策,也是讓自己打“忠心”牌,並沒讓把自己給出賣呀,可自己為了表示忠心,居然不由自主地答應了他的撫摸。我是不想這樣的,臭老公,這都是你自找的,我就是給你戴了綠帽,你也怪我不得了。這樣想著,眼的兩顆淚硬是生生地給逼了回去。
  “你覺得屈辱嗎?”謝董看見了她眼眶的濕潤,暗暗得意,他喜歡有屈辱感的女人,所以還故意地刺激她。
  “啊,沒有。”徐娜不得不報以一個鼓勵的淺笑,表示自己沒有受辱的感覺。
  “有一個成語叫做忍辱負重,忍辱才能負重,你明白嗎?”
  “是,我明白。”徐娜感覺到了自己將要肩負重任,回答也莊重起來,受辱也是值得的。
  “好了,你先回去吧。”謝董撤回了撫摸著她的那隻手,對徐娜說:“回去跟你老公請個假,說你晚上要加班。”
  “是,我走了。”徐娜連忙擦淨眼角的淚水,並整理了一下衣角,往門外走去。
  恰好這時童婭沒敲門就走了進來,看見徐娜臉紅紅的,眼也紅紅的,便笑著對謝董說:“你欺負人家了吧?”
  謝董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輕描淡寫地敷衍道:“說什麼呢,被我批評了幾句。”
  “這是黃經理給你的資料,”童婭把資料放到謝董桌上,又有些不解地說:“不過董事長,你為什麼單獨要看向宇輝的資料呢?”
  “童秘書,我發現你越來越愛管閑事了。”謝董麵露慍色。童婭沒理會謝董的不悅,一屁股坐到謝董腿上,近乎撒嬌地說:“你不說我也知道,董事長,你是不是在打孟雨澤的主意?”
  謝董的手已肆無忌憚地在童婭身上遊走起來,“小童啊,我也沒把你當外人,我不妨跟你說,我是喜歡上孟雨澤了,昨天我跟她說,把向宇輝提為副經理,讓她陪陪我,她不同意。”
  “董事長,你就放過孟雨澤吧,你有我還不夠嗎?你想要她為你做的,我都可以為你做。”童婭酸酸地說。表麵上看起來,童婭醋意飛天,其實她是真的想保護孟雨澤。
  “我要你做的,是給我想想辦法,讓我怎麼得到她。”童婭的那套,在謝董身上根本沒用,厚顏無恥的謝董反而要童婭幫助他,成為他的幫凶。
  “董事長,我真的不能幫你,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求求你放過她吧。”童婭幾乎是哀求他了。
  謝董的手停止了在她身上的騷擾,長歎一聲說道:“你跟我的時間太長了,不跟我一條心了,我也該考慮換個秘書了。你說吧,你想到哪個部門去報到?”
  “好啦,又拿這個來嚇唬我,我幫你就是了。”說完這話,童婭的心難受極了,幫孟雨澤沒幫到,反還幫著謝董來害她。
  “這才對嘛,你說,你想怎樣幫我?”謝董的手伸進了童婭的內衣,捏著峰上的草莓。
  “我明天給孟雨澤說,說你要把向宇輝調到一個又遠又苦的工地去。”
  “這不好吧,那她會恨死我。”謝董覺得這個主意並不高明,存心是想壞自己的好事。
  童婭恨恨地說:“你本來就是逼良從娼,還想充什麼好人啊,你還想孟雨澤感激你不成?如果不能讓孟雨澤感到你將要報複她老公,她又怎麼肯答應你?”
  “你說得不錯,你天生就是做秘書的料啊,哈哈,我愛死你了!”謝董喜笑顏開,在童婭臉上一頓亂啄。
  童婭閉著眼,任謝董像餓狼似的輕薄著,心在說:雨澤,原諒我,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Snap Time:2021-08-04 01:48:10  ExecTime: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