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突破再突破

  
  “今日,本座還要凝聚因果和罡風!”
  平靜的聲音中透著葉晨那無比強大的信心,漆黑的眸子中流轉著堅定之色。
  在溫染錯愕的目光中,葉晨向著虛空一邁,淩空而坐。
  五道本源之身融入葉晨體內,葉晨氣息再次暴漲,眉心處的印記漸漸泛起銀光。
  呼呼!昔日,那融入葉晨體內的罡風本源,在此刻橫掃而出。
  瞬間就化作了一場風暴,橫掃開來。
  黑色颶風卷動著天地,風卷殘雲,天地變色。
  恐怖無比的勁道蔓延開來,葉晨所在的虛空,哢哢而碎。
  四周那被凍結的花海,更是哢哢而碎,花瓣和冰屑摻雜在一起,在風中狂舞著。
  長發狂舞,葉晨整個人如同化身漩渦似的。
  呼呼!倒卷的黑色罡風如同遠古巨龍,低吼著,無盡的威壓蔓延著。
  呼呼!在下一那,這些倒卷的罡風,如同飛流直下的瀑布般,以一種毀天滅地的氣勢向著葉晨轟轟而去。
  這其上蘊含的力道,足以撕破一名武道境的肉體。
  葉晨雙眸微閉,其靈魂力卻籠罩了整個天地,察覺到那即將來臨的罡風規則,武道意誌閃現不斷。
  “凝聚第六道本源之身!”溫染美眸睜的極大,這未免太瘋狂了。
  就在溫染詫異的時候,這黑色罡風重重的衝擊在葉沉聲,葉晨身體猛然一顫,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至肉體上傳來。
  “以我的肉體強度,承受住如此衝擊都感到如此痛苦!”
  “果然越到後麵,凝聚本源之身就越難!”
  “不過正好可以借助這些天地本源,替我淬煉肉體!”
  葉晨睜開雙眼,望著上方那仿佛沒有盡頭的罡風,旋即再次緩緩閉上雙眼,靜靜的坐著。任由那無盡罡風呼嘯而來,紋絲未動。
  呼呼!滿地狼藉,這片花海隻剩下那光禿禿的黃沙,荒蕪無比。
  黃沙狂舞,暗無天日之中,那身影已經成為隻能仰視的存在。
  一道道龍卷在葉晨四周倒卷著,足足有九道龍卷。而在片刻之後,這些龍卷漸漸重合在一起,直至葉晨氣息達到最巔峰的時候,一道虛影至黑色龍卷中緩緩走了出來。
  這道身影的模樣和葉晨極為相似,隻是眉宇之間多出了少許飄逸。
  “真凝聚成功了?”性感的朱唇微微張開,柔軟的舌頭輕輕吐出。溫染雙手捂住胸前的雙峰,心髒砰砰加跳動著,“罡風本源之身!”
  轟轟!無盡震耳欲聾聲衝天而起,在這道身影出現的那,整個天地間的罡風都震動著,仿佛在朝拜君皇的出現。
  緩緩睜開雙眼,葉晨目光柔和的盯著這道身影。嘴角彎起一詭魅的弧度,第六道本源之身,現!
  昔日,他凝聚五道本源之身,尚且和諸尊有一戰之力,甚至可以擊殺求敗境強者,而如今,凝聚出第六道本源之身。其實力又到了何種程度,葉晨也不知。
  但是葉晨知道,至少比以往前,黑色眸子中隱隱約約間出現一抹期待。
  葉晨心神微動,第六道本源之身化作一道流光,融入葉晨體內。
  轟轟!無匹的力量充斥於葉晨肉體的各個角落,這種感覺就像一種毒藥。讓人為之著迷。
  “不夠!”葉晨輕聲喃喃道,眼眸間的欣喜之色漸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古井無波,他今日的目標。可不僅僅要凝聚出第六道本源之身,還要凝聚出第七道本源之身,因果!
  菩提!葉晨低眸望向下方的菩提,漫天的黃沙之中,菩提依舊一片翠綠,無盡的因果之力在其上縈繞,透著玄奧,至善至和的氣息,如同常年接受高僧跪拜的佛家聖樹。
  菩提樹下,坐在秋千上的溫染,在葉晨目光投來的那,差點失去平衡,在這一道古井無波的目光中,她感受到了那浩瀚無際的天地威壓,仿佛,站在她眼前的並非是一道身影,而是這浩瀚的天地,這種感覺,就如同昔日給她帶來的感覺一樣,隻要他一個眼神,就能讓這片天地崩潰。
  “好強!”溫染咯咯輕笑起來,胸前波濤洶湧一片,誘人風景盡在雙峰間,“二代說的你,隻要他成長起來,他將是史上最強的月神!”
  “五道本源之身的修為,尚且能夠擊殺趙尊,更何況是如今!”
  美目流轉,溫染臉上掠過一抹欣慰的笑意,就算隻是一抹淺笑,也足以傾國傾城,風華絕代!
  轟轟!翻滾的黃沙徒然死寂下來,溫染臉上的笑意驟然凝固住,一股好似遠古凶獸般強悍的氣息向著她撲麵而來,那一襲飄舞的白衣瞬息間就出現在她身前。
  “一舉凝聚六道本源之身,此等壯舉若是傳出去,必然驚動整個天罡!”
