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修士》全文閱讀

作者:三少的刀  星際修士最新章節  星際修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星際修士最新章節第397章洞天饕餮(12-12-30)      第396章洞天變化(12-12-29)      第395章奪取落腳點(12-12-28)     

第258章逃離

  
  第258章 逃離
  再次改成了冒充那名總督重要人員之前的大家族繼承人身份,潛行著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後,狄寒就迫不及待的把納戒獲取到的東西,拿出一一的進行整理。
  這些東西不像是到現在還沒摸到頭腦的什麼古星圖,老鬼整理起來是得心應手,就是那台超腦,老鬼不但沒有為難,反而笑的像多花似的:終於弄到一台真正的超腦了,終於不用再用那台缺胳膊少腿、好比腦袋少根筋的對付貨色了!
  一台完整的超腦,對老鬼的幫助是極大的,老鬼像超腦,也隻是像而已,超腦的計算、分析、模擬等等能力,還是要比受到自身以前為人類、而受到限製的老鬼強的多。有了超腦的老鬼,在做起實驗來,做起分析來,絕對是如虎添翼。
  因為當時時間太緊,是暴力性質的拆卸,把超腦的不少外置都給破壞了,不過這些東西,老鬼還真好不需要,加上這些東西也有著一些隱患,比如可能存在被追蹤的問題,狄寒是全部的舍棄掉,就算是一同帶回來的,也放在了納戒沒有拿出來,等到以後再去直接的丟棄。
  超腦當然不是沒有任何設防的狀態,各種認證與密鑰也是具備的,並且在搬動之後,狄寒從那名總督府重要人員那獲取的已經失效。這點倒是難不倒狄寒與老鬼這個組合,拿出了一套虛擬設備,狄寒進入之後,讓老鬼在虛擬化的狀態之下來攻克它。
  各種智腦與密碼庫,也能夠用這種方式來對待,這種狀態之下,老鬼的存在,絕對是個作弊器,任何問題都能輕鬆的解決掉。
  沒有出門,狄寒就在這個冒充之人的家中,把這些東西都一一的解碼開,然後讓老鬼抓緊時間朝著自己的腦子裝,隻有裝載機了老鬼的腦子,才是最安全也最方便的。
  超腦與密碼庫放的東西,不單單是星圖的儲存,還有著大量的機密資料,方方麵麵,科技,製造,軍事等方麵是全都有。難怪搞的如此嚴密呢,這些東西加起來,差不多相當於狄寒在費羅所收羅的全部的資料了!
  大收獲,真正的大收獲啊!狄寒認為,當老鬼把兩個國家的科技重新的整理出來,再按照華國發展的方向與程度製作出科技樹之後,華國的各方麵儲備,足夠在達到迪雅國那樣的高度之前,都不用再去費心的淘換什麼東西了!
  狄寒很慵懶的在沙發上享受現泡的一種域方國特有的飲品,老鬼則在房間的另一處無限辛勞的工作,這種場景,是狄寒最為喜歡的,能夠讓老鬼不那麼多的廢話、是一刻不得閑,就屬於最舒坦的日子。
  狄寒的身體突然的微微顫動了下,老鬼也從複製資料的狀態下退出來,兩位一體的緊密型,已經達到了感同身受的程度。
  “你也感應到了?”狄寒問道。
  “嗯,很像是樂則的追蹤掃描。但是這沒道理啊,他是怎麼發現我們的?”
  被發現已經是確認無疑,如果是在身體上種下所謂的追蹤粒子,是絕對躲不過老鬼的眼睛,也躲不過狄寒的自查,這點信心兩人還是有的;就是因為沒有這種東西,現在突然的,在身體上出現了被定位後的那種跡象,還能有什麼說的,自然是被人盯上了。
  困擾狄寒與老鬼的就是這個因素:他們是怎麼在沒有追蹤粒子之下,找到了改後換麵,與樂則看到之時沒有任何相同之處的自己的!?
