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修士》全文閱讀

作者:三少的刀  星際修士最新章節  星際修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星際修士最新章節第397章洞天饕餮(12-12-30)      第396章洞天變化(12-12-29)      第395章奪取落腳點(12-12-28)     

第336章異變

  
  ~-< 書 海 閣 >-~
  建立在防線後方、數量極多的維修處,其安裝、維修能力還是非常強悍的。四門損壞掉的艦炮,拆卸、安裝,調製的過程,竟然可以在兩個小時完成,這個速度說起來是極為的驚人。
  為什麼能夠有如此的高速?原因很簡單,這些位於後方的維修處的設備,當年從外界是大量的托運了過來,在基數上本身就特別的多。再加上這些物件也不會像別東西那般的消耗,到現今為止,完好保存下來的數量也是有著大半;另一點,人員上的充足配備。誰都知道,這樣的地方可要比防線前方、中方等地方安全多了,當一個維修兵,基本上沒有太多的危險,這自然導致了這樣的位置極為的搶手,而為了不被人給搶走,那麼維修技術上,就一定不能夠太過於低下;三嘛,任何事都是熟能生巧的,當無數的戰艦不間斷的到維修處這維修,當這的維修工得到了無窮盡的戰艦來練手,時間一長,個個都是技術無比嫻熟的高手級別。
  因此,別看這任務重,別看換上去的還是不怎麼配套的老舊艦炮,但這完全的擋不住維修兵的熱情,不但在兩個小時的時間把艦炮換裝、調試完成,另一邊同時開動的外壁護甲修補工作,也同時的完成了。
  當不注意點看,無法發現剛剛換上去的四門艦炮有什麼不同的戰艦,頂著身上是越發多的補丁離開了維修處,來到了補給點。
  能量塊都是有著明細劃撥數據的,一次任務完畢後才能夠再次的領取,其目的就是最大化的避免浪費。目前的太盟,實在是浪費不起啊;炮彈方麵,能量彈還好說,隻要把能量補充完畢就行了,但實體彈藥就不同了,因為材料方麵的關係。目前所使用的實體彈,個頭都是碩大,威力上也不能讓人滿意,就是在發射上。也是變的越發的繁瑣,最後再加上極為糟糕的不穩定性能。因此,戰艦都不會傻乎乎的帶上太多的實體炮彈,如果一不小心,在戰艦之內給自爆掉,那可是最苦逼的事請了。
  炮彈自爆的情況當然發生過,還不少。這也是為什麼在攜彈量上有所控製的原因;而因為實體炮彈也有著好壞優劣的區分,到了物資補給點,羅安又遭遇到了一次無奈之下降低補給要求的選擇。
  因為大型蟲潮已經持續了五六天了,已經算是進入到了相持、拉鋸的階段,加上越來越多的戰艦加入了過來,也就讓艦隊在執行任務的時間上出現了一番調整:每次執行任務的時間是12個小時,然後再到後方休息8小時。
  這很有必要,要清楚這大型蟲潮可是會持續近一個月。真要是像最開始那樣隻休息兩三個小時的一直在前麵頂著,任何人任何艦船都熬不住啊。
  “羅安,剛剛在那邊。謝了。”那名被羅安的下屬副官與士兵架出去的中校艦長,不知道在哪個維修處完成了維修,也到了補給點這,估計應該是提前的詢問後、才能夠和羅安在一個補給點這見上麵,見麵的第一時間,中校就很感激的表示了感謝。
  “太正式了吧,李哥,這種小事還需要特意的說。”羅安的性子在一群同樣職務的艦長也算是不錯的,雖然他上任的時間並不久,但溫和的對人處事。還有自身的三星實力,也讓其他的艦長願意與這小家夥交流。
  “對了,李哥”羅安較為的疑惑的又問道“怎麼這回如此的大的脾氣,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羅安確實是有點不解。至於嗎,要說發脾氣,也應該是我這種還沒有太深感觸的人才會有的啊,李哥可是老鳥,雖然沒有經曆過25年前的超級蟲潮,可把這次的大型蟲潮算上,也是先後有著三次、在這個圈子晃蕩了有二十來年,什麼樣的狀況沒見過,應該是早~~-更新首發~~已經看透了啊。
  被羅安稱呼為李哥的李立,在聽到了羅安的問話後,是長長的歎了一口氣“嗨,王勝你知道吧,還有於和兵,這可是我這麼多年的兄弟,都沒了,……。”
  不用艇李立後麵的話了,羅安就已經非常的明白,一定是在這五天多的時間,沒有運氣而犧牲了。
  千萬不要以為艦隊就隻有損傷而沒有犧牲,當頂在了前線對戰處時,不說一艘兩艘的戰艦了,在情況危機之時,就是一整支的艦隊全軍覆沒的情況也是發生過無數次。要不然為什麼現在防線這邊的戰艦數量是越來越少越來越舊;要不然為什麼要把那浮空台給弄出來。
