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神重生》全文閱讀

作者:天雷豬  劍神重生最新章節  劍神重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神重生最新章節第三千一百九十五章新的世界(大結局)(15-09-07)      第三千一百九十四章新異獸王混沌複活(14-06-24)      第三千一百九十三章博爾特人現身天界(14-06-24)     

第四百三十九章白靈


    第四百三十九章 白靈

    白衣女子身材嬌小,麵帶輕紗,使人看不清麵容。衣衫上還沾了幾滴雨水,明顯是剛剛淋了點雨,現在跑來避雨的。

    隻不過海天看到這白衣女子,忽然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位姑娘,我們是不是見過?”海天狐疑的問道。

    白衣女子看到海天,身軀微微一顫,但很快就鎮定下來,輕搖了下頭,貝齒輕啟:“先生,我們並未見過。”

    雖然白衣女子話是這麼說,但海天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依舊。

    倒是唐天豪和秦風忽然衝了上來,勾住海天的肩膀嘿道:“我說死變態,你該不會看對方漂亮,就動了歪念吧?你這種搭訕方式太老套了?”

    很顯然,唐天豪和秦風都將海天的問話當作搭訕了。聽得這話的海天不由得翻了翻白眼,他是真得有這種感覺,怎麼到了他們倆眼成了搭訕了?

    而且他感覺得出來,這白衣女子是一名九星劍宗,距離劍尊已經不遠了。雖然看不到輕紗後麵的麵容,但是聽聲音年齡應該不大,估計和他差不了多少。如此年紀就能夠修煉到九星劍宗,靈劍大陸上實在是藏龍臥虎。

    本來何老打算繼續詢問海天當日戰鬥的詳情,隻是他上下打量了白衣女子幾眼後,看到白衣女子右手上的一枚銀『色』戒指,瞳孔猛得一縮,激動的拉著白衣女子的手叫道:“小姑娘,白衣玫瑰白雪依是你什麼人?”

    白衣女子聽到這話,不禁回答道:“那是家師。”

    “家師?這麼說你是白雪依的徒弟嘍?難怪,難怪你居然會有這枚戒指。”何老忽然喃喃自語,“沒想到她居然會收徒了,這麼說來,她是原諒我了?”

    這話讓旁邊的白衣女子和海天三人聽得麵麵相覷,不禁疑『惑』半天。尤其是海天三人,更是『迷』茫一片,什麼白衣玫瑰,他們聽都沒有聽說過。

    “何老,不知你口中的這白衣玫瑰白雪依到底是什麼人啊?”海天疑『惑』的問道。

    聽到海天的問話,何老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仰望著外麵那灰蒙蒙的天空,長歎一聲:“唉,既然你這麼想知道的話,那麼我不妨告訴你。這白衣玫瑰白雪依也是一名九階煉器師。”

    “什麼?也是九階煉器師?那為什麼我沒有聽過她的名字?不對呀,九大煉器師中,沒有女『性』煉器師存在呀?”海天驚奇的叫了起來,他清楚的記得,怒蒼給他講解過的九大九階煉器師中,並沒有一名女『性』。

    “海天,其實你不知道。在這世界上,有許多人並不出現在眾人麵前的。白雪依她雖然是九階煉器師,但是真正知道她存在的,數不出十個人來。而我,就是其中一個。”何老長歎一口氣,“其實我跟白雪依是認識的,當年她還不是九階煉器師的時候,我倆感情很好,已經到了快談婚論嫁的地步了,隻是發生了一件事情,使得她再也不原諒我。”

    現在的海天感覺有點尷尬,關於何老自身的那些事情,他不想管,也不願意去管。隻是現在何老明顯的將他當作了一個訴苦的對象,如果他一走了之的話,那麼就太不好了。

    海天甚至看到唐天豪和秦風在旁邊那嘿嘿直笑的樣子,搞得他心中很是鬱悶。沒辦法,既然做聽眾的話,那麼就做一個忠實的聽眾。

    “當年雪妹她曾經收過一個徒弟,隻不過被人追殺,找到我,尋求我的庇護。隻是當時我正煉器之中,無暇顧及,結果害得那個徒弟被人殺死。事後,雪妹雖然替她的徒弟報了仇,但是卻是怎麼也不肯原諒我,並且說,隻有當她再收徒弟的時候,才會肯原諒我。”

    海天指著旁邊的白衣女子道:“你的意思是說,你看到她手上的戒指,知道她是那個白雪依的徒弟,所以明白她原諒你了麼?”

    “對!你知道嗎?我已經後悔了近百年了,每天都在懺悔,這麼多年終於讓我等到了。”何老激動的對著海天大吼起來,並且急忙湊近了白衣女子的臉頰問道,“小姑娘,你師尊在哪?我要趕緊去找她。”

    白衣女子顯然有些不適應何老的這種問法,當即拉開了一點距離,這才說道:“那個師尊說讓我去參加煉器大賽,她說她後麵會自己來呀。”

    “是嗎?雪妹居然也要參加煉器大賽,真是太讓我激動了!”何老激動的吼道,完全不顧旁邊的海天等人,看得海天等人是一頭黑線。

    海天撇下了旁邊那興奮的手舞足蹈的何老,直接向著白衣女子走了過去:“這位姑娘,不知你叫什麼名字?”

