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修士》全文閱讀

作者:三少的刀  星際修士最新章節  星際修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星際修士最新章節第397章洞天饕餮(12-12-30)      第396章洞天變化(12-12-29)      第395章奪取落腳點(12-12-28)     

第330章新兵(下)

  
  這就是華國整個占據的行政外星球了啊,而且天空上的那厚實無比、同時又低矮無比的天空鋼質頂層,有極大的可能是地底多少層以下。也是,到月球怎麼可能用十天,到防禦基地十天也不夠,隻能到這木星上,而木星,這顆華國獨占的星球,才會有著多餘的地方來建立這種排到了443的訓練用基地。
  還是在那越來越讓羅安等人害怕的疤麵少尉的帶領下,整隊的新兵,終於抵達了臨時目的地,一處竟然隻有著三層的寬敞營房,也隻能夠有三層,因為三層後就到了天花板的鋼質頂層了。
  二十個人一個有著五十多平方的營房,在得到了在營房自由活動的命令後,幾乎所有的人,都開始了活動著自己快要僵硬了的肌肉,齜牙咧嘴下還都露出舒坦之極的表情來。一路上實在是太憋屈了,根本就展不開,也隻有到了這,才能夠盡情的舒展了。
  在活動身子骨頭的時候,在這營房中,那塊掛在了正中的大塊全息屏上,開始播放著一些關於域的大致情況的介紹,這些東西新兵們在學校時會接觸到,但是沒有在軍隊詳細,其實播放給新兵看的,也隻是很基礎的東西,隻是為了讓新兵們能夠建立起更宏觀的世界觀,然後還讓他們知道目前人類的嚴重局麵,僅此而已。
  一邊鍛煉著身體,一邊看著全息屏上的介紹。這種休閑的方式。別說,能夠吸引出所有的人。
  新兵們所在的這個木星,是華國獨自占有,除了木星之外,還有一個金星,華國在水星上有著三分之一強的地盤之外,還有著這兩顆星球的獨立管理權。而水星域的除開了木星、水星與金星之外,還剩下的有四顆星球,這四顆則是太盟剩下的四個國家的,即利亞國。西羅國,艾維國,還有德曼國為主體所占據。
  水星域,這以水星為命名的域。原來也有著太陽域、太陽係等等名字,但現在,都用了水星域來稱呼,因為這顆太盟所有成員的母星,不管自身被破壞的有多麼的嚴重,但怎麼說也是一個行政星,是這個域所有人類的最後希望。而在這雅蘭防線失守後又過去了兩百來年,水星也漸漸的恢複到了行政星球的最基本特性,那就是讓普通人,能夠勉強的在星球上生活。比如像雲深城市那般的,用很消耗極小、很薄弱的防護罩來圈出城市,就是最好的辦法。
  水星域除開了水星之外,還有另外非行政星球的六顆星球,其實以前也是有著共計為九顆的星球的。但是在太盟還沒有與外界接觸,還沒有從星球內文明發展到星球外文明之時,在這個域鬥爭的太厲害;之後,水星被破壞,讓太盟的國家更是肆無忌憚的想要壓住對方,衝突是愈發的深重;外敵來了後。建造月球基地又要消耗;在尋找新的定居點、行政星球時,也是在域的那些星球上掠奪資源;最後,在抵禦蟲族的進攻,建造的那三座位於航道口的防禦基地之時!終於導致少掉了兩顆的星球,成為了現在域太陽下七星球環繞的情況。
  太盟。這個本來已經是名存實亡的組織,在蟲族大舉進攻之時。不得不有一次的建立起來,隻有在這個大旗幟之下,五個國家,五個當年內鬥到就差滅掉對方根子的國家,在把周邊的多出星球上的殘餘勢力都退守到了水星這之後,總算是保住了點火種,讓太盟的人類仍然還能夠掙紮著求存。
  羅安在這新的星球上,想法是那麼的多,不過這種能夠胡思亂想的時間,不會有很多,在勉強的休息了是個小時,倒了時差之後,疤麵少尉通過那放置砸營房的全息屏,大聲的命令著起床接受訓練。