  “節哀順變!我們能夠做的,也就是關照一下王哥與於哥的家人了。”羅安安慰李立道。王勝與於和兵,都是認識的,雖然交情還沒有李立這般深厚,但一想到本個月前還一起喝酒吹牛的戰友,以後再也見不到了,這心,也極為的不好受。特別是再一想到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會有著這一天,更是感同身受。
  目前是全麵抵抗時期,兩人也沒有太多的時間用來交流,很快就分開。羅安在把補給方麵的事項解決了後,還需要勻出點時間來休息一下。四個小時的時間很快過去,羅安揉了揉幾乎所有戰艦艦長都存在有血絲的眼睛,再次的上了戰場。
  第七天、第九天,在第十天,羅安遭遇到的險境也有著好幾次,要不是他機靈,要不是他那時靈時不靈,不過在這種危機狀態下也變的愈發的靈光的感應能力,讓他有驚無險的給躲過,說不得那李立緬懷的人中,又將躲上羅安這麼一個名字了。
  別看羅安有著三星戰士的實力,在那一群都為戰艦艦長的戰友也屬於是實力最高的一批人,但如果被蟲子給分割包圍後,能夠逃掉、保住命的機會,也是渺茫的很,哦,應該說基本就沒有這個可能,除非羅安有著一套機甲,就算是最原始的機甲也行。隻要有著一定的防護力與飛行能力,羅安才能夠有著一點活下來的機會,可機甲這種東西,在當前的這種情況之下。怎麼可能給戰艦上的人員使用,早就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已經全部的給集中了起來。
  機甲士,如果說戰艦是移動活力平台,那麼機甲士就是移動的鋒矛,正是有了機甲士,才能夠絞殺掉那些蟲子中比較高的厲害蟲子。才能夠讓防線一直保持著目前拉鋸消耗的狀態。
  機甲士在防線處,地位甚至要比戰艦還來的高,不單單是機甲士的每個人,都至少有著四星戰士以上的實力,屬於戰士的中高層麵,按照著實力為尊的原則,本來就應該享受著比等級低的戰士更多的待遇;最主要的,還是機甲士的作用。說起來要比戰艦還要來的大,斬殺著戰艦極為難以殺掉、並且還是戰艦毀掉的主要大敵的高等級蟲子是其一,靈活無比又快捷無比的出現在每一個最為危機的地域是其二。運用的好,甚至還能夠直接對蟲子攻擊團隊母蟲進行斬首!
  最後一點是極為重要的,如果能夠辦到的話,那麼這一大片一大塊的蟲子,就會瞬間的成為人類的靶子,還是幾乎都無法還手的活靶子,消滅起來是輕鬆之極。而就算是不能斬首成功,隻要能夠有所牽製,讓母蟲無法的順暢指揮,也能夠大大的減輕人類的壓力。
  所以。機甲士的作用如此的大,把它列入到戰艦部隊之前,也是合情合理的。
  “咦?!有點不對勁啊!”羅安在又一次的利用自己的高超躲閃能力,消滅掉了一隻對他指揮的戰艦威脅最大的一隻巨型蟲子後,敏銳的感應發現了一點異常。似乎,似乎蟲子的內部在慌亂。在退縮。
  隨著自身實力的增長,羅安發現自己身上的這種神秘感應能力,也在不斷的增長,特別是在這十來天,一直處於了危機境地,更是讓這感應能力得到了長足的激增。羅安當然知道,這絕對是好事,不說自己能夠以二十多歲的年齡成為了一名三星戰士,這種感應能力就大大的予以了幫忙,就是自己能夠活到現在,它也起到了絕大部分的作用。
  增長了好啊,那麼自己就能夠有著更多活下來的機會,那麼自己就能夠有著更多幹掉蟲子的能力。
  羅安沒有把自己通過感應能力所發現的情況向上麵匯報,雖然羅安很清楚自己的感應不會有錯,已經多次的驗證無誤過了嘛,並且這次感應到的蟲子的異常,是顯現的那麼的明顯,都跟實質一般。但真要匯報了,那怎麼去解釋呢,難道真的說是自己的感覺……。不會被切片研究都是好的了。
  羅安沒選擇匯報,但是不等於羅安不會利用感應到的情況來撈好處,這不,一連幾道的命令,下的是讓指揮室的下屬是目瞪口呆,要不是羅安上艦船之後的接觸表現,要不是羅安這十天來呆著他們多次的化險為夷,一定會有絕大部分的人會認為羅安已經精神失常,正準備去自投羅網自殺呢。
  “艦長,你確定要……。”副官在與指揮室的其他人員對了對眼神後,才欲言又止的想要得到再次的確認。
  “是,按照我的要求,立刻執行!”羅安再次的確認了命令,不過在確認之後,在臉上露出了好幾天都沒有露出的笑容:“放心吧,我清醒著呢,隻要按照我說的做,不但沒有危險,還能夠撈上一票大的!”