  “不過,如此瘋狂的事情也隻有葉郎你這瘋子才能做的出來!”溫然雙手結出一道印記,花瓣驟向,縈繞在一旁,洶湧而來的威壓也緩解了不少,語笑嫣然道。
  “六道!”葉晨嘴唇微動,搖搖頭道:“並非是六道,而是七道!”
  七道!美眸猛的一縮,溫染弱弱道:“葉郎你還要凝聚本源之身?”
  “嗯!”葉晨語氣平淡道,坐在菩提樹下,那恐怖無比的氣息如同潮水般,眨眼間就收斂起來,此刻的葉晨看起來如同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臉色溫和。
  得到葉晨的肯定,溫染反而平靜下來,晶瑩剔透的玉足輕輕在虛空中一點,其曼妙的身影如同飄舞的花瓣般,輕飄飄的朝後落去,退出數百丈,美目流轉,直勾勾的盯著坐在菩提樹下的虛影,簡短的一句話卻讓溫染堅信,葉晨能夠凝聚出因果本源之身,“若凝聚出第七道本源之身,他的實力又會達到什麼程度?”
  淡淡的清香的在菩提樹下彌漫,葉晨緩緩閉上雙眼,雙手結出一道玄奧而又晦澀的印記,在這一刻,他如同入定的老僧似的。
  一種奇異的波動蕩漾開來,清風徐徐,吹起滿地翻滾的黃沙,拂過翠綠的菩提葉,沙沙作響。
  恍惚間,洪亮而又低沉的誦經聲在菩提樹下響起。
  漫漫黃沙的世界,在這一刻,儼然成為了西方的極樂世界,無數誦經聲直衝雲霄,菩提樹下,無盡的因果貫徹而下,融入葉晨體內。
  漸漸的,葉晨整個人彌漫著淡淡的金色光芒,好似頓悟的高僧。
  何為因?何為果?
  模糊的畫麵在葉晨腦海中回蕩著,那是夢中的畫麵,其感悟漸漸流淌在他的心頭。
  與此同時,一股滄桑的氣息在葉晨身上冒騰而起。
  夢如人生,亦真亦假!
  葉晨仿佛再次看到了那座荒蕪的庭院,那數座靜立在夕陽之下的墓碑,“因者能生,果者所生!”
  “有因則必有果,有果則必有因!”
  “因以得知,得者成就,果者從因有,事成名因果!”
  葉晨輕聲喃喃道,其聲卻化作了天地至理,掀起了一陣大風,菩提樹搖曳著,風卷起了滿片的樹葉,向著四麵八方落去。
  這些菩提葉,仿佛洞穿了空間,落在天罡中的各個角落。
  同時,在葉晨身上仿佛掀起了一場風暴,其心神隨著菩提葉落向天罡。
  “到底什麼是因果?”一道滄桑的聲音在天罡的山澗間響起,好似在問那拂過的清風。
  一片飄蕩的菩提葉落在沙漠間,葉晨看見了一場屠殺,秦國鐵騎以摧枯拉朽之勢正在屠戮著一些反叛之人,這些叛軍皆是昔日天罡諸國的勢力,不滿屈服於秦國。
  血雨紛紛,淒厲的慘叫聲響徹天地,這是一場屠戮,秦國將士無情的收割這些叛軍的生命。
  葉晨靜靜望著這一幕,看著那一張張絕望的臉龐,他好像有些明白了,諸國滅為因,而眼前這一幕為果,“為何因果?”
  幽幽的歎息聲在漫天的黃沙中響起,屠戮中的秦國鐵騎,各個茫然的抬起頭,望著虛無的天地,這是誰的聲音?
  菩提葉落地,葉晨的心神消散。
  每一片菩提葉就帶著葉晨一絲心神,在這一刻,葉晨看到了無數人的命運,他看到了一名農夫用自己的胸脯去溫暖一隻毒蛇,反而遭受到毒蛇的反咬,一命呼呼。
  他看到了,一名功成名就的士大夫,走向流浪街頭的乞丐,磕了數個響頭,隻是因為數年前的恩情。
  這一幕幕,在葉晨眼前閃現著。
  直至最後一片菩提葉落地時,這些畫麵方才消散。
  “眾生之行為能引生異時之因果,即善之業因必有善之果報,惡之業因必有惡之果報,既為善因善果、惡因惡果!”
  菩提樹下,滄桑的聲音回蕩著,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明悟,就在這一刻,葉晨睜開了雙眼,他的目光,仿佛看穿了千世輪回之中的無盡因果。
  葉晨低眸,雙手緩緩舉起,仿佛空蕩蕩的雙手處有什麼似的,輕聲喃喃道:“左手為因,善因樂果,昔日之因皆在此手,右手為果,惡因苦果,了卻今日之果在此手!”
  “是為因果!”
  葉晨雙手緩緩的重疊在一起,其身後那參天的菩提,在這一刻漸漸化作一道虛影,猶如實質一般,其模樣和葉晨一樣,隻是那雙眸中透著無盡的滄桑……
  第七道因果本源之身,現!
  

Snap Time:2019-09-17 20:37:50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