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神重生》全文閱讀

作者:天雷豬  劍神重生最新章節  劍神重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神重生最新章節第三千一百九十五章新的世界(大結局)(15-09-07)      第三千一百九十四章新異獸王混沌複活(14-06-24)      第三千一百九十三章博爾特人現身天界(14-06-24)     

第三十四章三個月


    第三十四章 三個月

    對於英牧的問話,海天完全沒有回答。

    他現在的心情糟透了,哪還有空去理會劍嵐宗的人?

    英牧的『性』格相比科魯則要溫和多了,見海天沒有回答,他也不再『逼』問,而是拉著海天指著他出來的那個小屋右邊的房子道:“既然你不想說就算了,今後你就先住在這吧。”

    聽了英牧的話,海天微微抬起眼皮,走進了小屋中。

    英牧原本也打算跟進去和海天好好聊聊,但海天進入之後,卻立即將大門給關上了,讓英牧碰了一鼻子的灰。

    “這個小子,算了,我還是去問問大師兄吧。”見海天如此冷淡,英牧也放棄了向海天詢問的想法,直接上山頂去找科魯了。

    小屋並不大,僅有十來平米,讓海天一個人住已經完全足夠了。房間中除了一張木製床板之外,就隻有一套木製桌椅了,看起來十分的簡陋。

    不過海天卻並沒有在乎,直接坐到了床板上,眉頭緊鎖起來。

    “可惡的坦桑,竟然威脅我海家的安全!”海天恨恨的用拳頭敲了下手邊的床板,“不行,我一定要擺脫劍嵐宗的控製才行。”

    劍嵐宗之所以膽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威脅海天,就是因為吃準了海天很顧及海家,可如果海家眾人不在了,消失了,劍嵐宗又上哪來威脅海天?

    想到這,一直緊鎖眉頭的海天,忽然舒展了開來,臉上也是掛上了一絲的冷笑。

    不過緊接著海天卻又歎了口氣,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沒有可能離開監視重重的劍嵐山,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得離開,那麼隻有學會海天上一世最為得意的兩大成名劍技了。

    其一為五行遁術,這是海天上一世的時候,從一個洞府找到的。這劍技顧名思義,是利用五行進行遁術,雖然劍技等級不高,隻有玄階高級,但十分的實用。即便是海天劍神的時候,也經常的使用。

    另外一種名為斂息術,是一種可以將全身氣息完全收斂起來的劍技,級別同樣不是很高,和五行遁術一樣,都隻有玄階高級。

    但兩種劍技配合起來,卻十分的難纏。

    在上一世中,海天雖然算不上是最厲害的劍神,但卻是最為令人害怕的劍神。無他,就是因為這兩種劍技組合的緣故。

    試想,有了斂息術,可以瞞過任何人的感應,再加上五行遁術,突然出現在別人麵前,絕對是殺人越貨,偷襲逃跑的必備劍技。

    “等我到了一星劍士便可以開始修煉,哼哼,到時候就算是坦桑親自來,也絕對紮不住我。”海天得意的笑了笑,目光中閃過一絲冷意,“坦桑,咱們走著瞧。”

    想到這,海天決定也不再浪費時間,直接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寒冰玉床,而他自己則是直接坐在寒冰玉床上開始修煉了。

    為了更早的達到一星劍士,海天幾乎動用了自己的全部手段。

    無盡的『乳』白『色』靈氣瘋狂的聚集在了海天身體周圍,濃鬱的靈氣都快凝聚成『液』體了,這小屋中的靈氣濃度,遠遠超過了山頂。

    要是讓坦桑見到海天這的靈氣濃度,絕對會驚訝的大叫起來。不過很可惜,他現在正在山頂的後殿獨自修煉,海天也並沒有打算讓他看見。

    時間一晃而過,眨眼間已經過去三個月了。

    海天也從當初的六段劍之力提升到了九段劍之力,眼看著就要踏進一星劍士了。

    不過有了前車之鑒,海天也不敢貿然的直接開始進行突破。實際上他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達到九段劍之力了,這一個月的時間,他並沒有在繼續向前修煉,而是在不斷的鞏固體內的劍靈力,畢竟劍靈力越濃縮,對他身體越有好處。