    聽到海天這話,白衣女子身子微微一顫,輕聲說道:“我叫白靈。”

    “白靈?真是一個好聽的名字。對了,雖然我知道有些唐突,但是不知你能夠取下臉上的麵紗呢?我始終感覺你有點像我一個朋友。”海天幹笑了下說道。

    旁邊的唐天豪和秦風再次湊了上來:“哇,死變態,你這也太大膽了吧?才剛剛知道別人的名字,就要摘別人的麵紗。是不是等一會兒還要別人脫衣服呢?”

    “去去,你們兩個一邊去。”海天鄙夷的瞪了一眼二人,“我是那樣的人嗎?”

    “怎麼不是?誰知道你心理是怎麼想的?話說當年天語主動送上門來,你都不要,該不會是你那話兒有問題吧?”唐天豪嘿嘿壞笑道,同時眼睛不住的瞟著海天的下麵。

    海天狠狠的瞪了一眼唐天豪:“你才有問題呢,哥那叫純情,哪像你們?一臉的『淫』『蕩』像,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

    說完之後,海天不再理會二人,對著白靈歉意的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我這兩個兄弟,真是喜歡沒大沒小胡開玩笑的。”

    “不,你這兩個兄弟很有意思,看得出來,你們的感情很好啊?”白靈頗為羨慕的說道。

    提起唐天豪和秦風,海天的臉上就不由得流『露』出一絲欣慰。這兩個兄弟,或許是他最足以自豪的地方了。俗話說,人生得一知己,便此生無憾了。如今他有兩個,難道還不夠嗎?

    “對了,白靈姑娘,我真得很想看你一眼,如果你要是覺得我唐突的話,那麼就算了。”海天忽然將話題給轉了回來。

    白靈微微抬起雙眼,望著海天:“我長得和你朋友像嗎?”

    “單從身材來看差不多,隻是她已經離開我數年之久了。說實話,我很想她,無時無刻的不在想,不知她現在是否安全呢?”海天一臉擔心的說道。

    他說得人,自然就是當初和他分開的天語了。

    天語對他有情,他又豈會不知?隻不過當初他忙著修煉,根本顧及不到這些。一晃時間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前段時間雪琳在他麵前身死,這讓他是更加的思念天語,也不知道天語如今的情況怎麼樣了?

    看到海天這既擔心,又思念的表情,白靈身子微微一顫,輕聲問道:“那個朋友,是你的知己嗎?還是戀人?”

    “算是知己吧,我們還沒有發展到戀人的程度,不過她一直喜歡我,可我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一直沒有給過她答案,說起來,現在心滿愧疚的。”也許是為了說話方便,海天直接在白靈的身旁坐了下來,共同望著那越變越大的雨水。

    不知是因為海天這話,還是因為海天在旁邊坐了下來,白靈的身子再度一顫。海天發現了這個奇怪的現象,不禁狐疑問道:“白靈姑娘,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沒,我想問問,你喜歡那個知己嗎?”白靈忽然間緊張的問道。

    “這恐怕說不清楚,我對於個人感情總是不那麼看重,或許要是她知道的話,定會非常惱怒的吧?哈哈。”海天自嘲的一笑,“不過說真的,就算我現在遇到她了,也給不了她什麼承諾,因為我不知何時會死,不想去害別人。”

    “死?有這麼恐怖嗎?”白靈轉過眼睛驚奇的問道。

    海天嚴肅的點了點頭:“是的,我的敵人都是非常厲害的人,不是我殺死他們,就是他們殺死我。這是一場永遠的戰鬥,除非以我們之間的一方死亡才能夠告終。你說,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還能夠給她什麼承諾?”

    “或許你說得很有道理,我想你的那個她,恐怕同樣不期待著你能夠給她什麼承諾,隻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就心滿意足了。”白靈轉過了腦袋,望著那已經開始逐漸變小的雨勢說道。

    海天望著身旁的白靈,微微笑道:“是嗎?如果真得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跟你在這聊天,讓我仿佛又有了和她在一起的感覺了。”

    “如果說,我也喜歡你呢?你會選擇她,還是我?”白靈忽然間湊近了海天問道。

    這如此近的距離,他們甚至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呼吸以及心跳。海天沒想到白靈居然會玩這麼一套,一時間有些措手不及,直接楞住了。

    許是被海天盯得久了,白靈臉上閃過一絲緋紅,自己也是有點害羞,不過雙眼卻是直勾勾的盯著海天沒有縮回來。

    這詭異的氣氛,就連旁邊的唐天豪,秦風以及興奮的手舞足蹈的何老都注意到了。三人不禁紛紛轉過腦袋來驚奇的望著這邊。

    “雨貌似停了。”海天直接站了起來,將手伸到了亭子外麵。

    期待著海天給個答案的唐天豪三人差點直接摔倒,搞了半天海天居然說出這麼一番話來。隻是接下來海天的這句話,卻是直接讓他們大罵海天是傻瓜。

    “別人都說,我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同樣,我也是個念舊的人。不能因為有了新衣服,就將舊衣服給扔到一邊去。白靈姑娘,謝謝你的好意,如果非要讓我選的話,那麼我還是選擇——她!”

    

Snap Time:2018-01-24 17:33:59  ExecTime: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