  戰艦脫離了互相掩護的艦船編隊,加速著切入到了蟲子的團隊中近旁,而到了這,以最快的速度選擇了幾個重要目標,直接的鎖定住就開炮。
  沒有讓羅安失望,這次的感應讓他賭對了,蟲子在慌亂之時,在命令出現截然相反之時,那之前包裹的嚴實無比的進攻團體,也出現了不少的漏洞,就利用了這漏洞,羅安就找到了攻擊的方位,一次多點齊射,就打中了五頭攻擊強度犀利,但自身防護力薄弱的難纏貨色。
  這可不是羅安之前殺的最多的那種巨型蟲,收獲這種難纏貨色的時候是極為的少,以羅安在戰艦部隊排到了最前列的戰績,也隻有兩頭的收獲。
  這種難纏貨的數量量不但更少,個體也更大,威脅力也更高。屬於會一直的躲在蟲子團體之內,由其他類型的蟲子保護著安全,自身展示大殺器的一類重炮類別的蟲型。
  這種被防線這的人類命名為五級巨型爆漿蟲的蟲類,是僅次於蟲子團隊的母蟲的保護的。而像羅安之前大量殺掉的巨型蟲,雖然同樣可以壓縮噴射出爆漿彈出來,但等級上,隻有著一到三級,四級都非常少,因為四級也會在蟲子團享受著保護。
  巨型爆漿蟲的一到三等級,威力上小的多。但是他會自身的防禦上有著一些側重,而到了四級與五級,自身防禦會退化,然後把這退化掉的進化值,全部的、極端的投入到攻擊強度與威力方麵去。
  進化值,這個說法並不是個新詞,多用於進化方向之時。簡單點說,就是在進化的方向上進行的側重選擇。當追求一方麵的強大時。就需要或多或少的放棄另一方麵的優勢。相當於是在這個進化的方向選擇上,存在著一個會根據自身實力增長下的數值,數值是有某種程度下的定數與最高量。怎麼來安排,怎麼來讓這數值的作用發揮到最大,就屬於在進化方向上的側重選擇。
  巨型爆漿蟲等級提高的時候,這個進化值出現,在這個進化值的基礎上,進行最為符合母蟲、蟲母需要的調整。
  其實這進化值,不但在蟲子有,人類其實也有,攻擊力強大了,自身的防禦力就會減弱。自身防禦力增加了,靈活度又會降低,這都是一環扣著一環的。隻是人類無法控製著進化值、做的像蟲子那樣的極端罷了。
  發發命中,還沒讓指揮室的人露出笑容,突然發現那五個目標一同出現了同樣的情況,全部的給轟爆了!這是什麼狀況?!難道。難道蟲子不再保護它們呢?!
  羅安把手臂朝下一拉以示慶祝,然後又馬上的說道“立刻裝填,充能,快!這次我要打這五個點!”