  說沒有相同之處,那是絕對的一點都沒有,這點自信狄寒還是有的,修士改換之下,是絕對能夠以假成真,再加上直接就隱藏在身體之內的一些基因,狄寒自認為是不可能從這方麵查出問題來!
  為什麼能夠找到這來,狄寒與老鬼先放到了一邊,現在還有更為重要的事。
  飛快的把機器人放出來,把“賊贓”都朝著納戒重新抬進去;把府邸處快速的檢查一遍,任何可能暴露身份的東西,任何可能進行追索的東西,都進行了收納與消除。
  站在大廳的正中處,靈識中已經發現了外麵有著不少的人在進行著監視,狄寒腳下一沉,消失在了這府邸中。
  下一刻,狄寒出現在了一名星士的麵前,在他正想避退之時,搶先的把他給控製住。
  這名星士就是在自己身上標注了定位手段的人,狄寒對這個問題,還非要搞清楚不可;這名星士隻有虛心的一星星士實力,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有這個膽子能夠單槍匹馬做這個行當的。
  其他的都是些戰師,就算是全副武裝,就算是穿著機甲,也不可能成為狄寒的對手,一把從天而降的天火之下,把這給清理的幹幹淨淨。
  提著星士,狄寒再次的進入到隱形後的潛行狀態。
  星士,在突破了四星,進入到中階狀態之後,就有著很小的可能、進化出一種能夠記錄住對手的波動與氣息的高級別戰能。這高級性質的戰能,可不同於四星之下、戰師們的那種做標記的記住,而是一種比較虛幻的、沒達到這個程度之人所感應不到的神秘記憶能力,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標記,純粹的靠著自身的能力來完成的鎖定性質的記憶。
  而且這種記憶,還能夠通過進化出這種戰能的人,向其他的星士傳導所鎖定的記憶,讓其他人幫著自己擴大搜索麵。
  狄寒沒潛行的太遠,十來公之外,狄寒就自行開辟出了一個地下空間,把這星士的靈魂攪合的七零八碎,然後很幸運的,知道了這一點——讀取星士的靈魂記憶,狄寒現在的實力還差了點,但是如果不管能不能全部的獲取,隻是想獲取一部分或者是一點點的話,還是能夠使用的,隻是狄寒會比較的吃力與難受,同時也需要賭上一賭、能不能正好的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狄寒很幸運,這次算是賭對了。
  這種記憶性的戰能,也不是全然的沒有缺點,它的最大缺點就是時間極短,隻能在十天有作用,超過這個期限,就會自動的消散。
  狄寒算了下時間,看來自己還得躲上幾天才行,有了這個決定之後,狄寒一掌拍在了那搜過魂魄的星士頭上,然後再用天火一燒,幹淨的滅掉痕跡。這麼做是有必要的,這家夥的身上,不但有著大量的標示,還有著與狄寒同樣存在的記憶戰能類東西,應該也是樂則搞出來的。
  而這種戰能記憶,就是放到靈獸空間中,狄寒也不敢保證能徹底的隔絕,所以,沒必要為此冒這沒必要的險。
  你就像那黑夜的萬瓦燈泡,是那麼的醒目與耀眼!這句話,引申到現在的狄寒身上,那是尤為的合用。
  狄寒還以為接下來躲上幾天就夠了的,可哪想到,樂則也是發了狠,不知道從哪糾集了大批、至少狄寒察覺到的已經超過了三十個的四星以上星士,對狄寒進行了拉網式的圍剿,而那種狄寒所了解中的,應該隻有極少的四星星士才能夠掌握的記憶類戰能,竟然在這大批四星星士,有著至少五個具備,而其他的四星以上的星士,傳導性能力也是非常的強,都能夠借助著這五個星士的臨時傳導,短期的擁有這個戰能。
  這可真是讓狄寒躲無可躲,就是冒險潛入到星球的深處,也能夠被他們聯合起來加強感應能力後給察覺到,狄寒現在身上落下的無形記憶,已經超過了二十個,五個正宗的記憶,是一個沒落!這不像是黑夜的萬瓦燈泡,還像什麼啊!