  都是有著持續了十多年軍訓的新兵,基礎方麵少尉等教官根本就不會去管,逮住了那些還沒弄清形式的蠢貨後,他們就開始針對性的教授新兵各種專業方麵的知識。
  隻是突擊,沒必要講的太深,因為那沒有必要,不管是疤麵少尉還是新兵們,其實都知道,這種淺顯的知識已經足夠,隻有在至少一年的時間活下來之後,才能夠有著相對高一些的針對性教授。
  而淺顯的知識,也會有接受程度快慢之分,羅安就是這麵的佼佼者,他的最大有點就是聽話,隻要教官教的,一定盡全力來完成,因此,沒多久,羅安就成為了新兵連的標兵連長,這也是新兵能夠擔任的最大臨時軍職。
  因為有著臨時新兵連長的身份,也負責著與教官進行溝通的問題,於是就讓羅安,能夠提前的,在教官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情況之下,知道了些不是現今他能夠知道的資料,而這些資料,讓羅安視野大開的同時,也從心浮現出無法擺脫的絕望。
  為什麼在水星域會有著高達七千億的人類,無它,就是用人來堆積,用人命來換,以抵禦住蟲子的瘋狂進攻,這是所有在域生活的人都知道的事。蟲子沒一個月就會發動一次進攻,而每一次的進攻,人類的人員損失上,沒有哪一次少過一億的,就以前一年的那次大規模蟲潮來看吧,導致了三基都出現了嚴重損失,三基上麵操作巨炮的幾十億人,犧牲掉了十億以上!而這還是三基這種防禦力強橫的基地,那些分布在基地之外,需要硬生生與蟲子頂上的浮空台,損失就更要大了去了,物資設備上就不用多說,隻說人員,太盟五國加起來,超過了百億!
  很恐怖的犧牲數字是嗎?!可這就是水星域的嚴峻無比的局勢。別說百億了。如果是在蟲子聚合了起了更大的力量,比如那二十年前、羅安還沒出生、羅安的父親那一輩發生的情況,可以讓人心寒到冰涼:三座防禦基地中的二基,直接被摧毀了大半,三十億的高等級的士兵軍官,全部陣亡不剩一人;三分之二弱的浮空台組成的防線,被撕開摧毀,華國不斷增援不斷的搶奪,一個月後把蟲子絞殺掉、進行最後的統計,赫然的發現竟然前後損失了超過千億的各種。
  不是太盟五國願意用這種恐怖之極數量的人命來換取勝利。是因為五國根本就無從選擇,隻有著這一個辦法,才能夠有著生機,才能夠有著頂住蟲子進攻的可能。
  水星所在的這個域。在蟲族攻占了雅蘭防線之後,一些在其他星球上、沒有離開的人類,就絞盡腦汁的想著怎麼能夠活下來的辦法。
  特別是在蟲子沿途推進之時,一個個的人類星球被摧毀掉時,這種想法已經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太盟五國,在大撤離的人走了後,他們也要求生啊,最終都想到了水星,當時還有著一個想法,就是要死。也要死在自己的母星上,那也算是一個最好的歸宿。而當五國殘餘的人類在水星相遇後,發現還有著一個可能,那就是在水星這邊,建立起一道防線,隻要蟲子的攻勢不太厲害,不把這當做主攻方向,是有著一線生機的。
  蟲子推進的速度雖然非常的快,不過因為太盟五國當年的地盤,是屬於那種連雞肋都稱不上的地方。蟲子也是有著趨利性的,也是有著內部的分支的,實力強的自然會去搶那好地方好東西,隻有那些不被重視或者說受到排擠蟲母,才會分到那些不會重視的地方處來;再加上水星域。又是屬於太盟所有地盤最為偏僻的地段,導致了蟲子在出現的時間上。要比偏僻的地方更要慢上許多。
  太盟各個星球的人,隻要有著交通工具,漸漸的都匯聚到了水星這來;當年到雅蘭防線防禦的部隊,也在到處逃亡時,知道了母星這的消息,同樣也紛紛的過來;因為蟲子出現的時間上比較緩慢的緣故,還有強度上不高的緣故,讓重新啟動的月球基地,再次的開始了大規模的生產,通過那剛生產出來的艦船,把那些遺棄了的聚居點,一些星球上的物資,也運抵到了水星域處;……。