  機會是稍縱即逝,羅安是能夠感應到自己麵對的這個蟲子團隊出現了異常,但是羅安無法知曉這種混亂的情況會持續上多長的時間,那麼,就需要在這個時間段,撈到最大的便宜。
  持續的時間比羅安預料中的要長,並且羅安還發現,蟲子確實有著強烈的想要縮回去的**,極度的強烈;同時,也發現不單單是自己麵對的這一個蟲子團隊出現這種情況,周圍的其它蟲子進攻團隊,也有著相當的情況出現。
  這種異常,也被極為善於抓住機會的前線指揮部給抓住,無數道的指令,在最短的時間下到了最基本單位戰艦之內。羅安倒是不用去調整了,再說了他因為過於深入,也接不到這樣的命令,現在羅安的心神,可都是放在了一個他從來都沒有幹掉過的目標上。
  所有能夠移動到39度攻擊方位的艦炮,立刻的調整過去,一分鍾後,等待齊射!”羅安壓製住狂跳的心髒,沉穩的下達了指令。
  一頭母蟲,一頭由巨型爆漿蟲變異後形成的母蟲,被羅安給攝入到了視線後,一下子就再也不脫離開了。
  戰艦打母蟲,這種幾率小的無從考慮。可現在,在羅安麵前,卻有了這個絕好的機會。
  這頭母蟲與五級的巨型爆漿蟲非常的相似,如果大略掃看的話很難區分,但羅安對怎麼辨識母蟲是專門的下了功夫,在一發現這母蟲頭上有著其他巨型爆漿蟲所沒有的兩根觸角,兩根隻有這一米長、在蟲子身上極為不顯眼的觸角後,羅安非常的肯定,它一定就是母蟲,被所有的蟲子都團團保護、並且是死幹死淨也要進行保護的母蟲!
  一到準備完畢,羅安是毫不猶豫的下達了齊射的命令,戰艦一半以上的艦炮形成弄點混合型齊射,竟然更為幸運的打中了母蟲的腦袋,直接的就把它的腦袋化為了虛無。
  母蟲與相似度極大的五級巨型爆漿蟲相比,防護力上可要強的多,並且也有著不算太差的攻擊力,並且還有著最主要的控製能力!說起來,母蟲已經不是簡單的爆漿蟲了,因此,用爆漿蟲所謂的進化值來定論,就不會準確。
  蟲子進攻人類防線的團隊中。一般來說都是隻有著一隻的母蟲,羅安對戰的這個蟲子團隊,沒有出現那幾率極小的情況,當羅安轟爆掉母蟲的腦袋之後。那團隊了還存在的其他大量的蟲子,就陷入了無序與混亂的狀態中。
  在這種狀態下,蟲霧會漸漸散開,蟲波也隻會胡亂的發動,蟲毯,直接的被扔掉,最後。對任何進入到它們一下子縮減的極小的感應之內的存在,不管是人還是蟲,在暈暈乎乎一會之後,就瘋狂的攻擊著。
  好了,這個蟲子團隊算是廢掉了,就是不去管,它們也不會再給人類造成什麼損失。除非這時候,有著蟲母出現。能夠把它們給收攏,但這可能嗎,蟲母可是從來都不會到這最前線來的;至於另外一支團隊的母蟲過來收攏。哪有那麼的簡單,母蟲的壓製力與控製力太低,除非是殺掉這混亂下的絕大部分之後,才有著可能收攏住小蟲兩三隻罷了。
  在指揮室響起的歡呼歡慶聲音下,羅安指揮著戰艦安然的脫離了這個混亂的蟲子團隊範圍,而在脫離之後,馬上就收到了特意加大後強度的通訊:蟲子出現異常,所屬戰艦立刻加入到對蟲子的追殺中,把蟲子徹底的趕到航道中去。
  蟲子來的快,退起來的速度也不算慢。在沒有太多像羅安這種孤膽英雄所指揮的戰艦、抓住極短的機會進行致命打擊下,蟲子也很快的調整了過來,保持了那厚實的防禦層,紛紛退入到了航道中。
  這段蟲子撤退的時間,追趕的所有的艦隊,都是收獲不菲。是把蟲子剝掉了一層又一層,很多在戰艦上呆了好幾十年,經曆過無數次的蟲子進攻的老鳥,也是第一次如此暢快淋漓的痛宰著蟲子。
  到了密布著蟲子屍體的航道入口,戰艦與機甲士,這兩種防線的機動性部隊,都接到了指揮部的新命令:不得進入到航道中追擊,一部分部隊後撤,一部分選中的部隊,則在航道口這進行布防。
  蟲子的這種怪異表現,是從來都沒出現過的,前線指揮部選擇了求穩,誰知道航道中是個什麼狀況,如果進入後被蟲子給包圍,被蟲子打了個埋伏,那才是得不償失呢,蟲子的蟲母,如果出現在航道中的話,也未嚐沒有這樣的智商與布局;再說了,水星防線最大的作用就是防守,要是沒有了三個基地與浮空台環區的支援,隻靠戰艦、機甲士這些機動部隊,還真不是頂不住蟲子的回頭反殺;能夠把這次的大型蟲潮如此順利的解決,已經是極大的勝利了,反攻,對位於水星域中的太盟來說,完全沒有這個實力。