  “不能再這樣了!老鬼!我準備離開這!”狄寒被攆的無法停留已經六天後,實在是憋屈的受不了,對老鬼決然的說道。
  “你得知道,進入了太空,你躲藏的地方也會變的極少,而且他們還能夠調集軍隊包抄……。”
  “那也比在這強,我發現他們的搜索的力量還在增強,真要到了來上一個更厲害的,比如什麼六星星士的話,我躲起來的機會都沒有了!”狄寒打斷了老鬼的話。
  一處位於行省首府的高峰,突兀的從峰頂衝出了一坨物件,朝著天空是急速的飛馳。
  機甲,狄寒換上了機甲之後,腳下踩著玄鐵劍,機動力量與修真的力量結合起來,都爆出了全部的沒有保留的實力,以超出了機甲能夠達到的三倍左右速度,幾乎就是眨眨眼的時間,,就已經衝進了大氣層。
  狄寒是有著能夠隱匿住身形的能力,但這種隱形,在星士的麵前如同無物,一點都幹擾不了他們的視線,這點也是讓狄寒極為的氣氛;狄寒還帶有著能夠布置下幻陣與隱匿陣的玉石陣基,也在這段時間布置過一次,也是沒用,那記憶戰能真是夠霸道,雖然這些陣法能夠暫時的擋住他們,但如果他們聯合上幾個四星以上的星士來以力破巧,陣法也隻能支撐自己跑出他們的搜索範圍之外。
  在出現了這種事後,老鬼憋屈中也憤憤然的說道:這和你在進入到金丹期後、其他的東西,高一級的法術與陣法等之類的東西,沒有隨之跟上來有著直接的關係!
  老鬼這麼說並不是給狄寒寬心,隻是不甘新看到修士被星士如此欺負,進而產生的一種反駁行為而已。
  狄寒升空的那一刻,超過上百雙的眼睛,都看向了這個方向,一大半的人毫不猶豫的就趕過去,剩下的人,則拿起了通訊器進行著聯係,大量的戰艦與戰艇,還有這無以計數的機甲士,也就晚了一小會,遮天蔽日般,也出現在了天空上。這顆已經被封鎖了半個月的首府星球,再次出現能夠升空的物體了。
  “停下,再……。”在狄寒的前方,竟然也有著一直在天空呆著的攔截人手。
  “滾!”比狄寒聲音快的多的,是狄寒的放出去的奪命針,奪命針的速度最快,也極難避開,瞬間就把這攔路的星士給斃在針下。
  到了這要玩命的時刻,狄寒是沒有了任何的保留,什麼東西最快用什麼,什麼東西殺人最方便用什麼,沒有了任何的顧忌。
  這也和狄寒這段時間對星士有了更深了解有著關係,星士的手段層出不窮,沒有哪個人敢說自己了解了星士的所有能力,就是把星士的能力分成多個大類這種貌似極簡單的事,也同樣的沒有人敢誇口。
  既然如此,狄寒還有什麼不敢表露出來的!借助器物,這點在星士一點都不奇怪,而且多種多樣到狄寒有時候都覺得怪異;變大變小的天火琉璃瓶之類,有一些星士也能夠辦到,之前就知道,這個世界的材料實在是太過於豐富,自身帶有增縮特性的材料,也不是沒有;防禦護具,這東西簡直是人手都有,就算是能夠激發出護罩的,也是很普通的一種星士防護的方式罷了;更別說狄寒的納戒,也已經暴露了出來,並且還知道了有著相同特性的事物存在著;……。