  水星所在的域,其實還有著一個更為重要,甚至都可以說是最為重要的因素,才導致了這重新成為太盟五國、並且還有著離五國不遠的其他國家殘存勢力的避難所,那就是這域的航道,非常的細小狹長,而且單單的就隻有著一條,這在以前是方便了抵禦了入侵水星域的外星球勢力,讓太盟躲過了成為奴隸附庸的優勢,再一次的成為了抵禦蟲子的利器。
  航道細長,防守起來就要簡單的多,比如那三座防禦基地,就是依照著這種情況製作的。牢牢的守住了那航道的入口;航道之內,也進行了清理,是越幹淨越好,不給蟲子任何補充的機會;在蟲子沒有出現之前,利用域這邊的獨特偏僻地域與隱蔽的航道存在,進行了不計成本的掩飾,因而讓域這邊的人類,獲得了超過60年左右的平安期;也就是這段時間,讓水星域這邊弄到了更多的物資,和勉強可以認作是充裕的準備時間。
  三座位於航道口的防禦基地,是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與時間才能夠建造起來的,航道的清理同樣的如此,沒有時間什麼都辦不了。特別是華國在60年的時間,還在航道布置下了起爆的裝置,讓水星域這邊被蟲子發現並且關注起來後,一次起爆,就讓來犯的蟲子吃了個大虧,還讓航道動蕩了三年之久。
  比較遺憾的是,這種起爆,以華國到處收集下的物資,也隻能做上一次,隻能夠獲得三年的緩衝。真要是能夠一直的進行著,那麼躲入到水星域的人類,將要好過的多。因為動蕩的航道之下,要麼有更高級別的蟲母出現,帶領著可以無視或者穩定這種航道動蕩的高等級蟲子來攻打,要麼是硬性航行,通過另外一條就在不算遠的航道處切入過來。兩種方法都行,而真要是這樣做的話,前者,人類直接的自殺就行了,後者,人類等待上個七八十年後,再來自殺,還好,航道之外的蟲母,等級不高、數量不多,也沒有選擇那條極端的路,才讓水星域的人類有著喘息的機會。
  到目前,水星太盟五國(勢力組成上肯定不是隻有著這麼五個,但水星這太盟五國才是主場,來避難的人類,都要加入到五國才行),在六十年前就已經把所有帶進來的物資給消耗殆盡,也就是說,算一下時間的話,物資隻支撐了不到十來年而已!
  用大量的自動型武器來殺敵,效果上是好,可沒有啊,勉強湊合之後,性能也要差的多,那就必須用人員來大量的進行補充,以代替差掉的性能;機器人是好,可材料不夠,勉強替代的,用處也不大,很多地方都不如沒有,辦法,用人來代替;亞人,太盟五國都有著技術,可培育亞人不要資源嗎,還比較的高,與自然人相比完全不劃算;……。
  因此,唯一的辦法,就是用人命來填了,不斷的生出來,然後在十幾年後,就不斷的來填進去,以命換命。
  羅安真是不想看這些隻對教官公開的資料,但又忍不住的一次次的來翻看。他就是人類大孕育之下的產物,也是其執行者。羅安從來都沒有親眼看到過自己的父親,因為他在自己出生時的兩年前,就死在了那防線處,自己是母親通過存放在醫院的父親留下的種子孕育的;自己在離開家時,妻子也是如此,在懷孕了一胎之後,接下來的四胎或者更多,都要動用自己留在醫院的東西。
  “很殘酷吧!?沒事,見多了就習慣了。”疤麵教官突然的出現在羅安的身後,開口說道,還好,羅安的神經比價的強大,略微顫抖了下,沒有嚇一大跳。他知道,別看教官長的凶,其實外冷內熱,他的恐怖長相,隻是戰爭的傷疤而已。“你要一直在心記住,我們人類可以死,但是我們絕對不認輸,絕對不能在蟲子麵前認輸!”
  

Snap Time:2018-11-21 19:51:13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