  羅安的戰艦也是被點中後在航道口布防的一艘,而就在戰艦的所有艦員出現了鬆懈,開始恢複之前消耗掉的精神時,羅安突然的從剛坐下的椅子上跳起來,好比一支被踩著了尾巴的貓,無比驚恐的朝著四周大量,腦海的那種神秘感應能力,也用剛剛掌握的一點點操作之法,全力的進行著感應。
  “艦長,你怎麼呢?”副官忙問道。
  羅安在所有手段都動用了之後,仍然沒有發現任何的跡象,難道是錯覺?!很有可能,自己今天應該是用腦有點過度,才會有著這種錯覺的產生。羅安給自己找了個理由後,才會副官說道:“沒什麼,這些天精神繃的太緊,突然鬆緩下來,有點不習慣。”
  狄寒在把從航道出口的蟲子都給清理了幹淨之後,就隱身著進入到了水星域,首先看到的就是這邊的防線。
  狄寒的視力已經不能夠用平常標準來形容了,那是非常的變態,不用任何的輔助手段與器材,就隻是裸視,也能夠從航道口這一眼看到防線中方位置的環區之所在,並且不是看不到防線的後方位置,而是因為那後方都被到處都有的蟲子屍體、人類浮空台殘骸,還有著多道的環區給遮擋住了。
  戰艦原始落後,機甲也是,防線倚為靠山的三個防禦基地上使用的巨炮就更是如此,至於那些數量最多的浮空台,已經不能用簡陋原始來形容了,看上去不像是防禦點,而應該是人的身體組成的血肉武器!
  隻有在這時候,在這個地方,才能夠知道這的人類抵擋蟲族所付出的巨大代價,狄寒在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悲壯之氣時,也油然而生了一股子從心底發出來的敬意。
  蟲子多怎麼樣,蟲子攻擊如潮水又怎麼樣,在人類用血肉組成的防禦長城下,在使用著原始落後到一個無法置信的武器下,硬是把蟲子抵擋在了家園之外。
  無路可退,隻有抵抗,無路可退,隻有用人命來堆出生路,這是何等的精神,這是何等的悲壯。
  狄寒的靈識展開從周邊掃過,戰艦、機甲的內部情況都被狄寒一同的收入到腦海,更是對人類落後的武器有了更為直觀上的認識,而就在這時候,狄寒竟然發現,竟然有著一個小家夥,對自己那掃過的靈識有著反應。
  這可是極為的難得啊,在目前的修為之下,自己展開靈識,能夠有所感覺的人,至少也得是星士一級的才行,可沒想到,這麼一個,嗯,隻有著微弱到不可計算的三星戰士實力的小家夥,竟然也能夠感覺的到!
  “有意思,沒想到剛剛回到母星,就給了我一個驚喜啊!”狄寒把之前沒有進行收斂的靈識弄的更隱秘之後,專門的把那小家夥給查看了一番,別說,這小家夥的資質,那不是一般的好。
  也許在其他人的眼,這個名為羅安的小家夥,資質屬於中等偏上,離修煉天才還差上一截,但在狄寒的靈識查看之下,卻發現了他有著一種天然的敏銳感應的能力,這屬於是先天性質的能力,非常的稀少與難得,有著這樣能力的人,如果從一開始就修煉老鬼新近整理出來的新修煉之法、其成效,要比到了星士層麵再修煉這套功法的人,更為的強大與有優勢。
  記住了他的名字,也在他的身上很隱蔽的做下了個標示記號,隻要他沒有離開狄寒太遠的距離,在同一個域中,狄寒都能夠根據這個記號來直接的找到他。這麼做是因為這小家夥的事可以在以後來處理,目前不用著急的,現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到處的看看,深入的了解這的具體情況。
  感受了一番這的氣氛之後,總的來說心情還是極為不錯的,水星還在嘛,這的華族還在嘛,這就是最好的消息了。
  隱形之下的狄寒,就是在迪雅國都能夠安然的通行,更別說在這了,狄寒悄然無息的朝著環區與防禦基地靠近。(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書 海 閣 >-~
  

Snap Time:2018-11-21 05:36:51  ExecTime: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