  這到底是科技的世界還是修真的世界啊!是不是星士再次進化發展的話,就和修士徹底的殊途同歸了?!狄寒的這個想法,老鬼也是無法解釋,最後隻能無奈的說上一句有著這樣的可能性。
  擋道的還有不少,當狄寒連續的幹掉了五六個的初階星士之後,終於出現了一個四星的中階星士。中階星士可不能像之前的對手那麼的好對付了,狄寒雖然不怵他,並且還自我覺得能幹掉對方,可現在的問題就是狄寒必須用大量的時間才能夠對付他,但時間,是狄寒最需要的,沒看到身後,有著一大批,和驚巢了的馬蜂一樣的星士、戰師追擊過來嗎,這時候一旦被纏住,那就真的和死沒什麼區別了。
  狄寒踩在了放大後的玄鐵劍上不但速度更快,也變的更為的靈活,劃動了一個弧線圈,就從這星士的旁邊繞了過去。
  不否認在這繞圈子中,狄寒與身後追趕的人拉近了一些,可兩害之間取其輕嘛,相對於被這四星星士給纏住,讓追上來的星士們拉近點,還是能夠忍受的。
  阻擋狄寒的不止是星士們,還有著建造在星球、星球之外的各種各種防禦武器,能不能一炮準確的直接打中狄寒,這點幾率幾乎可以排除,但如果覆蓋性質的轟擊,覆蓋性質的進行攔截,也是讓狄寒極為的難受。
  “瑪的,還好我的速度夠快!還好老鬼你選的地方夠準,還好這些武器來不及掉頭,不然我們倆今天就會把命丟在這呢!”徹底的出了星球引力範疇,狄寒的機甲速度又是一個大增,一下子就把全部的追趕之人、不管是離的遠的,還是剛剛就在狄寒屁股後麵不到百公的那名被繞過的四星星士,距離上都給拉開。
  防禦武器在這時候倒是能夠發揮出全部的威力了,可在太空,狄寒也變的更為的靈活了,還甚至能夠硬抗著來借助這打過來的能量性轟擊,——它們夠快,實體性的比如炮彈類,根本就追不上——給自己增加點速度。當然,這麼做比較危險,對靈力的耗費也太大,狄寒也隻有處於實在沒辦法避開的情況之下,才會選擇這麼幹。
  “狗賊,你跑不掉的!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殺了你!”一聲恍如從靈魂深處爆發出來的怒吼,在已經差不多徹底擺脫掉身後追兵的狄寒耳朵邊想起,乖乖,這可是太空啊,聲音的傳導就是在星球上也是顯得非常的慢,卻沒想到,樂則竟然還能做到如此的程度。
  當遭到了樂則的一次音波攻擊之後,狄寒已經有了防備,絕對不會再次的中招。耳膜很輕鬆的就把他的狂吠給抵擋在外,並且還不影響聽清楚。
  狄寒的速度沒有發生變化,隻是轉了個身,把正麵調整到了身後,看著後麵無比龐大的追趕大部隊,狄寒也來一聲,“狗崽子,有本事你就追上爺爺我,沒本事就閉肛!”