    同時海天還不斷的研究著自己手中的那半部《九天神劍訣》,想要找出劍嵐宗高手之所以會爆體而亡的原因。

    很可惜,無論海天怎樣的研究,都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

    坦桑那邊,每過一個月的時候,便把海天給叫到山頂上去,要海天說說自己這段時間修煉的心得體會。

    由於有著海家的顧及,海天不敢不從,實際上他一眼便看出了坦桑之所以會一直停留在九星劍皇而無法突破的原因,不過他並不打算說出來。

    先不說修煉這種事情,更多的需要靠個人的領悟,而非指導。再者說了,坦桑如此威脅海天,他還會去指點坦桑嗎?沒胡編『亂』造就算不錯了。

    至於英牧,由於住得很近,隔三差五的就找海天聊天。

    然而海天沉『迷』於修煉之中,大部分時間都懶得理會他。不過海天也從英牧那知道,英牧對於海天的情況並不太了解,隻是受到坦桑的指示讓他監視海天。

    看樣子,坦桑也不想把這件事情鬧大。

    “咚咚……”忽然間,一陣敲門上陡然響了起來。

    “誰呀?”海天睜開眼睛叫道,臉上現出一絲疲憊。這段時間的修煉,讓他完全沒有休息好,兩隻眼睛上都頂了黑眼圈。

    “是我,比試快要開始了,你不出來看看嗎?”門外的英牧開口說道,他所說的比試,是每三個月劍嵐宗就要對低級弟子進行的一次測驗。

    凡是低於大劍師級別的,都可以參加。不過由於劍士和劍師之間的差距並不小,兩者相比的話也毫無懸念。

    所以劍嵐宗將比試分成兩個組別,一組全部都為劍士,一組全部都為劍師,好方便戰鬥。而且規定兩個組別的勝利者,可以從山腳下住到山腰上來,時間為三個月。

    在下一次的戰鬥中還能取勝的話,那麼還能夠繼續住在半山腰上。畢竟半山腰上的靈氣濃鬱程度,要比山腳下好得多了。

    隻聽大門傳來“吱呀”的聲響,不一會兒海天便從小屋走了出來。

    此時小屋門外早已是人山人海,上百名劍嵐宗低級弟子,正圍在兩個擂台旁邊,不斷的大聲喊著。

    海天注意到,左邊擂台戰鬥的兩個人都是劍士,一個是五星劍士,另外一個是七星劍士。此刻那七星劍士稍稍占據了上風。

    右邊的擂台上戰鬥的都是劍師級別的,戰鬥精彩程度相比左邊的要高上許多,圍觀的人數也很多。

    不得不承認,劍嵐宗這些弟子的戰鬥力要比他們海家的強上不少,即便他們海家的高手實力稍稍強於對方,可海天卻判斷得出來,海家的高手依然不是劍嵐宗弟子的對手。

    不過這些戰鬥在海天眼,卻是猶如小兒科似的。

    “太弱了,枉費我還以為會有精彩的戰鬥呢,不過如此程度而已。”海天歎息一聲,搖了搖頭便轉身離開了。

    可他剛才說的這話,卻是剛好落在了一名劍嵐宗弟子的耳,他立即轉過身來高叫道:“小子,你說什麼?說我們太弱了?”

    這名弟子的聲音很大,頓時吸引了周圍其他人的注意力。就連在擂台上戰鬥的兩方人馬也都完全停了下來,一個個都怒視著海天。

    “難道不是嗎?一個個都花胡哨的,出招最重要的是有效,而非好看。如果他剛才能夠直『插』對手的小腹處,那麼對手絕對無法反應過來,肯定會重傷而失去戰鬥力。可是他呢?卻在空中耍了一段劍花,再刺過去,時機已經完全晚了,對方也已經有所準備。”海天鄙夷的瞪了一眼劍嵐宗的低級弟子們,他本來就對劍嵐宗沒好印象,說起話來自然不客氣。

    如果海天換一種語氣,讓那些弟子們回想下海天所說的,絕對能夠發現海天所說的是多麼正確。隻是,海天剛才那話卻把在場的劍嵐宗弟子們完全激怒了。

    劍嵐宗在烏山行省內屬於絕對的龐然大物,在整個桑瑪帝國內也是數得上號的。他們都以自己身為劍嵐宗弟子為榮。

    可海天,剛才竟然將他們所學習的劍招扁得一紋不值,這讓他們一個個怎麼忍受?

    “你一個九段劍之力的小子,有什麼資格說我?”被海天指責的那名弟子立即高叫起來,用手中那連劍器都算不上的長劍指著海天,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擁有劍器的。

    “就是,你還天天住在山腰上,你隻有九段劍之力,有什麼資格住在山腰上?”劍嵐宗弟子們都完全怒了,他們都隻能住在山腳,可海天卻住在山腰,這更是加大了他們與海天之間的矛盾。

    然而,海天卻是不屑的冷笑:“你以為我喜歡住在這嗎?要不是坦桑那個老頭兒非『逼』我住在這,我早就走了。別以為你們劍嵐宗有什麼了不起的,在我眼,你們就完全是個渣!”

    “什麼?殺了他!”眾劍嵐宗弟子們完全憤怒了。

    一個個將海天包圍了起來,紅著眼睛死死的瞪著海天,猶如一頭饑餓的野狼似的。

    躲在一旁的英牧,望著中間的海天,回想著海天剛才所說的,還比劃了下,頓時流『露』出驚訝的神情來,眼前這個僅有九段劍之力的小子說得沒錯,如果按照海天所說的直接往小腹刺去,那麼對方肯定不會有反應時間。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如此瘋狂的修煉速度也就算了,怎麼還如此有經驗,能夠看出我們劍嵐宗劍招的破綻?”英牧震驚的望著海天,見劍嵐宗弟子們的包圍圈越來越小,英牧直接拍了下自己的腦袋,陡然大聲吼道,“你們在幹什麼?快住手!”

    

Snap Time:2018-01-24 11:26:31  ExecTime: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