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久雅閣  神醫王妃最新章節  神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神醫王妃最新章節十年為期(六)(12-06-12)      十年為期(五)(12-06-12)      十年為期(四)(12-06-12)     

十年為期(六)

  
  閆素素回房的時候,正看到季秋拿著小原矛頭蝮往外走,她攔了她,問道:“這是去哪?”
  “天氣甚好,帶著小原出去曬曬太陽。”季秋抬頭,眼底一片澄明天真。
  閆素素輕笑,揉了揉她的秀發:“好吧,別摔了。明月,看著點季秋殿下。”
  “是,主子!”
  看著季秋消失在花園的背影,閆素素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寵溺的笑容,但這笑容在轉回到房門口的時候,卻是轉了苦澀。
  本已是惹了人憐,卻又偏生的不能和親身父親相認,,她的季秋,到底還要吃多少的苦頭?
  閆素素想著,眼眶不免濕潤,沉沉的歎息一口後,她便進了房間,“蝶穀仙”正負手而立,聽到她進來的聲音,半側過了臉,臉上蒙著帕子。
  閆素素近前,他稍稍的後退了一步。
  閆素素輕笑:“做什麼,還和我見外了。”
  “蝶穀仙”身子一愣,隨即到:“不過是怕嚇到你。”
  “麵具!給你!”閆素素說著,送了手親自挑選的一個一個純白的麵具過去。
  “蝶穀仙”接過,背過身去換上,而後回頭,這會兒,不再如之前拘謹,隻是問道:“你如今看了我真麵目了,這樣的我,你還確定要那個十年之約嗎?”
  閆素素輕笑:“諾既出,言必行。”
  “素素!”他好似有些感動,隨後,眸子,又盛了暗沉,“可是,我做不到了。”
  “三穀!”閆素素低喚,這般的他,當真讓她心難受的緊,他何以要如此在乎自己的容顏,他可曾知道,即便他全身俱毀,四肢不全,她也斷不會嫌棄他。
  閆素素心盛著微微的懼怕,怕他因為暴露了自己的醜顏而不敢再出現在她麵前,選擇了逃離,若果真如此,這下半輩子,她不曉得自己會在如何的煎熬中度過。
  “三穀,其實,我當真不介意,一開始你戴著麵具,我也曾幻想過你麵具底下的容顏不得見人,我既會提那諾,必定也是做足了準備的。”她哄騙著,期望著他不會因此離開。
  他好似好生感動,主動上了前,輕輕拉起了閆素素的皓腕:“當真?”
  “恩!”她笑,笑容安逸,心頭,卻又泛起了那股子怪異的感覺,總覺得眼前的人的味道和蝶穀仙的有些不同,倒是那股子香氣,與任肖遙有些想象。
  她心頭默默的自我安慰,隻當蝶穀仙和任肖遙親近的多了,身上沾染了任肖遙那抹丁香花香。
  他的目光,滿是動情,忽的一把伸手,將閆素素攬入了懷中:“從今天起,我不走了,我厭倦了漂泊,其實也好想有個家,隻是……”
  閆素素心頭,居然沒有預期的感動,而是那股子異樣,升騰的更為明顯。
  即便她什麼都忘記了,也斷然不會忘記元閔翔的擁抱,那種擁抱,無論何時,都帶著似要揉碎她的,霸道的力量,而不入現在,溫柔的輕輕觸碰。
  她眉心一緊,烏目從他的衣領,看進了他的肩窩,而後,嘴角,目光一怔。
  他感覺到她身子一僵,以為是這個擁抱太過突如其來,讓她不了,忙鬆開她:“對不起。”
  她搖頭輕笑:“不礙事,你方才說隻是,是什麼意思?”
  “隻是你畢竟是貴為王妃,你的姓名是被納入了皇族族譜的,怎可能外嫁。”
  她笑了,笑容那般美好:“如此何妨,我不介意和你浪跡天涯,天為被,地為廬,處處為家。”
  他一楞,隨即笑了起來,笑容盡然燃了幾分落寞:“你是真的喜歡我?”
  “恩!”
  “那翔呢?”
  “!”她隻笑,不答,隨後,目光轉了溫柔,“翔,不就在這?”
  “啊!”他驚歎了一聲。
  隻聽得她道:“翔,一直在我心,在你心,所以,他一直在這,不是嗎?”
  他輕噓了一口氣:“,倒也是,你且給我幾日考慮,畢竟季秋還笑,十年之期也尚未到,我不可能如此自私,讓你和季秋分離的。”
  閆素素頷首:“如此,也好,隻這幾日,你就在府邸住下吧,畢竟你的身子還沒好利索,不宜再四處走動。”
  他沒有推卻,點頭應了下來。
  這一住,便是月餘,閆素素和“蝶穀仙”的感情,也越發的深厚,兩人經常攜手,在梅園中他彈她舞,在荷花池中,他撐船她采蓮,在房間了,她吹笛他作畫,一切,又好似恢複了以前,琴瑟和鳴,舉案齊眉。
  這一個月之內,閆素素曾兩三次詢問蝶穀仙考慮的如何,他俱是皺眉搖頭。
  這日午後,閆素素送了飯菜進來和蝶穀仙共餐,又詢問了一句:“還不打算帶我走嘛?”
  “你——舍得季秋嗎?”
  “季秋到五歲,就要被送進宮住進東宮太子殿,反正遲早是要分離的,她入了宮廷,我們就嫌少能再見了。而且我想季秋也不是個依賴娘親的孩子,即便我不在身邊,她也會照顧好自己的。”
  閆素素好似下了決心的非要和他離開。
  “蝶穀仙”思索了一番,終是第一次,正麵回答了閆素素:“好,你若如此堅持,那我們明日就離開。
  閆素素眸光泛喜是,撲打了“蝶穀仙懷中”,他整個身子位置一僵,這般親昵的舉動,這些日子其實他一直都再避免,可曉得如今恐是避無可避,而且,若是要引翔出來,怕這也是唯獨的辦法了。
  於是,他伸手,也擁了她,甚至低下頭,吻上她光潔的額頭。
  閆素素身子猛然一僵,卻依然是無言承受著。
  那個吻,慢慢的移動到了她的唇,卻沒有落下,隻是嘴角薄薄一勾,對著她輕笑了一聲:“其實……”
  

Snap Time:2018-10-24 09:19:44  ExecTime: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