  最後的肛字,狄寒是用的靈力喊出來的,不要以為隻有星士才能做到這點,音殺,狄寒在弄出落魂鍾之時,對音殺可是極為的了解,要不是落魂鍾在對付實力比自己低下、和自己的實力持平之時才有著良好的效果,要不是老鬼對比之後認為落魂鍾傷不重四星的星士,狄寒早就把它給祭了出來。
  用嘴巴震蕩出來的音殺,也有著震蕩之效,不過不是對樂則,他太遠;而是對最的最緊的那名四星星士,讓他的飛行軌跡動蕩了一小會,也就隻有這個效果,耳膜的動蕩能夠做到這點,還是借助的突然之機。
  樂則已經差不多被氣的爆炸,機甲的雙眼,都快滴出血來;而這種怒發衝冠的狀態,竟然對樂則還有著加成,讓他本來就是後方追擊部隊最快之人,赫然的又出現了一個加速。
  因為樂則在發現狄寒逃離星球之時,離的距離上過遠,所在在起步上就差了一些,用最快的速度追擊時,勉強的跟上了大部隊,而這麼一爆發,倒是進入到了大部隊的前列幾名,與那些和他一樣身份、實力,都有著五星的兩名星士給並列上。
  “庫克,核索,一定要把他抓住,不然我們都會後會一輩子!”並列飛行了好一會之後,樂則才對另外兩人說道。
  這兩名五星星士,雖然現在也是在追敵,但並不是因為樂則請求的緣故,兩人雖然都是服務與總督府,但這都是同樣的身份與同樣的實力,互相之間的關係,也很難好到哪去。追殺狄寒的真正原因,還是因為狄寒竊取了秘庫所有的資料,這些資料是絕對不容有失的,就算是不能夠追回來,也必須得毀掉才能讓人放心,在總督的指派之下,兩人才在狄寒逃離之時,盡義務一般的出現在了這。
  “哦,我們後悔,樂則,你應該是被氣糊塗了吧,不把他拿下,無法交差的可是你,要知道,秘庫可一直都是你在防禦的,和我們沒有任何的關係。”庫克麵帶譏諷的說道,另一人核索,也是同樣的表情:想要把這屎盆子扣在我們的頭上,是想都別想!
  “秘庫被毀,責任當然全在我,這點我認了!”樂則非常光棍的承認,讓庫克兩人通過機甲內的全息通訊對視了一眼,有這個認識就好!不過都沒有插話,聽樂則的語氣,好像還有後續。
  “我說不把他抓住我們會後悔一輩子,也是真的,因為我要告訴你們,這狗賊身上,有著一個空間極大的空間設備!”
  “你說什麼!?”“樂則,你說的是真的?!”兩人都不約而同的喊道,臉上的表情是異常的震驚。
  “這都什麼時候了,我有必要說謊嗎?!本來我還想自己單獨得的,可哪想到,這狗賊實在是太滑溜,現在他逃了出來,如果不把他留下,我以後也很難在總督府呆下去,……。”
  “樂則,你把這事說出來,你想要得到什麼?!我們這可是有著三個人,可如果空間設備真的有,那也隻有一個,難道你想一件設備三人分,還是,”庫克打斷了樂則的話,再次看向了核索一眼,似乎是在告知他,不要輕信樂則的話。
  竊賊有空間設備這件事,既然已經被三個人知道,那麼也預示著,就算把竊賊抓住,也是不夠分;樂則既然說了出來,應該就是不再想那空間設備了,可不想這東西,他又能想什麼呢;兩個人,也是無法分的,如果樂則打的這個主意的話,難道為這個東西,還戰上一場?!
  核索能夠修煉到五星星士,自然不會是傻瓜,也是瞬間就想通了這個問題,與庫克一同,眼神不善的看向樂則。
  “兩位誤會了,我沒想過把這空間設備拿出來分。”樂則說出這句話後發現對方都沒有任何過激反應,知道對方穩的很,隻有再次的說道:“因為隻有一件,而且也被我們三人知道,那麼也就是說,我們三人誰都沒法獨得,而且這東西在多人知道之後,已經不是神器、而是災禍了,不是我們能夠持有的了。因此,既然都得不到,不如就把它拿到手後,交給總督的手上。那樣的話,兩位一定會獲得極為豐厚的賞賜,我也能夠消弭掉這次的失職……。”
  當庫克與核索沉下心聽完,並且強壓住了心中的貪戀之後,也不得不承認,樂則所說的唯一的方案。三人交換了下眼神,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同意的神情。
  “不過這個狗賊,抓住了後一定要交給我!我要讓他一輩子生不如死!”樂則把目光投向前方,惡狠狠的說道。
  “成交!”
  !#
  
  

Snap Time:2018-11-21 06:12:57  ExecTime:0.128